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政壇神鵰俠侶」相戀30載 謝偉俊為白韻琹思量議會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議員謝偉俊與「才女」白韻琹於1989年譜出一段為人津津樂道的姊弟戀,一晃眼已是三十年。

相戀相伴三十載不容易,何況身處於政壇是非的大燈光下。情人節前夕,這對「政界神鵰俠侣」接受《香港01》訪問回首情路,由89六四事件那年的偶遇邂逅,到「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求愛故事,再到2000年立法會激戰白姐姐在謝偉俊背上寫「精忠報港」的相濡以沫,看他們的故事,也像在回眸香港三十年的路。今日白姐姐被傳患上腦退化症,這段政壇愛情故事如何發展下去?謝偉俊澄清,白近年只是短期記憶較差,膝蓋常痛,強調並無腦退化症;但為了有更多時間相伴,謝偉俊為了白姐姐,的確在思考議會之路如何走。

謝偉俊為白姐姐戴上無線咪。(羅君豪攝)

邂逅於政治風起雲湧的那一年

1989年6月,中國天安門廣場爆發了一場波瀾壯闊的愛國民主學生運動,同年11月,分隔著東德和西德的柏林圍牆倒下,活在鐵幕的東德民眾終能投奔自由。在這改變世界的一年,當時30歲的謝偉俊戀上芳華正茂的白韻琹,譜出一段當時被視為離經叛道的姊弟戀。二人初次碰面,是在電影《一碗茶》的首映禮,「當時嘅師傅廖長城大律師、馮華健大律師,約埋我一齊去睇首映,白姐姐亦都有去,睇完戲之後又有飲下嘢,就係咁樣認識。」謝偉俊細訴當年二人相識的經過。

二人的年齡雖然相隔15年,不過他們一拍即合,但談到何人先主動追求對方,二人罕有地沒有共識:「呢個有爭議呀呢個,因為Paul覺得我(白)追佢,但我覺得係佢追我。」謝偉俊佻皮地補充:「我哋好似台灣問題咁,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以政治術語來形容一段感情關係,對於在政界馳騁近二十年的謝偉俊,可謂駕輕就熟。大律師出身、其後轉任律師,謝偉俊於2000年轉戰政界,於當年和2004年參選立法會旅遊界功能界別選舉惜敗,2008年再戰旅遊界,僅以9票之差險勝旅遊業議會前總幹事董耀中,晉身立法會議員行列;2012年轉戰九龍東地區直選,正式成為民意代表。謝偉俊憶述,參政念頭是緣於影視大亨邵逸夫在1990年對他說的一席話,「喺我出道做大律師嘅時候,已經識得邵逸夫先生,係佢最先提到從政,佢同我講:『You are such a fine young man.(你是一個很好的年輕人),You should be a legco member.(你應該當立法局議員)』,這個係最先畀我從政嘅啟發。」

2000年,謝偉俊以「法律超人」形象參選立法會,又「岳飛上身」,於金紫荊廣場上演「岳飛救港」一幕,白姐姐充當岳媽母親,在謝偉俊在背上寫上「精忠報港」四字,以示他參選決心。談及這段舊事,白姐姐搶白說:「『精忠報港』係我條橋(構思)……我同佢玩吓咋,唔係咁認真,但obviously(明顯地)draw咗好多attention(取得很多關注)。」

謝偉俊「捍衞夫綱」,搶回主導權:「法律超人係我自己度嘅,當時(黃子華主演的)電視劇《男親女愛》抄我哋律師行業嘅內容,鄭裕玲喺劇入面做法律女超人,於是抄返佢轉頭。」

延伸閱讀:【情人節】談謝偉俊「外遇風波」始末 白韻琹豪言:我無當一回事

二人憶述他們相識經過,原來他們是在電影《一碗茶》的首映禮邂逅。(羅君豪攝)

74歲​白姐姐:我超級健康

上個月生日的謝偉俊正式踏入60歲大關,白姐姐不經不覺亦已經74歲,有指她患上腦退化症的傳言一度甚囂塵上。白姐姐與謝偉俊於半山愛巢接受訪問,以行動粉碎有關傳言,「我梗係身體好好啦!超級健康,我唔覺得有問題,一架車行耐咗,都要執吓呢樣、執吓嗰樣,唔覺得呢啲有乜大不了!」「記性差咗,短期記億差咗,呢個係實切,膝頭差咗亦都係事實。」貼心的謝偉俊補充說。

白姐姐數年前於專欄寫道,希望謝偉俊做完上屆議員任期後退下火線,勸他「何必浪費珍費時間」,不如多花時間陪伴她,但稱謝偉俊因喜歡鎂光燈、名氣而不會願意棄任議員。今日,她是否亦希望丈夫棄戰2020年立法會選舉?她一改口風說:「佢鍾意嘅嘢我都會鍾意,佢唔鍾意嘅野我鍾意都無用。」又說:「鎂光燈嘅嘢係我取笑佢,同佢開吓玩笑,佢唔會咁緊張呢樣嘢。」

不過謝偉俊坦言,白姐姐的身體狀況的確成為他是否考慮連任的因素。他坦言,自己仍適合再當一屆議員,但隨著白的年歲增長和身體狀況轉差,希望留多點時間陪伴妻子,故現在每逢有公開活動,都盡可能帶同白姐姐一起出席,冀在盡議員責任的同時,亦能增加二人相伴的時間,「依家唯一嘅選擇就係,現在即使無請白姐姐出席嘅場合,都會帶埋佢去,如果帶唔到佢去嘅話,就索性唔去。」

點擊觀看謝偉俊、白韻琹相處相伴點滴

+8
+7
+6

「世上豈有無性關係的夫妻?」

白姐姐向大家開的另一個玩笑,是8年前在電視節目大爆與謝偉俊並無性關係。當時年屆66歲的白韻琹在電視節目上,稱與謝偉俊多年來既無性關係,也沒有接吻,為她們這段童話式愛情故事來個反高潮。8年過去,白姐姐承認當時只是在電視節目「不負責任地開玩笑」,又反問世界上會否有夫妻沒有性關係,「如果有你頭先所講嗰啲(無性夫婦),咁即係唔Friend啦!friend都唔friend嘅話,點可以last(維持)得耐呢。」

走過三十載愛情路,經歷過各種風風雨雨,白韻琹也趁情人節向謝偉俊表達愛意:「我哋有好多值得回憶嘅好時光,我覺得我最感激嘅係有阿Paul,佢時時帶畀我好多開心,佢好識得處理人與人之間嘅關係,呢個係佢嘅專長,佢對朋友又好,師傅又好,佢係一個wonderful guy。」謝偉俊則慨歎三十年轉眼過去,他希望日日是好日,與白姐姐再渡過多一個三十年。

白姐姐聞言露出驚訝表情:「唔好啦,我驚飯又食唔到,牙又甩咗。」

白姐姐稱自己「超級健康」,她向記者展示日前到不丹旅遊的相片。(羅君豪攝)

訪問當天,謝偉俊與白韻琹預備出席九龍東的地區活動。(羅君豪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