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和富大埔】四個故事 交織苦等九年的亞洲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年之間,大埔歷盡作為一支職業足球隊的甜酸苦辣:以足總盃的身份踢亞協盃、在最小的機率下降班、升上超聯、贏得菁英盃……

到今季,「綠戰士」以強大陣容衝擊聯賽冠軍,時隔9年再戰亞協盃,對陣中將帥的意義又是什麼?

攝影:盧翊銘 影片拍攝:葉詩敏

2008至09球季,和富大埔奪得隊史上首個錦標--足總盃,並取得2010年的亞協盃分組賽資格。(盧翊銘攝)

亞協盃附加賽
首回合
6/3/2019 香港時間下午3:00
黎明SC(朝鮮) Vs 和富大埔(香港)
地點:金日成體育場

次回合
13/3/2019 晚上8:00
和富大埔(香港) Vs 黎明SC(朝鮮)
地點:旺角大球場
票價:$80、$40(特惠票)

和富大埔位於泮涌的會址收藏錦旗、剪報,拼湊出球隊多年的經歷:

+2

陳旭智,和富大埔前球員,現任助教。(盧翊銘攝)

陳旭智--大埔是50%的人生 換個角色再征亞洲

說大埔足球隊,一定會說起陳旭智,由大埔區議會在2002年成立足球隊參加其時的丙組(地區)聯賽開始,當時還是中學生的阿智已是成員。

一季又一季過去,陳旭智由球員轉任助教,當了17年的「One Club Man」,今年34歲了,而大埔已佔去他一半的人生:由2005至06球季奪得乙組冠軍升班甲組(當時頂級聯賽)、08至09奪得隊史首個頂級盃賽冠軍足總盃、因而出戰2010年亞協盃、12至13球季奪得高級銀牌,卻又在最不可能的情況下降班;15至16球季,升上港超聯重返頂級,17至18阿智轉任助教,大埔奪得菁英盃冠軍,18至19再戰亞協盃……大埔一頁頁歷史,都有阿智在當中。

大埔對我的意義已不需要多講!從02年到現在已過了17年,大埔佔了我人生很大部份。
和富大埔助教 陳旭智

「大埔對我的意義已不需要多講!從02年到現在已過了17年,大埔佔了我人生很大部份。」陳旭智現年34歲,在大埔的時光剛好是半生,他手裏拿着2010年亞協盃的球衣,9年過去,波衫保持得很完好,看得出他對那份回憶的愛惜。「2009年以地區球隊身份拿到足總盃冠軍,地區球隊以有限資源拿到冠軍,並取得資格代表香港踢亞協,是最重大的意義。」2010年的亞協,東亞和東南亞球隊仍會抽入同一組,大埔在H組與峴港(越南)、泰港(泰國)、芽籠(新加坡)同組,當時陣中4名外援還有一位是國援,加上作為新丁,終以2分排榜尾出局,過程中最令阿智深刻的,是一場他沒有上陣的比賽:「第一場分組賽(作客芽籠),我們先領先,雖然最後被追和,仍拿到歷史上的第一分」,說起舊事,陳旭智仍懷緬,「是我們球隊在外地賽事的第一分。」

2013年大埔降班,阿智說那時能否返回頂級聯賽也是未知數,到今日竟能以另一身份出戰亞協盃、擔任球隊領隊參加抽籤儀式等,他最希望將經驗教給後輩:「外地氣候、食物都不一樣,不是每個球員都懂得適應,但我相信大家有能力應付。」留在大埔多年,還是因為一份情,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群不離不棄的球迷:「很感激有一群這麼好的球迷,當中有部份由升上以前的甲組(現稱超聯),到現在都不離不棄,有段時間我們經歷了降班、踢乙組(現稱甲組)比賽,他們也去勻香港新界九龍各地支持,作為球員,很感激他們。」阿智說,有些球迷在9年前曾隨隊作客,但深明球迷難以遠赴朝鮮,「不要緊,希望大家入場支持吧!」

最終發覺,經歷過受傷是好事,這是作為球員的必經階段。
和富大埔後衛 馮慶燁

馮慶燁--大埔是努力的回報 擺脫傷患出征亞洲

自亮相職業舞台起,傷患與馮慶燁如影隨形:2012年季尾為深水埗上陣時膝頭韌帶受創,其後轉會橫濱FC(香港),休息半年後復操不久,再次受傷,「當時好沮喪,加上剛入大學,不禁考慮是否繼續踢波。」儘管最後決定繼續踢,但傷患仍時時出現,沒有穩定的上陣機會,令燁仔難如同輩的黃威、或是曾一同赴英受訓的陳俊樂般,早已在港隊站穩陣腳。

多次打擊卻未有令馮慶燁失去鬥志,反而更注重飲食及生活習慣,大大減少夜生活、戒酒、加倍注意飲食、練習前先去健身……訪問期間,燁仔多次說:「努力總有回報」,全因他親身感受過--今季,他為大埔上陣已達15次之多,當中更有14場正選,是他職業生涯至今踢得最多比賽的一季。「最終發覺,經歷過受傷是好事,這是作為球員的必經階段,也令我明白踢波跟人生一樣,會經歷低潮,最重要是能重新站起來,向目標進發。」

