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KKBOX編輯年度嚴選本地十大金曲 以好音樂陪你面對新常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你過得還好嗎?一場突如其來的世紀疫情,使全人類的生活掀起天翻地覆的異變,全球音樂界更是首當其衝,隨社交距離及場館暫封等防疫措施,無數預定的巡演或活動得延期或取消,就連創作及製作的流程亦改完又改、大失預算⋯⋯考驗實在多得難以細數。

但本着「勇於創新、敢於逆流」的創作精神,不少香港音樂人無懼難關重重,仍然謹守各自的崗位及發揮專業,炮製了很多呼應時態,也觸動人心的好音樂,陪伴樂迷度過過去一年或艱難、或孤單、或徬徨的時刻。

KKBOX編輯就嚴選了十首年度廣東歌(排名依歌名筆劃順序),與你重溫當中深意,也尋找力量面對新常態的一年。(點圖放大↓↓↓)

+4
+4
+4

相關圖輯:KKBOX 2020百大本地單曲排行:Dear Jane一首歌大幅拋離千嬅奪冠(點圖放大↓↓↓)

+4
+4
+4

活在當下:方皓玟〈All We Have Is Now〉

經過2020年,體會生命難測,我們或許不只要學會「珍惜當下」,還真的要好好去將它實踐到生活之中。

繼前年的〈人話〉後久未有作品的方皓玟(小明),終於在去年、事隔七個月後推出由其親自作曲、作詞的新歌〈All We Have Is Now〉。這首歌中,小明請來了ViuTV劇《歎息橋》的班底,導演肥波、遠在海外的二五擔任創作導演,以及四位主演的年輕版演員,陳健朗、談善言、黃定謙及楊偲泳擔任同名MV主角。在歌中,借用四人於陽光下的明媚笑臉,還有以「把未來、還給昨天」等歌詞,似在安慰經歷了不快的香港人,就算面對改變,充滿未知數,但還是要好好照顧自己,真心活過每一天。

共鳴之歌:林家謙〈一人之境〉

香港是「不夜城」,香港人常常最愛呼朋喚友,或到文青Café嘆杯啡、或行山露營看日出,或聚首打邊爐分享美食等,但受疫情肆虐及社交隔離影響,如今街頭、商舖及食肆的盛景暫時不再,人人也得學習適應多了的獨處時光。

林家謙包辦的〈一人之境〉可說「生得逢時」。此歌原是林家謙從自身的內向性情出發,談他身處熱鬧場合時,應對心底糾結、嚮往獨行的心情之歌,料不到歌曲推出後因遇疫情爆發,不少聽眾也陷入「限聚之境」,難再如常跟親朋見面,還得處理內心複雜及寂寞的情緒,意外讓這首「宅男心聲」成為無數人的共鳴之歌,引導了大家思考如何跟自己相處及溝通,心靈獲得安慰。

面對無悔:馮允謙〈地球來的人〉

不少科幻片均有人類移居「外星」的狂想,近年地球環境愈見惡劣、病毒愈見肆虐,許多科學家也正研究開拓太空的可能。但「離開」是解決問題,還是逃避現實呢?

馮允謙的歌曲〈地球來的人〉恰好讓人有此反思。雖然這首歌乍聽是一首情歌,承接了〈開始倒數〉的末日想像,講述未來世界,地球已不適合人類居住,於是大家早已往外星開展新生活,但當中講到主角離開後卻始終難忘地球的事,特別是舊情人的相處,一方面表達了情人之間的牽絆,另一方面也求問到我們每個抉擇,究竟是純粹想逃離世間的苦難,還是決心捲土重來建立美好生活。

就像Jay Fung入行十年,縱遇不少困難始終不放棄音樂夢,堅持為自己選擇的事業奮鬥,終在今年的頒獎典禮獲得佳績一樣,提點了我們生命中有很多事,無論「去或留」,最重要知所珍惜,盡力而行,問心無悔。

記憶有價:黎曉陽〈阿茲與海默〉

生活總有患難,我們或曾幻想:「如果可以洗掉某些回憶就好了。」可是當有一天,你真的失去了記憶時,就會發現這卻未必一定是「好事」。

唱作歌手黎曉陽繼前作〈拾荒者之歌〉後,再於新單曲〈阿茲與海默〉中暢談「記憶」的甜與苦。Michael從小喜歡聽嫲嫲話當年,也對香港的老故事深感好奇,於是他跟填詞人王樂儀合作,以歌中人物患上「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俗稱「老人痴呆症」)的故事,談一個人的記憶以至一個城市變遷,為的不僅在於懷念舊事,更為從過程的快樂與幸福、悲傷與失落中,鼓勵每個人珍惜所有記憶的養分,知道無論好或不好都成就了當下的自己,同時身處動盪中,也別忘了生命的初衷,謹記要做回真我。

別看輕自己:RubberBand〈每道微小〉

每天閱讀新聞,承受世事衝擊,心裡時有一種「人如微塵」的無力感,覺得單憑個人之力實在不足以改善亂象、改變世界。

RubberBand陪伴香港人走過許多城市跌宕,亦深明箇中的愁思與沮喪,然而他們卻認為即使是最最最微小的力量,凝聚起來還是可以做到一點有用之事。所以他們專程創作了〈每道微小〉並走到城中拍攝動畫MV,借故事中「微小的Maly」 - 一種喜愛將別人丟棄的微塵收集的「顯微象」,他們一直相信希望,深知不論外形再細、能力再廢的想法,再聚起來,還是總成大器,不容沒輕易忽視的理念,期盼為同路人打打氣,一起在生活中同步前行,互相支撐度過每個艱辛時光。

