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重組7.7旺角清場 警棍襲撤退示威者 逼街坊入窄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7日,有團體自發籌辦九龍大遊行,23萬人湧出尖沙咀主要街道。當晚有示威者佔領彌敦道遊行至旺角。不打算衝擊的示威者,被警察前後包抄武力驅離,釀成流血事件。

事後有輿論質疑警方處理手法不當。除了在場記者與示威者外,更有大批到旺角消遣的市民被圍。綜合中警棍受傷示威者、路過被趕入窄巷街坊的視角,他們口述周日的「旺角黑夜」所面對的經歷。

7月7日晚,阿權曾於在旺角被警方包抄。(曾雪雯攝)

7月7日晚上,28歲的阿權(化名)考畢日本語能力試驗後,趕到尖沙咀聲援九龍大遊行。當時,部份完成遊行群眾於天星碼頭外聚集,錯過遊行的阿權逐加入,一起討論去向。最終,阿權隨在場人士決定沿彌敦道遊行至旺角亞皆老街,向遊客及更多市民宣傳反送中運動,及重申五大訴求。鉅料,阿權卻邀來超乎想像的暴力之夜。

7月7日晚上,阿權在討論區獲悉負責612清場的外籍指揮官陶輝(Rupert Dover,圖)現身尖沙咀。他隱約感覺長夜不會就此完結,而趕赴尖沙咀。(曾雪雯攝)

+2

示威者無衝擊、無防具 打算散去被阻

阿權指,遊行隊伍隊頭約晚上9時30抵達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當時遊行人士已知警方在亞皆老街有大量佈防。但由於示威者共識是大家無意衝擊,且無頭盔、眼罩等防護工具,故雙方一直保持約30米距離。「當時甚至其實唔可以話對峙」,但阿權指警方不停大叫呼籲靜止的示威者,「停止衝擊警方防線」,引來現場人士鼓躁。因此,後排示威者開始傳來雨傘,前線逐設置雨傘陣後,並商討如何向油麻地地方後退,再和平散去。

阿權坦言,對警方一邊驅散,一邊包抄的行為,大惑不解。(曾雪雯攝)

按警方指示散去  反遇圍捕

不過,當示威者按警方呼籲和平散去,卻反遭包炒圍捕。阿權與遊行人士散去途中,接到消息指警方開始在朗豪坊及山東街置防暴警。「當時我覺得事態嚴重,因為咁包抄會令示威者同警方情緒高漲,有啲甚至驚慌」,阿權逐跑往山東街方向查探,發現警方確實在山東街佈防。

他指,在場人士多為學生,不少人因而恐慌大叫,「死啦,死啦,前後都有人點走呀?」其時,阿權仍樂觀地安慰旁人:「冷靜啲,如警察要驅趕,都要留條路畀我哋走,因為我哋當時並無任何衝擊行為。」

阿權手臂瘀傷已痊癒,惟當日被推倒、擦傷的傷口猶在。(曾雪雯攝)

警方無預警下向女學生施襲 自衛擋棍被警推跌

然而,警方最終卻在毫無預警下向眾人施襲。阿權指,早在山東街警方封鎖前,他們曾質問警方為何不讓遊行人士散去,但當時警方情緒卻比示威者更高漲謂:「你唔好再過嚟,再嚟就郁手。」

其後,一行人沿西洋菜街對出後退時,警方更在毫無警示下直接使用暴力。他稱,警方向他身旁的女生施以警棍,故他以手臂擋開警棍,卻招來二、三名警員圍捕。其中一名警員更直接推跌他,「佢唔係想捉我、拘捕我,而係直接推咗我落地,(我落地之後)佢仲想用警棍打我」。最後,有人從後在警棍下救走阿權,但他指當時另有二、三名和平示威者被警方壓低被捕。

「佢唔係想捉我、拘捕我,而係直接推咗我落地,(我落地之後)佢仲想用警棍打我」阿權說。(曾雪雯攝)

