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甘肅越野賽悲劇看國內賽事安全問題|安邦智庫

撰文:葉琪
出版:更新:

本文源自安邦智庫

5月22日,甘肅黃河石林風景區山地越野賽在極端天氣下造成了21人遇難的重大事故,此次事件即使在世界越野界來說都極為罕見,不僅在國內越野跑圈內引發巨大震動,也引發全社會對越野跑賽事安全的高度關注。對地方政府來說,死人在公共安全事件中是有界線的,如果過線了,那就該中央來管了。

甘肅黃河石林風景區山地越野賽最終有21名跑手遇難。(石林國際馬拉松官網)

隨著國內越野跑賽事不斷增多,值得反思的是,國內越野跑賽事如何提高專業水準,保持應有的安全水準。越野跑這種極限運動是舶來品,最早誕生於歐洲,大約在2012年被引入中國,2016年之後發展迅速。這類賽事由於挑戰極限,即使在歐洲也屬於小眾運動。不過,近年在輿論信息的推動下,在中國竟然成為「熱門賽事」。不同於城市馬拉松,越野跑賽事的場地位於自然環境中。中國田徑協會的「中國越野跑運動賽事組織標準」對越野跑的定義是:由馬拉松、徒步運動派生出來的在所有開放的自然環境下(包括山川、沙漠、森林和平原等)進行的長距離跑步、徒步或接力活動,舉辦活動的場所應主要為自然未經人工硬化路面(包括山地碎石路、泥土路、森林小道、單道小徑或少量公路)。越野跑、山地跑、山徑越野、雪地越野跑統稱「越野跑」。

在距離長度劃分上,國際越野跑協會(ITRA)對越野跑賽事的分類為:(1)少於42公里:初級越野跑;(2)42-69公里:中級越野跑;(3)70-99公里:長距離越野跑;(4)大於100公里:極限越野跑。除了比賽距離,完賽時間、海拔提升高度也是評價越野賽難度的重要指標。目前,越野跑賽事往往會向國際越野跑聯合會註冊會員申請賽事積分。ITRA根據主辦方提交的賽道信息,包括賽道距離、累積海拔爬升、補給站的設置數量和位置、以及參賽人數等數據,給出不同的賽事積分。對積分排名的追求,成為越野跑賽事的重要刺激機制。

從近日媒體披露的信息看,甘肅越野賽的組織工作存在很大問題。(1)對極端天氣變化的預警不足。賽事官方微信公眾號在比賽前一天發布天氣情況,稱5月22日的氣溫為9℃至19℃,白天有3至4級的西北風。然而,實際的天氣情況比預計的要糟糕得多。在發生大風冰雹的時候應及時終止比賽,但主辦方並未及時預警並終止比賽。(2)缺乏應急預案和有效的應急行動。當災害天氣出現後,組委會並未及時意識到危險。據報道,5月22日中午12點17分,有遭遇變故的參賽者在賽事工作群發布求助視頻,組委會才知悉發生危機。這說明,組委會對於賽事缺乏全程追蹤機制。而此次賽道整體海拔兩千米,大部分賽道處無人區。(3)組織者未實行強制裝備檢查。越野跑前的裝備檢查通常是強制性的,對於百公裡這樣的長距離越野跑,裝備要求更嚴。選手必須配置包括保暖層、貼身層和防風層在內的保障裝備,否則不予參賽。但此次比賽不少選手衣著單薄,據方舟救援隊稱,這次事故基本上90%以上的遇難者都是因為失溫。這說明,此次越野賽前的強制裝備檢查過於鬆懈。

當天比賽時不少跑手都穿著單薄。(微博@黃河石林大景區)

參賽者自己也負有一定的責任。這種高海拔的越野比賽都要求攜帶衝鋒衣、長褲,但此次越野賽中,不少參賽者都光著腿跑。不少參賽者稱,為了跑出成績,很多人不願意多帶裝備,或者把裝備交給別人。據業內人士稱,實際上,在國內越野界,無論是參與者還是組織者,長期以來都有漠視安全問題的情況。在國內越野界,近幾年大家的膽子越來越大,賽事公司的要求也越來越放鬆。

不少業內專業人士反思,國內越野跑賽事行業沉澱的時間不夠長,許多賽事組織者沒有得到充分的磨練,專業化程度遠遠不夠。行業目前缺乏面對複雜環境的經歷,也缺乏應該具備的系統知識。比如,部分賽事組織者對自身能力認識不足,在沒有經歷長距離賽事組織磨練的情況下,非要把賽程做到超過100公里甚至數百公里,變成追求成績的玩家。

此次甘肅越野跑重大死傷事件,對地方政府也是一個沉重的教訓。國內類似的賽事,一般都由地方政府出面主辦,再由一些公司來執行。對地方政府來說,希望通過賽事來提升本地的知名度,由此尋找一些商業機會。國內的越野賽事中,保障實力不僅要看承辦公司的資歷,很大程度上還要看政府的支持力度,比如,在江山100和陽朔100越野跑比賽期間,當地政府分配的保障人力就有上千人。但如果地方政府比較馬虎,賽事承辦交出去之後就不再上心,往往在出事之後措手不及。

倖存跑手因冷雨失溫瑟縮一團。(微博)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綜合來看,此次「5.22」甘肅越野跑重大死傷事故,是多方面的問題集中導致的結果——主辦方政府對賽事安全問題的重視程度不夠;賽事執行公司缺乏經驗、疏於檢查,缺乏應急預案和應急能力;部分參賽者未按要求攜帶保護裝備,對於安全問題疏忽大意……整體來看,在各方的參與和推動之下,國內近年把只適合小眾的越野賽,渲染成了一種大眾運動,引發地方政府、市場機構以及越野愛好者的集體追逐。其中的教訓,值得反思和總結。其中的亂像需要進行整頓,行業發展也需要參與者的自律。

本文為安邦智庫5月24日「每日經濟」研究簡報之分析專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