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沉降3】土瓜灣居民投訴6年、組織抗爭:小市民沒議價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中線大圍至紅磡段將竣工,地面填平、工人撤走,遺下的,將是獨對一室裂痕的土瓜灣居民。工程近月接近尾聲之際,被傳媒揭發港鐵隱瞞沉降超標,有住戶立刻組織街坊,希望整區受影響的業主和法團連成一線,跟港鐵理論到底。

但小市民團結抗爭向港鐵請願,是否有用?

離土瓜灣站較遠的安居樓,雖未被列入沉降超標名單,大廈和多個單位牆身卻早已現裂紋。皆因兩條行車隧道正正建於他們家的地底。一眾居民2011年在公眾諮詢時,已為此強烈反對。動工前後,不少人為收回地層建隧道、單位損壞等問題與港鐵交涉多年,早已筋疲力盡。抗爭6年的安居樓法團主席駱添宗近日聽到鄰幢有人有意加入戰團同行,意味深長地苦笑一下問,「地鐵公司要在你家地底建鐵路,你這小市民有反抗或跟它索償的能力嗎?」

(此為沙中線沉降專題系列之三)

上回提到,住在土瓜灣站沉降重災區的戚振華,得知自己的大廈錄得沉降超標後,組織「土瓜灣站大廈沉降關注組」,跑到港鐵組織請願,希望港鐵跟進交代。他說目前能做的,只有聯絡區議員和記者替居民發聲:【沙中線沉降2】老街坊苦守土瓜灣 對港鐵信任破產:真的安全?

這天我們站在栢堅大廈門口訪問,一名女子上前問戚振華是否大廈的法團主席,希望交換電話,日後就沙中線問題互通消息。她自我介紹姓蔡,邀請記者上門看看單位損壞多嚴重。

蔡小姐說起家中、走廊和天台的損壞依舊怒氣未消,她說現時只能找記者訪問,讓更多人知道這鐵路工程害得她常擔驚受怕。(吳鍾坤攝)

華安閣住客:要我穿頭破腳先正視問題?

這位蔡小姐住在馬頭圍道華安閣,最近四處找人求助。她上周有日一踏出家門,走廊天花便跌下幾塊石屎,嚇得她急回單位報警。最終警察找來屋宇署聯絡港鐵,一行9人登上她的家,敲走牆上搖搖欲墜的石屎塊,清理現場,然後對她說目前沒「即時危險」。蔡小姐怒氣衝衝反問:「咩叫冇即時危險?咁我48小時後有冇危險?你點評估有冇危險,係咪要我穿頭破腳瞓喺醫院先會正視問題?」

蔡小姐的家門口旁便是土瓜灣站C出口,自幾年前地盤動工後,她的單位多處出現裂痕。她三四年前已向港鐵投訴,對方派公證行人員入屋檢查後,問她有否紀錄單位損壞前的相片。「我點會影低自己屋企之前係點?我係見到有問題,同之前唔同,先會搵你!」最後公證行回覆經調查後與港鐵工程無關。另有次公證行的答案更令她啼笑皆非。「佢哋話損毀可能同樓宇老化有關,又話係我屋企裝修舊,所以有裂紋。」

蔡小姐指著牆壁說,難以理解自己這僅26年樓齡的單幢大廈,何以會在幾年間陸續浮現多道裂紋。「如果係裝修舊呢,個會牆身剝落咁樣,有裂紋係因為有人喺地底鑽挖,震到間屋呀!」她猜疑單位突然老化的原因。更何況她早幾年才重新粉刷裝修單位,這邊刷得光亮滑溜的牆壁,回過頭來就突然浮現裂紋。

住頂樓的蔡小姐不時走到天台觀察外牆破損狀況,她說地下二樓的美容院部分位置同樣有裂痕,「一幢樓最高同最低層都有事,究竟係裝修唔好,定係關地鐵工程搞成咁?」(吳鍾坤攝)

+3
+2

大廈天台滿布新傷舊患 小業主投訴索償不果

每次感覺工人在樓下鑽挖時,住頂樓的她便走上天台檢查大廈牆身的「新傷舊患」,每次也發覺原本的裂隙大了,亦多了幾道裂痕。但多年來她和鄰居也向港鐵投訴不果。

目前在鐵路工程附近的居民或商戶,若認為自己的物業因為工程而受損壞、蒙受損失,有兩個方法向港鐵或政府索償。其中,當港鐵接獲投訴後,會派員上門實地視察。若申索人提出希望進一步跟進個案,港鐵會轉交保險公司委聘的公證行,以獨立的第三者身份往該投訴單位評估審核。

而投訴者也可根據《鐵路條例》(第 519 章) ,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提出書面申索,由地政總署處理。局方至今收到20宗涉及土瓜灣站附近物業的申索個案,其中8宗為索償樓宇損壞,但全都正等候申索人提交更多資料確認細節。

港鐵和政府的整個索償機制,其實關卡重重。申索人需有充分證據證明其損失或影響與沙中線工程有關,故現時僅部分如工程鑿石時敲破玻璃等明顯及直接損毀,獲得賠償。如果不滿調查結果上訴,則要到土地審裁處跟政府打官司。

以往蔡小姐找業主立案法團求助,法團多「已讀不回」沒積極跟進;她說近日沉降事件後,加上其走廊天花跌石屎,法團才稱將協助她聯絡區議員等部門。(吳鍾坤攝)

盼團結街坊逼港鐵正視樓震牆裂

蔡小姐想過自聘顧問公司調查單位損毀是否與工程有關,或發律師信警告港鐵工程,但問過價需要自費至少三萬元。她明白工程期間多少有震盪或沉降影響。「震盪係有個限度!沉降係有個限度!咁多年佢(港鐵)永遠話冇事,但背後就好多事。監測咗啲乜都唔公佈。」

