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出軌】妻兩次背叛回頭續前緣 夫:每個人都曾經迷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48歲的阿龍(化名)好記得簽離婚協議書那年,剛好婚姻走到第15年,其他日子也沒這年限記得清晰,他本以為婚姻是一生。從前有些日子他回到家,老婆安份在廚房煮餸,他就在客廳看電視,身旁是一對仔女埋首做功課,歲月靜好,安然得像能一直如此下去。只是安然後來變成了虛有其表,在廚房裡的人心早飛得老遠,飛的原因在一簽紙結婚時就潛伏下。阿龍的太太先後在2013年及2015年發生過兩次婚外情,他成為婚姻關係裡被背叛兩次的男人。家事有時被旁人的想像簡化得剩下閒言閒語,或膚淺的安慰,男人失語,沉默在心裡凌亂得成了結。

攝影:黃寶瑩

我們好少想到受婚外情所傷的是男人,甚至認定男人是始作俑者。這種偏見令我們忽略了這班人,他們飽受身為男人的性別包袱,在別人閒言閒語間,往往處於下風。

明愛向晴軒危機專線及教育中心團隊主任丘美莊告訴記者,配偶出軌,男人自尊挫損及羞恥,比女人更難表達傷痛,鬱藏在心。旁人也認為,老婆搞婚外情一定是男人的錯,如經濟擔當不了、對老婆不夠疼惜,或性無法滿足之類。「戴綠帽」的恥辱迫著他們要決斷選擇離婚,離婚的決擇不是非如此不可,有人心裡不捨,在離、與不離之間膠著。甚至聽說被背叛的憤怒到達頂峰,男人萌生殺掉自己,殺掉對方的念頭,盲動的力氣成為唯一宣洩出口。

丘美莊說,明愛向晴軒求助數字,見七成是女士,當中六成半丈夫有婚外情,半成自己有婚外情。而三成為男士求助個案,三成當中有一半太太有婚外情。即因配偶出軌而求助的男士個案佔了一成半。

機構從前做受婚外情困擾的女性支援服務做了十多年,至2013年,才開展男士外遇者配偶輔導小組「總有藍天」,透過小組認識同路人,處理受婚外情困擾的情緒問題。阿龍由2014年開始參加小組,第一次聚會八個人圍著輪流述說經歷,每個男人老狗都哭作一團,「喊到似豬頭咁。」阿龍形容,千頭萬緒鬱在心裡,人因失語而痛苦,哭說出來人就舒坦得多。阿龍從前在家裡從不能哭,工作時不能哭,人前人後不能哭,天大地大但沒有地方給一個男人哭。

背叛

阿龍發現太太有婚外情自一次偶然,那天他剛巧放假,太太剛巧遺留手機在家,手機的QQ傳來了曖昧短訊「點解唔覆我,我很掛念你」,阿龍多手一按就看見秘密,像許多出軌,所有證據就藏在一個小chat box內。一開始太太不承認,直到阿龍偷偷翻查QQ另一個露骨短訊,太太才承認和大陸男人外遇。「角色像調轉,她問我可否兩邊都留,她想左右逢源。」阿龍直接提出離婚,離與不離後來拖拉了好幾年。2015年太太回湖南休養時再次出軌,這次由她主動提出離婚,不再拖拉,兩三天就搬離家跟男人走了。

背叛的英文是「Betrayal」,字裡有「Be」和「trayal」,「Be」指「徹底地」,而「-trayal」在拉丁文的意思是「交付」。背叛或我們所背叛是「徹底地交付」的人,背叛因信任而生,也因失信而令人格外痛苦。

「第一次看到短訊時我驚呆,不相信她做這事,覺得沒有可能。十幾年的關係那麼好,她突然走出去,究竟我做錯什麼?」太太在其後一次婚姻輔導拋了一句:「你輔導他,他錯!我沒有錯。」阿龍心生不忿,家中看來一切安然和諧,自己對太太沒打沒鬧,連粗口也不敢說,為什麼她要在看來不錯的關係中出軌?然而,看來這麼好、安然的婚姻是否真如阿龍所想?看婚姻的背叛能看見婚姻裡欲求如何未滿。

阿龍在兩次婚姻動蕩後畫了兩幅畫,2013年畫了左手邊那幅,那次嘗試與太太復合,對未來路仍有希冀。右手邊是2015年簽下離婚協議書後畫,「太太離去,未來前路就由自己帶著一對子女,勇敢向前行。」兩幅畫曾是阿龍內心的一片風景。

婚姻

「你們的根基打不好,十幾年就一路建起幾十層。」阿龍複述婚姻輔導員對他說過的話。阿龍在三十多歲正值適婚年齡,經朋友介紹,認識來自湖南的太太,兩人認識三個月就結婚,短短三個月成為了根基,搖搖欲墜。「感情的事,婚後才慢慢培養。」阿龍這樣認為。他是憨厚老實的人,由小到大習慣寡言,少交際,二十歲獨自生活直到結婚,太太第一次見以為他是啞巴,沉默寡言後來帶入婚姻中,沉默得近乎一種被動傾向,變成口是心非。他們結婚兩年後兒子出世,兩人開始分房睡;細女讀幼稚園時,太太返酒樓工,深夜才回到家,阿龍做地盤的穿梭巴司機,朝九晚五,夫婦每天見上一面說句話不容易。

