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見光明SEE》劇評:全民變盲的末世 新奇前題殺出軟科幻血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蘋果Apple TV+首次推出的四部原創劇集裡,輿論最喧囂的無疑是由積遜莫瑪主演的《重見光明》(See)。

不同於《晨早直播室》(The Morning Show)大收好評,也不同於《太空驕子》(For All Mankind)的持續走低,主打「盲人科幻」設定的《重見光明》,多少釀起了幾波爭議的水花。

科幻劇難免有爭議,觀眾往往會為了背景設定的合理與否吵嚷不休——《重見光明》也遭遇了這一困境。

故事背景設定於數百年後的未來,人類發生了一次滅絕式大災難。全球人口銳減,存活人數不足200萬。文明崩壞、社會退步、知識體系分崩離析。禍不單行的是,殘存的人類又身染病毒全部失去了視覺。失明者延續一代又一代,直至有一天,健全之人突然出現。

其實,這一設定不足為奇。加拿大曾經就於2008年推出過類似題材的電影《盲流感》(Blindness),只不過《重見光明》的背景是失明病毒蔓延數百年後的未來,而前者是講病毒剛剛爆發後的城市圖景。

《盲流感》是講病毒剛剛爆發後的城市圖景。(《盲流感》宣傳圖片)

老實說,全球失明的設定接受起來倒不困難,觀眾的爭議點反倒在於,編劇對人類失明後世界的佈局實在是太不走心。畢竟,所有人都盲了,精美的妝容與華麗的頭飾又給誰看呢?

《重見光明》的服化道居然因為太精緻而受到批評:

談到這裡,筆者倒想插句題外話。之前,我曾聊過「硬科幻」和「軟科幻」的分別,《重見光明》無疑屬於後者。

事實上,除了類型差別,科幻劇的邏輯設定也有兩種分類。一種是所有影視作品中都必須遵循的常識邏輯,即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基本原理;另一種是科幻故事中設定的自我邏輯,自我邏輯的設定也是一部科幻作品能否被「叫好」的衡量準則。

通常來說,「爛科幻」作品被吐槽是由於科幻邏輯有Bug,《重見光明》卻恰恰相反。《重見光明》是因為生活常識的失誤,而被觀眾冷嘲熱諷。當然這種討論其實完全沒有必要,畢竟,「盲人科幻」的噱頭再足,它也是一部娛樂向的影視劇。演員着到爛身爛世、蓬頭垢面,就又見得能夠討好觀眾了?

點擊看更多精彩歐美劇評:

【唐頓莊園】歷史劇風靡全球只因掌握3種心理!結局4年添食電影版

【嗜血嬌娃S2劇評】雙女主人設精彩迷離 比愛情還浪漫的角力遊戲

【黑鏡S5劇評】新任美國隊長都救唔到!荷李活套路累死科幻神劇?

“盲人科幻”的噱頭再足,它也是一部娛樂向的影視劇。演員衣衫破爛、土里土氣,就能討好觀眾了?(《See》劇照)

拋卻吹毛求疵,這部「盲人科幻劇」實則足夠精彩。隨着失明病毒的代代傳遞,昔日繁盛的現代社會也不復存在。彼時的人類恢復了傳統的「二元君主制」,君主擁有實權,議會擁有影響君主的權力。

另外,由於失明後人類喪失知識,他們將對太陽的感激轉化成對烈焰之神的崇拜,國家的君王又承載起「君權神授」、「神之代言人」的有趣身份。

這部劇的激勵事件是健全之人Jerlamarel(Joshua Henry 飾)的出現。他自稱能看到光明,且這是過去地球上每個人都具備的能力。在全員皆盲、君權神授的國家,擁有視覺者是妥妥的「異端」。

國家有一個特殊的組織,名為獵巫者,首要任務就是抓捕巫者Jerlamarel,以及收養他兩個孩子的Baba Voss(積遜莫瑪 飾)的部落。追逐與反追逐、隱姓埋名與千里緝兇,正式的故事也隨之展開。

國家有一個特殊的組織,名為獵巫者,首要任務就是抓捕巫者Jerlamarel,以及收養他兩個孩子的Baba Voss部落。(《See》劇照)

當然,這只是表面現象。畢竟,這不是一部隱喻「清教徒被迫害」的故事,真正的現實遠比想像中精彩。從目前播出的4集來看,故事的前期脈絡基本清晰。

女王Kane(Sylvia Hoeks 飾)與Jerlamarel之間,有一段不可描述的戀情。她對Jerlamarel的追捕,既有情感因素在作祟,又有他不再為己所用,天災人禍下王權不穩的擔憂。

Baba Voss接納了Jerlamarel的前妻Maghra(Hera Hilmar 飾),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兩個孩子的父親。他深愛Maghra,又答應Jerlamarel要告訴孩子真相,兩難之下不得已瞞着妻子告訴了兩個孩子真相。

從生父Jerlamarel留下的箱中獲得書籍的兄妹倆,識得了山川地理、學會了製造武器,不斷膨脹的自信心讓他們「瘋狂」,瞞着長輩外出招惹各種意外,也加速了逃亡的步伐。

Baba Voss接納了Jerlamarel的前妻Maghra(Hera Hilmar 飾),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兩個孩子的父親(《重見光明》劇照)

由於內奸的告密,Maghra的部落被獵巫者發現,不得已間踏上了流竄之路。好在,Jerlamarel為他們留下了前行的方向和指引的印記,「遍布黃金的新大陸」或許就要出現。

除了腦洞開到極致的故事之外,《重見光明》最受到關注的莫過於男主角Baba Voss,選用了硬漢積遜莫瑪。這個《權力遊戲》中的馬王、DC世界中的水行俠,在這部劇扮演一個以一擋十的英勇族長。一手反手抽刀、刀刀割喉的絕技,讓人忍不住拍案叫絕。

當然,作為一部典型的娛樂向科幻劇,《重見光明》中也不乏主創人員的「惡趣味」。女王Kane神奇的禱告方式,顯然是對歷史上虛偽荒誕、淫亂腐朽的羅馬教會的嘲諷;而Jerlamarel書箱中留有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殺死一隻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又流露出對極權主義、有色人種歧視的批判。不過,讓黑人演員來演拯救世界的角色,究竟是變種嘲諷,還是政治正確呢?

誠然,從戲劇結構來說,《重見光明》並不出色。撇開全民失明的這個大設定,這不過是一部老套的「斯巴達反抗史」。但加了「盲人科幻」的背景佈局,這部劇轉眼之間就出得大台。

筆者認為,這倒不失為未來科幻劇的一種探索方向。假如不能在故事雕琢上做到極致,不妨像《重見光明》般大想頭一點?

《重見光明》是AppleTV+的重磅開台劇(AppleTV+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