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援交女自白:歡場有真愛 不一定上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下男女感情觀錯綜複雜,有人選擇有情飲水飽,也有不少人選擇先有麵包再談情。在千變萬化的網絡時代,以各種形式包裝的交友網站應運而生。其中一種新潮的在線交友機制SugarDating,標榜的是讓都市男女突破傳統的約會建設模式,以「甜心老爸(SugarDaddy)」或「甜心寶貝(SugarBaby)」的角色啟動約會模式,會員將透過更直接、坦率地方式擇偶,如若雙方皆能滿足彼此的要求,就能節省許多心力去物色合適的對象。只是,當一段感情成為一種交易,可透過「訂製」換取戀情時,難免會引發不少質疑,當在線交友已成為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時,究竟是社會價值觀的顛倒還是開創新的交友模式?

資料顯示,聲稱為高階人士提供更優質社交模式的Sugarbook平台,迄今已在全球收集了超過100萬男女社交戶口,單是馬來西亞就佔了40%,其中身居隆雪的會員人數,就佔了全馬約一半。在大馬,該平台多達70%的會員為甜心寶貝,甜心老爸則佔30%。

現年21歲的多霖(化名)在18歲那年透過同學得知有關社交平台後,在好奇心驅使下也嘗試去註冊,當時的心態是想從中認識朋友。她對《東方日報(馬來西亞)》表示,雖然交往對像在平台上叫甜心老爸,但對她個人而言,他們都是她的另一半。她表示,本身與約會對象約法三章,同時也規定每次付費約會(Pay per meet,PPM)價碼為300令吉,長期伴侶則為每月1萬令吉……

清楚自己擇偶要求

她坦言,建立在金錢作為前提的關係,很容易被人誤會是「賣身」,但是並非每一段感情,她都會與對方發生性關係。「我曾跟一名40餘歲的已婚對象交往一年半,雙方(對彼此)都很有感覺,我們還一起討論過要穿什麼婚紗、去哪舉辦婚禮,但最後我還是選擇離開。因為破壞對方的婚姻,這不是一開始我們要的關係。」

她強調,大部分入會的甜心寶貝都清楚自己擇偶的要求,她認為維持每一段關係,都需要時間及心思培養感情,分開時同樣會感傷。「從他們身上我不只是獲得經濟資助,還想聽聽他們的人生閱歷,這對我未來實踐夢想有很大的幫助。如果我們僅僅只是性交易的關係,相信也不會暢談這麼多話題。 」

另一名育有2歲兒子的單親媽媽科萊琳(22歲、化名)因受疫情影響,原本從事酒店客戶服務的她因此失業。科萊琳在中學畢業後談過一段戀愛,在懷孕後才發覺男友是一個已經有3個老婆及8個孩子的有婦之夫,兩人的關係也因此結束,惟她依然堅持誕下腹中孩子。

入行原因各有不同 點擊放大瀏覽訪問精華▼▼▼

+27
+27
+27

遇冷言冷語對像打退堂鼓

她原本打算透過平台結識經濟條件較好的另一半,以便改善生活困境。豈料,其間卻遇到不少冷言冷語的對象,讓她一度敲響退堂鼓。「他們會批評我,年紀這麼小,明知道自己沒有能力,為什麼還要生小孩,也有者稱我的孩子是負累。」

「縱使他們能養活我們母子,但我唯一的擇偶條件,就是必須要接受我的孩子,所以我毅然決定不與這些人來往。」她表示,不久後就結識現任男友,縱然對方比自己年長許多,但想法相對成熟,不僅能諒解她的處境,更帶着她與孩子一起生活,二人目前更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令她十分感動。

【延伸閱讀】日本夜總會小姐逆轉人生 客人變老公 成上流媽媽住大別墅 卻對老公做這件事(點擊放大閱讀)▼▼▼

+34
+34
+34

女性註冊甜心媽媽逐年增加

馬來西亞Sugarbook首席執行員曾佑文指出,外界被灌輸社交過程有一套傳統模式,就如「木門對木門,竹門對竹門」。一旦有者年齡身份、經濟地位有所差距時,其中一方往往就會成為輿論或異樣眼光的受害者。

比女友年長10歲的他表示,當初兩人在一起時,身邊的朋友都一直調侃他是「甜心老爸」,笑稱女友是「甜心寶貝」。「我相信每一對情侶都有寵愛對方的方式,相對的,經濟較為優勢的我,其實非常樂意讓我的伴侶過得更好。」

面對眾口難調,曾佑文開始以身份背景南轅北撤的男女作研究對象,並從中發掘商機,創立社交平台。他發現在社會層面上,的確有者渴望藉助另一半的力量改善生活環境;而所謂的上流社會,也會有意結識不同年齡、個性、領域和生活圈子的對象。當中也包括跨性別交往。

