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大戰五周年.基藍馬】拿下人生最好聘約 家人為我自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五年前的港中大戰掀起了一股風靡全港的足球熱潮,香港球圈表面上看似未曾因此而獲益,但其實種子早已埋下在眾人心裡,默默發芽。

基藍馬,35歲喀麥隆裔香港籍足球員,當年港隊的防線重心,憑表現獲得中國球隊招手,改變了人生。

那一夜他們是英雄,之後入籍兵在港隊跟聯賽的佔重漸增,部份也開始外流,但5年過去,有誰還記得他們的付出?

攝影:李澤彤

(《港中大戰五周年系列》由記者訪問後,以受訪者第一身角度撰文)

如果沒有2015年9月3日作客深圳那場「港中大戰」,相信,我與家人的人生不會有這麼大改變。

【港中大戰五周年.序】是一瞬即逝的熱潮 還是希望的種子?

【港中大戰五周年.陳俊樂】上陣一分鐘也是經歷 築起成長的階梯

【港中大戰五周年.李燚堃】原來港足有得做 做到喊也撐自己人

【港中大戰五周年.Henry】曾看不起本地波 卻變成最狂熱那個

【港中大戰五周年.張健峰】一席話感悟未來 願港足不再雖敗猶榮

我生於喀麥隆的一個大家庭,家中有9兄妹,我是排行最尾的一個。家中旺丁,我有7個哥哥,全都是職業足球員,我沒有太多選擇,跟着他們就好。

在家鄉踢波的收入很低很低,我們人人都希望到國外落班,但不是人人都有這個機會。我算是幸運的一個,2004年加盟印尼德里沙登(PSDS Deli Serdang),4年後,原本正在香港踢晨曦的哥哥羅渣巴頓說「有好介紹」,建議我去香港發展。在印尼待了4年,心想是時間轉變一下環境,就覺得不如試一試吧。

那年,我只得22歲。在流浪試過腳,球會卻說我表現不夠穩定,只願給我6000元月薪(是在印尼時的一半)。我當然沒有立刻答應,回鄉考慮了約一個月,才再收到球會電話,另一端的Philip(流浪總監李輝立)說:「球隊很需要你」,將人工加了1000元。

或者,是有信心可以靠表現慢慢爭取更好待遇吧,我還是答應了。

基藍馬從沒想過會在香港待上7年以上的時間,他笑言要感激流浪總監李輝立。(李澤彤攝)

加入流浪後,Philip又費盡口舌勸我不如未來長時間住在香港,「你還後生,7年後很當打」、「你可以在香港發展」,雖然看得出他很有心,但以當時的薪金及生活條件,我不敢想像7年會有多難捱。

不過現在回想,或許要多謝他。

流浪、晨曦、東方,7年來,我得到的待遇也愈來愈好、也適應了生活,時間貶眼就過了。那時我從隊友處聽說,香港隊的主教練金判坤正在找合適的球員,以前,我的同鄉卓卓也曾經代表過香港比賽,在主場對過丹麥及克羅地亞等歐洲國家隊,又踢過東亞盃、亞運會比賽,聽說看球的人很多!我也想像他一樣出名、代表香港隊出戰!今次,機會來了。

其實,雖然我已經一心要入籍,但那個決定真的很不容易。老家的朋友曾經批評我,說為何要放棄喀麥隆護照?又罵我背信棄義。說實話,我也很渴望代表自己的家鄉,但現實是,我沒可能穿起喀麥隆國家隊球衣呀。如果能夠代表其他地區,為何不可?

