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郭嘉諾】重遊舊地 銘記初心 奉獻港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郭嘉諾的名字,今年初起廣為香港足球迷熟知--領港隊奪得省港盃、出戰亞運、把曾在陷入散班邊緣的元朗改造成巨人殺手。球隊在他手上,表現總能激動人心。

「最重要是記住初心。」問郭Sir教波的關鍵,他如是說。

漫遊大坑和銅鑼灣,從炳記茶檔走到大球場,郭嘉諾細說他以足球回饋香港的決心。

攝影:盧翊銘 影片拍攝:葉詩敏

香港人需要繼續有個理念,覺得這是屬於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去想這地方到底是中國還是香港,是香港人,就一定要關心、回饋香港。
郭嘉諾

生於聖保祿醫院、家住希雲街、就讀華仁書院、教練生涯始於港會、再領港隊在香港大球場比賽,郭嘉諾的生活離不開掃桿埔和大坑。炳記茶檔在大坑屹立逾半世紀,午後三時,施弼街上沒有長長旅客人龍,只有一枱枱街坊食客,吃豬扒麵、飲奶茶。郭嘉諾讚道「這裏的奶茶全港最好飲」,他跟老闆潮叔相識多年,全因小時放學後,他常跟爸爸郭錦洪在此吃飯。

炳記茶檔位於大坑施弼街,是香港碩果僅存的真正大牌檔。(盧翊銘攝)

維基百科揭家族足球史

郭錦洪尚在世時,很少講舊事,郭嘉諾只知他曾做南華暫代教練、是網球教練、也在新法書院做體育老師。待「維基百科」出現後,才了解自己家族,與足球淵源極深:伯父郭石在70年代曾執教南華8年、父親郭錦洪是港足一代名將,效力南華、星島、元朗,曾代表中華民國奪1958年亞運會金牌。

始終是郭氏後人,曾是香港網球青年代表的郭嘉諾,最後因熱愛團體運動,選擇專注足球,卻遇上港足衰落的年代:「升讀大學時正實行全華班,球員薪酬不高,當時不流行邊踢邊讀,就選了讀書」。未能做職業球員卻無減他對足球的熱愛,他大學畢業後在港會足球部做行政工作,同時以業餘方式代表港會踢港甲(頂級聯賽)。

港會為郭嘉諾提供了修讀英格蘭足總一級及二級教練牌照的機會,但真正令他決心成為職業教練的,是8年前一場NIKE超級盃決賽。當時仍是業餘教練的郭嘉諾,領港會U15擊敗東方U15奪冠,成為他教練生涯一大轉捩點,其中一個小情節,燃起他的理想:「賽前我將自己在城市大學足球隊的隊長臂章,交給港會U15的隊長,那臂章集合了所有城大隊友的簽名。我告訴他,自己戴起這臂章代表城大出賽時獲得全隊支持,是我踢波最光榮一刻,希望可以將隊長的責任交給他」。

港會最後憑互射十二碼,擊敗有羅振庭、黃梓浩、謝朗軒等壓陣的東方,當季港會聚餐,一眾U15球員向郭Sir送上一個全新、集合了全隊簽名的臂章,令他大受感動,也開始意識到自己或有潛質任教練。

郭錦洪在1958年為中華民國奪得的亞運足球金牌,成為郭家的家傳之寶,當時的獎牌沒有頸繩,只有一個木盒裝載。(高詩琦攝)

郭嘉諾小時候會隨擔任南華代理教練的父親到南華會足球場,爸爸工作,他在旁邊遊玩。(盧翊銘攝)

沒有紅褲子 卻有為港奉獻的意志

在母校香港華仁書院的培養之下,郭嘉諾對於成長之地有極強歸屬感,也十分執著於回饋出生地,他亦因而會為母校足球隊擔任教練;對香港,他更是有無條件的愛:「我在香港出生、讀書,由回歸到現在已21年,見到很多變化……香港人需要繼續有個理念,覺得這是屬於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去想這地方到底是中國還是香港。是香港人,就一定要關心、回饋香港。有些人會說想回饋祖國,明白的,但若身為香港人,請先回饋香港,因為再不會有其他人這樣做」。

儘管非紅褲子出身,但他為港足付出的心意十分強烈,亦希望透過自己熱愛的足球回饋香港:「香港足球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負面的,但我相信每個持份者,都希望有一件事、有一個人能令大家投入香港足球、令香港足球的未來變得光明,有一刻我就跟自己說:為何我不可以做這個人?」

2011年,郭錦洪與世長辭,翌年,郭嘉諾毅然辭去港會的工作,希望轉任全職教練。時任港隊主帥金判坤邀請下,他開始以兼職方式執教香港青年軍,亦擔任太陽飛馬助教。十載教練生涯默默耕耘,郭嘉諾直至今年初的省港盃才開始為人熟悉,他在港青開始合作的1995年齡段球員,今年終在省港盃及亞運踢出代表作。

