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大你對耳 - 甚麼是「額我略聖歌」?對現代西方音樂有何重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些星期法國的巴黎聖母院大火,日前在進行的事後調整指是因為煙頭引起,當然調查仍在進行,扭耳仔上次也和大家簡介了聖母院內的管風琴歷史與點點宗教音樂,今次就和大家再分享這些中世紀音樂( Medieval music )中一個重要的發源 — 額我略聖歌( Gregorian Chant )。大家可以先撇開所有宗教包袱來認識一下,要知道,若沒有這種音樂,現在根本不會聽到所謂的 classical 、rock 、jazz 音樂。

Gregorian Chant 的樂譜(網上圖片)

要 100% 清楚說明甚麼是中世紀音樂根本沒可能,最多只能分兩大類:教廷與世俗類。那額我略聖歌( Gregorian Chant )呢?它的確是宗教歌也的確有千多年歷史,但在說額我略聖歌有何重要之前,先來一個歷史重溫:

在歐洲的八世紀時,當時的教宗 Pope Stephen II 由羅馬去到法國找法蘭克王( Kings of the Franks )矮子丕平( Pepin the short )幫忙對付入侵羅馬的倫巴底王國( Kingdom of the Lombards ),兩地因而結盟。矮子丕平和他的兒子 Charlemagne 後來在羅馬教廷接觸到單音( monophony )—— 即只有一個旋律,沒和聲( harmony )或樂器的和弦( chords )—— 的 plainchant 唱詠,丕平與查理曼繼而將法蘭克常用的 Gallican chant 與這 plainchant 結合成額我略聖歌。但當時的教廷權力比任何東西都要大,要作出這些改變沒有教廷中人領頭不易成事,相傳最後找來 Pope Gregory I 成為「發明」這額我略聖歌的人物。

約於 1400 年代的聖誕節 Gregorian Chant。(網上圖片)

Gregorian Chant 有何重要性呢?那就是:這種歌是整個西方音樂發展的重要基石,沒有 Gregorian Chant,大家現在可能還只能唱一些山歌、聽到一些沒有緊密結構的樂章。上述的 plainchant,均是由口唱出來,其他人才學得到,但 Gregorian Chant 是首種樂章以樂譜( music notation )留存下來,稱為紐姆記譜法( Neume ),也令歌曲得到了進化和演變的機會。

九世紀由 Stephen of Liège( 也名 Étienne de Liège )寫下的一曲〈 Invitatorium: Deum Verum 〉

早期的 Gregorian Chant 樂譜,都是由德國、瑞士和法國起源。 Gregorian Chant 歌曲在早期主要在教堂的禮拜儀式、節日式大型彌撒中由合唱團唱出;額我略聖歌的歌詞都是拉丁文,也不會在當中聽到有節拍,創作的宗旨也在於讓人有一種崇拜的情緒。羅馬天主教的音樂傳統其實遠比一群僧侶用拉丁語唱歌或唱詩班的唱詩班複雜得多。 當普通人提到神聖的中世紀音樂時,一切都好像屬於 Gregorian Chant 的總稱內。除非你是天主教徒或者對古代宗教音樂特別感興趣,否則沒有必要知道每種獨特音樂形式之間的具體區別( 比如「 Kyrie 」與「 Introit 」的不同之處 ),但是當你更多地了解 Gregorian Chant 以及它們如何被冊封時,請記住,其歌詞本身有著很大的宗教意義。 同樣重要的是,聖歌種類非常多,中世紀的許多神聖歌曲實際上不一定是頌歌( chants )。 當探 Gregorian Chant 世界時,會發現它們真正的獨特和美麗。

簡單點去說明的,就是 Gregorian Chant 傳統上是由全男班組成的教堂合唱團,或是有男有女的教會聖詩班中唱出。

Gregorian Chant 在 11 世紀成為了作曲的基礎,額外加入一個或多個聲部,以加強和聲的色彩,成為了奧爾加農( organum ),為再之後的複音音樂( Polyphony )開了一扇大門。大家最熟悉的複音音樂,也最黃金的時期,就是 17 世紀巴洛克時期了( Baroque )。

中世紀時候,初期的 organum 曲式:

14 世紀時更有被認為史上最著名、最傑出的中世紀宗教樂章〈 Messe de Nostre Dame 〉面世,由法國作曲家 Guillaume de Machaut 創作,以下是其中一章〈 Kyrie 〉,有時間可以聽完整首樂章的現場演出。

1998 年時發現的 Gothic 風格 manuscript「 Salzinnes Antiphonal 」,當中有著不少 Gregorian Chant 的樂譜。(網上圖片)

再談談 Gregorian Chant 的主要結構:曲目均有八個調式( mode ):Dorian 、 Hypodorian 、 Phrygian 、 Hypophrygian 、Lydian  、 Hypolydian 、 Mixolydian 和 Hypomixolydian,與古希臘音樂一樣,每八度都有八個音符。同時也可以稱為「 church mode 」的結構在不少現代流行曲都可聽到發現到,如 The Beatles 的〈 Norwegian Wood 〉是以 Mixolydian 調式作曲,而 Daft Punk 的〈 Get Lucky 〉則用上 Dorian 調式。

The Beatles  的〈 Norwegian Wood 〉

Daft Punk 的〈 Get Lucky 〉

談到流行音樂,有 Gregorian Chant 出現的歌曲,一定要數到由 Michael Cretu 主理的德國電音企劃 Enigma 於 1990 年推出的單曲〈 Sadness(Part I)〉,是 Enigma 的成名作;

歌曲中他 sample 了 1976 年由德國合唱團 Capella Antiqua Munchen 灌錄的 Gregorian Chant 歌曲〈 Procedamus in pace! 〉,收錄在為慶祝當年 Holy Week 的專輯《 Paschale Mysterium 》中。Enigma 這個「 借用 」,其實是未有得到原作者同意,因而惹上了官非,最後 Michael Cretu 要作出賠償才行呢。

〈 Procedamus in pace! 〉1976 年原曲:

大家不妨聽聽 1994 年推出的 《 Benedictine Monks of Santo Domingo de Silos - CHANT 》,當年這專輯全球售出了 600 萬張,也是 Gregorian Chant 能在主流音樂榜上有名的專輯;

現在不少 new age 派人士,也指 Gregorian Chant 對身心洗滌很有幫助, 其曲風會為大腦釋放更多「 α 波 」( alpha wave )—— 這腦電波來自丘腦( thalamus ),是主管睡覺及有扮演感知的腦部區,代表這種音樂可以讓大家放鬆和安神呢!

 

那一於聽到入睡吧!下面有六小時 Gregorian Chant 任聽!(但記得看完這篇文才好)

巴黎聖母院火災損毀 巨型管風琴逃過一劫有冇計?

德國電音 x 香港功夫 - 港產功夫片偷 krautrock 配樂好好 feel!

曾抑鬱自殺 Lene Marlin 也出道 20 年了 你記得她的歌嗎?

【復活節】世紀天團若「復」出 你會花哪個天價買飛看?

批判社會吧!《搏擊會》20 年:聽配樂、聽對白才是正經事

哥聽的是寂寥: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來港再續「迷失」旋律

《 The Matrix 》面世 20 年 — 它的音樂與音效你還記得幾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