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常人間】離家半工讀大學 60歲菲傭當環保設計師:為證明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36個即沖咖啡塑膠包裝可以做成一件晚裝;白色垃圾膠袋可以做成一件拖尾的婚紗;飲管可以編成一件低胸的罩衣。設計絕不流於那種「中學雞fashion show」的兒戲,卻真正時尚、有格調、個性,能媲美名牌的時裝秀。我細察作品每一處的細節,不敢問:「這是如何做到?」

這都是出於一位60歲菲傭Elpie Malicsi之手。

「很多人問我何不用布料好好地做衣,但我就是喜歡垃圾啊!更加有趣!」Elpie說。香港人的對外傭的刻板印象,總是自以為是地認定外傭因為窮,才用廢棄的垃圾,逼於無奈升級製造衣裙。事實是,Elpie驚嘆自己一雙手的創造力,卻不限於煮飯洗衫掃地。

她打從28歲開始外傭的人生,「那時起我經常跟自己說,或許我不是現在,也許將來有一天,我不會再是外傭。」60歲了,她成為了設計師。

攝影:高仲明

即日起至4月1日於香港大學圖書館展覽Elpie15件作品。

+3
+2

離家,為了證明自己

訪問之初,離不開陳腔濫調的提問,「兒時你夢想成為一個設計師嗎?」Elpie卻斬釘截鐵地說:「不。」「那你有沒有夢想?」Elpie:「當然有。有誰會沒有夢想?」她不知道城市的生活、過於目標為本儲錢上車等種種問題,夢想不再是人與生俱來,很多人存活像一條鹹魚。

她數算過去,語氣平淡得沒有一絲情緒,聲音細小,錄音機幾乎不能接收她的頻道,「25歲讀大學,27歲畢業,對,畢業後三個月,28歲我便到了沙地阿拉伯做外傭,然後做了數年,跟僱主到了德國,40歲回菲律賓結婚,生了一個女兒,她上大學了......」一件又一件的歷史,如陳列品般舖陳。她的眼珠依一直轉到牆角上去,沒看著我。我看著她的眼,有點驚訝有「水」從她的眼角,靜靜地淌下來。她的淚像是不帶情緒,花了兩秒確定她流下來的是淚。

她家裏有12個兄弟姐妹。「那時,我好想向家人證明自己的能力,掙扎了一段時間,決定離家出走,半工讀完成大學。」她排行尾二,有一個姐姐讀上大學,父母不能負擔多一個孩子的大學學費。一個暑假,她跑出來,到了一間店,跟老闆說想求學云云。老闆二話不說,讓她當傭工。因此,她的傭工生涯,在這裏開始。「早上7至5時上班,5至晚上10時上學。我犧牲了很多,當然有時累得會哭,但不要緊,我喜歡。」她說意志不需種出來,亦沒有所謂「意志從何而來」的答案。「you must。」意志是她的本能。「You have to push your goal,push your dream。」

「我自少希望能創業。我跟自己說,或許我不是現在,也許將來有一天,我不會再是外傭。」

Elpie談起25歲時,為向家人證明自己的能力,毅然離家出走,半工讀完成大學課程,不禁落淚。

埃圾工作學會編織傢俱

正如佛洛伊德所言,人有生命的本能,求生因為相信自己有創造的能力。

她擁有的時尚觸角是不容置疑。膠袋作繩編出一件斜膊露肩的禮服,配上非洲粗獷型的頸圈;「我想設計獨特一點,於是設計這件前短後長的婚紗。」她的設計充滿細節,一條短裙放在裙腳成魚尾裙,又能作披肩;汽水蓋作裙的裝飾,「因為想到模特兒在天橋上走起路來時,很有動感,而且會發出聲響。」她的設計特點是喜歡運用編織、織布的技巧(weaving and braiding)。

「我在沙地阿拉伯工作時,觀察女僱主時學習。」在那裏工作比香港還更辛苦,除了外出時要蒙頭披面,沒有假期,女人要留在家中,甚至不能開窗。因此,女僱主在家中都在忙著編織座墊、傢俱。這些技巧都運用在設計的裝飾上。Elpie單是觀察,學習基本編織技巧,就能幻化出萬花筒百變的紋樣,然後做出胸罩、頸圈等等。「我觀察別人做法,便會嘗試,我知道自己做得到,我經常跟自己說。當你真的想做出一點東西來,你就會有熱情。」

