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大國撥一下 命運不自主 黎巴嫩總理無法實現的雪杉之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黎巴嫩的國旗上,一棵雪杉格外搶眼。雪衫的上方和下方,分別是兩片代表自我犧牲的紅色,彷如限制甚至操控着雪杉的生根和成長。

這棵雪杉的命運,似乎與近日突然辭職的黎巴嫩總理哈里里相連。他在沙特演講的辭職聲明結尾,哽咽地說出「黎巴嫩優先」,道出他一直希望做,但可能無法實現的雪杉之夢。

黎巴嫩國旗。(路透社)

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

哈里里(Saad Hariri)1970年在沙特出生,躲過1975年黎巴嫩爆發長達15年的內戰,也見證父親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走上飛黃騰達之路。哈里里誕生後不久,拉菲克哈里里創建自己的建築公司,受當時還是王儲、後來當上沙特國王的法赫德(Fahd)看上,為王室建立宮殿,更成為王室紅人,破例成為少數同時擁有黎巴嫩和沙特雙重國籍者。此後拉菲克哈里里創立沙特奧吉(Saudi Oger)建築公司,逐步建立起橫跨中東的商業王國。

1992年黎巴嫩內戰已經結束,拉菲克哈里里回到滿目蒼夷、飽受戰火摧殘的祖國擔任總理,幫助國家重建。年幼的哈里里知道,自己需要幫助父親減輕身上重擔,同年他在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商學院畢業後重回中東,幫助父親管理沙特奧吉,而哈里里的家族亦逐漸在黎巴嫩和沙特的政治、商業、金融等領域,發揮重要影響力。

哈里里的父親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是中東地產大亨,擔任黎巴嫩總理多年。(路透社)

「血色情人節」改寫一生

隨後哈里里的父親委任專業人士入閣,制定詳細可行的重建計劃,帶領國家步步走出戰後的廢墟。他深得國民愛戴,於1992年至1998年,及2000年至2004年擔任總理。

哈里里可能沒有想到,他的命運在2005年會發生如此轉折。那年情人節,父親的車隊在有「地中海巴黎」之稱的黎巴嫩首都貝魯特遇襲,包括拉菲克哈里里在內多人被炸死。事件引發「雪杉革命」(Cedar Revolution),迫使被指是幕後主腦的敘利亞,撤出自1975年已派駐黎巴嫩的軍隊。

父親遇刺後翌日,哈里里重返父親被殺地點,從照片可見炸彈的強大破壞力。(路透社)

敘利亞撤軍後,仍改變不了多少黎巴嫩複雜的政治環境。內戰結束後,黎巴嫩的政治派系基本由宗教劃分。根據相關協議,總統、總理、國民議會議長分別由基督教馬龍派、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伊斯蘭教什葉派人士擔任。

這個有嚴重「分餅仔」味道的權力分配方式,的確可以既方便又快捷地擺平各方勢力,可是卻留下一條此後多年擺脫不掉的禍根:由什葉派領導的伊朗,支持黎巴嫩境內的武裝和政治組織真主黨(Hezbollah );屬遜尼派的沙特,則透過扶植哈里里家族,維持對黎巴嫩的「統治」。兩國通過控制黎巴嫩不同陣營對陣,沒有人問過當地人的意見,從此夾在他們中間慘成炮灰。

代亡父出戰 誓要復興黎巴嫩

父親被殺,哈里里要為家族扛起責任。家庭會議後,哈里里被選為父親的政治接班人,接手父親創立的「未來陣線」(Al Mustaqbal)。哈里里是政治新丁,自知單從父親繼承下來的政治遺產,不足以讓他管治這個政治環境複雜的國家,遂支持父親的盟友西尼烏拉(Fouad Siniora)出任總理。

經歷四年磨礪自覺時機成熟,2009年接棒首次出任總理,組建包括真主黨在內的聯合政府,踏上代父出征的道路,向父親未完成的復興黎巴嫩之夢進發。

2009年,哈里里出任黎巴嫩總理。(路透社)

真主黨一拍兩散 首度辭職流亡海外

可能歷練的時間不夠,哈里里還是未能駕馭黎巴嫩各派。

拉菲克哈里里等22人被殺後,聯合國安理會設立「黎巴嫩特別法庭」,並在2011年起訴包括真主黨成員在內的疑犯。同年1月哈里里重返求學之地,會晤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

