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1】亞洲世紀的正式起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1世紀將是亞洲的世紀」,這是人們都熟知的一句話,不少觀察者在上世紀便開始預言這一趨勢。不過,直到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該趨勢才逐漸開始加速。而如果說12年前西方各國經歷的危機是新時代的預備起跑哨,那麼在21世紀渡過頭20年之後,魔幻的2020年則才是這「亞洲世紀」的正式起點。如將亞洲擴展到西太平洋,就更是如此。

西太平洋國家在抗疫方面的表現普遍優於歐美,疫中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更代表了整合經濟板塊的決心。雖然目前不少國家仍在政經方面存在摩擦,美英多國也加大了介入的力度,但我們仍可以大膽地展望,域內國家擱置分歧尋求共識將成為主流,合作利好消息將在新的一年紛至沓來。

不同於文化理念相近、政治經濟共同體合一的歐盟,也不同於美國主導的北美地區,西太平洋地區在經濟一體化程度上一直較為落後,主要是政治環境更加複雜,多國在過去10年屢生爭端,例如中日韓之間不時爆發主權爭議或歷史遺留問題,導致自貿區談判數次擱淺;又如中澳近來在政治上的衝突延燒至經濟層面;更別說曾經劍拔弩張的南海問題了。

東京羽田機場11月21日人來人往,明年日本與鄰國開啟旅遊泡泡後將更加熱鬧。(美聯社)

不過,無論政治紛爭如何,西太平洋各國經濟合作越趨緊密已是大勢所趨。中國多年來一直是東盟、日、韓、澳、紐的最大貿易夥伴,中美貿易戰和新冠疫情也讓中國更加將焦點放在域內,東盟就在今年前三季度躍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在疫中增長7.7%。

11月中旬簽署的RCEP更是域內經濟一體化的有力信號。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估算,在未來十年,該協議能促進15個簽署國之間的貿易總量增長4,280億美元,與非成員國之間的貿易量減少480億美元。協議帶來的區域內生產鏈優化整合、提高投資和創新能力、降低非關稅壁壘等好處,更是難以估量,勢必能強勢拉動疫後經濟復甦。

擱置分歧成域內主流

可以樂觀地估計,在RCEP的加持下,各國會更加專注地推進疫後復甦。事實上,在經歷了過去的政治摩擦高發期後,多國已清楚了彼此的底線,並逐漸默契地達成了經濟利益為先的共識。

例如日本前首相安倍在執政後半段放棄了通過「價值觀」外交對峙中國,繼任者菅義偉料將保留這一路線;曾因南海問題與中國交惡的菲律賓,在總統杜特爾特2017年上任後也調整了對華政策,南海問題逐漸退出國際焦點;日韓去年因慰安婦基金會以及二戰勞工等遺留問題爆發的貿易戰,在菅義偉上台後也出現轉機,韓國總統文在寅上月向日方捎去了希望關係轉圜的口信,相信不久後雙方會逐漸和解。

就算是現在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的中澳糾紛,不久後也應會偃旗息鼓。由於這是中澳自中國外交風格轉型以來首次正面交鋒,我們可以將這看做兩國對彼此外交手段和底線的一種試探。澳洲已經在交手中體會到,中國不會坐視澳洲跟隨美國鷹派對華發難,也不會吝於使用經濟手段報復。

滿載澳洲煤炭的貨船停在中國港口。(新華社)

而對於對華出口佔國民生產總值(GDP)約一成的澳洲來說,中國的反擊是疫中難以承受之痛。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今年前11個月,中國對澳洲進口同比下降4.9%。同時鑒於近來澳洲輸華的主力商品鐵礦石和煤礦價格瘋漲,壓低中國下游廠商利益且造成輸入性通脹壓力,中國遂開始尋求供應商的多樣化,同時對澳洲出口商釋放警告信號,因此兩國經濟關係短期可能會更加顛簸。

終了,正如曾與中國起過嚴重衝突的日本、菲律賓等國一樣,中澳貿易乃至中澳關係已經取替美澳關係成為澳洲的核心戰略利益,且只會進一步加重,而任何國家的政治外交策略都需要以保護其核心戰略利益為出發點。澳洲總理莫里森近期也釋放出與中國重歸於好的信號,例如讚美中國的脫貧成就,表明「我們支持中國大力發展經濟,而不是像有的國家那樣,試圖遏制其發展」,以及「希望明年能與中國領導人會談」等等。來年趁着RCEP的東風,以及疫後重新開放旅遊的需求,中澳關係回暖只是時間問題,且應會在近月內發生。

未來政經合作紛至沓來

有鑒於西太平洋地區良好的前景,域外國家尤其是歐美也自然將加大對該地區的投入。美國自是不用說,西太平洋地區在可見的未來也需要美國的積極參與,日韓依賴其防衛保障,澳紐也是其傳統盟友,菲律賓等多國也都與美國配合良多,更別提還有一再試圖加大美國在西太平洋角色的台灣。

美日澳印11月在印度洋展開軍演,明年將有更多國家的軍艦進入 西太平洋。(美聯社)

從美國角度出發而言,從奧巴馬時代的「亞太再平衡」和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一路走來,以印太為重點的外交戰略已經越發清晰,動作也越來越多,包括恢復美日澳印「四方會談」(QUAD)等機制、在中印邊界衝突後與印度簽署軍事協議共享衛星數據、在中澳爭端時為澳洲說話以及不斷加強對台灣地區的軍售等等。美國在未來無疑還會繼續深入參與印太政治,試圖加大自身在這塊核心區域的影響力。

而不僅美國,其他大國也對這片區域越發重視,法、德、英等國一再向國內及國際強調西太平洋地區的重要性,一再加大與域內各國的合作往來。英國更是多次提出將七國集團(G7)擴充為「民主十國」(D10)的概念,囊括印度、澳洲、韓國入內,這既是為了應對中國這個「異類」的崛起,也更體現了世界重心已然東移。

傳統西方大國對中國的愛恨交加和束手無策,對亞洲其他國家的親善合作,對印太地區的關注,都證明這是一片潛力無限、戰略意義重要的區域。而相較於域外國家的焦慮,域內國家顯然正秉持擱置分歧尋求合作的共識,在經濟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出政治、文化合作,愈發彰顯西太平洋地區正式成為世界政經中心的事實。未來,中日、中韓、澳紐將逐漸開放旅遊氣泡,中日韓三國或在RCEP基礎上推進自貿區談判,日韓及中澳糾紛待解有望,瀾湄合作將更加緊密,如此種種,不一而足。在2020全球按下「暫停鍵」之後,亞洲世紀已經在西太平洋地區領先於世界復甦的現況下,正式開啟。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