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遊行】咬警經過、紅裙女踏血 公民記者拍下新城市血戰兩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田警民衝突期間,在網上熱傳的紅裙高跟鞋淑女踏血奔馳,奇幻紀實照片,背後是一個個公民記者穿梭前線的故事。

他們還拍下22歲大學生涉咬斷警員無名指經過的關鍵圖片,在facebook發佈,望協助還原事件經過。他們無傳媒機構支持,僅僅透過手中鏡頭傳遞真相,為歷史寫下初稿。

7月14日晚上,社媒在fb發連環圖指,「警方在新城市廣場內與小量示威者發生衝突,期間有人向警員掉出雨傘,而警員則揮舞警棍。有示威者被制服時被警員插眼攻擊。」社媒指,以上圖片只供收費媒體作單次使用。(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3
+2

社媒發佈斷指警事件關鍵照

USP(United Social Press,下稱社媒)記者近日發佈警察斷指事件的關鍵照片。7月14日下午9時55分,多名警察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內圍捕一白衣示威者。社媒在fb描述指,多名警察衝前把示威者按在地下,「並在制服過程中一度以2隻手指插在其右眼」。從圖片所見,一名警員右手食手指觸及示威者右眼,中指碰鼻,無名指扯嘴,該示威者臉容扭曲,上衣被扯高。

我如商場內在購物的紅裙女士一樣,無故捲入了衝突中。
阿Ming,社媒攝影記者

攝影師阿Ming受訪時指,成功拍下相關照片純屬偶然。當時,他本在新城市中心中庭閒晃,突然間就有一隊防暴警察殺進來,「見人就扑」。「我如商場內在購物的紅裙女士一樣,無故捲入了衝突中。」事出突然,他只知要向衝突方向按快門,每當看到有人被捕便多按相機多下,因此,為咬斷指事件提供佐證的照片都是事後仔細翻看才看到。

紅裙高跟鞋女士踏血奔馳經典一幕出自阿Ming之手。他指,自己會包底做其他成員沒做的事,如當日知道鄉事會路附近已有其他成員,他便走到商場內及其他位置拍攝,以更全面地以不同角度報導。意外促成一張經典相片。(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拍下紅裙高跟鞋女士踏血奔馳

在衝突現場,無人能預知下一秒的事情。阿Ming指,較平靜時他會到處逛逛掃視宏觀情況,「尋找具視覺效果的場景,等候something happens(事情發生)」。他以網絡瘋傳的紅裙高跟鞋女士踏血奔馳為例,對於這宛如魔幻現實的情景,他指,「一切只是在那刻的偶合,就如街拍一樣,那一刻過了就不會重現。」

我們只是提供另一角度、呈現真相的報導。
阿Ming,社媒攝影記者

攝影師:僅提供另一角度、呈現真相的報導

事後,USP昨日以連環圖方式發佈示威者疑因自衛咬斷警員手指的照片。被問到對於相片扭轉了不少輿論的感受時,攝影師阿Ming說得淡然,「與其說扭轉了輿論,倒不如反映了新聞的真確性,特別在於媒體有他們Framing(設置框架)及agenda setting(議題設定)下,報導著平行時空般的alternative fact(另類事實),我們只是提供另一角度、呈現真相的報導。」亦因此他的鏡頭不只聚焦衝突場面,更多是衝突以外的觀察,像瀝源邨躲在家中的街坊,也像記錄現場有媽媽解答孩子為何示威者要戴頭盔的種種。

7月14日,當防暴警察進入瀝源邨佈防,阿Ming拍下瀝源邨一家三口於窗前觀看警察舉動。當時USP帖文指,有橋上觀看市民問:「係咪宵禁,返屋企都唔畀」。(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以影像記錄社會運動 攝影師自發組義務發佈平台  

社媒起源於2013年一次社會運動。2013年5月26日,學民思潮六四遊行後,自發遊行至中聯辦,當時,一名紀實攝影師因無法出席遊行,遂在facebook建立專頁,冀為在場攝影師提供一個即時發佈照片的平台。

一度停止運作 成員因反送中再聚首

多年來,攝影師留下社會運動紀錄,惟2017年起宣佈停業。直至2019年6月,社媒突然更新facebook專頁,指因應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大型社會運動,因此宣佈社媒有限度復活。阿Ming自嘲,作為一個不問世事的成員,只知香港發生了大事,身旁的同志突然又聚起來記錄、採訪。

當7月14日遊行人士經過沙田新城市時,有媽媽帶同小朋友經過。當時,小朋友問:「媽媽,啲人做緊咩呀?」媽媽指:「前面警察打人,佢地傳緊啲頭盔保護自己。」(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成員背景多元化 有記者、IT人、演唱會攝影師

