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一個節|末日化身神奇女俠 女人節18場活動尋找自我價值

撰文:呂凝敏
出版:更新:

「當年作為一個30歲嘅女人,身邊嘅朋友都只有BB展、婚紗展可以去,再唔係就去食物展執平嘢,都係好消費性,唔可以話呢啲冇養份,但我除咗關心執平嘢,都會關心社會上唔同嘅議題,自己有好多經歷過嘅事,都希望有人可以同我分享。如果有一個咁樣嘅節日,大家一齊嚟慶祝,幾好丫」,情趣用品店負責人、女人節(Women’s festival)創辦人之一的呂穎恆(Vera)這樣說道。
「我當時搞電影節時覺得,接觸到嘅觀眾群好狹窄,好似啲電影節無論係咩主題都好,都係同一班人嚟,我想接觸到更廣大嘅觀眾群」,女影香港創辦人、性別研究學者黃鈺螢(Sonia)遂一口答應呂穎恆的邀請,成為創辦女人節的一分子。
逸東酒店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形容,逸東酒店希望創造出一個不只是遊客,而是本地社群都支持並擁有的社區空間,當她遇上呂穎恆時,發現大家的理念一拍即合,女人節遂於2018年橫空出世,四年來都在逸東酒店舉行活動。
攝影:鄭子峰

三名女人節創辦人黃子欣(左)、呂穎恆(中)及黃鈺螢(右)老友鬼鬼,一聚頭便有說不盡的話題。(鄭子峰攝)
有個媽媽分享佢有兩個仔,要去外國讀書,但佢過去十幾年,成副心機都放喺兩個仔身上,佢話,如果冇咗兩個小朋友喺身邊,唔知自己係邊個。
性用品店負責人、女人節創辦人呂穎恆

女人節今年來到第四年,回想過往三年有不少難忘的活動,呂穎恆記得其中一場活動探討母親創業的可能性,其中一位母親在分享會後與她們聊天,卻突然哭起來,「嗰場活動叫Mumtrepreneur,即係媽媽都可以創業,有個媽媽分享佢有兩個仔,要去外國讀書,但佢過去十幾年,成副心機都放喺兩個仔身上,佢話,如果冇咗兩個小朋友喺身邊,唔知自己係邊個」。呂穎恆說,原來那位媽媽其實不是想創業,她是為了尋找自我價值而來到那場活動。

今年女人節於周六(21日)起,連續兩個周末在逸東酒店舉行活動。(Women's Festival網頁圖片)
CoCo Pop今年在女人節主持的活動,是以說故事形式,向在場人士分享出兩本關於失去和放下的書籍──《我離開之後》(What to do when I’m gone)和《妳離開之後》(Dancing at the pity party)。(黃偉民攝)

透過變裝活動發掘自我不同面向

今年的女人節共有18場活動,其中一場是由本地變裝皇后(Drag Queen)Coco Pop為觀眾說出有關失去與放下的故事。令黃鈺螢念念不忘的活動,也是與變裝文化有關,「近年美國有個變裝真人騷,令到Drag流行起來,其實變裝文化歷史可以好多元,好多樣貌妝容都可以存在。那場活動叫Drag Jam,不論你係異性戀定同性戀,參加者都可透過變裝表演發掘自己內心不同面向。除咗年輕LGBT族群,一啲平時好怕醜嘅男孩子女孩子,都透過呢個工作坊搵到自己,對自己有新嘅認識。」黃鈺螢認為,女人節的意義在於提供一個安全及舒適的空間,讓大家「做自己」,過往女人節也曾舉辦一些與家庭暴力、性侵等議題有關的活動,但她覺得唱歌跳舞等歡樂的情感,也可以在這個節日與大家分享。

+4

從批評整容看雙重標準的暴力

對黃子欣來說,女人節的意義在於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去回答一些沒有答案的問題。女人節曾經探討過大眾對整容的立場,有人認同跨性別人士的選擇,卻對希望透過整容追求美的女人加諸批評,對整容有雙重標準,引發起一場思辯,黃子欣認為是一件很具啟發性的事。今年的女人節,其中一項活動請來文化評論人李薇婷、詞人王樂儀及黃鈺螢,探討日常語言內的偏見,盼大眾了解到一些不為意的用語,也是強化定型觀念與偏見的幫兇。

大眾對整容的雙重標準,引發起一場思辯,黃子欣認為是一件很具啟發性的事。對黃子欣來說,女人節的意義在於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去回答一些沒有答案的問題。(鄭子峰攝)
例如點解輪椅人士不能暢快地喺城市走來走去?因為成個城市設計,係為用雙腳行路嘅人而設。
性別研究學者、女人節創辦人黃鈺螢

三分一參加者是男性 「女性」是檢視社會問題的角度

別以為女人節只供女性參與,黃鈺螢指,以往有三分一的觀眾是男性,包括直男及性小眾。部份人或會認為這是一個「強化女權」的節日,黃形容,這個一個人文關懷的節日,「女性」只是一個檢視社會問題的角度,「例如我哋用女性角度出發睇醫療、死亡、政治、環保及貧窮,都有唔同感受」。她指出,社會的制度建立於一個幻想的服務對象,那個服務對象便成了一個標準,如果我們並非屬於那個標準族群,很容易會被「排外」,生活上便會遇上各種困難,「例如點解輪椅人士不能暢快地喺城市走來走去?因為成個城市設計,係為用雙腳行路嘅人而設」。黃子欣補充指,性小眾同樣如此,不只是一個身份(identity),也是一個看世界的可能性(potentiality)。

「神奇女俠的新世界準備指南」是今年女人節的主題,黃鈺螢透露,主題原來與世界末日有關,「近年社會發生很多事,有一段時間大家都覺得快要世界末日,會幻想一個強而有力的人或國家拯救我哋。但好多超級英雄都係用武力、破壞性力量去拯救一個地方。改變世界有好多種力量,而Wonder Woman係用非傳統方法去介入,用坦誠嘅心面對世界」,她認為神奇女俠用愛改變世界的力量,與舉辦女人節的宗旨不謀而合,遂決定用來作為今年的主題。

三名女人節創辦人形容,今年自身的生命有所變動,有機會是最後一年舉辦「女人節」,故籌劃活動時雖然也頂着票房壓力,仍選擇任性一點,「做我哋想做嘅嘢」。(鄭子峰攝)

今年的活動與往年的形式有點不同,少了工作坊或互動情境,更多的是分享會和講座,呂穎恆笑言這是受疫情所限的考量,但原來背後也有另一個原因。呂穎恆形容,今年不少創辦人的生命都正在變動,自己準備生小孩,黃子欣亦有新的工作機會需要離港,故有機會是最後一年舉辦「女人節」。「所以今年會做啲我哋想做嘅嘢,啲活動嘅主題都幾有挑戰性,探討嘅問題都係冇答案,全部都要用腦!哈哈」,黃鈺螢坦言也有票房壓力,但發現其中一場活動與「女神創世」有關,也有十多人報名參加,故對觀眾有一定信心。

WFHK 2021 節目表日期:8月21、22、28、29
地點:逸東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