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離婚」成風 老年人勇敢擺脫婚姻枷鎖:只剩一口氣也要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退休之後就離婚」風靡報端。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數據,老年人的離婚率跟30年前相比,已經翻了一番,中國人迎來老年離婚潮。這股潮流在世界各地早已風靡,西方人稱「銀髮離婚」,日本人稱「熟年離婚」,這些人大多數結婚30年以上,已經邁過傳統上的「銀婚」之坎,為什麼還要選擇離婚?

我們發起了一次「老年離婚」的故事徵集,發現有8成離婚是妻子提議,有6成的人「一直想離婚,一直在醞釀」。我們挑選了4個故事和大家分享。

根據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數據,老年人的離婚率跟30年前相比,已經翻了一番(一条授權使用)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文: 陳星(一条)

4個老年離婚的故事

活到這個歲數,開心隨性就行了  | 劉女士,62歲,北京,婚齡40年​

我上個月剛剛離婚,是我提的。丈夫聽到這個消息時非常驚訝。我們是自由戀愛,1980年結婚,到離婚的時候,我們已經一起走過40年了。前夫是大學講師,從東北到北京來,我那時候很欣賞他的才華,能說會道,也會逗我開心。我們戀愛的時候很甜蜜,在一起做了很多事情。我們就像普通人嚮往的幸福生活一樣,結婚生子,攢下幾套房,養了一個兒子。

可是人是會變的,青年、中年、老年,變得不同一個樣了。最後變得沒什麼話說了。他可能當老師當的時間長了,年紀大了以後,就開始吹毛求疵。比如說我們一起出去,走著走著,竟能走丟。我以為他會在目的地等我,但是到了之後他不在,我在那裡等了好長時間沒等到他,打電話也不接。我跟他提意見,結果他根本聽不進去,說我事兒太多,還說:「你待著也是待著,在哪待不是待?每個男人都是一樣。」

我對他一直是客客氣氣,吃飯、旅遊、大小事我都會問過他意見。他卻動不動就嫌我變胖了,變醜了,還諷刺我是肥膩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自信?我的自尊好像被強姦了一樣,永遠活在他的霸道裡。我後來在電視上學到一個新詞,直男癌,說的就是他。

我的自尊好像被強姦了一樣,永遠活在他的霸道裡。我後來在電視上學到一個新詞,直男癌,說的就是他。(一条授權使用)

上個月我們離了,是我提的。兒子大了,也有自己的家庭,也不是很管我們的事。我提得很決斷,離婚協議上,我們名下共同的存款和房產都歸他。我很早就開始存錢,自己名下有一套房,還有退休金,養老是不愁的。他看到我真的要離婚,也很驚訝,畢竟他比我大整整10歲,可能他想著我就是要照顧他的。離婚成功當天,我一把火燒掉了我們所有的照片。我自己也覺得驚奇,竟然一點也沒有可惜和後悔。

說起來,「離婚」好像是我們這一輩人不會想像的字眼。但我覺得自己離婚了也不丟人,我的閨蜜、周圍的人都知道。現在我看新聞,無論是中國,日本、韓國、英國、美國,像我們這種到60歲離婚的,早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們也沒有必要為了另外一個人,去阻擋下一個40年的幸福生活。我覺得活到這個歲數,開心隨性就行了。

離婚成功當天,我一把火燒掉了我們所有的照片。我自己也覺得驚奇,竟然一點也沒有可惜和後悔。(一条授權使用)

82歲,我還是想追求愛情  |  王先生,82歲,廣州,婚齡30年​

我今年82歲,已經退休22年了,我距離第一次離婚也22年了。那天是她忽然拿出離婚協議書,都是簽好字的,列了關於財產和房產的清單。我說都可以,全部歸她,我什麼都不要,等於說淨身出戶。從提出離婚到正式離婚,大概用了一個星期不到。我把自己所有的行李都清出了原來的家,在另外一個小區租了一個小單間。那一年我60歲了,卻覺得自己像一個剛來大城市的年輕人一樣,身無長物,卻擁有無限的希望和前所未有的輕鬆感。

我和她的婚姻持續了30年。結婚時我30歲,她26歲。她長得很好看,是我追的她。婚後的生活一開始還是挺和諧的,但是她的性格越來越怪。我才意識到我們壓根合不來。我做的很多事,都達不到她的要求。我在別人眼裡還是比較乾淨的人,但是她還是嫌我臟,出了門的外衣放在床上,她就會甩手摔在地上,吼我。書房的地板弄了一些水,也嘟囔我。沖廁所沒有衝乾淨,也嘟囔我。每天早上起來就吵架。就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我們週日一起出門,往往最後就各自回家。她還跟我當街吵架,音量大得嚇人,我覺得非常丟人。