阿Ming指,社媒由十多人自發組成,當中有以義務形式參與的自由攝影師及文字記者。這批公民攝影記者背景各異,有記者、大學職員、資訊科技業人士,亦有人在沖印及銷售底片小店工作。當中更有一名駐日樂團及演唱會攝影師,自六月以來她每逢周末就購買昂貴的「last minute」機票往返香港,只為留在香港拍攝一個遊行。

社媒由十多人自發組成,均是以義務形式參與的自由攝影師及文字記者。圖為另一名社媒記者,在源禾路體育館對開攝下警員施放胡椒噴霧。(Cezzna@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轟媒體編輯不自主:商人獻媚非為報導真相

阿Ming認為,21世紀新聞與文字不值錢,而香港與台灣湧現的反紅色媒體思潮,或源於媒體不再能編採自主,「愈來愈多媒體被有背景、有目的的商人、財團收購、兼併,只為某人獻媚以帶來更多的商業效益,而非從新聞角度出發,為大眾報導中立及可信的新聞」。他指,近年政府、官員、甚至個別媒體不斷重塑真相,他以2014年雨傘運動暗角七警打人案為例,他指曾在新聞報導中看到曾健超被七名警員拳打腳踢,然而,報導最終卻刪去字幕,「半夜播著『拳打腳踢』(的字幕),一覺睡醒也只剪剩曾健超在添馬公園潑水」。

他解釋,自己平日並不會站得太前,平日多些拍靜態故事圖片。故他的作品多以數張相片,以photo story式呈現故事。因此,拍下新城市廣場圍捕時,警員疑挖眼斷指的照片是純屬偶然。圖為714沙田衝突後,市民自發還原場地。(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與傳統傳媒機構不同,阿Ming指,一般傳媒均會因成本、收視及其他考量影響媒體報導的角度。而社媒屬記者自發組成的平台,一切取材成員均是成員自由發揮。「成員愛拍甚麼就拍甚麼」,Ming指,成員間唯一嚴守的,就是恪守紀實、新聞相片原則,不作假及準確呈現真實。

自6月以來,前線記者採訪時不時受到阻礙。社媒作為沒有大公司撐腰的公民傳媒,在前線衝鋒陷陣尤其困難。阿Ming指,作為一間成立良久但無太大知名度的公民記者網媒,不論面對警察、示威者都比傳統傳媒面對更大的挑戰。例如,主流大台會為了攝得最好角度,屢在記者招待會搶位,阻擋後排行家。

阿Ming指,衝擊往往涉及當日的少數人,和平遊行示威的人佔大多數。「雖然他們沒站到最前線,但他們與前線的人是不能分割的,他們走出來也有他們的故事、他們的因由」,因此他的鏡頭記錄不少衝突以外的靜態場境。(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網民留言感激記者還原真相

自相關斷指運環圖發佈後,大批網民留言感激記者還原真相 ,並祝願記者,「好人一世平安 」。真相於他,他認為不只是一時輿論,而是永恆的是非黑白。因此,社媒改變一般圖片免費授權給非牟利團體、商業用途另作洽談的方式,而選擇單次授權圖片予公眾。身為攝影師,阿Ming指,「大眾真相比個人金錢重要」。

7.14當日社媒寫道,「遊行現場,市民高舉不同橫額,表達對警隊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不滿,亦有市民支持學生,表示學生沒有暴動,以及為記者被襲而發聲。」(Tam Ming Keung@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無論我們看見與否,真相就在那裡,不管我們相不相信。真相不在乎我們的想法和需要、不在乎我們的政府、意識形態、宗教信仰,它會一直蟄伏等待。
HBO 迷你劇《切爾諾貝爾:傷心的兒童(Chernobyl)》

「無論我們看見與否,真相就在那裡,不管我們相不相信。」

他認為真相就是真相,是不會受個人想法影響。他引用最近熱播的HBO 迷你劇《切爾諾貝爾:傷心的兒童(Chernobyl)》解釋,「無論我們看見與否,真相就在那裡,不管我們相不相信。真相不在乎我們的想法和需要、不在乎我們的政府、意識形態、宗教信仰,它會一直蟄伏等待。最終送上了切爾諾貝爾這份大禮。我曾害怕真相的代價,現在我只想問:謊言的代價是什麼?」

「謊言的代價是當大眾、以至還在探索世界的年青人漸漸吸納這種謊言,不只影響當下輿論爭論,而是永久的,我們總有一天分辨不了是非黑白。」拍下警員被咬前經過的攝影師如是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