閲兵前夕的長文:普京的逆襲與盤算

撰文:劉燕婷
出版:更新:

俄羅斯有句諺語:「送紅雞蛋要趕在復活節前」(Дорого яичко к христову дню),意指凡事做得及時、方能收效,這般邏輯也體現在克里姆林宮的近日舉措上。

6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美國《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誌上,發表了署名長文《第二次世界大戰75周年的實際教訓》,內容除力陳蘇聯在二戰的浴血奮戰,也重批波蘭引火自焚、招致納粹鐵蹄踐踏,文末更呼籲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同時也是核武五強的中美英法俄,儘快召開「五大國」峰會,以共商疫後的國際安全與經濟治理。

此文一出不僅招致波蘭反擊,也引發世界討論,一來普京極少公開投書西方媒體,二來俄國將於6月24日舉行紀念衛國戰爭勝利的75周年閲兵式,文章內容恰與現實互為呼應。而就俄國的內外政治發展觀之,普京選在這時行動,自是有其動機與目的。

圖為6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克裏姆林宮開會。(AP)

對「歷史修正主義」的回擊

文中,普京用了極長篇幅與證據,講述蘇聯衛國戰爭(二戰裏的蘇德戰場)的慘烈與犧牲:

「我列舉一份文件,是德國國際賠償委員會於1945年起草的報吿。報吿寫道:德國在蘇聯前線的士兵/日數量,比在其他同盟國的前線數至少高出10倍,蘇聯前線共牽制了德國4/5的坦克與大約2/3的飛機。」

「總的來說,蘇聯承擔了反希特拉(Adolf Hitler)聯盟75%的軍事努力。戰爭期間,紅軍粉碎了軸心國的626個師,其中有508個屬於德軍。」

「約有2,700萬蘇聯公民在前線、在德國戰俘營、以及因飢餓、轟炸、在猶太人居住區和納粹死亡營中罹難。蘇聯失去了1/7公民,英國是1/127,美國則是1/320。」

而普京之所以如此強調蘇軍貢獻,則與歐美近半年的政治動向有關。2019年9月19日,歐洲議會以535票贊成、66票反對,通過了《關於戰爭爆發與團結對歐洲未來重要性的決議》一案,議案中不僅載有對蘇聯領導層的尖鋭批評,更涉及對二戰起因的重新定調,將這場奪走上千萬性命的人為浩劫,歸咎於德蘇兩個「現代歷史中最殘忍的獨裁政權」,更直指1939年的《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為二戰爆發鋪平了道路」。

二戰期間,波蘭華沙的猶太人被德軍逐出城市。(Getty Images)

雖說蘇聯已崩解近30年,俄人對其評價也是譭譽參半,但歐洲議會此舉顯然踩到了俄羅斯底線,畢竟衛國戰爭不僅是動員愛國情緒的重要元素,也是俄國社會不容質疑的政治正確。故於決議通過3個月後,普京便在12月19日召開大型記者會,宣布將親自撰寫探析二戰起因的文章。

然而,不久後新冠疫情爆發,全球迅速淪陷。俄國即便死亡率不高,仍一度深陷醫療系統崩潰窘境,舉國防疫之餘,自是無暇他務,普京只能暫延撰文反駁一事。但如今疫況已然和緩,加上近期美國的某一舉措再次點燃俄國怒火,又讓普京有了出擊空間。

5月8日,白宮發推紀念二戰勝利,推文寫道:「1945年5月8日,美國與英國戰勝了納粹,美國精神永遠戰無不勝!」,俄國群眾看到後自是憤怒不已,紛紛留言質問:「納粹是美國和英國戰勝的?」,俄羅斯外交部更強硬回擊:「當年為了全人類,紅軍與蘇聯人民付出慘烈代價,但對此美國官員毫無勇氣與意願提及,哪怕是半句話。」

而上述現象,與此次普京抨擊針對蘇聯的「歷史修正主義」(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ревизионизм),皆可視作後革命時代的國際政治產物。冷戰結束,國際左翼勢力日漸逸散,蘇聯的革命遺產被時代暗流所吞噬,其歷史論述權也漸為他國侵奪。如今的俄羅斯雖仍擁有令人畏懼的核彈頭數,影響力卻已不似過往風光,故而才有近年修改二戰起源的話語爭奪戰。歐美各國到頭來,求的還是對過往屈辱的自我精神治療,以及形塑下一代歷史記憶的主導權。