如今爆出港鐵隱瞞沉降超標,華安閣雖不在名單內,蔡小姐依然關注其他監測問題,包括樓宇傾斜度、震盪率等工程影響。她覺得應有許多「同病相憐」的街坊,決定團結他們向港鐵反映狀況。「起碼我哋有個凝聚力量,畀啲壓力港鐵睇。唔好以為我哋聲音微細。佢鑽到樓裂晒,仲一直做(工程)落去!」她想集眾人之力要求政府和港鐵設更好的監測制度。「我哋辛苦一世人供樓,只為有個安樂窩,我唔想自己屋企有事。」

駱添宗說港鐵當年決定收回高山道7幢大廈時,一直沒向居民提供詳細資料,亦沒提及補償問題,令居民氣憤。(吳鍾坤攝)

隧道直穿地底 安居樓不再「安居」

這段波折重重的沙中線工程,自設計走綫和諮詢以來,早遇上不少小業主共同抗爭。離土瓜灣車站較遠的山西街,雖不在沉降超標的範圍,但有七幢大廈的住戶,日夜也有人在他們家地底鑽挖灌漿建隧道,幾年來同樣飽受工程滋擾。

其中1964年已落成的安居樓為樓齡最長的舊樓,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駱添宗與一眾委員,曾不斷追問港鐵在他們家地底爆破岩層會否破壞大廈地基,最終收到答覆是:「岩層有足夠的承托力,鐵路隧道在樓宇下的岩層經過,並不會影響樓宇的結構安全,亦不會與大厦地基有抵觸」。

駱添宗曾於居民諮詢大會問港鐵向居民提供更多資料釋疑,質問港鐵:「我哋座樓好舊喇,唔知當年個地基打到幾深,你(港鐵)而家要喺我哋起隧道喇,咁知唔知啲樁幾深?」港鐵代表於會上竟回答不知道,後來港鐵才補上地層圖,指大廈地基約10多米,與上行車隧道距離4.8米,建造時亦不會穿過其66.4米水井。

受影響的7幢大廈居民不斷提議其他走綫方案,搜集附近的環境和地質資料,與政府和港鐵開會攤出文件。(吳鍾坤攝)

30年建造鐵路經驗換來沉降超標

駱添宗與一班委員對此半信半疑,於是埋首翻查地質地圖,偕時任土瓜灣南選區區議員潘志文,成立「高山道7幢大廈業主反對港鐵沙中線假諮詢聯盟」,收集近500個住戶的簽名,聯署反對港鐵收回其大廈地層建隧道,亦多次向運房局申訴抗議。

官民拉鋸數年,政府和港鐵最終依然回覆,由於對走綫弧度有嚴謹的要求,居民提議的走綫方案並不可行,故港鐵仍照原定計劃,收回7幢大廈的地層建隧道,列車亦將於其地底10多米下穿過。「佢(港鐵)永遠都係嗰句:話自己有30年建造地下鐵路嘅成功經驗,希望市民對沙中線工程有信心。」

6年過去,當年那個「反對港鐵沙中線假諮詢聯盟」早已解散,潘志文亦卸任區議員,交由接任的林博處理居民投訴。駱添宗說,政府和港鐵刊憲落實項目、收回地層建隧道後,沒賠償過業主分毫;動工後亦對他們不聞不問。一班居民於是在樓宇損壞後投訴,再損壞再投訴的索償程序中,無限輪迴。「我哋當時係好團結,我哋唔係搞事,係申冤啊!大家到而家都係反對,但佢都已經差唔多起好晒。」

劉婆婆的單位地底便是行車隧道的位置,她說幾年前廚房橫樑曾跌下碎磚,她找人來修補,後來索性貼膠紙補上。(吳鍾坤攝)

小市民根本沒議價能力?

訪問這天駱添宗主動帶記者「掃樓」看狀況,說全幢樓每層的E室損壞最嚴重,E室碰巧就是隧道在地底穿過的位置。我們由2樓掃到8樓,E室的廚房和廁所同一位置現裂紋。駱添宗無奈說向港鐵投訴不斷,對方僅派員帶著相機上門拍照檢查,一段時間後便指與工程無關,住戶早已對港鐵失望,也不會花錢自聘公證行上訴。

轉眼間,家所地底的鐵路隧道已建成,眾人又幻想明年通車後會否每天轟隆震動。駱添宗嘆一口氣後苦笑道來多年的無奈,「地鐵公司要在你家地底建鐵路,你有反抗的餘地嗎?他們天天在你家門前挖地建鐵路,不顧你有什麼狀況,你覺得走去投訴又會受理接受?他們根本沒有跟別人商量的餘地。」

駱添宗說安居樓這幾年外牆不時現裂痕,他會標上紅點紀錄位置,看下次裂痕延伸至哪處。(吳鍾坤攝)

港鐵:要平衡工程及區內人士訴求

港鐵回覆查詢時透露自土瓜灣站工程開展以來,共接獲約200宗投訴,多為工地附近懷疑樓宇受工程影響的查詢個案。發言人指一直有透過社區聯絡小組,網站和熱綫電話與區內持分者溝通,亦重視他們對項目工程的意見;又表示港鐵及承建商在推展工程的同時,會盡量回應區內人士的訴求,取得適當平衡,並減低工程對社區環境的影響。

運輸及房屋局則回應指,申索人可根據《鐵路條例》(第 519 章) 申索,處理個案的地政總署會專業測量師會主動聯絡申索人,解釋申索所需提交的資料及進一步程序,協助解答他們的申索疑難。

相關文章:【沙中線沉降1】地質報告揭沉降因由 資深工程師:趕工大晒?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