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劇評:另類穿越!現代人靈魂VS封建帝王心術的權鬥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希望慶國之法,為生民而立,不因高貴容忍,不因貧窮剝奪,無不白之冤,無強加之罪,遵法如仗劍,破魍魎迷崇,不求神明;

我希望慶國之民,有真理可循,知禮義,守仁心,不以錢財論成敗,不因權勢而屈從,同情弱小,痛恨不平,危難時堅心志,無人處常自省;

我希望這世間再無壓迫束縛,凡生於世,都能有活著的權利,有自由的權利,亦有幸福的權利;

願終有一日,人人生來平等,再無貴賤之分,守護生命,追求光明,此為我心所願,雖萬千曲折,不畏前行。」

儘管剛播出6集,古裝傳奇劇《慶餘年》中這段現代意識極強的「碑文」還是出現了。相比起「拽現代詞彙」「背詩文」的古今反差橋段,這種根植於現代人對古代社會的悲憫與共情,更能體現這部劇的核心——現代思想與古代制度的碰撞。

那個立下這塊啟蒙碑文、看輕天下鬚眉的奇女子葉輕眉,究竟經歷了怎樣傳奇的一生?這成為《慶餘年》故事的一條暗線,也是吸引觀眾追劇的重大謎團。

儘管剛播出6集,古裝傳奇劇《慶餘年》中這段現代意識極強的「碑文」還是出現了。相比起「拽現代詞彙」「背詩文」的古今反差橋段,這種根植於現代人對古代社會的悲憫與共情,更能體現這部劇的核心——現代思想與古代制度的碰撞(《慶餘年》劇照截圖)

《慶餘年》的豆瓣開分為7.8,目前評分8.0,隨著故事不斷推進,相信這個分數還有提升的餘地。(《慶餘年》官方海報)

一個患有重肌無力症的現代青年,睜眼醒來,卻成為籮筐里的嬰兒,腦海裡還保留著現代文明的一切記憶,卻有古裝殺手圍攻追殺,疑惑之間,一個嶄新的世界迎面而來。
張慶
+5
+5
+5

敘事效率大為提升,亦莊亦諧舉重若輕

古典文學史專業的大學生張慶,給葉教授講述的這個「科幻小說」的開篇很別緻。但一旦接受故事設定,進入這個世界之後,你會發現這是一部風格奇特、格局宏大的古裝劇。

在原著中,男主角范閒在澹州城的經歷,是七卷中的一卷。而經過編劇王倦的改編後,這部分情節滿打滿算只有大約一集。儘管篇幅縮減,但是人物形象和人物關係卻十分清晰。

作為一個擁有現代思想的古代人,少年范閒擁有強烈的人道主義精神,對於世間的不平事有一種發自本能的抗拒。與此同時,在與費介、五竹兩位師父的互動中,他少年老成,有種超乎年齡的膽識與成熟。

而在少年范閒成長為青年范閒的「蒙太奇」切換中,導演孫皓更是別具匠心。用一個橫移長鏡頭,從范府大門掃過澹州城的街景,雖然空間不變,畫面中卻已四時輪迴幾許,當鏡頭從一旁守護的五竹叔再回到范府門口時,門前已經換成了張若昀扮演的青年范閒。

少年范閒由韓昊霖飾演(《慶餘年》劇照)

可以看出,不管是在文本上還是視聽呈現上,《慶餘年》都特別講究敘事效率,在開篇不久就用人物和故事牢牢抓住了觀眾。在古裝男性向劇集的改編創作上,《慶餘年》無疑是一次巨大的進步。

除了提升「敘事效率」之外,作為一部古裝劇,用喜劇風格包裝嚴肅命題也是《慶餘年》的獨有風格。純正劇和純喜劇的古裝劇都很多,但《慶餘年》走出了中間路線:亦莊亦諧。

《慶餘年》走亦莊亦諧的中間路線,用喜劇風格包裝嚴肅命題。(《慶餘年》劇照)

首先,這和故事的設定有關。一個現代人的靈魂進入古代人的身體重新活一次,自然在年齡、價值觀、生活細節等方面和周邊環境不融洽,容易產生各種反差,有反差自然會呈現出喜劇效果。

其次,《慶餘年》的核心是講「現代思想與古代社會的碰撞」。這種社會學、歷史學的實驗不是簡單的升級打怪,碰撞的結果一定是悲壯的。編劇王倦也表示:「總的調子比較沉重,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就希望在日常生活中做一些輕鬆幽默的東西。」

