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友善Office】推彈性工時、出資讓員工自添器材 老闆教瑜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瑞銀集團發表的報告,香港工時不但冠絕全球,更是眾多城市中工時升幅最多(每年增加310小時)。即使自2006年起政府逐步實行五天工作周,但據政府統計,至今仍多於6成僱員每周工作5至6天。至今爭取香港標準工時立法遙遙無期,有企業實行彈性工時上班制度,好讓員工有空餘時間做運動。

要營造一個運動友善的辦公室,空間不是籍口。K2 Digital只是一所初創的設計、手機應用程式的公司,辦公室空間不多,不及大企業能豪裝健身房、游泳池,卻盡用每一個角落,舖上5張瑜伽墊、瑜伽柱,牆上安裝指力板,同事能夠邊開會邊玩太空漫步機。創辦人Teresa Dermawan說,購置甚麼器材皆由同事共同決定,再以公司盈利付錢:「佢哋辛苦幾多、賺幾多,添置啲咩都係自己決定。」

攝影:高仲明、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這個角落有瑜伽墊、瑜伽柱、指力板和啞鈴,也是同事參與瑜伽班的地方。

+6
+5
+4

公司推行共同決策文化 員工建議增添運動器材 

K2 Digital是一間結合設計和開發網頁、手機應用程式的公司,成立將近3年。創辦人Teresa只有26歲,現時10位員工,大都是80、90後。公司如此「年輕」,沒有架床疊屋的行政制度,萬大事一起商量,連「接Job」也會問員工意見:「呢個project適唔適合我哋去做,決定做唔做,唔係我自己決定晒就得。」讓大家知道計劃的細節和參與決策,因她知道下屬才是實行工作的人:「如果得我知,傾好晒啲嘢,到同事做先發覺唔係要咁做, 對客人嚟講都唔係好事,同事都有好多負面的情緒。如果佢哋唔係好願意去,士氣都會冇咁好。」

共同決策、自由的氣氛,令員工無懼說出對辦公室的想法。有同事熱愛運動,曾主動建議:「會唔會可以喺度擺啞鈴?」去年,K2 Digital遷進現時三千多呎的辦公室。這裡還有兩家姊妹公司和一處丟空的小角落,Teresa就直接傳訊息詢問集團CEO KK(曾錦強),能否在這裡放置健身器材。曾錦強是廣告界紅人,期下公司出名「奇怪」福利多,如員工享用2天生日等。因此,在公司添運動器材,他當然二話不說便答應。漸漸,這裡就成了辦公室的運動空間。

腦閉塞時,Teresa喜愛做倒立醒神。起初,她帶了幾張瑜伽墊回來:「咁我咪可以喺度少少(時間)都練下。」

添置器材需過半同事同意

K2 Digital屬廣告營銷集團The Bees Group,實施「333分紅制度」,賺來的錢十分三給股東,十分三給員工,十分三作公司未來發展用途,餘下十分一作公司旅行。於是,旅行花不完的資金,他們就用來為這個空間添置器材,每次也得有過半數同事同意通過。

起初,Teresa習慣每天早上先上瑜伽課才上班,偶爾未能如期上課,便帶幾張瑜伽墊回來:「咁我咪可以喺度少少(時間)都練下。」又有喜愛攀石同事在公司的群組提出購置指力板,大家投票通過,由同事負責選購,之後再向公司報銷。他們陸續再購置了太空漫步機、啞鈴、瑜伽球、瑜伽柱和按摩球。

Teresa說:「呢度雖然小,但係都complete嘅。運動上嚟講都全面,有氧運動同無氧運動都會做。」

老闆邊開會邊做太空漫步、開班教瑜伽

因此,這個辦公室經常出現一些「奇景」。有些有同事在座位上埋頭苦幹,後方就有同事「氣來氣喘」在做運動。不會很突兀嗎?同事Bob笑說:「我又唔覺得奇怪,因為佢(Teresa)成日無啦啦走咗去倒轉個頭(瑜伽動作),佢咪仲奇怪過我。」原來,Teresa腦閉塞時會做倒立醒神,開會時甚至拖著太空漫步機入會議室,一邊開會一邊做運動「傾嘢成粒鐘會坐喺到,我就郁吓啦。」老闆帶頭做運動,其他同事自然地毫不顧忌,踩上太空漫步機休息,甚或邊舉啞鈴邊寫程式、懸吊在指力板上鍛煉。

