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美國唐人街傳奇艷舞皇后 92歲拉斯維加斯登台技驚四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世紀40-60年代的美國三藩市唐人街,活躍著一群華人艷舞舞者,其中最傳奇的一位艷舞明星,「唐人街最敢跳的舞者」——Coby Yee,是第一代華人移民後代,也是三藩市中國城最後一家夜總會——紫禁城夜總會的最後一位老闆。

2018年,藝術家、導演楊圓圓到美國交流,找到了一群從上世紀夜總會退下來,至今依然在跳舞的奶奶們,其中就有Coby。不論在中國還是美國,這是一群幾乎被遺忘的人,楊圓圓決定拍攝關於她們的紀錄片。這群華裔女舞者,以及她們背後唐人街的20世紀風雲,終於被好好挖掘、記錄下來。2020年11月,楊圓圓帶著過去2年創作的4部華裔舞者的影片,在OCAT上海館舉辦個展《上海樓》。一条在開幕當天見到了楊圓圓,聽她講述這群華裔奶奶的傳奇人生。

50年代的中國城夜總會

20世紀四五十年代,在三藩市中國城的主幹道沿線,有6家夜總會:成吉思汗夜總會、上海夜總會……最大最傳奇的一家,名為紫禁城夜總會。午夜時分,最令觀眾興奮。艷舞明星Coby Yee出場,華麗的頭飾,精緻的妝容,絲質長裙高高開衩。伴著音樂,她開始跳舞,將自己親手縫製的時裝一層一層脫下……

半個多世紀後的2018年,在拉斯維加斯的美國艷舞大會現場,92歲的Coby在年輕人的熱烈歡呼聲中登台。一襲自己設計的絲質盛裝,復古的50年代樣式,甚至舞姿也幾乎與年輕時一樣。看到Coby在台上跳舞,楊圓圓的印象完全被顛覆了: 「發生了什麼?她多大?92歲?認真的嗎?」她跟我們回憶起那一晚,初遇這位全場最高齡、卻最閃耀的舞者時的情景,「之後,我的眼睛再也離不開這群人了。」從此,她開始拍攝20世紀華裔女舞者的紀錄片。其中的一部短片《相愛的柯比與史蒂芬》,就是關於Coby的。

「唐人街最敢跳的舞者」 點圖了解更多Coby Yee的生平及瀏覽珍貴照片▼▼▼

+2
+2
+2

沒落的榮耀

但Coby,又不僅僅是一個艷舞明星。1962年,Coby從Charlie Low手中買下了紫禁城夜總會,開始自己打點經營。但當時中國城的夜總會,在經歷了四五十年代的黃金期後,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一方面,隨著《排華法案》1943年被廢止,加州排華也走向尾聲,大部分華人已經可以走出唐人街去外面做生意了。曾經以旅遊業、餐飲業為主導的中國城,逐漸衰落。

另一方面,七十年代,一個名叫凱羅·多達(Carol Doda)的白人舞者,在百老匯解開了自己的胸罩。大量觀眾從唐人街夜總會,轉向了真正的脫衣舞俱樂部。從此以後,中國城夜總會漸漸走向沒落。

Coby的紫禁城夜總會最終在1970年關閉,也是整個舊金山唐人街堅持到最後的一家。60年代以後,地租上漲,曾經給三藩市帶來活力的藝術家們都一點點地被推移到城市之外。Coby也一樣,因為付不起租金,她沒能留住在三藩市市區內的房子,搬到了郊區。對所有榮耀與衰敗,晚年的Coby說:「這是我想要忘記的事情。」

紫禁城夜總會的沒落(點擊放大瀏覽)▼▼▼

70歲,陷入愛情

70歲時,Coby在一次老年舞會中,與Stephen相遇了。Stephen比Coby小近20歲,是典型的美國白人40後。年輕時經歷嬉皮一代,經歷越戰,選擇逃役,一直喜歡音樂和電影,70年代拍過幾部實驗電影。然而,Stephen這一輩子從來沒能把愛好變成職業,一直做著各種雜務,在圖書館打過工,做過銷售。

第一次遇到Coby時,他50出頭,剛進入初老的年紀,待在老年歌舞廳非常鬱悶,「從沒想過像Coby這樣的人會出現在我面前,如此充滿活力的人。 」用Stephen自己話說,「她是一個室內跳舞皇后,我就像個流浪漢,我們是如此不同的兩個人,但是我們相愛了。」

