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奧利斯】比193再多5公分的自信 何必拘泥傳統標準

撰文:袁志浩
出版:更新:

多元世界下,無任何事可再以單一標準衡量,如外號「193」的藝人郭嘉駿以「收視(率)只得(計算)幾百部電視機」,反擊曾志偉就傳統收視率的批評。事實上,好些「傳統標準」早已不適合用作評定成敗,卻總有人執着「傳統」,聊以自慰。
「193」這份自信,贏得不少掌聲;而比193還要高5公分的烏克蘭籍守門員奧利斯(Aleks)擁有同一份自信,這位港超標準流浪外援既不迎合大眾「標準」,又不合符球迷一貫對「流浪」球員的印象。
那又如何?他很清楚自己的路:「只要靈魂充滿快樂,就無需追求別人認同。」
攝影:鄭子峰

「競爭」在香港無處不在,不少為人父母者愛比較子女成敗,讀書成績要好、要上興趣班鍛鍊百般武藝,他日做不成律師醫生或銀行家,也要搵錢買樓買車,才算「成功」。

可是這些所謂「標準」從來就沒有基礎,誰說達成之後就是美滿人生?

每個人的一生都在扮演不同角色,但最後能演活自己靈魂的又有幾人?(鄭子峰攝)
我知道自己踢得好或不好,不需要別人再讚我。

一個「成功」運動員的「標準」,大概是贏冠軍或個人獎項吧。

1.98米的Aleks本已高人一等,近期更奪得「最佳球員」及「每月最佳撲救」。然而社交網站上的照片,他捧起獎座時臉上竟沒一絲笑容,反而一臉嚴肅。

被記者問到,他認真解釋:「獲獎是榮幸,但只有我才知道自己踢得好或不好。對傑志及理文的比賽,很難不知道我是最佳球員吧,根本不需要別人再來稱讚我。」

也許有人會說他「寸」,但記者認為更多是「自信」。Aleks說信心是與生俱來、早藏在骨子裡,但聽過他的故事後又不盡然。

明明得獎,Aleks卻毫無笑容,就像鏡頭跟他有仇一樣。(IG@aleks.shliakotin)

獨闖波蘭奇遇記 「有什麼能更可怕?」

80至90年代,烏克蘭班霸基輔戴拿模在歐洲球壇紅極一時,球隊連番稱霸蘇聯,捧過歐洲盃賽冠軍盃(歐霸盃前身),也一度闖入歐洲冠軍球會盃(歐聯前身)四強。

年紀輕輕的Aleks受盡薰陶,他形容,基輔戴拿模球員在當地就如英雄,每位小伙子都想像舒夫真高,代表家鄉在國際舞台上揚威;加上在父親陪伴下,他有機會到可容納超過9萬人的主場睇波,自此愛上足球,回家後立即着爸爸替他報名加入青年軍。

結果由7歲起,Aleks在戴拿模青訓體系度過超過十載光陰,由青少年梯隊、三隊、二隊再踢到預備組,他試過跟一隊練習,卻從未上陣。就在18歲那一年,嚮往外國生活的他下了人生第一個重大決定——跟球隊解約,並單憑朋友介紹,就買了單程機票飛往波蘭尋找落班機會。

來自烏克蘭的基輔戴拿模曾風靡一時,當家球星舒夫真高更是每位烏克蘭小朋友心目中的英雄。(Getty Images)
人生沒有難或易之分。與其集中於問題本身,我選擇尋找解決辦法。

誰料在波蘭的經歷來得更曲折離奇,原先朋友引薦的球會拒絕他加盟,他唯有到其他隊跟操;但就在簽約前,腹部突然劇痛,連坐也坐不直,到醫院後才發現是患上了闌尾炎(Appendicitis)。

「他們跟我說,嚴重的話可能會死。」現在雖說得輕描淡寫,但那時候Aleks卻在水深火熱中,「我在球隊只待了數天,沒人認識我,也不懂當地語言,卻在那裏做手術。手術後我甚至連笑都會痛,更何況訓練?但轉會窗即將關閉了……」他撥了撥長髮,沉思着,彷彿當時的不安又重現。