燁仔坦言,自己受傷太多,對於上陣機會也特別珍惜,特別期待今次亞協盃。陣中不少同齡、甚至更年輕的球員,都已有過成年隊的洲際或國際賽經驗,相對之下,燁仔則是個初哥,但他認為初哥也有優勢,更打比一個「神比喻」:「例如第一次約女孩子出街,因為知道是第一次,自然會準備更多!」記者啞然,卻覺得很有說服力。除了做好第一次,作為香港少有的華人中堅,燁仔更有另一心願--讓華人防線在亞洲發亮:「防線上4個後衛有3人都是華人,還有門將曾文輝及防中的梁冠聰,希望一條華人防線在亞洲賽也有好表現。」

不像陳旭智般畢生都獻給大埔,馮慶燁效力了兩個半球季,卻已為大埔隊內氣氛感動,「在香港搞足球不易,蔡生(主席蔡尚圻)、堅Sir(主教練李志堅)都很用心,不會給我們太大壓力,大家有同一目標、想為大埔出力,能衝出亞洲爭亞協盃,證明有些事,努力就能做到。」

李志堅,和富大埔主教練。(盧翊銘攝)

又是這球場、這地方,又是大埔,一切都有情意結。
和富大埔主教練 李志堅

李志堅--大埔是一切的起點 經驗造就平常心

李志堅與「堅家軍」的故事,太多人講過太多次,但將帥從大埔區幼苗開始,一路走來,中途有人掉隊、有人回家,一步一步,竟又回到大埔,還衝出香港、出戰亞洲賽。「李嘉耀、馮慶燁等等從9歲開始已跟我踢波,這已很不一般,又是這球場、這地方,又是大埔,一切都有情意結。」

經過多年栽培,昔日的孩子已在當打之年,將帥一同捧過不同的盃賽錦標,堅Sir坦言經過這些年,自己已不需證明什麼:「對自己來說,我選擇了這條路去做這件事,已對自己有交代,最重要的是對自己、家人、小朋友和家人有交代,我相信我已做到。」已然無憾,首次領軍出戰亞協盃,堅Sir也顯得淡然:「亞協盃是學習,也是享受,我對自己的球隊有信心。我們隊中很多都是香港隊,他們對更高水平的都踢過,所謂亞洲賽,就用平常心應對吧,只是在外地做我們日常做的事。」

李志堅擅長驅動球員努力作賽,今季好成績的背後,是他領導之下,球隊上下一同搏盡的成果。儘管堅Sir很坦白,大埔陣容深度不算太好,在衝擊聯賽冠軍的同時又要應付亞協盃,聯賽必然是更重要的一環,但堅Sir仍對「綠戰士」在亞協盃仍有要求:「當然想出線(分組賽),能走多遠就多遠!」

伊高沙托尼,和富大埔前鋒。(盧翊銘攝)

伊高沙托尼--大埔是我的家人 穿起綠衣享受足球

在大埔訓練、在大埔比賽、收操後在大埔吃飯、宿舍也在鄰近的粉嶺,伊高沙托尼作為外援,過的日子或許比本土球員更「大埔人」。
 
伊高初來港之時不算起眼,儘管其父艾仙度沙托尼在日職薄有名氣、家境也相當不俗,他也曾跟隨爸爸在鹿島鹿角的舊隊友薛高學踢波,但就僅此而已。直至上季末,伊高大爆發,一口氣拿下港超聯4月及5月最佳球員;到今季,他更成為「綠戰士」前線至關重要的一員,單看19次上陣入5球的數字,絕對無法反映他在場上穿針引線、突破過人、摧毀對手防線的演出。

只有足球能帶我去朝鮮比賽吧!若不來香港,我應該永遠沒有這個機會。
和富大埔前鋒 伊高沙托尼

來港之前,伊高沙托尼的路球路不算順遂,小時在薛高的足球學校受訓、完成學業後效法父親到日本的鹿島鹿角落班,未幾又返回巴西的法林明高,輾轉又去到低組別球隊尋找機會。一年半前獲曾經做隊友的杜度力邀加盟大埔,伊高雖未曾聽聞過任何關於香港足球的事,卻也決定應邀來個新開始:「來港前,聽說過在香港踢球最難處理的是人際關係,而大埔的氣氛很好,我很慶幸。」
 
大埔作為一支區隊,在主席蔡尚圻注資下,班費是隊史上最高,但區隊的溫馨感不變,伊高自言,來港前雖希望成為好球員,但也沒有太大決心,是大埔的氣氛令他更能享受足球、發揮水準:「在大埔踢了一年半,是我的足球生涯最開心的日子!也許是因為我的年紀已夠成熟,踢出了最好的足球,而且我很喜歡大埔的每一位,大家就像一家人,無論華人或外援,都合力去做好一件事。香港足球的壓力沒那麼大,可以更放鬆地去享受。」

+2

從巴西遠道來港,伊高獲得了造夢也沒想過的機會--出戰洲際賽事,畢竟在巴西要踢到南美自由盃、南美球會盃等比賽,難度極高,出戰亞協盃的機會教他無比期待:「這是我第一次踢國際賽,很興奮!能踢亞洲賽,是作為最強球隊的證明,而我們需要好好享受這一刻。」談及作客朝鮮,從未到訪這個封閉國度的他笑言:「只有足球能帶我去朝鮮比賽吧!若不來香港,我應該永遠沒有這個機會,能探索這個世界,是作為足球員最美好的事之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