黑衣人指驅散手法屬中信事件2.0

「我哋向後走點解會使用武力?」。阿權對警方當晚團捕行動極度憤慨,他形容與中信事件驅散手法如出一轍,「完全唔係驅散,係圍捕」。6月12日金鐘警民衝突時,警方曾向龍匯道中信大廈外、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和平示威區推進並施放催淚彈。事件險釀人踩人意外,阿權亦在其中。他批評警方並無理會市民人生安全,「612中信至少有中信,77連中信出口都冇,係無路畀人走」。

612中信圍困事件中,阿權亦在場。他質疑77清場手法與中信同出一轍。(資料圖片)

街坊打扮老伯受驚 警方:唔好上前否則被捕

7月7日旺角一役,警方手法備受質疑。另一原因是因為有不少旺角街坊亦遭警方圍捕。阿權指,當日旺角有不少無穿黑衣,無戴口罩的街坊,同樣被警方包抄。阿權指,有街坊打扮的伯伯、姐姐亦慘被警方封路、威嚇,「警察威嚇佢哋『唔好上前,否則會被捕』」。

被問及會否向監警會投訴警方濫權行為,阿權搖搖頭指,過去投訴成立合案近乎,不相信自己人查自己人能還受害者公道。(曾雪雯攝)

《蜘蛛俠》散場 變真決戰千里

旺角街坊青蛙(化名)是被警方清場牽連的受害者。每逢周日,旺角都是市民消遣勝地,當晚約12時06分,青蛙剛看畢《蜘蛛俠:決戰千里》步出旺角新寶戲院,鉅料步出街頭已是滿街警察。無論市民身穿黑衣與否,警察無差向市民大叫「行呀!行呀!」,並以長盾敲地,藉巨響恫嚇市民。

青蛙當日與男友在旺角新寶戲院觀看電影,《蜘蛛俠:決戰千里》。但踏出戲院門外便遇上清場。(受訪者提供圖片)

「啲人嚟旺角食飯都可以知而唔來,我哋呢啲街坊一出戲院就見到」,她至今留有餘悸。她指,身旁有看《蜘蛛俠》的中學生、情侶,亦有自由行遊客及著拖鞋吃宵夜的街坊,一大群消遣的途人就被欄截。「當時心諗當日示威者咩都冇,頭盔又冇,應該唔會衝擊警察,係咪有其他事發生呢。」 

黑衣人助疏散:唔使驚、唔好踩到人

青蛙指,當時戲院散場的同行狀甚驚恐,情侶因而緊抱對方。由於警方欄截往旺角的街道,人群只能往油麻地方向逃去,她指近百人一度塞在家樂坊窄巷,險象橫生。警方封路致人群恐慌,倒是散落四周的黑衣人,協助人群往油麻地方向疏散,「佢哋會話唔使驚,慢慢行,唔使緊張,唔好踩到人」。

街坊:好像宵禁咁

她又指當時示威者並無衝擊,亦無裝備,感覺像一群人行畢花市散去,「如果佢地唔著黑衫同街坊無分別」。身為旺角街坊,她質疑當晚旺角示威者、街坊比例是近乎一比一,警方絕無必要動用如此規模的警力。

青蛙的感覺是,當晚形同宵禁。「好多街坊都係著住拖鞋,但封晒路」。她指,當時彌敦道、西洋菜南街、新填地街等均有大批警察,彌敦道更有近20架警車,廣東道又有警截停途人查身份證,沿途牆壁均有紅藍燈閃影。「每一條街都有好多警車、警察封路,查身份證,好像宵禁咁」 。最終,兩、三分鐘回家路徑變成近一個小時的逃生長征。

面對警方防線,不少旺角街坊只能繞道回家。(曾雪雯攝)

反送中風波演變至今,追究警方濫權漸成運動五大訴求之一。青蛙經歷旺角黑夜後,認為當晚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已影響警方平日在油尖旺對抗黑社會、防暴安良的形象,促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員會調查事,為受影響的街坊、商戶及警員討回公道。

在警方包抄清場前,旺角街坊對長夜漫漫,毫無概念。(曾雪雯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