記者好奇他是如何捱過來,是為足球夢而堅持?但這種老土的答案,絕不會出自他口中:「我不認為人生有難或易之分。我並非一個坐以待斃的人,不會集中於問題本身,而是尋找解決方法。」

生於烏克蘭,國家長期處於動盪的背景,也是塑造出Aleks獨特性格的主因。(鄭子峰攝)

烏克蘭自蘇聯解體後長期活於鄰國俄羅斯的陰霾下,兩地關係至今依然緊張;而當地的貧困多年來未見改善、人均每年收入徘徊於2000美元。

出生於這個自悲情國度,也深深影響Aleks,「烏克蘭政府不太能幫助市民,現實總在逼我們抉擇;若沒找到處理辦法,生活就變得艱苦。況且我很早就脫離家庭、到青年軍寄宿,學習管理自己的人生,而非依賴他人。」

最後他又聯絡了另一支球隊,並在病床上簽了合同,多踢半季後,還獲得外國球隊青睞。「凡不能毀滅我的,必使我強大。之後再發生什麼,我都有信心處理得到。」他驕傲地說,隔着那細小的墨鏡,也感受到他銳利的眼神。

「凡不能毀滅我的,必使我強大。」無論遇到什麼問題,Aleks都有信心解決。(鄭子峰攝)
+1
我決定去做一件事,是因為我深信會成功,否則便不會開始。

突暫停足球生涯創業 人生就是場探險

同樣心態也造就他踏足香港,2014年烏俄爆發克里米亞戰爭,前球會因陷入經濟危機而拖糧近年半,再使Aleks執意離開。他有感外援門將在港可覓一席位,在前南華中堅保贊推介下來港,「我知道只要能上陣,就能證明我的能力。」

儘管胸有成竹,現實卻是抵港初期無人問津,但在他眼中,人生就是場冒險,「發生問題的當下,我們會放大問題,過後卻發現它只是小事。」就算最終成功在流浪落班,Aleks又突然暫停足球生涯兩年,他辦了所足球學校,還自行創立龍門手套品牌。聯絡廠商、編排訓練內容,以至煩瑣的宣傳及文書工作,都一手包辦。

「我總在想,掛靴後會是怎樣?很多前隊友沒有其他技能,人生就此完結、變得潦倒。我不想像他們一樣。」可是他正值球員黃金年齡,難道不擔心「兩頭唔到岸」?原來一切仍是自信心使然,「如果我決定去做一件事,說明我相信會成功。」

退役後的生活,是每個球員都會憂慮的事,Aleks已及早準備好了。(鄭子峰攝)

兩年間Aleks的足球學校由零發展至擁有過百名球員、派隊參與足總青年聯賽的球會,甚至連退役港腳麥基亦是導師之一,近期更研究發展網上足球教學平台。他今季在流浪「復出」亦交出神勇表現,事實證明當初選擇正確。

「我知道有人覺得這些決定很奇怪,因為沒有前人做過,但我很喜歡打破框框,也深信自己有能力以更好的狀態重返球場。」換轉是其他受訪者,以上對話大概會被當是「馬後炮」,不過今次沒人會質疑吧。

Aleks的冷靜令記者誤以為他曾接受過軍事訓練,他搖頭說不,但就指自己一直希望透過瑜伽的冥想控制思緒。(鄭子峰攝)

活出自我風格 靈魂快樂就可以了

Aleks自知是別人眼中「奇怪」的一群,他甚至說是比常人「超脫」,究竟他是有多與眾不同?

