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棋局改】戰爭代理人勢力此消彼長 敘利亞身不由己淪看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內戰六周年系列】

敘利亞戰爭形勢六年來多次轉變,突顯牽扯多方勢力的「代理人戰爭」中各「代理人」影響力此消彼長,這從和平談判形式的變化可見一斑。自2012年以來,國際社會已在聯合國框架下就敘利亞問題作了四輪和談,最新的一輪在上月展開。與前三輪由美國主導的談判有所不同的是,在新一輪談判前,俄羅斯、伊朗與土耳其先促使內戰各方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Astana)碰頭,為和談鋪墊新的框架,向為中東事務操盤手的美國只是被邀請參與會議,在敘利亞和平進程的角色急劇下降。

普京一手扭轉了敘利亞局勢,他和伊朗未來或會從巴沙爾身上,得到不少政治回報。(Getty Images)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經歷了5年的如坐針氈,在2015年底終於等來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拔刀相助。其時普京在烏克蘭這個美俄角力場反客為主,吞併了戰略意義重大的克里米亞,他把目光轉向對俄羅斯而言同意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敘利亞,以反恐為名派出空軍幫助巴沙爾轟炸反抗軍及ISIS的據點,包括反抗軍當時控制的最大城市阿勒頗。取得制空權的政府軍,自此在戰場上長驅直進,去年12月終於重奪阿勒頗這個北方重鎮,反抗軍自此再無重要城市據點。

和談選擇在阿斯塔納舉行,已顯示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的地位。(Getty Images)

談判桌上美國淪為配角

俄羅斯、伊朗與巴沙爾政權的強勢,令外界對和談前景漸趨樂觀。阿斯塔納和談顯示俄羅斯已成為地區秩序的創造者,大大改變了中東在冷戰結束後,由美國主導的局面。觀察敘利亞局勢的學者目前多傾向認為,比起美國主導的日內瓦談判,反映俄羅斯影響力的阿斯塔納更有可能達成政治共識,其中一大原因是普京成功把地區強權土耳其拉上台,原本支持反抗軍的土耳其不再堅持要巴沙爾下台,迫使失去大靠山的反抗軍為土耳其自身的政治目標下跪。

反抗軍如今降低目標,爭取獲得敘利亞西北部省份伊德利卜省(Idlib Governate)的自治權。這正好切合俄羅斯希望用分散權力,讓各地區(包括反抗軍控制的地區)的行政機關共同參與和談,用地方議會的體制方式,讓反對派融入巴沙爾的國家,最終和平解決敘利亞問題,同時俄羅斯屬意的巴沙爾仍能以國家元首身份,代表整個國家為普京在中東事務上發言。這種具創意的方法,讓俄羅斯成為在敘利亞和平進程中,較有建設性的一方;在俄羅斯面前,各內戰各派,包括巴沙爾自身,不會再堅持開戰前的底線,讓達成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停火方案成為可能。

伊朗總統魯哈尼(左)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巴沙爾於境外最大的盟友。(Getty Images)

俄羅斯與伊朗笑到最後?

整體而言,敘利亞內戰的發展揭示了中東局勢近年的轉變。俄羅斯近年在區內角色越來越吃重。與此同時,伊朗近年中東影響力的增長亦不容忽視。雖然有敘利亞這個長年盟國,但作為地區大國的伊朗在內戰前,在地區事務上因宗教及經濟等原因,影響力一直受到壓抑。敘利亞這6年的內戰、伊拉克的亂局,再加上與西方關係改善,就正好讓這頭波斯雄獅重返中東角力舞台。伊朗近年與美國的長年盟友沙特阿拉伯勢成水火,去年初就更就一名什葉派教士的處刑引發斷交風波。兩國亦在也門纏鬥,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Houthis)就要與沙特軍隊作戰,至今干戈未平。而伊朗和沙特的角力,也延伸到敘利亞戰場,可是現時形勢顯示沙特支持的反抗軍,並不能達到推翻巴沙爾政權的目標,而伊朗則成為了和談主導者之一。

敘利亞戰場上的優勝劣敗,其實也只是中東一百多年來不眠的旋律。新一輪和談展開之際,許多敘利亞人發出「誰在談判」的問號。從美國主導到俄羅斯控制大局,深受戰火摧殘的敘利亞人在一次又一次和談中只是身不由己的看客,眼看着一個個代理人幫他們「規劃」未來,猶如101年前英法在地圖上簡單瓜分的中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