化悲憤為力量:Gin Lee 李幸倪〈美男子與香煙〉

談到悲傷記憶,2020年堪稱「不斷失去」的一年。許多熟悉的名字、溫馨的人事、習慣的日常,天天在消逝、天天在離開,任憑心臟再強大,坦白說,有時也都受不了刺激。

對於Gin Lee李幸倪來說,這更是心如刀割的一年。陪伴她生活多年的愛貓芝麻糊因病離世,使其一度陷入崩潰邊緣,幸好有音樂助她慢慢走出灰暗。從分別中,Gin將傷痛化成靈感,推出了談「記憶與療癒」的音樂企劃「失格遊人」,當中第二章的〈美男子與香煙〉就借一個情慾愛恨交纏的愛情故事,展現沉淪於舊記憶如毒癮的狀態,大膽、感性的演繹,既讓Gin Lee盡訴「思念之痛」,還讓人在音樂方面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她,反映出有時悲傷也是成長的推動力之一。

認真就輸了:陳奕迅〈是但求其愛〉

對未來的猶豫、對生活的否定,往往使人的成長裹足不前,不敢做出明確的決定、也不敢直接擁抱愛,就像潮語「認真就輸了」,彷彿「是但求其地過活」的人生就足夠了。

陳奕迅(Eason)在網絡引起不少迴響的新歌〈是但求其愛〉,就談論了這樣的一個現象。在同名MV中,導演麥曦茵透過為歌曲創作,由談善言、陳漢娜、盧鎮業和黃溢濠分別飾演的四個角色,演繹了一場遊離的四角戀,讓人聯想到現代人「想愛、難愛,又不懂怎樣去愛」等,移情別戀、愛恨離合的情況,回應歌詞中每個人於愛情路上的怯弱與無奈。

另外,單從小克所寫的歌詞去解讀和聆聽,又可產生「是但.求其.愛」、「是.但求.其愛」、「是但.求其愛」、「是.但求其愛」和「是但求.其愛」等讀法,讓樂迷浮思無窮,並由此反問自身:到底,自己是在求真愛,還是只馬虎地想「愛」或「被愛」,卻不願面對現實呢?

擁抱無常:陳蕾〈娑婆〉

問題天天都多的2020,讓每個人應變得喘不過氣,甚至覺得生活變得很虛幻,很多事情都安排不了、抓不緊了,有種無以名狀的困頓感。

像唱作歌手陳蕾(豹哥)今年就原定想做一個以各地文化為主題的歌曲計劃,並打算到相應的國家為歌曲拍攝MV,誰不知受到疫情下、全球封城,使其計劃暫時無法如期進行,但她沒有停下來,還積極變陣出擊寫成了〈娑婆〉一曲。豹哥於訪問中表示,自己本身不常追劇,但兩年前看到大熱劇《延禧攻略》後,被女主角魏瓔珞的強者個性所吸引,由對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十倍奉還」的個性與態度出發,以普通話歌詞完成初版Demo寫了〈娑婆〉的旋律;及至十個月,當豹哥遊歷尼泊爾時,又認識了佛教文化「娑婆世界」,再為旋律寫成〈娑婆〉的歌詞。縱然現時歌曲已跟原曲不同了,但就巧妙地展現了世事無常多變的真相,似乎也是一種緣份。

撕破童話:per se〈粉碎糖果屋(feat. Serrini)〉

成長,就是連場「撕破童話」的學習過程。過去一年,各種無常,就殘酷地提醒了我們這一點,也逼使大家必須嘗試更新、求變,以讓生活繼續向前。

per se(Sandy與Stephen)與Serrini合作(負責填詞與聲演歌中「巫婆」角色)的再造童話系列的第二首作品〈粉碎糖果屋(feat. Serrini)〉,恰好一針見血地道出這個現實。Sandy與Stephen在這首歌中以童話作基調,透過per se式的細緻編曲,引領樂迷走進一個夢幻的世界,然後再透過曲詞發現當中男女主角,身處之地看似安逸,實情只是溫水煮蛙的迷陣,然後再以巫婆出場的魔幻變奏,激勵年輕人要鼓起勇氣撕破甜美糖衣,逃出巫婆設下的舒適圈,到外面的大世界冒險,那怕試煉中會有苦楚,卻比活得麻木的人生,更見精彩。

假面時代:Serrini〈網絡安全隱患〉

除了物理上的遷徙,「網絡移民」也是熱話。許多網絡及串流平台的資訊及私穩保障疑雲,引發不少網民的不安和躁動,並且觸發了大規模的轉換平台、開新帳戶風潮。

早於2020年初夏,唱作人Serrini就觀察到,香港人近年試圖在網上用不同分身和網名來應對安全隱患,於是先見之明地,先將個人社交媒體改成「Gwendolyn」,一個取材自英國文豪王爾德劇作品《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不可兒戲)的女主角之名,諷喻嚴肅世代中「一點都不chill」的狀態,然後又創作出〈網絡安全隱患〉一曲,將這個污名幽默化,輕描淡寫潛藏日常中赤裸的恐懼,並想激發大家於狂亂時代中聽歌起舞,釋放心底不安。

歌手們在2020年譜出一首首動人樂韻,在逆境下與樂迷走過一個個低潮;創作切合社會時下主題,唱出樂迷心底的每個聲音。深信2021年歌手們定會繼續以樂伴隨,令樂迷每個時刻,都有好音樂相伴。

【本文獲「KKBOX」授權轉載,按此收聽文中歌曲,立即下載KKBOX App收聽4000萬首中外日韓歌曲!】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