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鮑家耀】走入女足 關係如父女 改變彼此足球信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鮑家耀,一代晨曦名將,於男足世界曾盡攬本地錦標。

去年他兼任愉園女子足球隊主教練,當男足遇上女足,會有甚麼不一樣的火花?

在女足世界,鮑家耀受女將熱誠感染、體會足球的純粹快樂;女將亦因他帶來的信念而改變,踢出不輸男足的自信。

今屆港超聯平均每場入場人數近千人,相反女子甲組聯賽免費入場,觀眾數目仍寥寥;即使放眼全球,大多數國家的女足聯賽及代表隊的關注度、甚至所獲資源都比不上男足,地位差天共地。

球員時代的鮑家耀,2004至2005年助晨曦橫掃頂級聯賽、銀牌、足總盃、聯賽盃及季前7人賽錦標,成為「五冠王」,先後隨晨曦及東方出戰亞洲賽舞台,亦曾入選港隊,至退役後更執起教鞭,率領和富大埔征戰頂級聯賽。

這位昔日名將於男足世界贏盡本地冠軍、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場面,但去年卻選擇走入被忽視的女足世界,擔任愉園女子足球隊教練,46歲才再當「初哥」重新出發,究竟女足可給予鮑家耀甚麼不一樣的滿足感?他又可為一班女球員帶來甚麼衝擊?

鮑家耀最初沒有立即答應成為女隊教練,因為他認為女生根本不憧足球,誰知現在眼前這班球員改變了他的觀念。(盧翊銘攝)

為女將壓低聲線 願花時間心血全因女兒

「咩女仔識踢波架?」這是鮑家耀收到邀請時,腦海中即時出現的想法,他當時遲遲未有答應,「我未接觸過女足,那時候只認識公民及車路士(足球學校(香港)),感覺會很難教。」

一星期前一個周中的晚上,鮑家耀駕車來到沙田運動場,親手帶來練波用的球的他,現已執教愉園女足一季有多,熟練地安排球員熱身,再叫球員圍圈談談部署,其後,他坐在看台接受訪問。回想剛接手的日子,經驗老到的鮑Sir坦言被考起,原來一句於男足世界看似微不足道的提點,竟會傷害到球員的心靈,讓他重新審視跟球員溝通的方法。

因為場邊一句指罵,鮑家耀卻令女生哭了起來,自此他變得溫柔,亦調整溝通方法。(盧翊銘攝)

他很有耐性地停下來慢慢教,將細節執到滿意為止,不會嫌棄我們。
愉園女足門將 吳卓蔚

「女孩子的情緒變化很大,我初時比較嚴厲,向球員說過一句『踢好啲呀』,但球員可能認為我語氣很重,比賽後便哭了起來,令我也有點愕然。」事後鮑Sir回家想了又想,「唉......又有那位女孩子喜歡遭別人大聲罵?」,他才醒覺自己對待球員的方法,或許需要作出改變,「開始了解她們的心態及性格,可能有些球員較內斂,有些卻開朗活潑,每位都要用不同的方法溝通。就連語氣都要變溫柔,場上有錯便留待賽後才檢討,或者於練習時再重複提醒。」

愉園女足守門員吳卓蔚(阿Mi)現時正跟隨男隊訓練,鮑Sir對待男及女隊的語氣有別,她都看在眼內,說起亦忍不住偷笑,「聽得出他特意壓低聲線。」這份感覺帶點溫馨,阿Mi亦坦言鮑Sir的出現,令她對男教練完全改觀,「他很有耐性地教,我們的水平比男隊差,需要更長時間去領略,但他會停下來慢慢說,將細節執到滿意為止,不會嫌棄我們。」

是甚麼令鮑Sir身同感受?原來他亦有位踢足球的女兒,深明女孩子的難處,所以願意付出更多,「我的女兒亦有在足球學校踢波,她們並非由細踢到大,始終又不是職業球隊,所以自己會花更多心血。操練前先衡量她們能力,或者會親身做示範。」與其責罵,學懂體諒是鮑Sir選擇做的事,這決定不易執行,但令他贏得球員尊重。