我們婚姻的後半段,基本上是名存實亡了。飯是分開煮的。吃飯也沒有多餘的話說,分床睡,就像是兩個陌生人生活在一起似的。家裡的氣氛非常沉悶。

婚後的生活一開始還是挺和諧的,但是她的性格越來越怪。我才意識到我們壓根合不來。(一条授權使用)

她提出離婚,其實我也不意外。我覺得我們離婚的根本原因是她不愛我。決議離婚後我才發現她原來一直在記一本小黑賬,上面全都是哪年哪月哪日我做了什麼事情,在她眼裡是什麼罪狀。從我們結婚那年就開始記,記了幾十年。我一頁一頁翻,心一片一片碎掉,最後就是心如死灰。如果我現在可以重新選擇一次的話,我當年可能壓根就不會和這個人結婚吧。

為了女兒,我們又把這段婚姻堅持了幾年。畢竟離了婚,參加女兒婚禮的時候就很尷尬了。那一年的三個月裡,我做了三件事:6月我女兒結婚,7月我和前妻離婚,8月我退休。女兒結婚之後,有一天跟我聊天。她說,爸爸,我結了婚,才真正理解了你為什麼要離婚。並不是她婚姻不幸福,她很幸福,她是想起我和前妻以前的生活。其實老年人離婚不困難的。去民政局走個程序,辦理房產、財產分割,都不困難的。反而對於老年人來說,再婚更困難,再婚更是兩個家庭的問題。

如果我現在可以重新選擇一次的話,我當年可能壓根就不會和這個人結婚吧。(一条授權使用)

跟前妻離婚十年後,我又結過一次婚。這次婚姻持續了4年。她比我小18歲,我們一開始相處得不錯,後來我發現她網上交友,提出來之後,她就對我冷暴力,長期不理我。我覺得強擰的瓜不甜,我就成全她唄,拖著大家也不是辦法。我個人比較開朗自信,看得比較開。離婚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寂寞、孤獨的感覺。找不到合適的伴侶,我自己也可以一個人生活。

兩段婚姻之間的10年,我都是自己度過的,在那10年裡我從一個零基礎的舞蹈學員變成了一個拉丁舞、國標舞的老師。今年我已經82歲,因為早年喜歡體育鍛煉,我看起來還是很年輕的。我聊天都喜歡和40、50歲的人聊。我現在找一個伴,除了想找個人互相照顧,還是想追求愛情的。

跟前妻離婚十年後,我又結過一次婚。這次婚姻持續了4年。(一条授權使用)

人一生能有幾個30年?我不想再將就下去  |  陳先生,65歲,北京,婚齡31年​

我退休那年沒有真的退下來,而是被學校返聘,繼續做教授。最近才退休,徹底脫離了學術研究的生活。大把的時間在家裡度過,我開始仔細考慮自己的生活現狀,以及和我妻子的婚姻現狀。我的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相識、相愛都是在大學的青蔥時期。最開始是彼此欣賞,有什麼都會說到一塊去,當初也是她支持我去繼續做學術的。

本科一畢業我們就結婚了。我一直讀到博士,之後留校任教。她去公司上班,做職員。我的學術研究做得挺不錯的,講師、副教授、教授,一路升上去。她後來就遇到了職業瓶頸,35歲之後,一直升不上去,一開始她也心急,後來感覺她慢慢就淡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家庭和孩子的方面。我們生孩子比較晚,可能也是這個原因,她對孩子的事都特別上心,有的時候甚至到一種強迫症的程度。找機會我就勸她,孩子長大了就會自己獨立,過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把時間都花在我們身上,以後的日子還得我們倆過。每次說,她總是隨口答應,感覺沒往心裡去。

我的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相識、相愛都是在大學的青蔥時期。最開始是彼此欣賞,有什麼都會說到一塊去,當初也是她支持我去繼續做學術的。(一条授權使用)

孩子讀完大學,出國去留學了,家裡一下子空蕩蕩的。可能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的生活開始失去了某種平衡,找不到事情做,也找不到寄託。我天天忙著上班,也沒辦法抽出大量的時間陪她。我建議她多去參加各種活動,多交朋友,她似乎也沒什麼興趣,寧願天天在家裡嘮叨我。有一年,我接到邀請,去美國當交流學者,時間長達一年,可以攜帶家屬。我想著是個好機會,可以帶她一起去看看世界,體驗一下國外的生活,可她就是不願意去。我至今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好的機會她沒有把握住。

