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機師】我個位爛咗呀! 機師個位壞咗唔飛得 皆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機師是一機之長,其座位原來不只是要座得舒適那麼簡單,當中原來有不少獨特功能,部份組作出現故障就必須更換了才能起飛,那時航班就會延誤。

機師作家Mr.Pilot在新書《關於機師 2 飛行員的日子原來這樣過》中提到,他曾經在日本大阪遇上機師座椅故障,因會影響機師逃生,故必需要等下一班機把零件送來更換,航機要延遲數個小時。可惜乘客未必解機師座位的重要性,有人不滿航機因此延誤,質疑「封咗佢唔畀人坐咪得囉」,令Mr. Pilot十分無奈。

航機延後多時,乘客當然感到不愉快,其後有乘客吵鬧要求升級至商務艙,甚至以粗口侮辱空中服務員,又堅持站着,結果令客機又未能起飛。面對這種無理客人,機組人員如何是屈服還是強硬以對呢?

一般座位出問題,將座位封鎖即可,但有事的如果是機師座位,就可能十分複雜!(非凡出版提供)

以下是《關於機師 2 飛行員的日子原來這樣過》的內容節錄:

「我個位爛咗呀。」

「有個位爛咗,封咗佢唔畀人坐咪得囉!」

「唔係呀,你聽我講清楚。我個位壞咗啊!飛機師個位呀!」

回想起那一次,我做了一班半夜出發的紅眼航班(red-eye flight)前往大阪關西,早上抵埗後有二十四小時休息。在機場酒店小睡片刻後,下午便前往市區與碰巧亦身在大阪的朋友J吃喝玩樂,飲飲食食好不快樂。

之後那天,我要做一班早上回港的航班,而他則乘搭下午的航班回港,但我早上去到機場上了飛機,一步進駕駛艙便看見工程師神色凝重的樣子,都知道沒有甚麼好事發生。“The aircraft is AOG... your seat is broken!”工程師對我說。AOG是航空維修術語,是Aircraft on Ground的簡稱,意即飛機有問題而且必須要修復後才可以飛。工程師說他們會看看能否問其他航空公司借用後備零件,否則就要從香港將零件速遞來關西機場。

機師座椅的設計有點像汽車座椅的設計,可以上下及前後移動,還可以調校傾斜度,及背部、腰部甚至大腿的支撐程度,而且還有電動調校或手動調校的雙重選擇。連同座椅內置的五點式安全帶,整個設計非常複雜,當中有些部件可以壞,但有些部件就不能有任何問題。仔細地維修個別部件程序複雜,反而更換整個機師座椅組合更簡單快捷,不過當然要有多餘的座椅才能做到。

其中一個不能壞掉的功能就是手動調校座椅前後的能力,因為機師必需要能夠坐在合適的位置起飛降落,亦需要在緊急的情況時可以將椅子滑後以便疏散逃生,而我那座椅正正就是調校前後的手動把手爛了。等了大半個小時,工程師便通知我們說,關西機場其他航空公司既沒有後備把手,亦沒有後備座椅,不過香港工程部已經準備了後備座椅,趕及放上下一班前往大阪關西機場的航班上,大概四個小時後便會抵達。

由於得知飛機將要維修一段時間,作者便落機在機場內閒逛。(《衝上雲霄》電影版劇照)

得知這個消息後,機長便決定未來數小時大家可以自由活動,想吃午餐的便吃午餐,想去購物的便去購物,想要午睡的便去午睡,直至下午三時正再回到飛機集合。我發訊息給朋友J,告訴他我的航班延誤了,可能會影響他那航班的機位狀況,順便問一問他麼時候會到達機場,便準備到客運大樓逛過圈。

一離開飛機回到客運大樓,便在登機閘口旁被一位乘客截住:

「點解班機要遲咁多呀?」

「我個位爛咗呀。」我回答。

「有個位爛咗,封咗佢唔畀人坐咪得囉!成㗎飛機幾百個位,使咩搞咁耐啊?」有些人硬是喜歡未聽清楚就妄下定論。

「唔係呀,你聽我講清楚。」我用食指指着自己。「我個位壞咗啊!飛機師個位呀!」

「吓?有冇搞錯啊?咁唔使飛啦?」

關西機場大部分的餐廳及商店都在禁區外,但由於我們已經出境,所以我們只能夠在禁區內流連。大家都知道日本的機場是很危險的地方,因為隨時會將金錢花光,不過當吃過午飯後,我人生第一次覺得在日本機場有太多時間。朋友J回覆我說他要三點過後才到達機場,我亦無謂在客運大樓繼續流離轉徙,索性回到飛機上稍作休息。

