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欺凌事件從校園延禍體壇 獎牌大於一切精英主義作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女子排球國家隊代表李在英和李多英被踢爆初中時曾欺凌同學,震撼排壇。這對雙胞胎姊妹花雖然已經道歉,但仍然被無限期禁止代表國家隊和球會出賽,退役之後也不能出任排球教練。不過事件只是開端,同類個案愈揭愈多。究竟韓國體壇什麼出了錯?

一個月內韓國已經有最少五位職業排球員因為欺凌醜聞斷送前程。除了孖妹以外,效力安山OK金融集團超人的申景燮和宋明根以及三星火災保險的快攻手朴相河都被揭發曾欺凌同學。連足球明星奇誠庸也不能倖免捲入指控,他則否認事件。涉事運動員大部份曾為國家隊披甲,其中李在英和李多英更加深得球迷喜愛,還曾參演「國民MC」劉在錫主持的綜藝節目。

其實體壇不是第一次爆出欺凌醜聞。兩年前揭發了短道速滑冬奧金牌得主沈錫希長年被教練性侵。去年,三項鐵人運動員崔淑賢因為經常被教練和其他人虐待,最終選擇自殺。欺凌現象甚至從學生時代已經開始。根據韓國財政委員會2019年對逾6萬名中小學運動員進行的調查結果,14.7%的受訪者表示曾經受到教練或學長的肢體暴力。

階級觀念+精英主義籠罩韓體壇

韓國社會向來長幼有序,階級觀念重。新相識的人都會詢問對方的年紀,弄清楚輩份稱呼。對於強調紀律的體育訓練來說,反抗教練或前輩更加容易被視為不分尊卑。《中央日報》引述京畿道女性家族基金會研究委員鄭惠園指,「學校運動隊的集體組織特點很容易像部隊一樣形成等級,權力控制和服從的集體文化」。運動員大多數都只是默默承受,擔心報復之餘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

很多年輕運動員已經被潛移默化,認同這種欺凌的存在是正常不過。財政委員會的調查顯示,被問到遭受肢體暴力之後的心情時,38.7%的受訪小學生運動員「認為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有初中男子射箭運動員甚至說,「學長們都是這樣的,輪到我們,自然也就成這樣了。運動員就是要多挨打才能打起精神」。人權委員會表示,運動員從小學時期就開始形成一種固定觀念,認為暴力打罵是體育訓練和提高成績的必修課。他們因此延續了欺凌文化,導致惡性循環。

韓國體壇的精英主義根深蒂固,也助長了欺凌文化。西江大學體育心理學教授鄭鏞哲表示,「韓國體育是99%的人為1%的獎牌得主而犧牲。所以,只要他們贏得獎牌或者表現得好,教練或者運動員就可以得到無尚的權力,他們的暴力也有正當理由。」他提到,只要看看以往發生的連串事件,就會發現不是因為選手間起衝突,而是有實力的選手單方面騷擾沒有實力的選手。這樣也解釋了為什麼被醜聞纏身的都是國家級的體育明星。

圖為2021年1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於青瓦台出席新年記者會。(Getty Images)

政府體壇出招 加強保護運動員

欺凌醜聞引起公眾嘩然,政府面臨壓力正視問題。目前已經有逾13萬人於青瓦台聯署,要求調查李在英和李多英欺凌事件。總統文在寅上周要求文化體育觀光部長官黃熙授採取有效措施,杜絕暴力、體罰、性騷擾等人權問題。國務會議同時通過了《國民體育振興法》施行令修正案,加強保護運動員人權。首爾市教育廳也決定引入新法,如果有學生運動員被揭發欺凌,將被禁賽。因為欺凌而轉學或退學的學生也會被剝奪投考大學的體育特長生資格。

李在英和李多英被禁賽,幾乎肯定斷送韓國東京奧運獎牌的希望,某程度展示了韓國排球總會的決心。不過也有人重提男子排球國家隊前教練李尚烈的事件。2009年,李尚烈曾被指毆打球員,一度被罰無限期停賽,但兩年後就獲撤銷罰分,重執教鞭。因此有人擔心曾欺凌別人的運動員有日將重回賽場。可是要保護運動員避免受到欺凌的傷害,就要解決最根本的問題。鄭鏞哲認為,除非從根本扭轉以獎牌定義運動員價值的思維,否則加害者和被害者只會繼續出現。

延伸閱讀:韓國「女排甜心」出身運動世家 笑容甜美外貌身材不輸明星

+14
+14
+14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