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熱天氣下獨自行城門水塘 山友帶唔夠水險因熱衰竭死在針山

撰文:熱評
出版:更新:

今年炎夏來得特別早,這幾天氣溫持續屢創新高,多渴水、小心中暑及熱衰竭成為不少人的口頭禪。一名一向有行山習慣的市民,近日獨自上針山,由於熟悉該條路徑,所以輕視了酷熱天氣的危險因素,帶不夠水上山,差點因為熱衰竭而死在山上。他呼籲其他行山友不論有多熟路,都要留意天氣及身體狀況,同時要準備較多的水,不要等口渴才飲,否則已太遲。

該名巿民匿名投稿到Fitz運動平台,《香港01》獲授權轉載全文內容:

利申:以下是真實故事,所經歷一切係個別狀況,並非醫學解釋。文章目的是提醒大家,參與戶外活動必須要小心酷熱天氣。有關中暑及熱衰竭預防與治療,請參考專業醫療文章,或徵詢醫務人員意見。

難得有一日喺閒日放假,人人返咗工,郊外一定水盡鵝飛,梗係上山享受難得嘅寧靜。

呢一日天色極好,萬里無雲,天空藍得有啲假。我搭上了82號綠色小巴,直奔城門水塘。

計劃係由城門水塘主壩,沿水塘裙邊而行2公里左右,上草山林道,然後逆走麥徑七段上針山,返回主壩。因為路徑熟悉,過往都在2個鐘內完成,所以只帶800ml食水,幾粒鹽糖,一條能量棒。

筆者的路徑沿城門水塘主壩行2公里,上草山林道,然後逆走麥徑七段上針山,再返回主壩。(「Fitz運動平台」提供)

起步時氣溫約29度,初段水塘山徑,兩旁有樹蔭,時有微風,其實都幾舒服,仲可以跑幾步。亦知道山上太陽猛烈,呢一段專登少飲水,諗住留番啲水上山飲。

唔使一個鐘,邊行邊跑去到針山山腳,望住針山畀太陽曬住,自己已經成身濕晒,不過 feel 到狀態都唔錯,只係覺得有啲口乾。

當時諗,一定係坐小巴前食嗰碗太興餐蛋麵啲味精太勁! 水唔飲住,食粒鹽糖先。

知道天氣熱,已減慢速度一步步爬上針山,汗水無停過係咁流,面上嘅汗,用毛巾抹極都有。喺中途停咗兩三次之後,終於上到針山山頂。

原本想喺山頂稍作休息,不過太陽實在太猛,地面散發嘅熱氣亦令人相當難受,唯有飲啖水,慢慢落山。

水樽嘅800毫升食水,而家得番一半。

水飲得好快,但都唔夠身上嘅體力消耗得快。而且雖然行得慢,不過心跳竟然 keep 住160左近,我開行 turbo 用5分披跑400米都未必會跳得咁快。

體力好似突然被搾乾,越行越慢,越來越想停。呢個時候心裏盤算,如果停得太多,即係話要消耗更多食水,到時未必夠水落山。

喺咁嘅情況之下,唯有放鬆身體,一步一步落呢1900級樓級,再慢慢飲埋嗰唔夠400毫升嘅食水。

結果,前後用咗差唔多3個鐘行番去主壩,將剩番嗰一啖食水一飲而下! 再慢慢行去燒烤場公廁,開猛水喉凍水照頭淋,然後隊番支寶礦力,先叫做有力行番去小巴站返歸!

筆者因中途多次體力不繼要休息,用了3個鐘才返回主壩。(「Fitz運動平台」提供)

返到屋企仲大鑊!

返到屋企,沖完涼食完飯,以為休息一下就可以復原。點知雖然開行冷氣,但仍然不斷出汗,而且覺得心跳得有啲異常,坐低再企起身時亦有頭暈。我隨即拎老豆個血壓計量一量:

上壓 107,下壓65-因為家父患有高血壓,我平時有幫佢量血壓。所以我知道,我而家嘅血壓好低 (我平時下壓有80)。而持續嘅低血壓,係可引發缺血性中風!

而令我更擔心嘅,就係血壓計亦顯示我有心律不正。脈膊有時過100,有時得番70。

好彩我當年喺 St. John 讀過急救證書,呢兩年雖然無續牌。不過亦記得低血壓、心律不正,以及全身無力,係熱衰竭嘅徵狀。而治療熱衰竭,最重要係令身體降溫,以及補充水份及電解質。

咁樣,我就沖多次涼,開支寶礦力加冰。然後開多把風扇,瞓番一覺。

淺睡咗個零鐘之後,出汗少咗,頭暈嘅情況亦減輕,血壓亦開始回升。

由下晝2點返到屋企,到晚上9點幾,唔舒服嘅感覺終於消失。

筆者見到這個石碑才定下心來,並須飲下一支寶礦力,才有力走到小巴站乘車回家。(「Fitz運動平台」提供)

我寫呢段經歷出嚟,只希望提醒大家,行山最緊要做好準備,唔好持熟賣熟。呢段路我差唔多一個月行一次,結果都會中伏。喺呢度再次提醒大家:

千祈唔好一個人行山。無論條路幾易,你有幾熟路都好,突發情況你未必可以預計到。
留意天氣情況。原來喺我上山之後,天文台發出咗酷熱天氣警告。我如果有留意,就唔會帶咁少水,亦唔會上針山。
注意食水同食物。真係唔好懶,預多少少水,以備不時之需。
能量飲品係必需品,單靠鹽糖等「口立濕」係唔夠。
要定時飲水、食嘢。當覺得口渴先飲水,已經太遲。
留意身體狀況。好似當我去到針山山腳,其實已經 feel 到出汗比平時多,嗰時應該檢討一下自己情況,唔應該踏上針山嘅石級,應該行回頭路慢慢走。

我知道教訓嘞,下次唔敢了!

(文章標題由《香港01》編輯所擬。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