機師座位有多個特別功能,部分功能出現問題便不能起飛。(《衝上雲霄II》劇照)

到了下午三點,大家都回到飛機上,而載着新機師座椅那航班亦已抵達關西國際機場,工程人員便快快手手地將座椅由那架飛機搬到這架飛機,再開始安裝工作。為了節省時間,在那航班抵港之前,他們已經拆掉了駕駛艙原本那座位,所以現在只要安裝好及通過測試,我們便能啟航。機長亦決定節省時間,開始將飛行計劃(flight plan)輸入電腦,而我亦到停機坪上「行一個圈」,做一次外部巡視(walk-around)去檢查飛機外部的狀況。

回到飛機上後,工程人員仍在安裝座位,我只好在客艙稍等。此時我收到朋友J的信息,問我是否仍在延誤中。原來他已經到達機場而且進入禁區,而他航班的閘口正正就是在我航班閘口旁邊,還想叫我打開駕駛艙的窗口讓他拍照留念。工程人員還在工作,故此未能圓他心願,不過我心裏不忘自嘲一下:留念我的航班已經延誤了差不多五小時?

工程人員安裝及測試座位完畢後,我便回到駕駛艙繼續準備工作,同時間我和朋友J兩班航班亦同時開始登機,我們便笑說要比賽鬥快返香港。雖然他只是一名乘客,但是他所乘搭的機種巡航速度比我所駕駛的機種快,所以除非我的航班能夠比他的航班早啟航,否則我的勝算微乎其微。

飛機準備起飛的時候,卻有客人因為看到商務艙有大量空位,要求升級不果,甚至大罵空中服務員。(《衝上雲霄II》劇照)

由於我們延誤得太嚴重,很多乘客都已經轉乘其他航班,所以最終只有一百二十個乘客,很快便登機完畢,還以為可以快速關門後推啟航,誰知機艙客戶服務經理打電話進來駕駛艙,說有問題發生,我們便重新開啟駕駛艙門,讓她進來。

原來有一位乘客對於航班的延誤非常不滿,登機後見到商務客艙空空如也,便要求免費升級作為補償。機艙服務員們明白那乘客的心情,但因此而讓他免費升級既不合理,亦超越機艙服務員的權限,所以他們拒絕了那位乘客的要求。乘客被拒後情緒變得激動,竟然拒絕坐下,並開始對機艙服務員們粗口橫飛。

航空公司絕不容許乘客對機艙服務員作出侮辱行為,所以機長問機艙客務經理是否想將那乘客踢下機。機艙客務經理坦言她有點想這樣做,但體諒航班的確延誤了一段時間,她便考慮是否應該更加包容,故想問一問機長的意見。機長思考了一會,便建議機艙客務經理要求乘客向機艙服務員們道歉,如果那乘客不願意就踢他落機。

機艙客務經理亦覺得這不失為一個好主意,便回客艙執行任務。過了五分鐘,她打電話來駕駛艙,告訴我們那個乘客在擾攘一輪後,萬分不願意地向機艙服務員們道歉,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了。既然他道歉,我們亦當沒有事發生過一樣,只要機艙門關閉好及所有乘客就座後,便可以向機場控制塔申請後推啟航。

很可惜,此時我聽到機場控制塔批准朋友J的航班後推,旁邊閘口的飛機隨即亮起了紅色的防撞燈,牽引車(pushback tug)便開始將飛機向後推離停機坪到滑行道(taxiway)上。我清楚知道在他們未滑行(taxi)離開之前,控制塔將不會批准我們的後推申請,所以他們必定會比我們更早起飛。

如果這樣都不算是輸在起跑線的話,我就真的不知道怎樣才算是了!

書名:《關於機師 2 飛行員的日子原來這樣過》,作者:Mr. Pilot。(非凡出版提供)

作者:Mr Pilot

八十後港產機師,曾經為夢想出走香港,

有幸能夠回歸,進入本地航空公司繼續發夢;

現職三柴機頭,希望透過文字相片,

令機師這個離地職業變得貼地;

著有《關於機師,我想說的其實是⋯ ⋯ 》。

出版社:非凡出版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