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rella* 十年寒暑:壓抑中得到釋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網上有不少的所謂「 #10YearChallenge 」,人人都分享一下 2009 年與 2019 年的分別,有些真是十年如一日,有些則好像變了另一個人。十年,坦白說不多也不少,那對於 Twisterella* 又了甚麼改變呢?在此扭耳仔和他們的訪談中了解到了樂隊的變遷。

Twisterella 專輯訪談影片

【訪談】Twisterella* 的十年 首張專輯終面世:是終結也是開始

左起:鼓手 Joe、主音 Karen、結他手 Hanes 和 bass 手 Sammer(攝影:Moment Hung)

Twisterella* 有如龍捲風的變幻動蕩

「成員變,音樂風格都變。」低音結他手 Sammer 說。Sammer 是樂隊始祖成員之一:「我當初識咗鼓手 Joe,佢同結他手 Chi Wai 都喺樂隊 Fantastic Day 入面,再找來了 Keik 和 Corina 一起組一隊新 band。」但幾年下來,隊員離隊、樂隊重組、隊員又再離隊、樂隊再重組,離離合合,最後 Sammer 招攬了後來認識的 Karen 和 Hanes,Twisterella* 終於成形,陣容也穩定了下來:女主音 Karen、結他手 Hanes,與 Sammer 和 Joe。

Twisterella* 早期的音樂

樂隊的名字,若是一資深樂迷一定會知其意義,當初是因為英國樂隊 Ride 的歌曲〈 Twisterella 〉,很喜歡這一個字,雖然之後樂隊發現印尼也有一隊樂隊用這一個名,但不想改了,就在後面加一粒「 * 」。但這些年來人事這麼多變動,為何不另外組一隊全新樂隊重新出發?「用『堅持』呢個字好似好老套,但係對我嚟講,我唔想呢隊 band 好似未完成過一啲嘢就完咁。」Sammer 說。而雖然樂隊的名字來自一隊 shoegaze 樂隊,但起初走的樂風有點不一樣:「一開始的風格不是這樣,是比較輕快點接近英式搖滾,後來 Karen 及 Hanes 相繼加入我們,才有 shoegaze / dream-pop 的類似風格。」

Twisterella* 「外在」的聲音

Twisterella* 四位都是受外國歌曲影響進而玩音樂,多多少少受英倫音樂和樂團的薰陶,Sammer 更是聽 punk 的,不過 Karen 則是從聽日本音樂開始,但很多時化學作用就是這樣有趣的東西,讓他們發揮到,成就了首張專輯。那他們平常又會留意甚麼聲音呢?「平時會留意遠點的聲音,即外面突然響起的車聲、『鈴鈴』聲都會聽下係點。」Hanes 說。反而 Sammer 和 Joe 則會留意周圍別人的說話聲:「聽下佢哋有冇鬧交呀,八卦下佢哋講咩。」Karen 則喜歡聽一些有節拍的聲:「坐車聽到訊號燈會有『噼噼噼噼』嘅聲,會跟著啲聲嘅拍子去數。」

樂隊與影像大師 Crystal Bug 為專輯演出作最後準備(攝影:Moment Hung)

Twisterella* 專輯就是在自家 studio 去錄製(攝影:Moment Hung)

十年來的專輯《 Seasons Over The Years 》

對於 Twisterella* 音樂上的取向,Hanes 說:「我覺得我哋嘅音樂未算真正好 shoegaze,無論係結他上,我哋都未搵到空間去演繹真正嘅 shoegaze 嗰種放嘅狀態。」他又覺得 shoegaze 某程度是呈現了反搖滾的制式去演奏,「暫時我哋知道個框框仍好大,仲未追求到終極想要嘅嘢。」不過在專輯《 Seasons Over The Years 》中,大家可以聽到樂隊想帶給大家怎樣的意境,當然,一切都得來不易。

Hanes 又說:「之前其實我們錄咗張《 Stay Away 》單曲 single,但嗰一刻就知道『瀬嘢』,真係好多嘢唔識。因為我哋自己錄音,所以要由零做起,器材上我哋要重新學習,同埋個方法都要比之前嚴𧫴啲,trial and error 咁去。」之後歌曲交給本地獨立音樂人 Alok 作混音及 mastering,「Alok 俾咗好多心血落去,我哋互相俾好多意見,最後都推出到。」Sammer 和 Joe 說專輯的歌在 2017 年底已錄好了,但等了又等到現在才推出,都是一個原因:「都係錢,如果有個完整嘅 studio,我哋一早就搞掂。但既然冇,就自己去摸去學,時間就係咁用咗。」「但係值得嘅,我哋學到好多嘢。」Hanes 補充說。

音樂讓壓抑得到釋放,成就更多的事

Karen 除了是主唱,歌曲的詞都是由她所作:「〈 Forced Disappearance 〉係因為『洗頭艇』事件(即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事件)受啟發嘅,其實係想表達大家好似已經俾社會嘅無稽事、不合理事潛而默化咗。好多大家應該接受唔到嘅嘢唔知點解會覺得『係咁架啦』咁,個個人變到冇晒感覺;〈 That We Got to Suffer 〉比較後期去做,我睇到大家喺社會都好痛苦,呢種痛苦係因為喺一個循環入面,但其實只要脫離到呢個循環,做少少嘅改變就得。有樣我好深刻嘅係,喺地鐵月台撞跌咗人,但都冇人覺得值得要停低落嚟扶番起佢。而呢啲事累積成一個大環境大氣候時,大家就會一齊承受呢個惡果。」Karen 覺得大家只要多點同理心的話,大家就可以有更多力量去完成更多的事。

紅色氛圍下的 Twisterella*(攝影:Moment Hung)

期待接下來的十年,Twisterella* 會為香港樂迷帶來怎樣的音樂。(攝影:Moment Hung)

這一個十年,對 Twisterella* 來說是一個終結,但也代表著另一頁的開始,正如他們的歌曲一樣,時間怎變不是重點,重要的是〈 As Long As We Are Together 〉。

【失眠聽 synthwave】1 月推介-凌晨兩點幾睡不著有這些歌陪你!

【你可能忽略咗】《廣告牌殺人事件》呢隻 OST 應成經典!

紐西蘭 lo-fi 男 Pickle Darling 新碟繼續童真 100%

黑鏡電影即時選擇不同結局好新潁?樂隊 Chairlift 一早做過啦!

【聽 chillwave】三個必聽 synthwave YouTube 頻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