老闆帶頭做運動,其他同事自然地毫不顧忌,踩上太空漫步機休息,甚或邊舉啞鈴邊寫程式。

Teresa說:「平日做嘢都challenging(具挑戰性)、辛苦嘅,想透過運動去balance(平衡)返。」 做設計、寫程式需長時間對著電腦工作,同事容易出現肩頸痛。Teresa是瑜伽導師,幾個月前開始在公司開班授徒。訪問這天正好有同事提出:「不如陣間上瑜伽堂。」只要Teresa有空,同事就能跟老闆學瑜伽,紓緩肩頸壓力和酸痛。

這個小小的空間營造出運動的氣氛。Teresa說:「呢度雖然小,但係都complete嘅。運動上嚟講都全面,有氧運動同無氧運動都會做。」有些公司以外的朋友也會問:「可唔可以午飯時間上嚟做運動。」他們目前打算購置空中瑜伽的吊床。

Teresa會拖著太空漫步機入會議室,一邊開會一邊做運動,「傾嘢成粒鐘會坐喺到,我就郁吓啦。」

彈性工作時間助員工抽時間做運動

K2與The Bees Group旗下其他姊妹公司一樣,員工買書、睇戲、加班飯錢,一律可以向公司報銷;這裡更讓員工彈性上班,自由決定工作時間和地點,讓打工仔有更大的空間恆常做運動,「我覺得呢個係生活嘅一部分,瞓得好、營養好、同埋都要郁得多。我覺得每個同事健健康康,無論係身體定係心靈先可以做到好嘅嘢。我都唔想佢哋要因為工作而有到好多病痛。」

推動彈性僱傭措施

香港大學於2012年的一項調查指出,彈性工時有助紓緩長工時所帶來的影響,而在2014年,當時香港教育學院的另一項調查卻發現,只有不足三成和五成的企業為僱員提供彈性工時和五天工作周,數據反映彈性僱傭措施和文化在香港並未普及。智經研究中心於2017年發表《工時與工作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認為香港現時未能實行標準工時的情況下,推動彈性工時,有助在職人士平衡工作與生活,並提升生產力,營造友善的在職環境。

Bob在這裡工作半年,憶述從前在中環上班「無間OT」的日子,每天早上10時半「直踩」晚上10時是常態,工時長得難以抽出時間做運動,周末也累得只好爭取時間「補眠」:「好大壓力,根本冇時間做運動。返到屋企都11點,點跑步?」

Bob曾經過著「無間OT」的日子,難以抽出時間做運動。現在,他能於返工前跑步,上班期間能使用瑜伽柱舒緩肌肉酸痛,減輕肩頸痛楚。

辦公室空間不足  致員工肩頸痛

前公司的空間擠迫,現在容納兩個人的工作桌總會擠下三個人,長時間在狹窄的座位對著電腦工作,曾經肩頸痛得難以集中精神,辦公室內也沒有伸展活動的空間。現在,Bob能於返工前跑步,上班期間能使用瑜伽柱舒緩肌肉酸痛,減輕肩頸痛楚;他說,有些老闆或許覺得員工會因此分心,「(肩頸)冇咁樣扯住,我覺得efficient咗(更有效率),集中精神做完工作,點解唔好呢?」

這裡放的運動器材不佔太多空間,KK說:「因為香港office嘅空間有限,如果純粹運動嘅角度去睇,唔係做到好多嘢。但係,至少做到攰攰哋、悶悶哋可以郁下,走去行幾分鐘都好。」The Bees Group旗下還有10間廣告公司,廣告行業工時長,較難抽時間做運動,他說:「長遠我都諗有冇啲員工福利,可以鼓勵多啲做運動。」   

編按:8月5日是康文署推行了近十年的「全民運動日」。關於全民運動日,為市民熟知的大概只有當日免費租場;然而自強的香港人近年早就以自己的方式趕上了運動大潮——無論是無限輪迴OT的打工仔、自愛的女性、又或在街頭大跳大媽舞、天天落公園強身健體的長者。今天的香港人如何在僅有的空間與時間裡爭取動起來?而在人口老化、市民身體素質成為都市發展的重要課題下,本地職場、政府設施,又有多鼓勵/不鼓勵全民運動?「01社區」策劃「運動城市」系列專題,為以上種種進行探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