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抑鬱自殺 Lene Marlin 也出道 20 年了 你記得她的歌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家總有過中小學階段,90 年代也總會在電視機看過 MTV 或 Channel V 播不同的歌手 mv。大家已在聽 Taylor Swift、遠時代一點的聽 Avril Lavigne,但其實再「 始祖 」一點的有挪威女唱作歌手 —— Lene Marlin。今日就和大家回味一下她當年「 播到開巷 」的兩首歌曲〈 Sitting Down Here 〉和〈 Unforgivable Sinner 〉,也重溫她那張有 20 年歷史的首張個人專輯《 Playing My Game 》與她的個人歷程。

1998 年底,各路音樂播放電視頻道都在播一位金短髮的少女彈著結他的 mv,歌曲叫作〈 Unforgivable Sinner 〉、女生的名字叫 Lene Marlin,沒錯是很 pop rock 的,但,當時有一個生於 80 年、年紀輕輕就出來玩音樂( 18 歲,當然當時未有 80 後這個 term )的女生,mv 中看到她型格中有點點憂鬱的感覺,不似一般 pop 歌手,也是教人眼前一亮的。

Lene Marlin 於〈 Unforgivable Sinner 〉中。

And now she's up there

Sings like an angel

But you can't hear those words

And now she's up there

Sings like an angel

Unforgivable sinner

大家都是資深樂迷,都一向知道北歐的 pop 勢力不容忽視,如早前分享過的 AURORA 、Susanne Sundfør,Lene Marlin 〈 Unforgivable Sinner 〉當時成為了挪威史上銷售得最快的單曲,她的「 coming of age 」歌曲很快也傳到台灣、日本,香港的歌迷也一定聽過不少次。而在 1999 年的單曲〈 Sitting Down Here 〉,更奠定了 Lene Marlin 的小才女地位。這首歌當年林憶蓮也來了一個中文版,在這照 share 一下,聽不聽這個中文版就大家自行決定吧~

You may think that I'm loser,

that I don't really care

You may think that it's all forgotten,

but you should be aware

Cause I've learned to get revenge

and I swear you'll experience that some day

對當時還是少男少女的樂迷來說,經歷著青春期時,希望得到認同,又嘗試在別人、社會中找到覺我肯定,卻又遇到挫折、不甘心與沮喪的時候,當看到這些歌詞,絕對是一個共嗚的心聲啊。

林憶蓮中文版:

Lene Marlin 的專輯《 Playing My Game 》,除了上述的 mv 外,就是碟內的一首〈 Where I’m Headed 〉,老套非常(笑),但也代表了大家的童年啊。專輯也為她贏下有「 挪威格林美獎 」的 Spellemannprisen 的四個大獎( 最佳專輯、年度最佳歌手等等),是她聲名大噪的一年。

Lene Marlin 現場演出〈 A Place Nearby 〉

但之後,Lene Marlin 沉寂了四年,四年對一位在剛躍起的新星來說是一個世紀的時間了,大家也以為她只是另一個「 曇花一現 」歌手。卻在 2002 年,終於見到她第二張專輯《 Another Day 》面世,看到的是一個多了一層歷練感的 Lene Marlin,又不可以說是滄桑的,但,也不再是四年前的那個小女生了;《 Another Day 》中的歌曲也再沒有少女的感覺,演繹方式、她的唱腔也沒有了幼嫩感,可以說每一首都是有著沉重經歷下「 提煉 」 出來的。

Pour me some wine, join me tonight

Surround me with your happy faces

Share some fun stories, stay up all night

Surround me with your friendly faces

其實,當時有傳 Lene Marlin 情緒和精神上都發生問題,但一直未有對外界的正式公布,不過若歌迷細心聽《 Another Day 》內的歌曲,可以發現到點點真相,例如上述〈 Faces 〉一曲,她是訴說出在她情緒不穩時陪伴在側的朋友嗎?還是她的伴侶?〈 Fight Against The Hour 〉更是明顯:

I fight against the hours, I cannot go to sleep

I know that if I lay down now

Inside I know I'll weep

再聽〈 Disguise 〉一曲,則是向大家「 報平安 」,說自己的確有艱難時刻,但都過去了。

Have you ever felt some kind of emptiness inside

You will never measure up, to those people you

Must be strong, can't show them that you're weak

Have you ever told someone something

That's far from the truth

Let them know that you're okay

Just to make them stop

All the wondering, and questions they may have

I'm okay, I really am now

Just needed some time, to figure things out

Not telling lies, I'll be honest with you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這一些「 情緒問題 」傳言,在 2014 年得到了證實,Lene Marlin 在挪威最大規模報章《 Aftenposten 》出版了訪問文章,訴說了困擾了她多年的抑鬱症和一之企圖自殺的經歷。

當時我二十多歲,我躺在冰冷的廚房地板上,眼淚不停的流,身體也虛脫了。 我發現原來淚水真的可以流盡,因為身體也負荷不到太多了。我已筋疲力盡。 那時我和自己的心神說好了,這是我的最後一晚; 我還寫了告別信,信中的語句是令人驚訝的冷漠和冷靜,那天晚上我真的想死。當眼睛閉上時,感覺也沒怎麼樣。幾個小時後我卻醒來了,思緒混亂還有那傷口帶來重未有過的痛楚。 我沒有足夠的力量再試一次了。 這很諷刺吧;我連尋死的勇氣也沒有了。
—— Lene Marlin 於 《 Aftenposten 》訪問

死過翻生,Lene 現在過著安定生活,作品不多了,但就在挪威版的唱歌真人騷《 The Voice 》的評判。也分別在 2005 和 2009 年推出《 Lost in a Moment 》和《 Twist the Truth 》的專輯;可以說 Lene Marlin 的這張《 Another Day 》是她唱作生涯的顛峰,《 Playing My Game 》是她的成名作,但與《 Lost in a Moment 》和《 Twist the Truth 》一樣,都不會找不到《 Another Day 》那深層次的氛圍了。又當然,若沒有一首〈 Sitting Down Here 〉,之後的一切也未必會出現。

再來懷舊一下那些年,〈 Sitting Down Here 〉的現場演出( 她一身打扮比 Avril Lavigne 在 《 Let Go 》專輯封面更早呀!)

巴黎聖母院火災損毀 巨型管風琴逃過一劫有冇計?

批判社會吧!《搏擊會》20 年:聽配樂、聽對白才是正經事

哥聽的是寂寥: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來港再續「迷失」旋律

《 The Matrix 》面世 20 年 — 它的音樂與音效你還記得幾多?

Kero Kero Bonito 新專輯《 Time 'n' Place 》三人組成長印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