這麼多年下來,她的精力主要都花在做家務、帶小孩這些事情上。我和她不同,因為一直在教課,一直在做研究,要不斷更新各種資訊,和前沿接軌,所以我一直沒有停止思考和探索。我感覺我們兩個人就好像背道而馳一樣,一個人在不斷進步,另一個人則始終原地踏步。這個差距越來越大,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我有時想嘗試著跟她聊點新鮮話題,她的注意力卻只在家長里短、雞毛蒜皮。

我建議她多去參加各種活動,多交朋友,她似乎也沒什麼興趣,寧願天天在家裡嘮叨我。(一条授權使用)

我退休以後才發現,其實她是有固定生活方式的,每天幾點看綜藝,幾點看相親節目,幾點出門打牌,幾點跟孩子通電話。我反而像是一個她的生活的侵入者,格格不入。我努力想調整適應,嘗試和她溝通,說我的想法,可她似乎就是聽不懂。我提離婚的時候,她非​​常地憤怒、震驚。她大吵一架,歇斯底里地計算誰為這個家付出得多,說我這些那些。 

我聽到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波瀾,我不想再忍受。一個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30年呢?我覺得不停地在家長里短裡消磨生活,還不如繼續想辦法尋找和實現自己理想中的家庭生活。未來還很長,我不想再將就下去。

我努力想調整適應,嘗試和她溝通,說我的想法,可她似乎就是聽不懂。(一条授權使用)

離婚是我的一次人生覺醒  |  妞妞,67歲,哈爾濱,婚齡40年

我的前夫,他吃喝嫖賭種種劣習全佔了。因為種種原因,我忍了他大半生,不能再忍下去了,兩年前終於和他正式離婚了。他其實是我小學同學。但是二年級分班以後就沒有再見過面,相親的時候見到他才想起來他是誰。那個時候我們已經25歲了,他個子已經長到很高,有1米86。

談戀愛的時候沒發現他有什麼問題,領結婚證以後,這個人慢慢就開始原形畢露了。家暴、出軌,都在結婚後第一年內發生了。我當時懷著孕,回了娘家,把這些事情告訴我媽,想跟他離婚。可是我媽就罵我,說對像是我自己找的,她不想管我。我媽不支持我,我就只好自己硬撐著。等到孩子生下來,基本上就是我自己養大的。他看到我拿他也沒什麼辦法,就更加變本加厲,賭錢、夜不歸宿、不好好上班,單位領導看他不順眼,甚至還勸退他。

談戀愛的時候沒發現他有什麼問題,領結婚證以後,這個人慢慢就開始原形畢露了。(一条授權使用)

他在外面不如意,回家就對著孩子發脾氣。我兒子慢慢長大以後,也懂事了,他才收斂點,不然我兒子可能就要擱一鐵棒削他。離婚變成了一個我一直糾結的事情。我生活的那個地方,人們的觀念都挺傳統的,我又從小要強,我不願意外邊知道我家漏線頭了,生活過得不像樣,我就拆東牆補西牆。

39歲那年,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兩年9個月才重新起來。他也沒有照顧我,都是我的兒女在照顧我。病好了之後,我就想通了。我要正式和他離婚。我們那一年簽了離婚協議書,但是還沒有正式去民政局辦手續。從此之後,我就開始拼命賺錢,攢離婚後的養老錢。開了好幾年學生食堂,一個女的,拳打腳踢地干了三年半,每天120人吃飯,最多的時候170個人,我就是這樣幹過來的。

65歲,我終於跟他正式離了婚。這個離婚整整僵持了27年。我辛苦了那麼多年,把孩子拉扯大,現在自己也存到了錢,終於不用再顧忌別人的看法,可以理直氣壯地離婚了。拿著離婚證從民政局走出來的時候,我非常開心,這個人再也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了。也沒有人能用離婚這件事來指責我,說是我的問題。我現在說起我的離婚史就像說別人的事一樣,對我來講沒有一點傷害,要不然我也不能說了。我現在一個人,過得特別瀟灑自在。我興趣愛好其實很多,愛寫書法,愛唱歌,愛跳舞,愛畫畫,想幹什麼就乾什麼。兒女對我也很孝順,對我的經歷也很理解,常常來看我。如果說我窩窩囊囊地活了大半輩子,那麼人生最後幾十年,我要拿得起放得下,活得漂亮精彩。

65歲,我終於跟他正式離了婚。這個離婚整整僵持了27年。(一条授權使用)