隨愉園男足訓練的吳卓蔚,鮑Sir對男、女球員有甚麼差別,她最清楚。(相片來源:愉園體育會Facebook)

一次隱瞞觸發爭執 經歷考驗關係昇華

同一隊便是一家人,大家應真誠相待。
愉園女足主教練 鮑家耀

場內的鮑Sir軍令如山,場外卻跟球員打成一片,訪問當日,他跟球員於練習前圍繞生活事談個不停,收操後更齊齊於場邊分享一盒蛋卷來吃,阿Mi透露鮑Sir與球員會在操練後一起吃飯,亦會讓球員坐順風車。眾女將與鮑Sir以隊長王淑芬作橋樑,即使談及敏感話題,球員亦能先跟隊長溝通,避免不必要的尷尬。

雙方關係看似一直保持良好,但卻遇上一次考驗。

愉園女足部份球員除入選代表隊外,亦兼顧五人足球隊、大專校隊等身份,需要分配練習時間,去年五人足球隊一次內地集訓,碰巧是女足聯賽的前一日,球員在未有通知教練的情況下北上,結果觸怒鮑Sir,比賽後留下球員訓話近一個小時,這次卻讓他們互相了解得更深。

「她們可能怕我不批准,所以決定隱瞞,但我認為大家要尊重大家,我問她們:『換轉你是教練,你感覺又會如何?』,全隊亦無話可說。」鮑Sir說起這件往事,仍帶點激動。「其實我們都很重視鮑Sir」,阿Mi稱隊員明白事態嚴重性,事後充滿內疚感,道歉並詳細解釋只屬一時之失,「以後每次有香港隊相關的行程,我們都會預先跟他說,讓他可以計劃好練習等行程。」最後大團圓結局,雙方和好如初,心中亦沒有半根刺,鮑Sir認為大家「經一事長一智」,關係反而昇華了,「屬於同一隊,便當作是一家人,希望大家相信對方,有事便真誠說出來,不要互相隱瞞。」經歷過考驗的關係,才是最穩定,雙方這次攜手成長,是信任的重要基石。

始於有些事女生不方便跟男生直說,隊長兼助教王淑芬(右二)便成為鮑家耀跟球員間的橋樑。(盧翊銘攝)

球員如女兒 體會屬於女足的純粹快樂

她們會𠱁我又會激我,就像突然多了20個女兒。
愉園女足主教練 鮑家耀

嚴厲中帶點溫柔、認真又不乏耐性,這班女將明白鮑Sir的好,今季於這位教頭的帶領下,愉園終一嘗女子聯賽冠軍滋味,球員們慶功宴上終「按捺不住」,向他送上驚喜,播放預先拍攝的片段,逐一送上情深說話,當中隊長王淑芬更謂:「人生沒幾個好的教練,很高興能跟隨你,你是我最尊敬的人。」

「看完有感動到落淚嗎?」鮑Sir搖搖頭,但千言萬語早已在心中,「始終她們年紀小,人生經歷不足,很多事需要我提點。她們有時會𠱁我,有時會卻激我,都當作我是爸爸一樣,就像自己突然再多了20個女兒。」

練習前鮑家耀跟球員打成一片,談個不停,沒有如教練般的威嚴,只有如爸爸般的親切。(盧翊銘攝)

做教練最開心的事,便是全隊球員都願意為自己搏命;女足不談功利,一個足球便已經很滿足。
愉園女足主教練 鮑家耀

近期車路士門將阿列沙巴拿加拒絕被換離場一事鬧得熱哄哄,教練於男足世界要凝聚全隊絕非易事,稍有不足或會如沙利般遭球員質疑決定。20個如親生孩子般的球員,是鮑Sir於女足世界才能找到的滿足感,「做教練最開心的事,便是所有球員為自己搏命,全隊球員性格不同,卻都服從於自己,證明自己管理球員、提升士氣及維持合作性方面都是成功的。」

