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的士罷工團體拍枱轟運輸署不作為 為何當局未見積極回應?

撰文:潘耀昇
出版:更新:

白牌車平台Uber引入香港9年,的士業界一直不滿「爭生意」,影響的士牌價,多年來要求當局取締,不過即使每年有數以百宗非法載客取酬定罪個案,Uber仍然有價有市。據悉當局其中一個研判,認為的士業服務參差,導致市民寧選擇的士以外的服務。

今次業界要求會面,當局亦未見即時積極回應,據聞其中一個考慮是罷工行動未能喚起廣泛社會同仇敵愾支持,加上業界要求白牌車平台立即停運,並不可行。有團體坦言,知道外界有觀感認為的士業打擊Uber的力度,遠大於打擊行內害群之馬。白牌車影響的士生計絕對可理解,要解開死結,業界不能只談打擊白牌車,應同時改善的士服務質素,長遠參考其他地區的士與網約車生存環境經驗,尋求出路。

運輸署與的士業斡旋失敗 黃羽庭當場拍枱轟政府不作為

多個的士團體在計劃罷工的前一天,與運輸署及運輸及物流局代表會面,原意希望斡旋,出席的都是高層官員,除了運輸署署長李頌恩、副署長李萃珍、助理署長阮康誠,還有運輸及物流局副秘書長麥震宇。不過,據悉席間火藥味濃,這邊廂政府希望業界給時間檢視打擊白牌車法例,那邊廂業界不滿政府拖延9年仍未立即叫停Uber,發起罷工的無線電的士聯誼會主席黃羽庭更當場「拍枱」,官員隨即叫大家「唔好勞氣」,最後的士團體不欲浪費時間,開會約兩小時便拉隊離開,罷工行動調停失敗。

+3

考慮到立即停止白牌車平台不可行 惟業界不收貨

打擊白牌車這個議題談論多年,當局多年前已表明不會縱容白牌車,同時透過警方執法打擊,2018年有89宗非法載客取酬定罪個案,2020年增至116宗,單計去年警方有26宗白牌車執法行動,扣留35輛汽車,並暫時吊銷牌照。的士業無奈白牌車「越打越有」,要求增加罰則,加強執法,立即停止白牌車平台Uber運作。據悉,當局認為立即停止白牌車平台運作是不可行,需時檢視法例,同時內部其中一個研判認為白牌車服務有價有市,因為的士業服務參差,導致市民寧選擇的士以外的服務,故推出的士扣分制減少違規行為,以及建議設的士車隊制提升質素,惟未獲積極響應。不過,業界認為「黑的」、拒載等違規行為屬少數,質疑當局只懂大力懲罰的士司機,輕手執法處理白牌車。

當局沒積極回應 據悉研判罷工行動未喚起廣泛支持

另一個觀察,是罷工行動由上周三(15日)宣布,至今天(21日)斡旋會面,相隔了5天。即使的士業界早已揚言希望與部門見面,亦未見當局即時積極回應,其中一個考慮,據悉認為今次罷工行動未能喚起社會廣泛支持,以至營造同仇敵愾氣勢,有團體私下亦坦言,未感受到市民廣泛積極支持罷工行動,因有不少人認為的士業界打擊Uber的力度,遠大於打擊行內害群之馬,加上傳媒廣泛報道「黑的」猖獗,非常影響公眾對業界的觀感,所以今次才於非繁忙時間罷工,減少對市民的影響,再爭取支持認同。

白牌車影響生計可理解 可參考其他地方網約車經驗尋出路

白牌車平台影響的士司機或車行生計,擔憂絕對可以理解,惟的士業與運輸署的膠著狀態,業界或許不能只談打擊白牌車,亦應同步改善的士服務質素。早前,香港新方向建議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驗,令消費者、傳統的士和共享交通三方達成三贏局面,做法包括發放一定數量的新牌照予網約車平台合法載客取酬,惟必須在服務上跟傳統的士有差異,例如高端轎車、7人車服務等,發牌收入可轉移給現有的士牌主,另一種做法是規定網約車平台在每次車程抽稅,稅款撥歸現有的士車主。哪一個方案能夠得到共識,還看各方智慧。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