中國老年人離婚調查

2003年以來,中國人的離婚率連續15年上漲,老年人的離婚率也在上升。按照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數據,2010年時,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相比,中國60歲以上老人的離婚比例增長了將近一倍。1994年,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設立了全國唯一的一個老年審判庭,到2010年時,該庭發現「黃昏散」的現象越來越多,他們受理的老年人離婚案件比上一年猛增68%。北京海淀法院民事審判二庭花了兩年多時間,調查了600多起離婚案件,發現大齡、高齡的離婚當事人在迅速增加。1980年,因「性格不合」而要求離婚的中老年人為0%,23年後,這一比例已經增至37%。

退休後10年內,是老年離婚的高發期。老年離婚的案件中,65歲以下的當事人約佔七成。而且老年離婚案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老年人離婚決心非常堅定,很少有迴旋餘地,調解難度相當大。

不少老年人的態度是 :

哪怕我只剩一口氣,我也要跟他/她離!

老年人離婚決心非常堅定,很少有迴旋餘地,調解難度相當大。(一条授權使用)

2010年,上海市社科院社會學所發表了一份《離婚對女性權益和地位影響的經驗研究》,報告顯示,三分之二的訴訟離婚都是女性主動提出。而在老年離婚中,也存在這一趨勢。

報告顯示,三分之二的訴訟離婚都是女性主動提出。而在老年離婚中,也存在這一趨勢。(一条授權使用)

老年離婚風靡世界 

老年離婚並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世界各地都在流行。西方稱之為「銀髮離婚潮」,指六十歲以上老年人為追求新生活而離婚的潮流。2011年,英國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的離婚者中,60歲以上人群的數量增幅約4.2%,是英國唯一一個離婚率增加的年齡層。

根據美國統計局的數據,美國每千人中離婚的人數,從1981年的5.3人減少到2016年的3.2人,但50歲或以上人口中,離婚率翻了將近一番。一份名為《銀髮離婚革命》的報告稱,2009年,50歲以上離婚的美國人一共是60萬,這一數據到2030年,可能會突破80萬。

2015年,意大利婚姻律師學院公佈數據顯示,65歲以上申請離婚的比率,在過去的五年裡從13%提高到20%。有的人80、90歲了,也要訴訟離婚,想開始新生活。2013年,韓國老人離婚率已經超過了年輕人。

日本早就有「熟年離婚」的提法。2005年,一部名為《熟年離婚》的日劇風靡日本,這部電視劇拍出來,並不是首次「發現」了熟年離婚的現象,而是試圖勸誡日本觀眾盡量不要「熟年離婚」。

日劇《熟年離婚》(一条授權使用)

「熟年離婚」成為日本的一個社會問題之後,日本人中間又流行起了「卒婚」,意即「從婚姻中畢業」,夫妻二人雖然沒有去領離婚證,但是事實上分居,各過各的,互不干涉。2014年9月,日本的一個網站對日本全國200名30至69歲女性進行了一個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56.8%的日本女性考慮過卒婚。此外,日本甚至還有「死後離婚」。丈夫去世後,妻子提起訴訟,請求解除兩人曾經的婚姻關係。

這是因為日本法律規定,夫妻二人婚後必須使用同一姓氏,只要不離婚,妻子就不能恢復本姓。同時,除非離婚,否則妻子就有義務繼續扶助丈夫的家人,哪怕丈夫已經去世也不例外。

根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2013年,日本司法部門受理了2167份「死後離婚」申請,2016年,這一數字暴增至4032份。幾乎所有申請者都是女性,年齡大多在50歲至60歲之間。

在日本,夫妻二人婚後必須使用同一姓氏(一条授權使用)

 30、30、再30,人生三分計 

在美國,有一個笑話:一對100歲的老夫妻鬧離婚鬧到法庭,法官問他們:你們都結婚82年了,為什麼還要離婚?他們回答說:我們都覺得再也沒有生活在一起的理由了,我們的孩子都死了。

老年離婚的流行,和人口平均壽命延長是基本同步的。1980年時,中國人口的平均壽命僅為66.52歲。2015年,中國人口平均壽命達到76.34歲,預期到2040年,全國平均壽命將達81.9歲。60歲以上的中國老年人口中,有40.50%身體健康,41.85%身體基本健康,兩類合計佔老年人口的82.35%。

「熟年離婚」最為流行的日本,人均壽命一直以來也是全球最長的。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數據顯示,日本人平均壽命達83.7歲,女性平均壽命更是高達86.8歲。「如今,70歲的人依舊年輕。他們並不覺得自己已經到了人生的盡頭,他們看到人生的終點是90歲,前面還有20年。」一位婚姻事務所律師說。