一切看似無風無浪之際,真主黨早已準備給他致命一擊:連同其他勢力在內,突然宣布超過10名內閣官員辭職,哈里里組建只有14個月的政府,一夕解散。哈里里的總理之路,亦在此暫告一段落。

2011年,黎巴嫩總理哈里里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會面。(路透社)

見證父親在離任政府一年過後,隨即遇刺身亡,令同樣離開政府的他很擔心自己會重蹈覆轍,踏上父親的老路。這一次,他自願離開黎巴嫩,在巴黎和沙特首都利雅得過上流亡海外的生活。

一出走便是三年,2014年接受《衛報》訪問時,他自稱很想回到黎巴嫩,但更擔心人身安全:「我活着,對黎巴嫩來說會更有意義。」又稱真主黨武裝份子會做出各類瘋狂的事傷害黎巴嫩,哈里里的歸國之路,一度看似遙遙無期。

更多精彩國際人物故事,立即鍵入【ICON專頁】

哈里里結束流亡生涯,重返黎巴嫩出席父親遇刺紀念日活動。(路透社)

為重返總理寶座委曲求全

不過正所謂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長,國際局勢變幻莫測,哈里里一度在2014年短暫回國,算是結束三年多流亡生涯。當時他沒有選擇久留,直至2016年終下定決心重返黎巴嫩政壇。離開數年,他的政治實力大不如前,為總理之位只好委曲求全。

黎巴嫩總統由國會投票產生,超過2/3議員支持即可當選。自前總統在2014年卸任後,黎巴嫩總統席位因各派爭執而「難產」超過兩年。哈里里領導的「未來陣線」放棄一直支持且西方屬意的總統候選人,改為支持基督教馬龍派與真主黨結盟的奧恩(Michel Aoun)擔任總統。

哈里里所屬政黨改為支持真主黨屬意的總統候選人奧恩,結束黎巴嫩總統一位長達兩年的空缺。(路透社)

如今還有一個選擇,支持奧恩當選總統……這是為了維護黎巴嫩的政治體系,強化我們的國家,重振經濟,保護黎巴嫩免受敘利亞危機衝擊。
黎巴嫩總理哈里里

表面風光 內裏陰乾

真主黨亦十分識趣,投桃報李支持他再度組建政府,哈里里再度成為總理。

可惜幾經艱苦重返祖國權力頂峰,只是表面風光。父親一手創立的「未來陣線」以至他本人的影響力均大不如前,政治上處處受制各黨派,連身家亦大縮水。2005年拉菲克哈里里去世時,他繼承的財富估值約41億美元,至2016年時據《福布斯》雜誌估計,他的身家暴跌至13億美元。

2016年尾在真主黨投桃報李下,哈里里再次出任黎巴嫩總理。(路透社)

一個好人 一顆棋子?

黎巴嫩長年是沙特和伊朗的角力場。近年隨「中東雙雄」鬥爭日趨白熱化,加上同場加映的美俄暗戰,均對這個人口只有600萬的中東小國產生重大影響。

今年7月哈里里出訪美國時接受《POLITICO》訪問,稱被美國認為是恐怖組織的真主黨問題是地區議題,又表示將會與各方商討出一個和平方法,解決爭議。

我最想要做的是,如何保衛我的國家。我們均目睹黎巴嫩那場長達15年、奪去20萬人生命的內戰。
黎巴嫩總理哈里里

今年7月 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出訪美國,與總統特朗普會面。(路透社)

哈里里又稱,黎巴嫩各派看似罵戰不斷,但在他的政府內部,各方仍是努力合作,為黎巴嫩的未來奮鬥。

哈里里在說出這段話時,可能沒有顧及沙特的反應。須知道他即使是黎巴嫩總理,妻兒卻儼如人質一樣長期在沙特生活。支持真主黨屬意的總統候選人已是犯禁,再為真主黨辯護更是不該。

最終他在出生地沙特,聲稱受到國內真主黨勢力的威脅,宣告辭職。聲明最後,哈里里不忘時常掛在嘴邊的口號、眼泛淚光說出「黎巴嫩優先」。這句話,可能是哈里里以至這個命運不由自主國度的未竟之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