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專題】一次無約束力「公投」 揭露澳洲彩虹旗下社會撕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澳洲悉尼的夜空下,舞者每年都在同性戀狂歡節遊行大放異彩,彩虹旗幟每年飄揚。

今年9月,飛機噴射的白色煙霧卻劃破同一片長空,天空飄着「投下反對票」(VOTE NO)字句,呼籲民眾在「郵寄調查」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正反雙方爭論激烈,社會更散播着惡意言論,同性戀者Jarrad Duggan-Tierneys向《香港01》直言,這是一場有關仇恨的爭論。悉尼大學社會科學學系教授喬治(Allen George)指,這一場無約束力的調查令社會敵意情緒加劇。

在今年9月悉尼上空飄着「投下反對票」(VOTE NO)字句,呼籲民眾在「郵寄調查」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惹來網民不滿。(網上圖片)

澳洲有媒體稱這是一場「同性婚姻郵寄投票」(same-sex marriage postal vote),亦有人稱它為全民公投,不過喬迪教授在訪問開首便澄清,「這次郵寄調查並不是一場投票」,政府浪費了1.2億澳元(約7.4億港元)公帑,但「議員卻不一定要隨民眾的意願投票,這僅是一次調查」。

澳洲統計局在9月12日開始寄出調查信件予合資格的澳洲民眾,信件上寫上一條問題:「是否應該更改法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嗎?」(Should the law be changed to allow same-sex couples to marry?)民眾可在信件剔選「是」或者「否」。

這次調查,最大的特點是它並非強制性,有別於澳洲其他投票,民眾可自行決定投票與否。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指,若然大部份澳洲民眾支同性婚姻,他承諾國會進行辯論,修定《婚姻法》,但國會僅是展開辯論,而非按結果決定是否把同性婚姻合法化。民眾手上的一票實際上並無任何約束力,僅形同一份問卷調查。

既然這場調查無約束力,又非強制投票,為何要舉行這場調查?事緣是特恩布爾於去年曾就澳洲同性婚姻合法化議案計劃推動一場全民公投,以兌現參選總理時的承諾,但最終由於公投牽涉高達1.7億澳元(約10億港元)的龐大行政費用,去年11月底被參議院否決,特恩布爾遂於今年8月推出這場「郵寄公投」取而代之。

澳洲民眾收到的信件問道:「是否應該更改法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嗎?」。(路透社)

▲悉尼大學在今年3月舉行的同性戀狂歡節遊行(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Parade)之前,找來校內性小眾師生拍攝短片。

郵寄調查激起公眾爭論

Jarrad與喬治教授一樣都批評調查,他向記者說:「我認同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我們認為政府這樣讓公眾投票,反會令正反雙方都產生憂慮。」

不過對Jarrad而言,性傾向是一項很個人的事情,他把性傾向比喻作朱古力,就像是問:「你喜不喜歡食朱古力?」每個人喜好不同,「若你不喜歡食朱古力,那便不要買,不用爭論。」他帶着堅定的語氣說,愛所愛的人是人權。這想法正好解釋為人們對這場「公投」反感,民眾不喜歡政府發起一場調查,把支持及反對同性婚姻的民眾將個人意見訴諸公眾(領域),道出自己的看法。

若你不喜歡食朱古力,那便不要買,不用爭論。
Jarrad Duggan-Tierneys

▲Jarrad(右)與伴侶Michael相戀16年,他倆育有一名7歲兒子Reid,他們開設了一個Instagram帳戶,分享他們的生活。

+3
+2

兩個父親養育一兒 毫不保留公開關係

Jarrad與伴侶Michael相戀16年,拍拖3個月已向親友公開,他們亦得到親人接納。他倆現居於墨爾本市郊,Jarrad說即使二人在街上手牽手,都不會惹來奇異目光,「同性戀伴侶並不普遍,但人們都接納」,途人或會看看,但沒有人會非議甚麼。

兩人一直都希望養育孩子,不過在澳洲領養小孩過程繁複,兩人不寄予厚望。在8年前,他們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到了印度尋覓代母產子,Jarrad說:「我們一直都想組織一個家庭,我們相愛着,更想在養育小孩的過程中分享我們的愛。」

兒子Reid今年已經7歲,兒子同學對兩人的關係亦有感到好奇,有家長走來詢問,希望他們如何向兒女解釋,Jarrad都會向他們說:「即管照直說,說出真相對於其他人都並非壞事。」他亦會坦然向兒子同學說:「Reid沒有母親,他只有代母,他還有兩個父親。」

同性戀伴侶並不普遍,但人們都很接納。
同性戀者Jarrad

兒子伏在Jarrad胸膛上,頓時顯得嬌小。(Instagram/the_real_dads_of_melbourne)