隊友陳肇鈞向記者透露,這位守門員加盟初期跟其他球員甚少交流,有隊友甚至不清楚他的名字,練習時只喚他作「Keeper」;流浪隊長林嘉緯也稱,Aleks間中缺席操練,練習中途亦會突然早退(因處理足球學校事務),形容他非常「神秘」。

事實上,Aleks的事業也別樹一格,足球學校一般以活動形象引人報讀,偏偏他的足校社交網站上的照片全是黑白;就連自家手套品牌也只賣給合眼緣的人。「這就是我的風格吧」,他的「標準答案」如此特立獨行,完全打破外界對「流浪外援」既有的平凡印象。

Aleks也做過模特兒工作,但接Job與否也是看心情。(IG@aleks.shliakotin)
+12
每人有不同性格,是世上最美好的事,否則會很悶。我不會因別人眼光而改變自己。

訪問當日帶Aleks遊走於中環石板街跟大館之間,他穿起白色大衣、配上黑褲黑襪黑皮鞋,跟傳統地道的背景有點格格不入,卻仍能旁若無人地擺出各種姿勢,將衝突的視覺轉化成獨有風格。也許所謂的「不協調」並不存在,只是我們受所謂「標準」束縛太多。

「我只是個冷靜的人,比較愛聆聽及觀察別人,而不是經常引人注意、表達意見。」現今球員容易遭球迷評頭品足,甚至連英超球員都被網絡欺凌,要杯葛社交網絡數天抗議,Aleks卻完全不把外界想法放在眼內。

「世上最美好的事,就是每人有不同性格,否則會很悶,所以大家要學懂了解及尊重別人。況且我沒有害人,為何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會因評價而改變自己,明就明,不喜歡便不用理會我;我會如常生活,因為總會找到欣賞我的人。」

管他們怎樣看,對得住自己就可以了。(鄭子峰攝)
父母想你怎樣,是父母的事。只要你靈魂內充滿快樂,就無需追求別人認同。

這也是Aleks最想跟香港年青人說的話,皆因在足球學校的這兩年,他察覺部份學生做事並非出於熱愛,而只是為了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他毫不理解:「家長想你怎樣,這是他們的事。只要靈魂內充滿快樂,就無需追求別人認同。」

香港年輕球員怕失誤,怕被批評,在場上變得進退失據,往往難衝破逆境,Aleks都看在眼內。他那份沉著跟自信,正是本地小將所缺乏,尤其是更講求心理質素的守門員,「場內只有控制好情感,才能看清全局、做出正確決定。」比賽時他總愛把那長得帶點不羈的煩惱絲紮起,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吧。

Aleks還將人生觀印在自家製龍門手套上,「Fall down seven times, get up eight」;「Who if not you?」;「Who are you when no one is watching」,希望讓更多球員反思自己。(鄭子峰攝)

人生遠多於追趕目標 「簡單」來得更可貴

尚有兩年就符合申領特區護照的資格,疫情下Aleks傾向繼續留港,但未來誰說得準?何況他本身就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就算有多長遠的目標,還是神秘地「封口」,「以往每當我跟別人分享目標,就會突然遇到阻力。所以我只能說,我想在亞洲有多高爬多高。」

臉上仍滿有把握,但其實這些所謂「目標」,對他來說也只是過眼雲煙,有一件事更為重要,「我的人生不停追趕目標,但目標達成後,不是真正的快樂,過程中也變出了更多目標。長大後回想,最開心的往往非得了什麼獎或冠軍,而是一些很傻、很簡單的時刻,這也是我現在希望追求的事——好好享受每一日吧。」

真正的快樂是什麼?達到目標就一定開心嗎?也許是每個人都應該自我反省的事。(鄭子峰攝)

大家現在做的事,是為誰而做?你又打從心底喜歡嗎?

足球是Aleks最熱愛的事,他能夠無視一切坊間「標準」去追尋自我,但也許有人一生也找不到答案。

他認為大家應勇敢地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在香港,如果你擁有一個範疇的知識及技能,不偷懶又有點智慧的話,是沒有可能不成功的,看看我就知道吧。」由他道出這句話,相信最有說服力。

長大後回想,最開心的往往非得了什麼獎或冠軍,而是一些很傻、很簡單的時刻。
成功的定義,只有你自己才知道。(鄭子峰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