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打破政策「模糊」狀態 台灣誤判風險激增

撰文:黃治金
出版:更新:

當前美國右翼在丟掉權力後,為了在將來爭奪更多國內權力,而升級對華意識形態對抗,美國右翼推動的對台解禁,本身對美國外交沒有任何建設性意義。
美國對台戰略越清晰,台灣面臨的壓力越大,決策風險也越高。

在美國國會山1月6日暴動當天,蓬佩奧在一份針對香港警方逮捕多名民主派人士的聲明中,附帶提到了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訪問台灣的消息。1月9日,蓬佩奧又發佈聲明,宣布美國國務院先前發佈的所有關於台灣的聯繫準則,行政機構都可視之無效和作廢。

台灣對蓬佩奧聲明持歡迎態度。但是,蔡英文政府將這種訪問或外交上更大力度的開禁視為美國對台灣參加國際事務的大力支持,完全是台灣一廂情願的想法。美國右翼勢力抬高台灣,很大程度上還是出於對抗中國的需要,而非真正為台灣利益考慮。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任期即將終結和國會民主黨人考慮再次啟動彈劾之際,白宮基本上處於空轉狀態。加上五角大樓領導層空缺,內閣話語單一,國安會對蓬佩奧言行缺乏制衡,促使蓬佩奧出於個人利益考慮毫無顧忌地改變外交傳統與原則,為自己積累政治資本。

2020年11月1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務院出席記者會,堅持認定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進入第二個任期。(AP)

而且,從他的聲明邏輯也可以看出,蓬佩奧根本不在乎台灣問題和香港議題之間的差別,而是將它們進行意識形態化的包裝,置於「中共」的對立面。蓬佩奧此舉一方面可以為拜登(Joe Biden)新政府製造障礙,另一方面可以強化自己意識形態抗華的政治色彩。

當然,蓬佩奧在離任之際對台解禁,一部分歸因於台灣遊說,但大部分還是美國右翼將自身意志與需求強加於台灣。蔡英文政府對美方的示好有過期許,但沒想到來得如此之快,喜出望外的同時,也難免滋生焦慮。尤其是蓬佩奧1月6日聲明中最後一句「台灣展示了一個自由的中國能夠取得的成就」(Taiwan shows what a free China could achieve.)更能體現這一點。

這從另一個層面反映出,蓬佩奧根本不瞭解現在的台灣政府。蔡英文政府「去中國化」,一再強調台灣身份認同或本土意識,以此為台灣「正名」。更多的中國標籤反而會讓蔡英文政府不舒服。對於蓬佩奧的對台解禁,蔡英文政府好於面子,不得不高調迎合。

但台灣想要提升國際地位,絕對不能靠迎合美國的面子功夫,關鍵突破點仍在兩岸關係。

2020年下半年,蔡英文政府開放「美豬」進口,引發島內民眾抗議。(中央社)

馬英九執政時期,台灣能夠融入國際社會,某種程度上就是因為穩住了兩岸關係,然後在此基礎上適度提升對美關係。現如今,蔡英文政府緊隨奉行孤立主義的美國右翼步伐,拒絕承認過去兩岸共識,誤以為美台關係強化就會迎來台灣國際地位提升。殊不知,現在已經不是美國在國際社會發號施令的時代了。即便是自由派執政的美國政府,也會優先考慮兩岸關係及台海的穩定。

拜登執政後,美台互訪預計不會少。保守派也會借國會在特朗普執政期間通過的涉台法案,迫使民主黨新政府支持台灣。針對蓬佩奧接觸美台交流限制,拜登團隊回應時強調了兩岸雙方和平解決問題,同時提到會落實《與台灣關係法》(TRA)和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這一表態說明,拜登新政府注重回歸傳統,重視兩岸關係的穩定,反對美國過度政治干預。

即便是1月13日至15日訪台的克拉夫特,她在一份聲明中也強調了美國的「一中政策」,即TRA、三個美中聯合公報以及美國對台六項承諾。這再次體現了美國兩黨對台政策的統一性,這也意味着美國對台決策的戰略「模糊性」(ambiguity)仍會持續。

2017年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會見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拜登上台後,預計會注重同習近平對雙邊關係的總體把控。(新華社)

模糊性存在於美國對台政治、外交和軍事等戰略層面,讓美國在和中國的地緣政治博弈中保持一定的優勢地位。蓬佩奧打破傳統,解除對台外交限制,等於挑戰兩黨共識,打破這種模糊性,這反而無法讓美國遊刃有餘地開展對華博弈。即便美國友台派支持美國對台政策「清晰化」,但在證明新戰略奏效前,對台戰略的「模糊性」仍是美國最優選擇。

預計拜登民主黨政府會做出一些調整。即便不調整,新政府在外交實踐中,也會把握好分寸,優先考慮美國利益和中美雙邊關係大局。這是台灣不得不承認的現實。

如果打破這一模糊性,美國就有可能踩紅線,屆時中美在台海對抗的風險就會加大。而在中美大國對抗或博弈中,台灣不會有任何話語權,這對台灣更危險。而面對美國出於對抗中國需要對台的示好和拉攏,台灣一時間可能「承受不起」,難免陷入前所未有的決策困境,誤判風險也會隨之增加。

如果能夠認清蓬佩奧等美國右翼政客的真實目的以及台灣在中美大國博弈中的真實地位,台灣就不會輕易將自己置於險境,誤判風險也會大幅降低。然後,台灣才有機會繼續在兩岸關係發展和地緣政治博弈中平衡好自己的利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