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依・雙老】百萬長者17個日託空缺 九旬好老公細訴照顧者甜苦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人口老化問題持續,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現時全港有逾一百萬長者,於2016年,並有30萬個家庭所有成員皆為長者,較 2006 年上升 67.4%。人口老化持續,令社會頻現雙老照顧者,但對長者的支援有如杯水車薪。照顧者想有喘息的空間,極需要日間護理中心,惟每天收費$41.5的長者日間暫託服務,全港暫只剩17個空缺,面對百萬長者,服務供不應求,在港島東區,逾3萬長者人口爭一個暫託服務名額,全港最多長者人口的觀塘,平均3371名長者爭一個暫託服務。91歲的斌叔與90歲的妻子結婚66載,仍會手拖手出街,但妻子患上腦退化症,照顧上令他變得「困身」,斌叔甚至一時衝動,萌生自行到安老院以避免衝突的念頭。

按區議會分區劃分的長者數目,於港島、九龍及新界中,東區、觀塘及沙田的長者人口最多,分別有92,314人、111,259人及105,219人。(黃廸雯攝)

東區、觀塘、沙田長者最多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8年公佈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長者》,現時全港有逾100萬長者,其中有15萬多人為獨居長者有,佔13.1%。而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就有逾29萬人,共佔25.2%。其中有近4萬個住戶有外籍家傭同住,比2006年增加約 3 倍 , 反映僱用雙老照顧或由外傭照顧長者的情況日漸普遍。按區議會分區劃分的長者數目,於港島、九龍及新界中,東區、觀塘及沙田的長者人口最多,分別有92,314人、111,259人及105,219人。

全港日託服務只有170個名額

雙老照顧者頻現社區,照顧者一般需要24小時「On Call」,令他們缺乏休息時間。為了讓照顧者有喘息機會,政府設立,收費每天41.5元的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名額有限,全港只有170個名額,暫只得17個空缺。而主要的「老人區」只有56個名額,東區佔3個、觀塘佔33個及沙田佔20個,不過現時只有觀塘有2個空缺。假設所有合資格老人家都需要輪候日託服務,即東區約30,771人輪候一個空缺、觀塘則有3371人輪候一個位,而沙田就有5260人輪候一個空缺。故對照顧者而言,喘息空間仍然極度不足。

觀塘和樂邨於1962年落成,邨內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郭倩雯攝)

二人相伴40載,不離不棄。(郭倩雯攝)

相伴40載的黃氏夫婦

觀塘和樂邨於1962年落成,經歷半世紀,現成為區內的它老人邨之一。77歲的黃先生與80歲的太太居住在和樂邨逾50年,記者甫進入單位,黃先生剛從外回家,他步履蹣跚,邊脫下大衣邊說:「你好!隨便坐!」黃太隨即拿水招待記者,兩夫婦精神不俗。

今日唔知聽日事,有冇精神好睇當日狀態。
黃先生

「有冇精神好睇當日狀態。我唔算有長期病,係有睡眠窒息症,要用機器幫助呼吸,怕缺氧有機會中風。另外因為關節同骨痛,所以都要用拐杖幫手,醫生都話冇得醫。」而身旁的黃太則為長期病患者,需要3個月覆診一次,「其實近來個心成日都唔舒服,一唔舒服就要瞓係到休息,睇過醫生,要排到2020 先有得再覆診。」

相伴40載的黃氏夫婦正面對雙老照顧問題。(郭倩雯攝)

黃先生:唔敢行開太耐 會好掛心

黃先生指,雖然他現時要以拐杖輔助出入,不過暫仍可自行處理。「如果我哋其中一個病咗,又或者兩個一齊病晒,都好痛苦。」黃先生坦言擔心,因此希望二人都能身體健康「不過年紀大都係事實。」他又指,作為照顧者有一定的壓力。如照顧老伴感疲累時,難以抽時間休息。他表示,即使政府設長者日託服務,亦需要長時間輪候「想休息都係好突發,唔會一早知,但安老院嘅日託服務又要排,所以都冇得抖。𠵱家出街都唔會出去好耐,會好掛心。」黃太補充,丈夫外出前都會著他按時聯絡「報到」,「有時佢出去太耐,怕佢行得唔好,唔知會發生咩意外。」

半盲丈夫照料腦退化婆婆

黃太慨嘆現時身體狀況欠佳的長者均急需人協助,惟輪候安老院卻遙遙無期。她分享其友人患有認知障礙,完全缺乏自理能力,現時只能依賴其半盲丈夫照顧,無論照顧上、自理上都令他非常吃力「原本就係個婆婆照顧佢老公,但婆婆早年確診有認知障礙之後,就由老公照顧返佢,不過佢老公一隻眼睇唔到,另一隻眼就只有4成視力,睇到佢好辛苦。佢排緊安老院,但唔知排到幾時。」

黃先生性格外向,他年輕時活躍於不同活動,家中掛有不同活動的照片及證書。他嘆惜年紀漸老,加上要照顧妻子,行動及活動都局限了。(郭倩雯攝)