逾半民眾認同性戀者應有婚姻權利

兩個父親帶住一個兒子,Jarrad說在澳洲從未受到歧視。澳洲墨爾本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進行研究,發現當地67%女性和59%的男性都認為「同性戀伴侶應該享有與異性戀伴侶同樣的婚姻、育兒和就業權利」。翻查2005年的數據,當時僅有43%女性及32%男性認同這句子。墨爾本應用經濟及社會研究所教授威爾金斯(Roger Wilkins)指:「我們看到受訪者對這句子的態度有十分明顯的轉變。」

澳洲民眾過去12年對同性戀接納比率增加,不過這一次郵寄調查卻激起一場熱烈的爭議,Jarrad認為這是壞多於好。

澳洲同性戀者Ashlee Hayes與Kate Houlihan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十分重要,它代表兩人是平等的,並且在法律被接受。(Veri Photography Melbourne)

▼32歲的Ashlee Hayes與29歲的Kate Houlihan 4年前在網上相識,雖然同性婚姻在澳洲尚未合法,但她們決定在1月舉行婚禮,Veri Photography授權《香港01》轉載兩人的相片。

+10
+9
+8

反對陣營極力宣傳,並指出投反對票是不要緊的。(路透社)

反同性戀陣營宣傳 鼓勵民眾說不

反對陣營極力宣傳,保守派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帶頭發起運動呼籲民眾投反對票。在一個周六晚上,有約1000名民眾到悉尼會議展覽中心參加集會,他們的襯衣寫着:「投下反對票是不要緊的。」(It's ok to say NO.)

澳洲前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更指要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這「政治正確」延續,表明「如果你不喜歡同性婚姻,投不贊成票。如果你擔心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會受到限制),投不贊成票。如果你不喜歡政治正確,投不贊成票。」

▲澳洲婚姻同盟的30秒電視廣告中聲稱,在允許同性婚姻的國家,父母都失去為孩子選擇教育內容的權利。

保守派賣廣告表明 憂父母失教育選擇權

反對陣營積極拉票,澳洲婚姻同盟(Coalition for Marriage)拍攝了30秒電視廣告,一名女士說:「學校向我的兒子說,若然他想下年可以穿着裙子。」鏡頭一轉,另一個女士擔心同性婚姻合法後,學校的LGBTI計劃會更為普及並成為必修課,她皺着眉說:「在允許同性婚姻的國家,父母都失去選擇的權利。」 最後一個媽媽對學校教育亦甚為擔心,她說:「7年級的小孩在角色扮演中,扮演擁有一段同性關係。」廣告最後指出「我們有一個選擇,你可以說不。」

廣告引起社會迴響,平等運動(Equality Campaign)行政總監布雷迪(Tiernan Brady)抨擊廣告是可恥的,因為內容不誠實(Ad is disgraceful in its dishonesty);有Twitter用戶表示「反對同性婚姻聯盟應該對組織在學校散播恐慌而感到羞恥」。

Twitter用戶表示「反對同性婚姻聯盟應該對組織在學校散播恐慌而感到羞恥」。(網上截圖)

婚姻同盟發言人約克(Sophie York)力挺廣告內容,她指「數以百萬計的父母現都十分關心修改婚姻法的後果,澳洲父母有權利知道修改婚姻法後,學校會怎樣教導學童,這將會如何影響學童。教育部門沒有說,遊說民眾投贊成票的一方亦無告訴他們。」

▲有民眾拍攝短片以諷刺方式道出反對同性婚姻者的論點。

同性戀婚姻的意義 VS 合法化後果

澳洲保守黨在宣傳單張上質疑在決定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時,並非只以愛去考慮的,「若同性婚姻獲通過合法,安全校園計劃(Safe School)及類似的計劃,將會由自由參與變為強制」。

安全校園計劃由非牟利澳洲青年基金會(Foundation for Young Australians)及其他合作夥伴策劃,目標是為了「幫助學校職員為同性戀、跨性別和性別多元(gender diverse)的學生、學校職員和家庭創造一個更安全和包容的環境」,學校可自行決定是否參與計劃,這並非強制,惟反對一方擔心當同性婚姻合法後,學校教育會傾向同性戀者。

澳洲保守黨質疑若同性婚姻獲通過合法,安全校園計劃(Safe School)及相似的計劃將變為強制。(網上圖片)

「婚姻屬於一男一女」不能宣之於口?