生活雖顯窘迫,但充滿色彩

短片《相愛的柯比與史蒂芬》,圍繞Coby和Stephen的生活展開。影片的主要場景,幾乎都在Coby家中取景完成,密集拍攝了一周。

2018年10月,楊圓圓和搭檔Carlo,去到Coby位於灣區郊區聖帕布羅的家,拿著所有設備咣啷咣啷撞了進去。那是老年社區裡一棟可移動的小房子,大概四五十坪,家裡沒有一個地方是空的,居住環境顯得有些窘迫。

Coby和Stephen的蝸居生活 簡單卻充滿色彩(點擊放大瀏覽)▼▼▼

自述:楊圓圓

去世的一個星期前,她還在跳舞,真正是跳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去世後的第二天,她原本要去領取美國艷舞大會「2020年度傳奇」。「還好,Coby生前已經知道要領這個桂冠了。」楊圓圓最大的遺憾,是因為疫情,無法前​​往美國參加Coby的葬禮。

我從小在北京長大,14歲的時候喜歡上搖滾樂,16歲的時候,爸爸送了我人生的第一台照相機,我開始認真地把攝影作為一個愛好。大學出國,選擇的也是藝術攝影專業。18歲以後,發現其實更感興趣的是真實世界在發生什麼,就開始更有紀實觀念地做攝影。

在過去多年的藝術實踐中,我通過影像、攝影、表演等多種媒介來敘事。2018年4月,我受到亞洲文化協會的邀請,到美國進行半年的駐地與文化交流,想了解跟唐人街(Chinatown)有關的歷史,當時只是一個粗略的想法。到美國第一個月,我就了解到一位華裔女性電影先鋒——伍錦霞。她1914年出生,1970年去世,一生都在穿男裝,這輩子拍了11部電影。

梳理伍錦霞的生平,我跟著她的腳步走進了一整個20世紀美國華人演藝圈的世界。先是粵劇戲台,再到早期電影片場,再到唐人街夜總會的興衰,從中尋找不該被遺忘的華裔女性。伍錦霞成了我研究和記錄的索引。

伍錦霞有一部1939年首映的《女人世界》,主角是36個不同行業、不同階層的女人,最令人印象深刻。我就想做一部以華人艷舞舞者為主角的《女人世界》。2018年,我找到一本Trina Robbins編撰的關於唐人街夜總會的口述史,在最後一個章節了解到一群依然活躍著的華裔舞者。當即,我就通過社交媒體,聯絡上了舞團的創始人Cynthia。

都板街舞團 退休舞者的第二人生(點擊放大瀏覽)▼▼▼

在我見到他們之後的兩年,我還帶著他們和Coby,去了夏灣拿、北京、上海等地巡演。一路巡演,我一路拍攝記錄。從2018年10月到2019年10月,前前後後已經拍了300多個小時的素材了。大部分時候,我都是一個人單打獨鬥,一個人扛著相機,在一個個親密時刻做記錄。有時候一個人扮演很多角色。尤其是去年9月,我帶著Coby和舞團到上海外灘美術館做了三場表演。我既是舞台編導,紀錄片導演,同時還要當所有人的導遊、翻譯,推輪椅的,小保姆……

目前,我已完成了4部關於美國華裔舞者的短片和影像作品,長片《女人世界》也進入後期製作。還好去年我心裡很急迫,只想把這一切拍出來。今年因為疫情,根本不可能再補拍了。大洋彼岸的奶奶們,今年彼此之間也不那麼容易見到面,總會通過視頻連線來交流,我也經常加入她們。

這次在OCAT上海館,首次集中呈現了完成的4部影像短片,一併展出的還有與唐人街背景相關的文獻和照片。個展取名「上海樓」,是挪用當時三藩市唐人街一家鼎盛的中餐館的名字,引導觀眾走進會場,就如同穿越回20世紀四五十年代的中國城。

楊圓圓「上海樓」展覽 展出美國華裔舞者歷史(點擊放大瀏覽)▼▼▼

Coby去世以後,我再看回素材,也獲得了很多關於生命的新的理解。20世紀的這群華裔女性舞者,不應該被歷史忘記了。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