自人類有寫史習慣以來,歷史論述的遞移,便往往伴隨暴戾與乖張。而在這般痛苦鬥爭中,決定勝負的,大抵是權力與發聲平台的多寡。面對歐美如今的話語侵奪,俄國雖不是蘇聯,卻也不至舉手投降。

冷戰時期,美、蘇兩國競爭激烈、互別苗頭。(яндекс. Ru)

爭取連任的政治需要

而普京此次出擊,除有反擊歐洲議會、敲打長年親北約的波蘭等外部目的,自也包含對內的政治需要。

早在疫情爆發前,全俄最關注的話題便是下任總統人選。根據俄國憲法規定,普京的連任之路當止於2024年;然而就在今年1月15日,這位掌權20年的當代沙皇劍走偏鋒,選了條舉世震驚的意外之路:推動修憲。

就修憲的初始條文觀之,普京意在改變俄國「強總統、弱總理、弱議會」的傳統,使三者權力更加平衡。然而就在眾議院對修憲草案進行二讀時,蘇聯第一位女航天員、時任議員的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忽然提議在憲法修正案中加入新項:廢除總統連任限制,並讓普京的總統任期數全部「歸零」。此言一出,隨即引發朝野議論,畢竟此前各界對普京推動修憲的看法尚無定論,捷列什科娃的提議,形同捅破了這層模糊的窗紙。

經過討論後,眾議院決定保留連任限制,但為普京特別破例一次,將任期「歸零」,使其得以競選2024年的總統大選。換句話說,普京的掌權終點最晚可到2036年,屆時將打破斯大林(Joseph Stalin)執政30年的驚人紀錄。此案最終在3月11日以383票贊成、0票反對三讀通過,並原定在4月22日交付全民公投,但正是在此階段,出現了令人不安的變量:民意。

2020年3月10日,俄羅斯下議院議員捷列什科娃在莫斯科舉行的審議修憲提案會議上發表講話。(Reuters)

根據俄羅斯獨立大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re)3月數據顯示,支持修憲的民意約有25%,不認同的比例則高達56%;而在選民中,約有44%希望普京於2024年準時離任,支持連任的比例則有45%。倘若4月22日真舉行公投,則普京的去留恐難盡如人意。

在俄國國營電視台21日播出的專訪中,普京表示,倘若選民同意修憲草案,他「不排除」再度競選總統。雖說修憲公投最後因疫情延至7月1日舉行,但考慮到疫前的民意分布,以及疫後的社經衝擊,情況似乎不樂觀。但眼下正好有一催票契機,那便是閲兵前後奔湧全境的愛國情緒。

俄羅斯如今有兩類定期舉行的大型閲兵活動,一是5月9日的勝利日閲兵,一是紀念蘇聯1941年11月7日紅場閲兵的閲兵式,也在11月7日舉行。今年的勝利日閲兵雖因疫情而延宕,但普京倒為此選了個特殊日子:6月24日。

2020年6月19日俄羅斯舉行紀念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閲兵式彩排。(新華社)

1945年,蘇聯在此日舉行閲兵大典,宣吿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當時共有200多面納粹德國的軍旗被拋到列寧墓前,象徵血戰之後家國得衛;時隔75年,普京再擇此日,頗有鼓舞疫戰民心之意,更有力促一週後的選情搭上愛國順風車的盼望。而6月18日的署名長文,則巧妙扮演了閲兵前夕的世界級文宣品,既標舉蘇聯在二戰的貢獻,也以俄語版在國內媒體傳發,既烘托愛國氛圍,也塑造自己的領導形象。

如今的普京,處境恰似俄國:後者實力不如以往,但仍力爭後革命時代的歷史話語權;前者民心基礎不復早年,但盼能扭轉後強人時代的失勢詛咒。這篇文章,既是普京為俄國發出的歷史怒吼,也是期盼個人政治史能有所改寫的寄望。歷史書寫的鬥爭太長,但普京個人的政治命運,7月1日便能見真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