社會有輿論擔心同性婚姻合法後,會導致學校課程改變,亦有言論擔心言論自由會受影響,澳洲基督教遊說團體(Australian Christian Lobby)的總經理謝爾頓(Lyle Shelton)說:「任何人想大聲說出婚姻屬於一男一女的事情,都有犯規的危險。」他擔心修改婚姻法後,反歧視法例會被收緊。

反同性戀婚姻一方道出了種種憂慮,但喬治教授指「很多負面的意見都並非關於婚姻,而是在於爭論在兩人(同性戀者)結婚後,會導致甚麼後果」。

布雷迪亦認為討論方向被轉移到其他事情,他說:「這廣告的策劃人知道,澳洲人都會支持所有人擁有結婚的權利,所以他們拼命地掩飾這個簡單直接的問題(的關鍵)是在於其他事情。」

澳洲墨爾本大學研究發現當地認為同性戀伴侶應該享有與異性戀伴侶同樣婚姻權利的男女比率均大幅提升。(路透社)

同性婚姻合法後,究竟學校的教學內容會否改變?教育及培訓部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指,修改婚姻法便會令全國出現一波教育改革的說法是荒謬,他說:「這將不會發生......若學校有宗教信仰,他們便將能夠根據其信仰教學,並且包括其信仰對婚姻的定義。」

在言論自由方面,支持婚姻平等人士波特(Christine Porter)指,修改婚姻法會影響言論自由的說法是誤導,「我認為現在整個過程,都在展示了澳洲的言論自由有多大」。

很多負面的意見都並非關於婚姻,而是在於爭論在兩人(同性戀者)結婚後,會導致甚麼後果。
悉尼大學社會科學學系教授喬治

保守派:傳統婚姻觀念是澳洲基石

反同性婚姻陣營另一個著眼點在於婚姻的觀念,參議員孔切塔(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呼籲民眾要維護澳洲的傳統家庭價值,「(即管)把這些(觀念)稱作傳統價值,形容它作保守,它們是這國家數百萬名移民成功故事的基石」。

傳統觀念認為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反對陣營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衝擊了傳統的婚姻意義,需要保謢。但喬治教授反問:「若傳統婚姻如此成功,甚多人渴求,那為何婚姻需要受到保護?」

悉尼店舖貼上自己設計的宣傳品,呼籲民眾投下贊成票。(路透社)

離婚更容易 婚姻意義早受挑戰

同性婚姻究竟是否衝擊了傳統的婚姻意義?喬治教授認為婚姻的意義早已受到挑戰。澳洲《1975年家庭法》(Family Law Act 1975)確立了無過錯離婚(No-fault Divorce)的原則。在此法例通過前,若一對夫婦希望離婚,其中一方便需要在法庭上證明另一人犯了通姦或虐待伴侶等過錯。

不過,在家庭法通過後,法庭不再認為婚姻失敗的伴侶犯了過錯,夫婦關係無可復回亦獲接納為離婚理由,兩人以分居12個月作證明。婚姻的意義早在1975年已經改變,喬治教授說:「婚姻再不是一生一世。」即使在一男一女的婚姻定義下,婚姻的意義亦早已受到挑戰。他反而說,同性戀者是因為認同婚姻意義,才希望得到此權利。

Jarrad與Michael在社交媒體Instagram帳戶上張貼兩個父親與一個兒子的生活,他說只是希望可告訴他人一個訊息:我們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家庭,與其他澳洲家庭都一樣。(Instagram/the_real_dads_of_melbourne)

「我們和普通家庭都一樣」

儘管社會爭議激烈,Jarrad僅想說:「愛就是愛。」他認為性取向並非一種選擇,「你不能迫使自己愛上某個人」。他與Michael在社交媒體Instagram帳戶上載家庭生活照,原本公開這個帳戶只是為了讓親戚及老朋友得知他們的近況,但卻引來6.1萬名追蹤者,他說只是把平日普通的生活記錄下,「我們這個家庭有快樂,亦有不開心的時候,也會感到辛苦和疲累」。

我們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家庭,與其他澳洲家庭都一樣。
Jarrad Duggan-Tierneys

澳洲民眾已經陸續寄回選票,「公投」結果將於11月15日公布。Jarrad與喬治教授不約而同地,相信同姓婚姻將會通過變為合法,只是時間的問題。澳洲屆時會否有重大改變?喬治教授肯定地說:「不。」他說:「投反對票的民眾可能在一年內,便會察覺事情並沒有想像中嚴重。」

這一場同性婚姻調查,不論是贊成同性婚姻的一方,或者持反對立場的保守派及宗教派別都不滿意。澳洲執政聯盟此次堅持發起投票,以為可藉此增加政治籌碼為同性婚姻合法化鋪路,結果卻激起了社會矛盾而兩面不討好,值得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