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天下】歐錦棠發聲工作量減 老婆照樣力撐:唔可以同社會脫節

撰文:葉詩
出版:更新:

香港首部以空手道為主題的電視劇《打天下》正在ViuTV星期一至五橫線播出,首星期已經收視報捷,僅電視收視已經破了ViuTV的電視劇紀錄,身兼劇集監製、編審、動作指導兼主演的歐錦棠(棠哥)喜出望外。原來這個計劃已經埋藏在棠哥內心近廿年,早在2001年已經寫好初稿的故事大綱但沒有機會實現;當夢想變成現實,棠哥除了感謝好友高林豹擔任導演,又感謝談善言、文頌嫻、江𤒹生(Anson Kong@MIRROR)、張建聲等一眾演員幫他成就這個夢想。
短片:羅子揚、黎家浩
剪接:黃卓敏
攝影:陳順禎

香港首部以空手道為主題的電視劇《打天下》首星期收視報捷,僅電視收視已經破了ViuTV的電視劇紀錄,身兼劇集監製、編審、動作指導兼主演的歐錦棠對好成績喜出望外。(陳順禎攝)

十年磨一劍 19年前未成氣候

歐錦棠坦言在2001年寫大綱的時候,並沒有想像過成品的模樣、也沒有想過要找誰來演:「那時候我是想自己做導演把它拍出來,自己不會在當中擔任演員,也完全沒有想過要找誰去演出。那時候只是寫了大綱,然後去申請一些Funding,都失敗了;那時候我又沒有想去敲一些電影公司的門,因為去敲門就要有完整劇本。」棠哥唯有暫時將故事擱置:「但我沒有灰心,只是將這個大綱放在一旁,那時候覺得也許還未是一個好的時機。」

棠哥現在回想起來,或許是當時的自己根本未準備好:「當時就算真的投入拍攝也未必拍到好的成品。」唐朝詩人賈島在《劍客》中寫過「十年磨一劍」,便正正是棠哥的寫照,等待的時間雖然漫長,但並不是虛度光陰,而是慢慢在一邊累積經驗:「無論是演藝、人脈、武術設計方面都有了更多的經驗,現在的成品不能說是最好,但一定比起十多年前進步很多。」

新冠肺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肆虐,本地藝文活動停擺,歐錦棠與太太主理的劇道場舞台劇演出均需取消。(陳順禎攝)

投資者太注重回本形成影視製作掣肘

花了近廿年才將自己心中的故事呈現在大眾眼前,是否證明了在香港做影視製作要找投資是件困難的事?棠哥不置可否:「我很難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始終這麼多年來我都沒有脫離過這個圈子,自己也做了一段時間製作。」他回想起自己出道的90年代,也是香港影視製作最蓬勃的那個年代:「90年代末有過一段很氾濫的時期,普遍來說13組拍完一部電影,那時短至7至8組就能拍完,甚至3萬元就能拍一部電影,試想像一下當年成本壓縮得多麼恐怖。」

棠哥又留意到近年有很多新導演湧現:「雖然不多,但政府也提供了支持業界的電影發展基金,一些電影公司的老闆亦會提供合理、能做到的成本,讓他們(指行業新人)有機會達成心目中的夢想。」他又指出行業的弊病:「香港電影界十分注重回報,很多電影公司所想的投資,跟荷里活所想的投資,在金額上也差天共地。」在香港那些老闆每走一步都在想回本,在製作上也形成了很多掣肘,他自己也參與過的電影也遇上過這樣的情況。

+17

藝人都係社會一分子  香港仲有言論自由

自去年初夏起,社會動盪,演藝界藝人為保飯碗紛紛選擇噤聲、不作表態,棠哥是圈中少數就社會議題說出自己意見的人,他說:「我不算發聲發得很頻密,也不至於很偏激;但作為藝術工作者我不能和社會脫節,要貼近時事!尤其是做戲劇一定要有批判思考,世界觀也需要全面。」棠哥認為藝術和創作均源於生活:「我們不能和生活脫節,生活就一定有群眾,影響到群眾的,我們就有職責去發聲。」藝人其實只不過是一個平凡人:「自己也屬於群眾的一分子,我是不是也可以說出自己的聲音?我說出自己的聲音其實人微言輕,而香港正正是個可愛的地方,它尚有言論自由。」

棠哥坦承發聲後對工作的影響甚大:「影響了很多!」但他淡然地說既然自己作出了選擇,就不再去想失去了什麼:「我從入行第一天開始,已經有人說我不適合在這一行發展,又要求我去修整一下樣貌,但我覺得挺開心的是外貌不行但我到現在仍然在這一行,這一行始終是百貨接百客。」棠哥以前更被人說做人處事不夠圓滑,在這一行很難生存:「我總是相信困難並不是生存不了,所有事都會有好的安排。」至於太太萬斯敏對此有否異議,棠哥笑說:「當然不會,太了解對方是怎樣的人;撐並不是因為我是她老公,而是太熟悉對方了、太清楚對方的內心和意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