知道自己可以首度穿起港隊球衣,基藍馬忍不住爆粗。(李澤彤攝)

那天是2015年4月17日,去到灣仔、拿到期待已久的特區護照,心情複雜,但更多的是開心,我不禁親了親這本藍色本子,還自拍放上Facebook,很多人Like了,哈哈!雖然這7年真的不易過,但一切都值了。

香港隊的徵召很快就來了。2015年6月10日,世界盃外圍賽對不丹的前一日,賽前會議之前,我已有心理準備會先當一段時間後備,但那時有隊友受傷了,教練突然說我會踢正選。嘩!竟然這麼快就有一次穿港隊球衣的機會了,還是在主場比賽呢,「真他X的興奮!」我當時忍不住「爆粗」了。

對於比賽過程,我已沒什麼印象,不丹並不強,都是進攻球員在忙。我只記得當時很緊張、很緊張。偶爾對手有攻勢,我會失位、解圍又不夠清脆。比賽結束後,教練問我是怎麼了,我心裏也沒答案。可能這件球衣真的帶來一點壓力吧,穿起它,我背負的不止自己和家人,而是全香港人的希望。

主場對不丹贏了7球,開始讓我卸下包袱。我也以為教練會繼續派我出場,但他卻說對馬爾代夫的比場是場硬仗,球隊要改變戰術,好吧,還是乖乖坐在後備席。雖然沒有份出場,但港隊贏了2:0,我還是很高興的,因為我知道自己是一份子!

9月初我們要作客中國,球隊提早在8月底便到廣州集訓4天,才出發到深圳熟習場地,這樣的安排,比之前兩場「特別」得多,看來球隊上下都很重視這場比賽。那幾天我也收到很多經紀的電話,說9月3日要入場看我比賽、要推薦我到不同的中國球隊。但,為甚麼時機這麼不合適?我並非正選11人呀,可能要令大家失望了。

不過(陳)偉豪有點傷,教練說或會隨時派我落場。還有一絲希望的,我還是快點平復情緒,睡個好覺,做好準備。

陳偉豪的受傷令基藍馬有機會上陣,在各大球探面前表現自己,也令他成功登陸中國聯賽。(李澤彤攝)

大概,一切都是機緣巧合。

對中國那場比賽只踢了1分鐘,偉豪在十二碼點附近,大腳把中國隊的傳中球踢走,卻立即按着右膝,一定有哪裏不對勁了。再過了1分鐘,偉豪把球踢出橫邊,這時他動作有點不協調,不會又受傷?教練立刻叫我去熱身,只見偉豪很快又走回場內,如常指揮着隊友企位,又過了1分鐘,(李)志豪被吹罰的那一刻,我們的隊長倒下了。

「Come on Kiki!」金判坤向熱身區大喝一聲。我飛快地跑回後備席,脫下龜背、整理球衣,教練趕緊把戰術及陣式說了一遍,當時最聽進心中的,其實只得一句「Die for Hong Kong」。

隊內球員來自不同地方,巴西、尼日利亞、喀麥隆……老實說吧,那陣子,的確感到大家說起香港隊時,跟以往的態度很不一樣,但我們不算很清楚這場比賽對香港人有甚麼特別意義。只是,我在這7年間在香港經歷過太多,我會為這個地方去拼命,偉豪即使負傷也戰鬥至最後一刻,就是為了守住港隊大門,我絕不、絕不可以辜負他的期望,要代他多出一分力!

我落場後,大概過了5分鐘,對手的隊長來了一記離門30多碼的遠射,皮球在阿輝面前彈起了,他救不了……難道要失守了嗎?「砰!」是打中門柱的聲音,隊友衝前將皮球踢走了,我腎上腺素暴增,心跳得比對不丹那場快了不知多少倍。

中國隊的攻勢一浪接一浪,下一秒,他們的隊長……就是鄭智吧,又直線傳入了禁區,他們的前鋒又從傻邦(梁振邦)身後竄出來,拿到球,還推過了阿輝。

「追!」不可以讓他射空門!雖然我們被外界看低一線,但不能就此認輸,我咬緊牙關,沒想什麼就落腳了,好險好險,沒讓皮球過白界。「Yeah!」我不禁為自己及隊友打氣,那時法圖斯、黃洋跟阿輝也走上前跟我擊掌,我知道,只要順着這股氣勢,肯定可以守和。

當大家認定主場的港中大戰最令人難忘,對基藍馬來說,作客那一役才是人生轉捩點。(資料圖片)

結局大家都知道的,我沒說錯吧!成功了!賽後看數據,才知道中國隊足足有40次攻門,我們每一位球員都付出超過200%,在26,000名主場球迷面前,爭一口氣。當然,門楣、門柱也真的幫到手呢。

這是我足球生涯最美好的一場比賽,賽後,一切都瘋了!社交網站的「好友」急增,大家都留言說喜歡我、誇讚我是「英雄」。記得回酒店後,電話仍在響個不停,當中包括不少中國球隊的報價。

之後那個月的某一天,我趁着假期北上做了體測,跟那時在中甲的天津權健簽約了。權健那邊說怕我受傷,不想我在主場的港中大戰上陣。我拒絕了,我的能量和自信滿滿,有什麼好怕的?