男足世界論成績,以愉園男足為例,今季需以升班為目標,球員實力若未能勝任,機會一次起兩次止,身為教練團之一的鮑Sir,亦認為職業球隊必需現實,球隊要跟球迷及管理層交待,教練及球員都有壓力,更顯出女足世界的簡單,「女足不談功利,球員即使失誤,仍容許再給予機會。操練笑聲雖然較多,但不代表我們不認真,而是大家只因為一個足球,便已經很滿足。」女足是一份有關足球的純粹快樂,亦是鮑Sir久違的感覺,說到這裏,他的臉上亦掛着笑容。

愉園女足順利提早一輪贏得聯賽冠軍,創下球會歷史,當晚鮑Sir與一班女兒笑得燦爛。(資料圖片)

球員時代盡顯爭勝心 針對女生弱點灌輸信念

連男教練亦說我們可以,我們真的可以,是他令我們增強自信。
愉園女足門將 吳卓蔚

球員年代的鮑家耀擁有不輸別人的自信,現在他將這信念注入女足,將這群女生脫胎換骨。(盧翊銘攝)

球員時期司職後衛的鮑Sir,場上面對外援前鋒來襲,從未畏懼,贏得各項本地大賽錦標,他坦言以爭勝心戰勝一切,「沒有人會喜歡輸的感覺,那時候踢職業足球,落敗後會不忿得睡不着覺,那種感覺很難受。你可以放棄追趕對手,但這對得起隊友及球會嗎?」現時參加小型賽事,跟年輕人交手,他亦絕不放軟手腳,「你贏我年齡,但我技術比你好,一樣會追你追到自己沒有氣為止,心態一定不輸他們。」

正因為這種性格,鮑Sir一直認為女足的最大弊病,是球員未戰卻心態先輸,所以決定針對此點鍛煉。今季幾次採訪愉園女足的比賽及練習,問到球員取勝關鍵,又或者是自身最大轉變,總是不若而同地說出一個答案——心態,阿Mi稱鮑Sir自首課操練,便跟球員灌輸信念,「他要我們記得自己是支強隊,要放膽去做去想,才可能贏每場比賽。他總是相信我們,從來沒認為我們會輸給任何一隊,若碰上強隊,以往的教練可能會說:『盡力便可以,輸亦不要緊。」但他卻會說:『怕甚麼?落場便即管去盡。』是他令我們自信增強,帶給我們一種更硬淨的心態,感覺連男教練亦說我們可以,我們真的可以。」

訪問當日球隊跟男子隊友賽,依然從容不迫地由後場組織,似乎女將亦沒有辜負鮑Sir的期望,訪問間雙眼未有離開球場的鮑Sir亦說,「有要求才有動力,輸不可怕,但至少要抬起頭走出場,搏盡每一分鐘。」

「跟男子隊比賽時亦不怕,到真正比賽便會得心應手。」(盧翊銘攝)

受女將熱誠感染 承諾爭取福利與男足看齊

她們對足球的熱愛比男球員更甚,我還有原因去偷懶嗎?想令她們全無顧慮,專心地踢足球。
愉園女足主教練 鮑家耀

兼任男、女子隊教練,同時負責足球學校的工作,鮑Sir每早11時先參與男隊操練,下午再於足球學校指導各支青年隊,可說是忙個不停。成為女足教練後,他一周再要多花約三晚時間,跟這班女將挑燈練習,他透露往往放工回到家中,家人早已入睡,大大減少跟他們相處的時間,但因感受到女球員的熱誠,相信所犧牲的一切仍是值得,「她們很投入,一星期差不多每日都會踢足球,周一踢比賽、周二練校隊、周三及四練球會,最後周五練港隊,甚至比我還忙,但卻都不覺得累。我曾試過比賽翌日,因怕她們太累而取消操練,但卻遭她們反問我為甚麼。這份對足球的熱愛,比起男球員有過之而無不及,讓我感覺就連她們亦這麼積極,我還有原因去偷懶嗎?」