更多最新劇評:

《李屍朝鮮2》劇評:勁有《權力遊戲》Feel!兩次弒父戲碼震撼

梨泰院Class劇評:爽!反社會人格女主喪摑仇家15巴 成功定調全劇

兩世歡劇評︰第二世非來生?有種愛情故事 比三生三世虐戀更純粹

三生三世枕上書套路無限loop惹劣評?細評N部古今中外奇幻劇看

《彼岸之嫁》劇評:人鬼神四角冥婚戀夠獵奇 深情吳慷仁至搶Fo

古今碰撞:當自由意志遭遇帝王心術

什麼是「慶餘年」?

在劇中,大學生張慶寫的這部小說,書名靈感來自於《紅樓夢》第5回中巧姐的曲子《留餘慶》:「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在小說的「後記」中,貓膩提供了幾種讀者的解讀:「慶幸多出來的人生」、「在慶國度過餘年」、「慶帝的國度進入了末期」。第一種的「慶」用作動詞,後兩種則是虛構的國號——慶國。

故事發生於一個虛構的國號——慶國。(《慶餘年》劇照)

前兩種是范閒的視角,後一種是慶帝的視角。現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也集中體現在了這兩個角色身上,雖然這兩個人物還沒有正式同框出場。

在前6集中怒摑的兩巴,正體現了古今兩種文明體系所遵循的價值觀以及對人的態度。第一巴是小范閒打管家,原因是他看不慣管家仗勢欺人,肆意對府裡的丫鬟施加暴力。只有用現代人的觀念看古代等級社會中的「合法傷害權」,才會產生這樣的義憤。

第二巴掌太后教訓長公主,這巴是為了提醒她要「守住分寸」,體現了皇權的至高無上。雖然長公主和太后是母女關係,並且都是統治階級,但依然要時刻牢記「君君臣臣」的規範。

范閒身上有一種現代人才有的自由意志和世俗精神。「想為自己好好活一次」是他作為現代人的個體意識,也是他不自覺間向身邊人的一種「啟蒙」。他會勸看似孤苦的師父五竹叔:「找到自己想做的事,為自己而活。」也會看不慣一堆人來侍奉自己生活,並向他們傳道:「生而為人,大家沒什麼貴賤分別,你們也應該為自己活着。」

範閒身上有一種羅素所說的「對人類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心」,他比自己想像的更加有底線、有情懷。(《慶餘年》劇照)

范閒看似遊戲人間,心卻是熱的。在鑑察院門前的碑文上,他看到了理想主義的母親葉輕眉發出的「時代最強音」,雖然感慨「我不能繼承你這樣的夢想」,但從他的眼神能看出他被感召到。范閒身上有一種羅素所說的「對人類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心」,他比自己想像的更加有底線、有情懷。

陳道明飾演的慶帝,在前6集中出場不多,卻極為驚艷。在劇中,慶帝這個人物沒有名字,他代表了一種更具普遍性的抽象王權。一句「遇神不跪」掃了吃餛飩的興致,暴露了他內心深處一種隱秘的恐懼;而短短隻言片語就讓侍衛副統領戰戰兢兢,燒掉所有字畫,也能看出他「馭臣有道」。

繁瑣禮教、律法森嚴,是做什麼用的?那是想在人心裡搭建高台,讓尊嚴可以高高在上。笑話多了,敬畏也就沒了,沒了敬畏,心裡的尊嚴何在?這台是不是就塌了?
慶帝(陳道明 飾)

通過對太子的訓斥,可以看出慶帝對於皇權有一種超出時代的清醒認知,但他依然沉迷「帝王術」,他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陛下手裡的魚餌就是范閒,這一池深水就是便是京都城,那魚便是芸芸眾生。」天下如棋,慶帝是自詡對全天下有最終掌控權的執棋人。

(《慶餘年》官方海報)

由騰訊影業和新麗電視聯合承製的劇版《慶餘年》開宗明義,把想要做的核心表達在開篇都已經攤開了,「故事是現代思想與古代製度的碰撞;主題是假如我再活一次;意義是珍惜現在,為美好而活。」

這場異世界的冒險已經展開,至於能否達到這樣的完成度,還需觀眾在後續播出中檢驗。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