結果,又一次零封中國。

重溫5年前那一個全港團結一致的晚上,細味港中大戰帶來的激動:(按圖放大)

+35
+35
+35

回到主場,我們的表現得更好,也許最令球迷難忘;但作客時曾經被狠狠地看輕,最後用表現反擊,那種喜悅來得更刻骨銘心。

當然,作客那一場是我北上發展的關鍵,我收到了生涯中最好最好最好的合約——月薪近40萬港元、每場高達20萬港元獎金,有屋、有翻譯、甚至有人幫忙截車,需要操心的事就只有練習跟比賽,沒有比這樣更好的待遇吧。

那份薪水的很大部份,我都寄回家中。家人憑着這筆錢,有了個安全的居住環境,哥哥們終於可以周遊列國。他們都為我而驕傲,我成為了家中最成功的足球員,從「孻仔」變成大哥一樣。回到家鄉的時候親友都爭相歡迎我、祝福我,叫我掙到錢也不要忘記他們。跟他們吃喝玩樂的日子,快樂得要死。

港中大戰的表現令基藍馬變得「身光頸靚」,工作就是要搵錢,很直接,他有錯嗎?(李澤彤攝)

不過,效力天津權健一年多期間,教練轉了又轉,先是盧森保高(Vanderlei Luxemburgo)、又到簡拿華路(Fabio Cannavaro)。初期雖然獲得重用,第一場聯賽就正選,更踢足全場,但很快就因為傷患而坐到後備席上。簡拿華路曾經勸我要有耐性,但世界不會因我一人而停轉,現實是殘酷的,我最後還是回流到港超。

當時有人說基藍馬「冇得踢」、「好廢」、「見錢開眼」等等。

想說的是,沒有人工作不為錢吧,如果沒有錢,我就無法幫助家人改善生活,喀麥隆跟香港不同,真的會買不起衣服和食物……有更好的發展機會跟生活條件,有誰會拒絕?

再者,在天津時身邊都是路爾斯法比安奴(Luís Fabiano)、柏圖(Alexandre Pato)這些星級外援,誰不渴望跟他們同場比賽、讓更多人認識自己?我也曾經因為沒有抓緊機會而失落。

基藍馬(右)曾與前巴西國腳柏圖(左)成為隊友,可惜未曾與對方在中超同場上陣。(視覺中國)

港中大戰時,大家會為我歡呼喝采,入籍球員也成為港隊跟球會主力的大多數,再開始外流其他聯賽,為港隊增加關注度。熱潮過後,卻又有聲音認為應該重用本地球員了。

我對這種言論很反感。若當初不想我們代表香港,就不應該叫我們申領特區護照啊。況且,本地球員要站穩港隊正選,首先,應該要在球會也踢得上正選,而不是盲目地要求我們退下來吧。不過,現在又有多少球會願意重用年輕的「華人」呢?

如果可以回到5年前,基藍馬不求改變甚麼,就只想再為港隊效力一次。(李澤彤攝)

如果可以回到5年前,也許不需要改變甚麼。我只想再披起港隊的紅色戰衣,跟當年那班無可挑剔的隊友為香港隊奮鬥多一次。

因為已經很久很久沒入選港隊了。

這些年經歷過高峰,輾轉還是回到了流浪這個老地方;我舊患不少,加上已經35歲,似乎是時候為前途而抉擇。這可能是最後一個球季,就把機會讓給香港年青人吧。

大家可以繼續批評我,但你無法改變現實——我在港中大戰的表現、我在中國的豐厚合約……我,仍會是香港隊的基藍馬。

即睇港超聯聯賽首兩周賽程:(按圖放大)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