「他們(甜心寶貝)不一定是為了尋找能資助自己生活的對象(甜心或媽媽),有些會員只是想找忠誠陪伴自己的人。當然不排除還有其它原因,有一些是我們能預想,一些甚至是我們不知道的(要求),但只要他們是在自願的情況下達成協議,那就是他們之間的交往模式。」

基本條件20萬年薪

甜心寶貝可以是任何人,反觀必須擁有優渥的經濟條件,才有資格成為甜心老爸或媽媽。最基本便是具備年薪15萬美金,或具社會地位。而在大馬,基本條件便為20萬令吉年薪。他也說,女性註冊成為甜心媽媽的資格與男性相符,且比例還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女性地位相較以前有所提高,職場成就不輸男性。以大馬為例,在各領域突圍的成功女性比比皆是,我相信大家有目共睹。」

曾佑文透露,以大馬和菲律賓為例,男性成為甜心寶貝,比起其它地區高;但相比香港或新加坡,甜心媽媽的人數仍有所匱乏。他表示,平台收費定義主要是落在甜心老爸以及甜心媽媽身上,當中就分為免費會員、高級會員以及鑽石級會員。換句話說,支付費用越高,所享有的會員權限就愈寬廣。

無論如何,曾佑文坦言,社交平台的會員形形色色,不排除個中涉及金錢利益,惟亦有不少人覓得一生摯愛。而這,也回歸到個人感情觀以及如何看待社交關係。除非涉及嚴重罪行,否則平台不會干涉成年男女的社交方式。

平台牽線金錢交易裹上糖衣

由於甜心寶貝一般年齡較輕,甜心老爸或甜心媽媽的人士,則多數是經濟條件優渥的中老人士。馬來西亞真愛家庭協會執行長陳心堅指出,建立在價格表上的社交關係就是一場交易,甜心文化說白了就是裹上糖衣的金錢交易。

他認為,類似交易平台傾向於讓年長者及青春少艾滿足個人自尊心的包裝,甜心寶貝一般上追求物質上帶來的安全感,而甜心老爸或媽媽則看重心理上的安全感,結果會隨着資方暫停金援而結束。他舉例,加入甜心行列的年輕人大部分都享受物質生活帶來的快感,年長者則能使用鈔票展現個人魅力。「建立在價格表的社交就是一場交易,雙方交流期間亦十分清楚最終目的都是肉體交易。且此段關係,也會隨着資方停止金援而結束。」「我們不會因為某個人年收入沒有60萬令吉,就不跟對方做朋友;又或是選男友必須規定對方是有錢人。正常的社交,應該還包含其它因素,而非既定一項收入數字。」

須嚴加管制及教育

陳心堅表示,每個人看待事情的標準和定義不同,出來的效果也會有所不同。「當然我不排除會有人透過這樣的方式相識,然後走向婚姻;就跟相親大會上,也可能會被人利用來賣淫。」陳心堅認為,站在商業角度,任何都市場都由供需主導,有勢自然能佔一席之地,但是次文化在發展成不良風氣前,必須加嚴管制及提高相關方面的教育。

另外,數名曾接觸甜心文化的素人也對此發表意見,戴小姐(30歲)表示,她當初得知身邊有2名友人與甜心老爸交往時感到十分驚訝,其中一名更因介入已婚家庭,一度引起他人非議。她坦言,過去也曾道德綁架2名友人,認為對方行為不檢點,惟隨着時間過去數年,看見2人與另一半的相處模式後,則認為成年人只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足矣。她亦相信其中一名友人真心喜歡對方,無奈後者已成家立業,故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留待在他身邊。「如果她們認為這個(經濟條件)是對未來伴侶的要求,也是她的一個選擇,旁人也不宜太多評價。」

面對市面上逐漸成型的社交平台,戴小姐則認為,類似平台猶如間接捅破兩者間的交易砂紙,雙方可直奔主題,而無須來回試探。「對我來說,這是另類工作的一種,能特地下載手機應用程式,很明確就是奔着被包養的目標前進;而甜心老爸也更好尋找獵物。這與一般相識到發展成包養關係有所不同。」

曾被邀請成為甜心寶貝林先生(30歲)則強調,本身不能接受跟自己不喜歡的人談戀愛,或以付款方式進行一次性性交易。林先生表示,對方透過社交媒體私下傳達有關訊息,並強調每次性行為可獲得1萬5000令吉至2萬令吉的費用,且過程絕對保密。「如果你說這不是一種買賣的話,我就不是很相信。這已涉及金錢交易,不可能有人出錢,但沒有(要)收穫吧!至於有人說是新的交友模式,我認為應該不會有人先付錢,然後才交友吧?」

另外亦有者受訪者表示,花錢與配對對像外出主要是出於好奇心,且隱瞞另一半發展新關係是尋求刺激感。

延伸閱讀:

通訊委會促舉報社媒假賬戶

網傳假消息被提控教師認罪被罰款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付費交往甜心寶貝“訂製”戀情】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