太太是阿龍第一個交往的異性,阿龍從不明白女人想什麼,不知道要表達關懷,以為老夫老妻就奉旨,「心裡緊張她但口裡不說。」他形容;他也是太太第一個交往的異性,太太從沒有嘗過甜蜜愛情就進入婚姻,加上她從大陸來港後,一直不能融入香港生活,苦悶壓力大,經常看韓劇幻想愛情滋味,後來出軌的兩個男人都是內地人。

憨直的阿龍苦笑:「她要那種肉麻愛情,我怎給到她?」

婚姻輔導告訴阿龍,你老婆像個十六歲少女想要愛情,不覺得丈夫關心自己,找不到人聊天,所以上QQ上Wechat找另一些男人的慰藉。

社工丘美莊說,婚外情的成因複雜,好難用單一原因概括,如籠統分析求助個案發現,女人很注重愛情關係,就像阿龍的太太,兩次出軌都為追求愛情和情感交流。「女士多分享,好想與丈夫維繫愛情關係,如果外面有人更能建立愛,明白自己,我是否多個選擇,留在婚姻還是走出去。」

「另有一個趨勢,婚齡好短的夫婦也出現婚外情,打破我們以前『七年之癢』的講法。見二至三成個案婚齡只有短短兩三年。」丘美莊說,因為婚姻觀念改變,不願堅守婚姻價值;有認為結婚是交代,甚至把三角關係帶入婚姻。她聽說過未結婚就有婚外情──未婚妻在影婚紗照時火速和攝影師搭上,許多許多類似的故事。

明愛向睛軒曾在2015年公佈過一項歷時兩年的調查,香港婚外情普遍,近半受訪者稱身邊有親友遇到婚外情,本港近30年的離婚率急升十倍。統計處曾公佈香港離婚個案一年有二萬宗,高居全球第九位,配偶不忠是離婚主因。調查又發現因為Whatsapp、微信、Line等手機社交軟件的普及,令不少人較易談情;也因為香港人工時長,經常OT,與同事相處時間多過伴侶,容易日久生情而發生婚外情。

寬恕

寬恕不忠,寬恕背叛,寬恕就像最美好的結局,但丘美莊說得很好:「寬恕不是別人教你,也不是必然做到,狠狠地傷害過你的人,是否一定要寬恕?有一天,你為著自己好,你選擇寬恕,但它只是選擇,絕非必然,否則變成另一道枷鎖。」

「總有藍天」小組內大家有共通點,夫婦不是家嘈屋閉喊離婚,而在貌甚平靜的婚姻關係中發生。「關係仍是安穩,所以不捨得,仍想守候。」阿龍的人生與太太的人生千絲萬縷糾纏一起:子女、財產、一頭家、青春、夫妻感情和回憶,說過好多次離婚但離不到,內心猶豫不決。小組內其他男人仍被動地等,在膠著的關係中等,有的老婆遠走高飛,等不到;有的則等到,阿龍後來等到。

2015年10月,阿龍和太太簽下離婚協議書,故事卻不是以離婚為結局。太太在離家一年後又回來,希望與阿龍重修舊好,他觀察太太半年,將排期上法庭的離婚協議書截停,決定不離婚。阿龍選擇寬恕。儘管他在整個訪問從沒有用到「背叛」或「寬恕」這類描述婚外情必然的字眼,他反而用了「迷惘」這個字。

「回想幾年前我因為沉迷賭錢,借了一屁股債,我像被什麼吸入去,太太那時願意陪我捱過,每個人都曾迷惘,她本性不壞。明白她也這樣,在我身上找不到愛情,一時迷惘被吸走,但繞了一大圈發現無個男人好,知道只有我真心真意對她好,清醒後又回來。」阿龍對太太說,搬回來她要忍受隔離鄰舍的閒言閒語與目光,重新面對父母親戚,留下並不比離開好受。阿龍有個抉擇,太太也有個抉擇。「不是人人突然清醒過來,可能一輩子迷惘,迷路。」阿龍說他珍惜這次兜兜轉轉下的回轉。

不是每段關係都能重頭再來,繞了一圈,太太回來,新一枚戒指又再套上。

「以前覺得婚姻一簽紙就一世,不認為有人會離開。感情不維繫就淡,外頭一有誘惑就衝破道德界線,偏向另一邊。盡了力就夠,將來也不知發生什麼事。」太太不忠過一次,兩次,其他人吵他一句,不是離了?為什麼又返轉頭?別人思疑怎可以原諒兩次不忠的太太,不怕不忠第三次、第四次?曾經阿龍發現太太出軌後不斷檢查手機和動靜,口邊常說信任,不信任卻蠢蠢欲動,重建信任像比婚姻更漫長似的,但婚姻沒信任就走不下去。阿龍笑一聲,以樂觀又純真的口吻說一句:「反正都試過兩次,第三次、第四次又怕什麼?」

在第三次之前,阿龍說盡力就好,他開始嘗試多陪伴太太,接放工偷乘車時的一段二人世界,計劃去旅行之類。之前的戒指早已脫下,上一段婚姻早就沒了,他買過另一枚新戒指,當這是第二段婚姻,再學習愛情,重頭來過。

婚外情問題專線:3161 6666

由註冊社工接聽,為受婚外情問題困擾人士,包括外遇者、外遇者配偶、第三者及關注婚外情事件的家屬或親友,提供情緒支援及處理婚姻問題的建議。此服務亦受配偶有婚外情困擾的男士及女士舉辦輔導小組,以處理婚外情帶來的傷痛。

服務時間: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中午十二時至晚上十一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