在香港華仁書院接受教育、積極參與校內各支體育隊伍,使郭嘉諾深明回饋培育自己的地方,是何等重要。(盧翊銘攝)

郭嘉諾感激母校培育,畢業後亦以足球教練身份回饋華仁書院。(盧翊銘攝)

+4
+3
+2

熱血領軍之道:初心與細心

到底郭嘉諾鼓動球員的關鍵是什麼?由省港盃冠軍到今季執教佳聯元朗,郭嘉諾都予人熱血、擅於驅動年輕球員的印象。他在邊線激動提場的畫面,更令球迷稱他作「香港高普」,能為球員注入鬥志,發揮出超越100%的表現,全憑兩個字--「初心」。

「我兜了一大圈去做教練,是因為銘記初心;而我常說要Motivate(推動)球員,就是要提醒他們踢波的初心。年輕球員選擇成為職業球員,多會遇到家人反對,仍力排眾議成為球員,是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有這能力。去到代表隊,則是想為自己的地方爭取榮耀、不想辜負香港人的期望。即使是外援球員也有初心,像元朗的基爾頓和基斯,他們連一點英文也不懂,老遠來一個語言不通、從未來過的地方,又是為了什麼?他們是覺得這是神的安排,令他們來港繼續事業。」有球會以獎金作為推動力,郭嘉諾則不甚贊同:「我很少講錢,因為我本來就未試過收職業波糧……難道多錢就多出力、少錢就少出力?不可能吧,若尊重自己的職業,無論獎金多寡,都應全力以赴,做好過程自有相應收穫,這是我的執教理念。」

除了給予球隊拼盡的動力,郭嘉諾亦享受準備比賽戰術、臨場應變等過程。(盧翊銘攝)

單單驅使球員盡力而戰,不足以成為優秀教練。亞運期間曾聽一些資深球員稱讚郭嘉諾,認為他很細心,擅長針對對手作相應部署。他笑說:「有教練說見到球隊嬴波、慶祝就滿足,而我的滿足來自見到球員成長,和比賽的過程,如估算對手陣式、臨場調動,無論贏輸,我也享受。」在港超聯面對衛冕的傑志,郭嘉諾要求全軍瘋狂逼搶,終在落後兩球後逼和對手,「我很喜歡站在對手教練的角度去想,若所想的跟現實一樣,我會很開心」。

郭嘉諾首季執教職業球會,佳聯元朗在他麾下表現超乎預期。(盧翊銘攝)

「要香港足球好 大家都要犧牲自己」

懷著初心、堅持理念,今年終在省港盃和亞運實現回饋港足的願望。最教郭嘉諾深刻的場面,亦是來自這兩項比賽:「省港盃首回合,阿勇(張志勇)和阿國(卓耀國)入波時我很興奮,當初選人時,有其他教練反對揀選他們,一個每次踢省港盃都輸、又多犯錯,另一個則紀律差,但最後我堅持給他們機會。完場後,我跟他們去記招,坐在台上那刻,我發覺一開始是我給他們機會,最後卻是他們給我機會去成長。」雅加達亞運雖在16強止步,但十人應戰敗予巴勒斯坦那一仗,仍教他感觸良多:「落後3球,逼搶卻做得很好,謝朗軒還叫道:『這是我們最後一場,不要有任何遺憾』,賽後在更衣室檢討時,我已在哭……」

郭嘉諾現年38歲,教練而言是少帥。對於未來,他卻早早定下目標:「我希望他朝一日可以成為香港隊的主教練。雖然路仍很長、仍要學習很多,但我希望自己的理念有日可以成功。」他最想見到的,是更多人投身職業教練的行列:「不要常常寄望外國教練。教練不是魔術師,不會一個人就能令香港足球整體變好,若要香港足球好,大家都首先要犧牲自己去貢獻,多些人去做同一件事,由一變十、十變百、百變千……慢慢累積,香港足球自然會變好,但若少了一個,就不會有第十、第一百個。」

曾經有許多天,郭嘉諾獨坐在香港大球場門外,想像自己有日會領香港隊在這裏比賽,而夢想已然實現。(盧翊銘攝)

一路走來,郭嘉諾的初心從未變:不是為自己,而是為香港足球做事,回饋香港。

「我慶幸自己有點成績,希望可以帶動更多香港教練抱持同一想法,犧牲自己為香港爭取成績,若我可以,其他人也可以,下一個帶領港隊踢省港盃、亞運、取得好成績的,可以是看完我故事的任何一個香港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