近一成長者​住觀塘 日託服務輪候時間長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8年公佈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長者》,現時觀塘區的長者人口為18區最多,共超過11萬人,佔全港長者人口接近一成。單以長者日託服務為例,觀塘區的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只有33個名額,假設全區長者均需要日託服務,則3371人輪候一個空缺。至於津助安老院及合約安老院舍方面,觀塘區亦只提供4個宿位,估計一人輪候時間約38個月。

觀塘區議員鄭景陽表示,當長者需要安老服務時,往往為突發性,惟輪候時間長,形成真空期。(陳諾希攝)

觀塘區議員鄭景陽表示,觀塘為香港最早發展的社區,當時聚集到一班勞動人口到區內發展,當時的勞動力年紀漸長,出現人口老化問題。鄭又指,若他們需要安老服務時,往往為突發性,惟輪候時間長,形成真空期。「安老服務可以分為兩大類,社區照顧同基本設施。長者普遍會擔心安老院的質素,不過當佢哋需要到社區照顧時就會較急,例如一個大病之後就需要人上門送飯、照顧、清潔等。但社區照顧輪候時間長,就有真空期,形成好大影響。」

社區照顧較「渴市」 政府輕視雙老照顧問題

由於安老院舍的質素會令長者卻步,加上留在家比到安老院舒適,鄭相信社區照顧會比較「渴市」。他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支援社區照顧的發展。鄭認為,現時政府輕視雙老照顧問題,因以為長者之間有能力互相照顧,他認為,政府有責任重新評估。「其實兩個長者,大家都有病痛,佢哋冇其他選擇,只可以互相照顧時,對佢哋身心都好唔健康,好大壓力。」

政府將於翠屏邨興建公務員學院及社區健康中心,鄭景陽認為,該位置交通方便而且有足夠空間。政府可綜合考慮於上址興建安老設施,包括院舍及長者中心等。「希望政府考慮興建時唔單止考慮公務員發展需要,仲希望可以考慮埋社群嘅需要。」

斌叔平日會牽著斌嫂的小手由馬鞍山到藍田打麻將,又會一同外出下午茶,二人恩愛非常。(蔡正邦攝)

九旬翁照顧病妻 斌叔:諗過自己去安老院算

在新界區,長者人口最多的為沙田區,共超過10萬人,91歲的斌叔與90歲的妻子正正住在區內。他們結婚66載,斌叔平日會牽著斌嫂的小手由馬鞍山到藍田打麻將,又會一同外出吃下午茶,二人恩愛非常,儼如熱戀中的小情侶,即使妻子患病,斌叔對她的照顧有增無減。

7年前的一天,妻子突然忘了如何使用電池爐及如何開電視,她經常因「做唔到」而發脾氣,導致她情緒不穩。家人帶她去檢查,確診患上腦退化症。患病初期,由於二人都暫未適應,爭執較多。斌叔指,斌嫂一不如意就發脾氣,不時說出悔氣說話「你唔愛我喇!」、「你都唔顧人」等。由於她很依賴斌叔,因此照顧上令他變得「困身」,斌叔甚至一時衝動,萌生自行到安老院以避免衝突的念頭。

斌叔平日經常陪伴斌嫂左右。(蔡正邦攝)

至2013年,斌嫂透過轉介信成功申請私營長者日託中心,現時她一星期有兩天會到日託中心,讓斌叔及家傭能稍作休息,斌叔直言太太到日託中心後,能重拾屬於自己的時間。「我有時會去樓下睇下報紙、自己行商場、散步,又會參加信義會舉辦嘅工作坊,同其他照顧者一齊分享下。」他慨嘆,工作坊中有聽過有照顧者會想放棄,「嗰個人提過想佢太太快啲走,佢太太不良於行,要長期臥床,郁一郁就怕佢跌,但唔夠力扶佢。」斌叔坦言,擔心終有一天要面對同樣問題「可以嘅就留返佢係屋企照顧佢,始終舒服啲,環境都闊啲。但無辦法嘅都要送佢去安老院。」

其實我哋已經好幸運。
斌叔

(蔡正邦攝)

照顧者也需被照顧

斌叔表示感恩能及早發現太太患病,「睇醫生食藥係幾有用,不過排期好耐,私家醫生又貴」。經濟方面,斌嫂現時前往的長者日託中心一天需要470元,即一個月需付3760元。另外,雖然他們均有醫療券,惟不能涵括所有藥費,所以斌叔認為經濟上略有壓力,因此他希望政府可以提供更多援助。斌叔認為對於雙老家庭的經濟及心靈支援同樣重要,「護老者好需要空間休息下,希望政府可以提供更多活動畀護老者,學識點面對,係照顧人時都可以照顧到自己。」

斌叔斌嫂相愛70載,訪問當日適逢情人節,他們照常吃下午茶,斌叔細心地將漢堡包分開,又為斌嫂攪拌咖啡,無微不至。斌叔直言:「希望白頭到老,互相忍讓,互相愛錫。」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本港的安老政策停滯不前,政府未有就人口老化問題作合適的修補方案,令現時資源嚴重不足。張認為,現時最快捷及可行的方法為安排暫顧上門服務,如提供洗澡、陪診及送飯等。政府不需提供額外的地方,若能提供所需費用或資助,即能紓緩現況應急。另外,今(22日)上午8時45分會於立法會舉行「為護老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的支援」公聽會, 將有多達70單位發言,為照顧者發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