「又正如我要女兒上大學,我要努力儲錢,我告訴自己可以做到,我真的做到了。」

欲欣賞Elpie更多設計,請點擊以下圖輯的連結:

【菲常人間‧圖輯】60歲菲傭化垃圾為晚裝 香港大學辦時裝展

為外傭爭取權益之先,了解這群自我充權的女性、自強的民族。《01社區》【菲常人間】的系列,帶讀者認識她們的非凡人生。

【菲常跆拳】外傭3年取黑帶驅走自卑:視每項家務都係訓練!

菲傭棒球隊打入甲組 家務當練習:掃地扭腰練擊球角度

【征喜瑪拉雅山的菲傭.上】黃泥涌峽作起點:香港改變我一切

【征喜瑪拉雅山的菲傭.下】掙扎3年決定不回鄉:女人不能沒野心

 

數年前Elpie在家裏附近垃圾站看見這個藍色裝泥土的膠袋時,便忽發奇想拾回去,想著有一天能用得著創作。

我需要的不是錢,是認同

香港大學現時展出Elpie15件用環保物料設計的作品,Elpie不是為了應付展覽「Sustainable Sunday Couture」的主題,而是她本來就喜歡收藏「垃圾」來創作。她在僱主家附近的垃圾站看見一個被棄置的藍色泥土袋,就取回去收藏了好幾年,想著某一天定能用得著來創作,「幸好我僱主家中很寬敞,也支持我這樣做。我也整理好放在一個袋裏。」後來有朋友參與一個環保時裝設計比賽,就大派用場;周日的中環,有不少賣衣的小販,Elpie瞥見小販拋棄裝貨的大袋,又九秒九跑去取回來。假日坐在街上可不是沒事多磨,一邊低頭織衣,一邊環顧四方。Elpie2013年憑一件936個即沖咖啡包裝拼湊而成的「孔雀開屏」的晚裝,奪得一個環保時裝設計比賽的最佳設計獎。她在外傭界早已打響名堂,不少外傭都請求她設計晚裝。「我不收錢,只要求她們給我一個credit。」肯定,身份認同,比錢來得重要。

上身編織法是Elpie於埃及工作時觀察僱主所學。

持續發展同勞工有乜關係?

機緣巧合下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Julie Ham認識到Elpie的作品,她向來關注移工權益,正好啟發她舉辦「Sustainable Sunday Couture:Domestic Worker Upcyling Fashion」的展覽,「這正好是一個機會展示什麼是持續發展。」Ham指將環保時裝與外傭扯上關係,是認為「持續發展」這原則理應應用於任何一切資源上,包括勞工。

正如外傭權益組織「家.傭同行」其一創辦人Doris Lee於展覧上說:「可持續發展是要尊重生命,不把資源消耗至殆盡。我們會為雨林消失而感痛悲,但外傭在香港被剝削或受不合理的對待,是一個經常發生的悲劇,我們卻視而不見。我們作為家長及公民,應該把可持續發展的心態,延續到我們和外傭的相處上,讓她們生活得更精彩。」

簡言之,Ham認為首要是「承認她們對香港社會的貢獻,而非止在家務上。而是她們同樣擁有很多不同的才能和創造力。」Elpie的設計此是其一,同時香港亦有外傭Liza Avelino自發組織清潔隊伍上山清理「香港人」的垃圾,甚至公開演講分享女性如何充權;香港一個印尼移工組織亦是由一名曾受剝削的外傭Eni  Lestari所成立,站出來幫助更多受害同胞;近年香港不少外傭愛上攝影,更自組攝影組織,透過「行區」攝影,希望讓大眾對外傭有所認同。「她們的貢獻,更在於她們周日假日所做的事情。」據現行法例,凡海外僱員獲准入境,心須遵守僱傭合約上訂明的唯一服務對象及工作性質,否則屬違反居留條例。「因此,很多時候,外傭永遠不被視為專業。她們周日做點手作,有人想買,卻被視為違法。」這如何談得上持續發展勞工的資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