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毒品「咔哇水」只售年輕人 成癮者:不定時服用就生不如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多年前,內地夜場熱銷飲品「咔哇潮飲」因含有受管制精神類藥物「γ-羥基丁酸(GHB)」(即「迷姦水」)被停售,單在貴陽就有逾50人涉嫌販賣該有毒飲料被捕。

然而,與「咔哇潮飲」成份相類似的新型毒品「咔哇水」,近期在內地年輕人圈子內熱銷,更有人因服用「咔哇水」後死亡。到底「咔哇水」是甚麼?又能夠對人體造成多大傷害?

來自廣東雲浮羅定市、今年30歲的李清源(化名),大約從3年前開始迷上一種或淡黃色或透明無色的「咔哇水」。他透露,「咔哇水」除了可直接飲用,亦可混入清水或飲料中,飲用後會有種欲仙欲死的快感,令人容易入睡。

李清源形容「咔哇水」就猶如惡魔般「甩都甩不開」。(南方都市報)

李清源表示,自己曾接觸過俗稱「K仔」的氯胺酮,雖然服食「K仔」同樣會傷身,但只要自己不去酒吧,慢慢就能戒斷。不過,「咔哇水」對他而言就猶如惡魔般「甩都甩不開」,一旦停用人就幾近癲狂、亢奮異常。隨着飲用次數增多,他開始對「咔哇水」上癮,每隔2、3小時就需要喝一次,「不然生不如死」。

他續稱,一名青梅竹馬的好友,因為無錢購買「咔哇水」,於是決定自行在家中戒毒,結果幾天後因嚴重肝腎衰竭去世。目前,李清源正在廣州市白雲自願戒毒中心戒毒,每次都要接受靜脈注射,將氯化鈉,安神、鎮靜的藥物注射入體內。

同樣在廣州市白雲自願戒毒中心戒毒的26歲男子羅毅,屬於中心內症狀相對輕微的人。他表示,每次都會將2、3毫升的「咔哇水」原液加入水中飲用,飲後感覺舒服,並且胃口變好,惟興奮的感覺只能持續1個多小時。他飲用半年後開始出現手震、腳軟,後腦會發脹、發麻,且脾氣愈來愈暴躁,性格多疑。不過,服用「咔哇水」的人接受緝毒檢查時,無論是血液、尿液、毛髮都查不出「吸過毒」。

廣州市白雲自願戒毒中心醫生譚紅海介紹,服用「咔哇水」的患者普遍會出現幻覺、幻視、幻聽、抽搐、手震、癲癇發作症狀,甚至有人會在戒毒時直接失去意識、昏迷。另要患者不繼續服用「咔哇水」,就會立即出現各類症狀,表情麻木的如同殭屍,瘋瘋癲癲,或者亢奮得無法入睡。

「咔哇水」成癮者透露,「咔哇潮飲」幾年前被市公安部門嚴厲打擊後,有人將其製作配方買走,並重新配置全新的「咔哇水」。早期的「咔哇水」非常廉價,幾十元就能買一大樽,但隨着愈來愈多人服用,50元只能買到50毫升,而成癮者的日均消耗量超過500毫升,最高可能超過1000毫升。

咔哇水的主要核心成分為「γ-羥基丁酸內酯(GBL)」。(南方都市報)

據介紹,「咔哇水」原液或透明或色澤淡黃,液體有一定的腐蝕性,滴少許在手上能感覺到明顯刺痛,滴在皮質梳化上則會出現燒灼的痕跡。經鑑定,咔哇水的主要核心成分為「γ-羥基丁酸內酯(GBL)」,其效果遠超於「γ-羥基丁酸(GHB)」。

醫院物質成癮科住院部主任李華林解釋,GBL的脂溶性和密度較高,比GHB能更快達到更高的血漿峰值水平,難以掌握多少劑量有鎮靜效果,多少劑量會導致昏迷。簡單而高,GBL相比幾年前的紅極一時的「咔哇潮飲」致幻、致命的毒力更強,而且其藥物半衰期更短。

醫院副院長、精神心理專家張治華表示,經過1個月的臨床探索,以及已知「咔哇水」的核心成分,廣州市白雲自願戒毒中心已找到一種有針對性的藥物和治療方式,能夠幫助成癮者較為平穩度過戒斷反應最為激烈、高危、致命的時刻。近期,該院在新收治的戒癮患者中採用新方案,效果很好。

(南方都市報)

01新聞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