時間對於老年人是否選擇離婚是一個關鍵因素。2015年,意大利老年離婚率的暴漲,就和當年意大利法律放寬離婚條件有關,無爭議離婚案件的辦理時間從三年縮短為半年。這一政策出台後,65歲以上訴訟離婚者快速增加。專家指出,這是因為過去離婚程序需要的時間太長,65歲以上者擔心等不到結果,如今縮短程序到只要半年,很多人因此期待能有新的人生。

60歲以上的中國老年人口中,有40.50%身體健康,41.85%身體基本健康,兩類合計佔老年人口的82.35%。(一条授權使用)

很多老年人離婚,並不是因為對方有出軌、家暴等等這些不可容忍的行為,而是因為他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並對自己的婚姻質量提出了新的要求。美國人戴爾德貝爾採訪了400名中老年離婚者,寫了一本《晚年離婚,從頭再來》。他從這些人身上感到了一種強烈的感覺:現在必須離開,否則永遠也沒有機會了。

隨著孩子逐漸長大並從家中搬出,這些夫妻經常會互相看著對方想:「我有可能還會再活30年,我還想和這個人在一起度過餘生嗎?」我們正在見證一場重要的社會革命。「老年」這個詞正在被重新定義。那些已經過了60歲的人依舊不「老」,還想去做大部分年輕人能做的事。他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時間。

很多老年人離婚,並不是因為對方有出軌、家暴等等這些不可容忍的行為,而是因為他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並對自己的婚姻質量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条授權使用)

老年離婚注意事項 

在我們的調查中,接近有60%的老年人「想離婚,此前一直在醞釀」,有28%是「不想離婚,被各方面壓力強迫,但尊重對方的選擇,我也很無奈」。不少老年人都在我們的採訪中表示,自己會考慮在退休之後才選擇離婚,除了時間、經濟等因素,最重要的是要「等待兒女長大,能自己獨立」。與此對應,他們的子女看待他們離婚這件事時,有60%的人「不贊同不反對」,只有20%的子女明確選擇贊同父母老年離婚。 

小貝 |  31歲 |  ​廣州

離婚會讓人覺得解放了,解脫了。但是始終分開了之後要面對的問題,都是沉重的,家人團聚、孤獨、經濟來源。我父母離婚後都沒有別人在一起,他們也許覺得婚姻需要經營吧,多一個老伴,就多一份責任。當初之所以選擇離婚,也是不想再被這種壓力重重壓著。

任劍丘 |  26歲 |  南京

有時候我看美劇,會想,我的父母可能並不相愛,或者就是因為年輕腦子一熱,就意外懷上我了。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真愛,那麼多真正的「愛情結晶」。他們選擇離婚,不選擇離婚,都是他們的自由,我覺得既然我長大了,他們已經盡了撫養的責任。之後的事情,他們自己做主。

不少老年人都在我們的採訪中表示,自己會考慮在退休之後才選擇離婚,除了時間、經濟等因素,最重要的是要「等待兒女長大,能自己獨立」。(一条授權使用)

也有人仔細就父母離婚進行認真思考的:

華天 | 29歲 | ​北京

家裡老人離婚,我覺得我會慎重考慮,我應該會列一些問題:我是否愛我的父母?在我觀察裡,父母在這段關係裡開心嗎?父母如果離婚,會不會有一方過得很差?父母離婚,會不會對我的經濟做出很大的影響?他們想清楚了嗎?如果這些問題我都沒有得到答案,我應該會帶他們去做婚姻諮詢。

離婚時如果孩子還小,夫妻二人解決的主要是監護權和子女撫養費問題;如果是老年離婚,孩子通常已經長大成人,剩下的主要就是財產分配問題,尤其是養老金的分割問題。我們調查顯示,只有40%的人在離婚前在這些方面做好了準備,有14%的人「以為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依舊措手不及」,還有10%的人「完全沒有準備」 。

如果是老年離婚,孩子通常已經長大成人,剩下的主要就是財產分配問題,尤其是養老金的分割問題。(一条授權使用)

針對「老年離婚」,我們總結了如下注意事項:

一,結婚時間越長,越要注意保鮮

互聯網時代,每個人的個體意識增強,對生活質量和婚姻質量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更需要用心經營自己和伴侶之間的關係。

二,保持經濟獨立,避免財產糾紛

和年輕人不同的是,人到老年,通常都擁有各種各樣的積蓄和資產,離婚和再婚時,財產分割也會變得更加複雜,涉及到的繼承問題,有可能會成為困難和障礙,必要時應主動諮詢律師的意見。

三,構建自己的社會關係,保持正常的社交生活

老年人在失去了婚姻關係這個最核心的關係之後,還應該給自己編織其他的關係,這樣才不易陷入孤獨和負面情緒。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