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健身】慣性OT打工仔 寧捱眼瞓做運動:身體累總比心靈累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運動對於阿展而言是什麼?是他寧願一天只睡六小時的生活習慣。

阿展從事銷售行業,為追數,常常要應酬客人,晚上大吃大喝。每日工作至七、八點幾乎是每名打工仔的生活寫照,有時加班起來,九、十點才下班也是等閒事,阿展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無奈道:「冇時間做運動,有時間都瞓覺休息算啦,唔會做運動。」不過,現在的他,寧願下班從數碼港到維港街頭健身,再碌返天水圍睡覺,來回花上差不多兩小時。不累嗎?他不以為然地說:「做運動係鍛鍊意志,釋放到壓力,平日做嘢好大怨氣,客又好煩,做運動做冇晒力,就冇能力去嬲。」

攝影:黃寶瑩

編按:8月5日是康文署推行了近十年的「全民運動日」。關於全民運動日,為市民熟知的大概只有當日免費租場;然而自強的香港人近年早就以自己的方式趕上了運動大潮——無論是無限輪迴OT的打工仔、自愛的女性、又或在街頭大跳大媽舞、天天落公園強身健體的長者。今天的香港人如何在僅有的空間與時間裡爭取動起來?而在人口老化、市民身體素質成為都市發展的重要課題下,本地職場、政府設施,又有多鼓勵/不鼓勵全民運動?「01社區」策劃「運動城市」系列專題,為以上種種進行探討。

追數心理壓力大 放棄做運動

阿展今年二十五歲,大學畢業後曾任職影印機銷售員,那段日子幾乎每天都要陪客吃喝玩樂到凌晨,「又要同老闆食飯,又煙又酒,根本冇時間做運動,有時間都瞓覺休息算啦,唔會做運動。」於是他把賺來的金錢都放在娛樂上,用消費減壓,他形容那段日子失去做運動的意志。「心理壓力太大,唔想郁,做運動辛苦嘛,出去食嘢仲開心,淨係想出去洗錢。」阿展這段經歷,道盡打工仔心聲。

今年是第十年「全市民運動日」,政府鼓勵市民每日至少做半小時體能活動,藉以保持身心健康。香港地,工時長,政府真的有盡力讓市民有空間和時間做運動嗎?

當人人都追求健身練就肌肉時,阿展卻說肌肉不是他的運動目的,意志力才是。現在數碼營銷行業大行其道,利用最新科技協助公司進行營銷也是阿展的工作。在資訊泛濫、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若稍不留神,很容易就被資訊強流沖走。在這樣的工作中,阿展想逆其道而行,他想尋找一種可以令自己堅定下去的意志,他選擇了運動。

工時長又要做運動 每天只睡六小時

每日工作至七、八點幾乎是每名打工仔的生活寫照,有時加班起來,九、十點才下班也是等閒事,阿展就是其中一個例子。要說他對運動真正下定決心,那是轉換了工作環境後的事。辭去銷售員一職後,阿展轉行從事數碼營銷。

早期寒流天氣不穩,阿展身體虛弱不敵病毒入侵而多病痛。直至去年某天他突然醒覺,沒有運動的人生不健康,才下定決心騰出時間做運動。

他家住天水圍,下班回家後,就利用公園的設施健身,每日如是。「平時返到屋企九點幾,食完飯十點幾就去樓下做,一個禮拜操四、五日。」平日再抽一天到維園上街頭健身的課鍛鍊,假期就約朋友到家附近跑步,一個星期七天幾乎每天都在運動,他朋友們都笑他是運動狂,他卻不以為然:「我用另一角度去睇,做運動係鍛鍊意志,都釋放到壓力,平日做嘢好大怨氣,客又好煩,做運動做冇哂力,就冇能力去嬲。」

阿展說做完運動的肌肉會累,還有第二種累是身體無法在六小時中回復過來,第二日又要再上班。

這天是一星期一次的街頭健身課,平常的街頭健身的課是八點正,這天阿展比平常早了30分鐘到達。記者問他是否今天早了下班?他解釋:「因為我和老闆說了要做訪問,所以比平常早了點離開。」下班趕來,晚餐也沒有時間吃。

阿展在數碼港上班,下班後從數碼港匆匆趕來維園,包括等接駁巴士,也要花上45分鐘;健身後大家一起吃晚飯已是10點半,吃過晚飯,從維園再回到他位於天水圍的家,已經是深夜11時,不足六小時後,又要起床上班去。

每天忙碌的工作過後再做運動,就算鐵人的身體也會累,但阿展覺得身體上的累總比心靈上的累好。他說:「攰㗎,好攰㗎,但係冇辦法,仍然想做運動,唯有訓練自己堅持,唔想成日俾人話中途放棄,想睇下自己keep到幾耐。」

Work-life唔balance:「我慣咗」

問他會否因運動令工作上時間變少?他不足半秒就回答:「我返工唔會早走,本身你做嗰樣嘢要求高質素,冇理由因為你自己要做運動而早走,令工作的質素低咗,咁就deliver(傳遞)唔到(工作質素)。」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運動完讓肌肉休息也需時,不過阿展似乎沒有這個工夫。「做完運動,第一係肌肉會攰,第二種攰係肌肉恢復唔到,因為你唔夠瞓,第二日又返工。」

工作無法放棄,運動也無法放棄,應如何取捨?阿展選擇了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換來兩全其美,但他仍選擇正面地看待:「做完運動之後除咗攰,其實都精神,可能sensitive (敏感)啲同警覺性高啲。」

掌上壓令眾人叫苦連天,教練剛批准可以休息,過了兩三秒又開始鍛鍊,阿展不禁大叫:「休息完啦?」

瑞銀(UBS)一項調查指,全球每周平均工時的36.23小時,而香港冠絕全球每周工時最長的城市,每周平均工時超過50小時。康文署所推動的全民運動日,也是希望市民能透過運動建立健康的生活模式,當人人都追求Work-life balance,在香港這個工時極長、又遲遲不立法設標準工時的城市,試問又有幾人真正做到?阿展這個運動狂又如何看待自己的「Work-life」是否「balance」呢?他淡淡地回答:「我慣了(現在的生活),agency呢行不嬲都好忙,間唔中都OT,所以都冇乜所謂。」

工作過勞易患慢性疾病

打工一族工作量大,每天抽身做運動已是難事,若運動後第二天仍早起上班,有機會導致休息不足。阿展所參與街頭健身課堂- -肌本野的教練、曾修讀體育教育的樊銘恩,同時也是註冊老師,他強調:「運動是有勝於無,但不一定是多等於好」,他指因運動導致身體過勞的機會較少,反而工作過量會是令身體過勞的原因,如果身體沒有足夠時間恢復,或有可能患上慢性病,例如出現心跳加速、呼吸不順等等症狀。

樊銘恩又建議應視乎自己的運動習慣調整運動量,他形容人體如一塊海綿,運動量就如注入海綿的水,當運動量愈大,注水量愈多,海綿就愈沉重,身體的負擔也會隨之增加。所以如果要讓身心重生,必需扭乾注滿在內的水,即是做運動之餘,要放鬆心情,讓身體累積的負擔、工作疲勞釋放,可以透過睡眠、郊遊或抽離工作等等方法都舒展身心。

樊銘恩是健身課的教練,同時也是兼職體育老師。

阿展因為街頭健身而相識相戀了女友Kitty,Kitty的街頭健身故事,詳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