LVMH注資Aimé Leon Dore 繼OFF-WHITE後再在街頭時裝市場押重注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LVMH注資Aimé Leon Dore消息發布後,外國網民打了一個十分貼切比喻:現在的LVMH就好像Pokémon Go中的精靈訓練員一樣,誓要以盡收天下精靈(品牌)為己任。

Aimé Leon Dore的發音你可知?(Aimé Leon Dore)

單是這短短一兩年間,LVMH招軍買馬進程已然冠絕整個業界。無論是邀請Rihanna加盟共創Fenty構建服裝美妝王國;誠意打動Phoebe Philo回歸創立自家品牌;還是終於得償所願以天價收購Tiffany & Co.,以及收購Off-White六成股份等等,所有名字都是粒粒皆星,要招攬當中一個已殊不容易,但集團大老闆Bernard Arnault卻有能耐全部收服,抵他長年位居歐洲首富寶座。

Teddy Santis本尊。(Aimé Leon Dore)

而較之上述數位天王巨星之名號,今次被LVMH注資少量股份的Aimé Leon Dore,名氣無疑相對薄弱,隨時連發音和品牌名字意思也搞不懂(Aimé法文是愛的意思,Leon是品牌主理人Teddy Santis父親年輕時的綽號,Dore則是Teddy Santis自身名字的最後一個音節),但這2014年創立的紐約街頭品牌,在歐美潮流世界的人氣一直隱步上揚。

Aimé Leon Dore歷代設計。(Aimé Leon Dore)
+7

對比起同期出道,又同為美式街牌的OFF-WHITE,Aimé Leon Dore設計風格向來更容易「入口」。沒有潮童式的炫耀大Logo、不成比例的誇張剪裁,也不愛玩明星效應及炒作緋聞,熱衷於以隱打隱紥方式來表現紐約皇后區次文化情懷,再恰到好處加入點點復古懷舊元素及Daddy Style概念,成功吸納一批成熟的Street Fashion愛好者,沒有泡沫式的大紅大紫,卻一直自成一派,獨霸一方。

Aime-Leon-Dore × New-Balance 827大玩老人家美學,找來公公婆婆做Models。(Aimé Leon Dore)
及至2020年,Aimé Leon Dore更出奇不意地以1989年復古籃球鞋P550作合作主體。(Aimé Leon Dore)

最能夠表現Teddy Santis設計才華的,正是Aimé Leon Dore長期與New Balance的合作企劃,系列除了以最人氣的球鞋作主軸外,更厲害的地方乃是懂得人棄我取,每每選取一些被大眾忽略、甚以遺忘的鞋款作設計重心,當中尤以827及550最為經典,前者大玩老人家美學,找來公公婆婆做Models,向多年前的New Balance 320跑鞋廣告致敬,既將Daddy Style演繹得出神入化,也彰顯出New Balance源遠流長的歷史地位。

New Balance P550大流行,成功向Nike Dunk作出挑戰,在Old School球鞋市場中分一杯羹。(Aimé Leon Dore)
Teddy Santis在今年1月1號開始被委任成New Balance Made in USA美國線的創意總監。(New Balance)

及至2020年,Aimé Leon Dore更出奇不意地以1989年復古籃球鞋P550作聯乘主題,接連打造多款高低筒球鞋,更別出心裁大玩鞋中底熏黃舊化,強化歲月痕跡,不但一改New Balance在潮流界以跑鞋作主導的形象,550系列期後更成功向Nike Dunk作出挑戰,在Old School球鞋市場中分一杯羹,在二手市場也炒賣得興旺。而Teddy Santis在今年1月1號開始,亦擔任New Balance Made in USA美國線的創意總監,未來NB與Aimé Leon Dore的合作定必愈來愈多。

「後Virgil」時代的時裝世代已然展開。(GettyImages)

或許正是這種光明前景,讓LVMH深信Aimé Leon Dore具投資價值,故今次牛刀小試黤購入品牌部份股份,既有利Aimé Leon Dore壯大發展(倫敦旗艦店即將開幕),亦有利LVMH進一步打入青年人市場,拓展Street Fashion市場佔有率。始終OFF-WHITE雖然強大,但Virgil Abloh已然離去也是不爭之事實,LVMH是時候扶植其他潛力人材,實屬明智之舉,說不定數年後Teddy Santis便會成為下一個Virgil Abloh,被委任成Louis Vuitton或LVMH旗下其他品牌創意總監,並非不可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