眼看球員放工後連晚餐亦沒時間進食,便立刻坐的士趕到球場練習,練完又趕回家休息,鮑Sir佩服之餘亦向球員許下承諾,為女足爭取應有的福利,「希望改善她們的待遇,現在跟男足一樣有車馬費,冠軍亦有獎金,想令她們可以不用顧慮太多,全心全意地踢足球。」每位球員說過的一字一句,這位教練都記得,近年女足球員如張煒琪、秦正行及劉蕊澄先後衝出香港發展,有球員透露想外闖,他亦一直為此而努力,「正嘗試找機會讓球員到內地或日本跟操,女孩子有這樣的夢想,很值得鼓勵,希望協助她們圓夢。」

女甲聯賽只屬業餘,球員往往放工放學後才趕到球場操練,趕緊食個包及換好球衣,鮑家耀受她們的積極所感染,一直想辦法為她們改善待遇。(盧翊銘攝)

望構建「愉園皇朝」 冀為女足球圈出一分力

現在女足只得三隊實力較強,球員很難進步,只要整體能力提升,女足發展才會成功。
愉園女足主教練 鮑家耀

「我有責任令她們進步」,這句一直是鮑Sir擔任教練的目標。去季於聯賽單循環的制度下,愉園開鑼戰不敵傑志後,即使餘下11仗全勝仍失落冠軍,鮑Sir自責未能在短時間內了解球員性格及能力,若準備更充足,或可改變結局。直至今季摘下聯賽后冠,他認為要再為球員定下更高目標,「有能力便要提升目標,拿下足總盃成為兩冠后,同時亦希望球員保持強勢,創造如此前公民般的皇朝,長年稱霸女足聯賽。」

比起鮑Sir那個年代,現今女子足球員人數大幅上升,全港不少學校、區隊及球會都開始設立女子隊,女足於香港家長心目中亦不再等於「粗魯」,他寄望每位愉園球員均可發展至獨當一面,協助港隊爭取佳績,同時為整個球圈而出一分力,「女子球隊可能只得兩三隊實力較強,其他球隊很難給予壓力,踢比賽亦沒有意思,球員很難進步,只要大家整體能力提升,女足的發展才會成功。」身負女子隊教練重任,為這班女生着想,鮑Sir的視野不止於愉園女足,更希望為整個香港女足的發展而貢獻,幫助更多女球員。

「我有責任令她們進步」,為女生着想,整個球圈進步才是出路。(盧翊銘攝)

最後我再問鮑Sir,經過一年多後,現時又對女足有甚麼印象?

「真係識踢波喎原來!」這段時間最大改變,便是他對女子足球的的觀念,他指着場上正跟已隊友賽的男球員再說:「這班朋友第一次跟愉園女足友賽,被我們贏了,才發現原來女孩子亦可以踢得這麼好,爭相說要再踢過。」

每周多出三個工作的晚上,犧牲跟家人相處的時間,鮑家耀稱為了這班女生,一切是值得的。(盧翊銘攝)

球員於鮑Sir麾下的轉變有目共睹,女將坦言「無以為報」,只求這位教練以後可繼續成為她們的明燈,帶領球隊前進,鮑Sir又有甚麼想跟她們說?

「多謝她們不怕辛苦,出席每一課練習,被我不斷『吟』、不斷重複做同一個動作,都沒有覺得我煩。希望她們以後做任何事,亦可以如踢足球一樣,切勿輕易放棄,即使外邊的工作如何辛苦,亦可這樣有鬥心去做好。」

嗯,他真的很像一位爸爸。

多了20個視足球如命根的女兒,鮑家耀對足球有更深層次的體會,那是男足世界難以尋覓的單純,快樂原來很簡單。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