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劇評】力證刀仔可以鋸大樹 TVB再故步自封就係咁先

撰文:葉詩
出版:更新:

香港免費電視市場被TVB壟斷多年,卻未見其隨着時代的步伐進步,甚至因此失去新一代的觀眾;反之ViuTV在2016年成立後急起直追,從《跟住矛盾去旅行》到《全民造星》等話題度高的綜藝節目,到《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教束》等口碑不俗的自家電視劇。最新由羅嘉駿(Steve)監製兼執導,吳海昕、徐天佑、劉俊謙主演的ViuTV愛情穿越電視劇《二月廿九》於周五(13日)在一片熱烈的討論聲中落下帷幕,劇集在兩星期內橫線播畢十集,不少觀眾均認為有種「唔夠喉」的感覺,縱觀全劇以相當有限的資源,製作出有質素、深受觀眾喜愛的作品,相信TVB這股前浪不能再氣定神閒,其自以為「一哥」的地位隨時會被取而代之。

《二月廿九》是近期的高質港劇,連英文劇名《Leap Day》都有多重意義,除了可以解作閏日(2月29號);Leap亦有跳躍/跳過的意思,2月29號是四年一遇,所以Leap Day又可以解作時空跳躍日。(《二月廿九》海報)

為演藝界換新血

《二月廿九》整個班底從幕前到幕後都是新面孔,年齡亦偏向年輕,可謂是聚集了新一代的力量,成品亦符合新一代(被TVB忽略的一代)觀眾的口味。導演羅嘉駿雖監製過《瑪嘉烈與大衛:前度特別篇》、《比賽誌》和《夜曲13》,《二月廿九》卻是他正式第一部製作的電視劇。幕前對主流觀眾而言同樣是比較新鮮的臉孔,舞台劇演員出身的劉俊謙算是近年在電視圈嶄露鋒芒的一位,代表作有《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前度》、《教束》;不說不知道,曾是「民選港姐」的吳海昕,以及Shine成員之一的徐天佑今次也是第一次擔正出演電視劇。

《二月廿九》證明了有傳承才會有新火花。(劇照)

ViuTV近年的製作均樂於起用新人,讓他們有更多曝光的機會,也為影視界換換血,如近期拍攝完畢的《地產仔》有吳肇軒、胡子彤、余香凝和廖子妤;《歎息橋》有談善言和黃溢濠,不像TVB的主演十年如一日還是那一群小生花旦,難免令觀眾產生厭倦感。《二月廿九》的成功令一眾演員知名度大增,尤其是捧紅了女主角吳海昕,證明了不一定要利用明星效應來推劇,故事好看成理、又呼應時代、演員有演技的話觀眾同樣會喜歡。

點擊圖輯睇《二月廿九》共鳴畫面:

+8

刀仔鋸走大台客

《二月廿九》雖然是只有七位數製作費的低成本製作(《法證先鋒IV》單計重拍已花費千萬),Steve日前更在訪問中說的自己的薪酬幾乎接近零,可是劇組仍然活用資源用心處理所有細節,讓香港觀眾有跟過往不同的電視觀賞體驗。這部劇讓觀眾最為讚賞的就是拍攝上像日本電影般唯美,懂得利用鏡頭來說故事,加上燈光和調色上配合,光看畫面就已經很賞心悅目,吸引觀眾於疫情下在電視機前靜候播出;不像TVB很多時都利用一模一樣的制式,只是在例行公事般機械式地做製作,以致給予觀眾一種千篇一律的感覺,亦毫無美感可言,故步自封怪不得留不住新一代觀眾。

+19

TVB知驚已太遲

在題材方面,《二月廿九》選擇了香港很久沒有出現過的純愛題材,加上穿越時空的元素,讓觀眾一邊追劇的同時,一邊沈迷於推理劇情的後續發展,以致「連登」討論區每晚均爆Po,在大結局後討論度仍然高企,至今已開了41個帖文,證明了觀眾對故事的投入感。反觀TVB仍然將觀眾當成傻子,劇情常常「畫公仔畫出腸」地解釋一番,加上劇集有好成績就會不斷「食老本」,不斷翻拍續集到將那個題材拍到爛,像《法證先鋒》就已經來到第四輯。可是TVB現時想變革亦已經太遲,皆因很多制度已經根深蒂固,一時三刻很難有太大的改變;但若然TVB依然不求變,那麼被取代的日子應該不遠矣!

+17

影視業發展不景氣,香港人亦老是把行業已死掛在嘴邊,可是從《二月廿九》的高質可見,香港仍有一群對製作充滿熱誠的創作人,他們仍然默默堅持將好的作品展示給觀眾,希望盡一分力為行業帶來朝氣,那麼作為觀眾可以做的就是繼續支持他們的作品,讓他們可以安心繼續做創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