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立法保護警察 馬克龍或引發爆「法國式BLM」?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法國第二次全國封城之際,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推動了一項法律,提議擴大警察特權,以及禁止惡意發布警員相片。一位出身自法國左翼政黨的中間派總統為什麼要推行右派治安主張呢?

連日來,馬克龍政府推動《整體安全法》(Loi Sécurité Globale)的決定遭遇了一系列障礙,甚至被法國媒體稱為「政治危機」。

↓想看更多法國示威照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首先,記者和人權組織都譴責法案賦予警察過大權力,同時使公民難以監督警察:根據該法第24條,任何人意圖以「身體或精神傷害」為目的而傳播在工作中的警察的照片將屬違法。

11月21日,數千名法國人舉行遊行,抗議他們眼中政府的反自由化轉向。

此後的幾天裏,發生了兩起震驚全國的警察暴力事件:23日晚間,警方使用警棍和催淚彈清理巴黎市中心的移民營地;26日,網絡媒體《Loopster》發布一段三名警察暴打一名黑人音樂製作人的視頻,並據受害者稱,警察一直高喊着種族歧視的口號。

這兩起事件的畫面在網上瘋傳,引來普遍譴責:接下來的星期六,即11月28日,數十萬人在法國各城市舉行了抗議遊行。國家警察總監沃(Frédéric Veaux)說,這三名警察的行為「是犯罪分子的行為」。總統和內政部長都表示,這些畫面令人震驚,讓法國警方「蒙羞」。

這一爭議顯然傷害了政府,那麼當初馬克龍為何要推動這項爭議性法律?

馬克龍右轉背後的原因

《整體安全法》以及另一部關於伊斯蘭「分裂主義」的法律,是馬克龍總統對最近一連串伊斯蘭恐怖襲擊事件的回應。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馬克龍在最近的襲擊事件發生之前,就已經將國家安全作為首要任務。恐怖襲擊事件幾周前的10月2日,馬克龍已發表講話,譴責伊斯蘭激進主義,並承諾對其採取果斷行動。

圖為2015年1月11日,巴黎警員在共和國廣場駐守。(Getty)

在演講中,馬克龍追溯至法國2015年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聲稱法國需要採取行動打擊伊斯蘭分裂主義。然而,馬克龍這樣表態也可以理解為一種政治策略:他可能考慮到法國下一次總統選舉,距離現在只有16個月的時間。就像2005年法國騷亂後的法國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一樣,許多法國政客在過去都成功地利用「法律和秩序」的立場來獲得民眾的支持。

雖然馬克龍最初的政治生涯是在左翼的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開始的,但他的新黨 「共和前進黨」(La Republique En Marche)已經將自己置於中間派。與在警察暴力、種民族正義等問題上密切關注其較左翼成員的意見的美國民主黨不同,共和前進黨一直在仔細掃描右翼的聲音,尋找自己應該如何行事的線索。

這是因為馬克龍最大的選舉潛力在右翼。左派最近分裂成小黨,他們在上屆選舉中最有希望的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表現不佳,被其極右翼對手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輕鬆擊敗。

相比之下,右派仍然是法國強大的政治力量,是2022年馬克龍最可能面對的競爭對手。在第二輪總統大選中,馬克龍可能會與法國傳統右派的「共和黨」(Les Republicains)或其2017年的挑戰者馬林勒龐的極右翼「國民集會」(Rassemblement National)對決。

馬林勒龐(左)和馬克龍(右)在2017年的總統辯論中。(視覺中國)

這次選舉,因為法國民眾對政府處理疫情及其經濟影響的不滿,極右翼很可能成為一股強大的選舉力量。同時,傳統右派也將是不能忽視的挑戰。

2017年,共和黨的候選人菲永(Francois Fillon)是獲勝的熱門人選。只是因為大選前最後幾天的一樁醜聞,他在選舉中衰退,為馬克龍開闢了勝選的道路。

如果與該黨的候選人進入總統大選的二輪,對馬克龍來說將很危險。在這種情況下,他無法調用在2017年幫助他獲勝的「共和陣線」(Front républicain):在法國,這一說法被用來形容傳統政黨和選民團結起來反對極右派,就像2017年選舉的情況一般。

所有這些都可能是馬克龍決定推進這項警察法的因素。問題是,馬克龍的策略適得其反,引起了公眾的強烈反彈。

這股對警察暴力的憤慨浪潮是否會吹過,法國公民對安全的渴望是否會佔據上風,還是會像美國一樣,變成一場更大的政治和社會運動?

法國式的BLM?

隨著最近兩起警察暴力事件,總統今年第三次要求政府提出「更有效地打擊一切歧視行為」並建立警民信任的提案。

據法國媒體《世界報》援引政府內部消息人士的說法,對於被批評過度容忍警察暴力的法國國家警察總監察局(Inspection Générale de la Police Nationale,法文簡稱「IGPN」),總理辦公室已為其改革計劃進行工作,以圖更好地打擊歧視行為,並改進警察的培訓和招聘制度,

從某種意義上說,法國正在經歷類似於美國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過程:由一大批抗議者譴責警察暴力的結構性問題,並要求政府作出強有力的政治回應。

從法國報紙上可以看到這一點的跡象。27日,《世界報》發表題為「警察:領導層的深刻危機」的評論文章,譴責警察「被暴力的魔鬼着迷,毫無節制,行為帶有肆無忌憚的種族主義,簽下莫須有的宣誓書」。同一天,傾向於左翼的《解放報》在其第一版刊登了黑人音樂製作人被毆打的臉的特寫相片,並配上「噁心」(La nausée)二字。

《整體安全法》目前已成為政府的一個很大政治問題,一邊面對不滿的公眾,另一邊面對支持該法的警方和議會多數派。

11月30日,在與部長們的會議上,總統接受將重寫有關法律中最受爭議的第24條。不過,政府表示將在「保持保護警察和保障新聞自由的雙重目標」的前題下重寫,這使得他們在推進法律的過程中很可能會繼續引爆衝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