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明姐】不懂足球 卻以雙手打理足總這頭「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三八婦女節,說起香港足球界的女性,焦點總在教練、球證、球員……其實還有更多更多我們難以察覺的角色,不論性別,雖不起眼,卻確實地存在、盡了本份,默默支撐足球圈的運作。

球迷總說香港足球總會「千瘡百孔」,但內裏努力的人還是很多,就像清潔工明姐,20年來極力將它打理得一塵不染。

她不會調兵遣將、更不懂足球,卻見證了香港足球一人一物的變遷。明姐的故事,你願意聽嗎?

對於明姐的印象,來自每次去足總辦事處採訪記者招待會,她總會準備好一盤熱騰騰的窩貼,還有紙包飲品,讓東奔西跑的記者能趁記招結束後果腹,前任港足主教練加利韋特閃電離任之時,也不忘在instagram答謝明姐,說她將足總打理得很好。

「之前走咗嗰個教練嘛,佢好好禮貌㗎,成日見到我都打招呼,聽講佢喺網上讚我喎!」明姐說起,樂不可支。

「嘩,我會唔會着衰咗件衫㗎?」明姐第一次穿起港隊的外套,其實她早就是一份子了。(高詩琦攝)

1999年入職從不言倦 「做嘢要過得人過得自己」

韋特讚明姐,因為明姐的確將工作做得妥貼,68歲的她由1999年入職之時,獨力負責整個足總辦事處的清潔工作,直至「鳳凰計劃」讓足總增聘大量人手,她才多了位兼職同事合作。辦事處內一天要舉行幾個會議、記招,她就要做好事前事後的準備,整理會議室、洗好茶具茶杯讓與會者使用、準備好茶點食物,餃子舖跟她相熟,即使搬遷到離足總較遠的地方仍願意送貨;辦事處4個樓層、廁所、梯間,明姐都打理得妥貼,有時大樓裏裝修,塵土飛揚,她看不過眼到處都鋪滿白灰,連周末都自發上班清潔,試過大堂獎盃櫃的玻璃窗沒關好,進了灰塵,她又看不過眼爬上去抹,卻不小心弄傷腳踝,現在每逢下雨都在痛。

「係可以唔做㗎,呢啲咪睇你對自己有無要求囉!做嘢要盡力,要過得人過得自己。」

曾日打兩份工 堅持源於對「家」的愛
 
明姐的堅持,不單因為她盡責又愛整潔,年輕時獨力照顧三個兒子仍容不得家裏一點亂;更因為她重視家庭。
 
多年前,明姐當時的丈夫賭癮大,愛「過大海」賭錢,她有情義,一次又一次將他救回香港,卻換來再三背叛,最後,她在丈夫第六次欠下巨債找她求援時,鐵心將家門的鎖換掉。為母則強,明姐獨力打兩份工,4點多起床上班,晚上回家煮飯顧孩子,年復一年,撐到三個兒子都出了身,給她家用她都沒有花,存起來再還給兒子,「阿妹,記住,就算嫁咗人都好,都要自己搵到食。」訪問期間,明姐幾次語重心長地道。

明姐的外表、精神一點也不像快要70歲,說,自己年輕時很美,到了中年也不顯老,但家事令她短短幾年內白頭。(高詩琦攝)

「鳳凰計劃」2011年才推出,明姐加盟足總初期,員工少,卻很有「一家人」的感覺:「聖誕抽獎,我抽中過5千蚊、抽中過圓形播碟嗰啲機(Discman),仲有去沙灘燒嘢食!」獎項、娛樂其次,最教她珍惜的是那份人情味,做了20年,明姐最記得以前的上司林先生:「佢好好,真係好好!好關心員工,令我哋就算做嘢辛苦,條氣都順。」

獲教練稱呼「阿媽」 黎新祥照片仍貼茶水間

明姐年紀不小了,記性還是很好,誰對她好不好,她都記得一清二楚。20年來,香港隊教練換過很多人,近期多是外籍教練,明姐不諳英語,就用手勢動作跟他們溝通,要紙巾、要杯,她一看就領會,她說最近期的加利韋特很有禮貌,「之前打波出咗線嗰個呀!佢冷傷風,我就拎兩粒傷風藥畀佢」。韋特記在心裏,每次見面都送上問候關心;金判坤亦是有禮,「金sir呀嘛,我覺得佢好好,好尊重人。(金判坤離港時)我咁啱放假,返到嚟(足總),佢哋先話金sir走咗……吓,走咗!」稍遠一點的迪恩和高能,也曾向她送上圍裙,那份心意,她難忘懷;來港多年的港隊助教安尼頓早已失去雙親,來到足總,以「阿媽」稱呼明姐。

足總人事變動頻繁,但對過她好的她都記得,明姐在足總的茶水間,貼上黎新祥的照片,「我真係好懷念佢」。(高詩琦攝)

但最教明姐記憶猶新的,是已故的黎新祥。「黎新祥啊,一來到叫我,阿姐,你真係好辛苦啊!我話,黎Sir你咁好人,第時開舖做老闆記住請我啊!」未料黎新祥在2009年確診肺癌,2010年與世長辭,明姐憶起黎Sir生前雖患病,仍常親自處理港隊事務,「佢成日返嚟,喺三樓同我講嘢,嗰陣佢做緊化療,但頭髮都冇甩一條……」黎Sir離開後,「黎新祥紀念賽」在香港體育學院舉行,明姐沒有去,卻將同事拿回來的紀念照片好好保存,還將黎Sir在女兒大喜之日的照片用發泡膠墊起,貼在足總茶水間,「我真係好懷念佢,唔係講笑,佢人又冇架子又好……」明姐眉頭一鎖,壓低了聲線。

足總員工有門票福利,明姐在足總廿年,從未入場看過任何比賽,但不代表她絲毫不關心香港足球,「啱啱嚟足總時,香港足球熱鬧好多,年年有錢賺;依家可能多咗娛樂啦,少好多人睇啦……」她最希望無論球員或足總職員,球圈內的年輕人都能在更有保障的情況下,全心貢獻香港足球。

明姐在足總服務了20年,經歷過香港足球的美好時光,也有傷感時刻,多年來一直默默照料着足總內一切,她的名字,值得被記住。(高詩琦攝)

20年貶眼過去,明姐笑言很難相信時間過得這麼快,自己已年近70了,5月就會退休,離開足總。回想這20年,她說,還是開心的時光最多。從16歲開始投身社會工作,明姐大部份的人生都奉獻給社會、家庭、足總,她笑說,是時候為自己打算一下,享受一下人生了,「做唔做嘢,之後再算啦」。記者邀她拍照,她初時拒絕,說自己什麼都不是,對足球沒有貢獻。但無論任何地方,由社會、足總、到家庭,所謂的基層,實為基石,沒有他們建構出堅實的根基,就無法向上構築,築起了高層,也不會穩固。「好啦好啦,影啦!」明姐最後笑着說。

 是「Shero」也好,「Hero」也好,足球圈每個大小人物的貢獻,都值得我們尊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