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憶父親趙紫陽不忍鎮壓 趙二軍:不相信可恢復名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9年,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反對戒嚴及用軍隊鎮壓,在六四後下台,之後一直被軟禁至離世。當年5月19日凌晨,他到廣場探望絕食的學生,拿着擴音器對學生說「我們來得太晚了」,成為他一生中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參與黃雀行動、曾流亡法國的趙紫陽次子趙二軍,於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夕在廣州接受《香港01》專訪,首次談及流亡細節,並回憶六四開槍前趙紫陽喃喃自語「還來得及」,可惜無法阻止流血收場。趙紫陽離世後骨灰一直安放家中,趙二軍說已與當局達成共識,家屬準備好安放事宜,但估計今年難成事。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系列報道:尋記憶 思前路
憶父親趙紫陽不忍鎮壓 趙二軍:不相信可恢復名譽
趙紫陽次子趙二軍六四後流亡 首披露黃雀行動細節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次子趙二軍回憶父親不忍以軍隊鎮壓學生,他覺得中共不可能為父親恢復名譽。(羅君豪攝)

趙二軍近年常在北京和廣州居住,與他相約在廣州的一間餐廳訪問,他侃侃而談,但婉拒錄影。趙紫陽曾在文革前後兩次擔任廣東省委書記,趙二軍在廣州長大,曾任海軍飛行員,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訪問時國粵語夾雜。八九民運期間,他在海南工作,不時回北京了解局勢,也曾到天安門廣場拍照。

趙紫陽被視為中共開明派,文革後在四川推行「包產到戶」,解決農民溫飽問題,「要吃糧,找紫陽」成為順口溜。1980年他出任總理,成為鄧小平左右手;1987年接替被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的胡耀邦出任黨總書記,總理一職由被指是保守派的李鵬擔任。

1989年5月19日凌晨近5點,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的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探望已經絕食學生。這是他一生中最後一次公開露面。(Getty Images)

拒做用軍隊鎮壓學生的總書記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學生和市民到天安門廣場悼念,後發展成反官倒、反貪腐和爭取自由民主的運動。《人民日報》在4月26日、趙紫陽外訪朝鮮(北韓)期間發表社論,將民運定性為動亂。趙紫陽回國後希望為學運降溫,但並不成功,更指鄧小平仍為黨的最高決策人。據其回憶錄《改革歷程》,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5月17日決定戒嚴,趙當時在想「不能讓自己成為動用軍隊鎮壓學生的總書記」。

三十年前的5月19日凌晨近5時,趙紫陽在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後來當上總理的溫家寶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探望已絕食近七天的學生。他拿着擴音器說:「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應該的。」同日晚上,李鵬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宣布北京5月20日起戒嚴。

八九民運期間,有學生打出「趙紫陽自重、李鵬出來、鄧小平聊聊」的標語。(支聯會提供)

趙紫陽曾自言自語「還來得及」

當時身在北京的趙二軍說,戒嚴後「父親自言自語,說了幾次『還來得及,還來得及』」。5月24日離京前夜,他在中南海住處看到戒嚴部隊拿着鐵樁通過隧道前往人民大會堂,「那時父親還抱有一線希望,希望鄧小平回心轉意,但想不到最後悲劇還是發生了。」

六四開槍鎮壓後,趙紫陽被指「分裂黨」和「支持動亂」,被革職審查三年,但找不出任何勾結、串連的證據,事件不了了之,但他被軟禁至2005年1月17日逝世,終年85歲。回顧趙紫陽的功過,趙二軍說子女只會認為父母偉大,應留代歷史和人民評價。

1989年6月3日夜晚至6月4日凌晨,解放軍開槍鎮壓八九民運,不少市民、學生中槍身亡。(法新社)

監控趙家愈趨嚴密 「250份盒飯,是納稅人多少錢」

每年趙紫陽忌日、清明、六四,趙家都被嚴密監控,「今年清明節上百個公安在門口,保母不敢外出,吃飯都成問題。她問監控的人能不能去拿盒飯,去派出所拿,裏面的人說有250份盒飯。一日三餐,是多少納稅人的錢?」今年清明後第四日,監控人員才全部撤走。

上世紀八十年代,趙紫陽主政,趙二軍說那是中國政治最寬鬆、最開放自由的時候,沒有學生和市民認為政府會開槍,「當時政治(氣氛)寬鬆,大家敢說話,老百姓上街遊行,就像香港回歸後市民上街反對23條立法,但現在就更難,因為香港逐漸向大陸的機制轉換,對自由的壓力更大了。」趙二軍說趙紫陽本能上覺得國家的體制有問題,「我父親沒有完全否定共產黨,認為中國共產黨要重新取得合法性,要有一個競爭的過程,在自由開放的過程中維持合法。比較世界這麼多種制度,美國模式的自由民主政制還是符合多數人的利益。」

2005年1月17日,趙紫陽逝世,終年85歲。當時趙家設靈,趙二軍(右一)在場打點。(法新社)

八九官方論調回歸「反革命暴亂」 趙二軍:冇眼睇

六四成為中國政治改革的分水嶺,趙二軍說,六四前趙紫陽主張黨政分開,但六四後中國又在各層級恢復強化黨的領導,削弱民主和法治,政治體制改革走了回頭路,「把最應該國有的教育、醫療推給市場,老百姓沒有自由,不聽話、有不同意見的幹部就升不上去。現代到處都貼着『自由、民主、法治』的標語,但老百姓舉牌要這些就不可以。」

官方對六四的評價,從「反革命暴亂」變成「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2008年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員欽定、新華社刊發的改革開放三十年大事記亦沿用此論調;但到2018年,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就重新定性為「反革命暴亂」。趙二軍笑說少看這些報道:「冇眼睇!原本想淡化,但繞不過去,又恢復了吧。」

對於平反六四、恢復趙紫陽的名譽,趙二軍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為什麼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待遇不一樣,胡的問題是自由化,人民內部矛盾;趙紫陽是反對這個體制,他們覺得威脅政權合法性,是敵我矛盾。動用軍隊鎮壓老百姓是誰的責任、死難者怎麼賠償?所以(平反)是不可能的。」

趙二軍指,《改革歷程》、《趙紫陽軟禁中的講話》、《趙紫陽還說過什麼》幾本書,能代表父親趙紫陽的思想。(李澤彤攝)

骨灰安排與當局有共識 但年內難成事

趙紫陽逝世後,骨灰一直存放家中,當局與家屬就骨灰安放問題有不同意見,其遺孀梁伯琪2013年逝世後,二人的骨灰至今未能安放。趙二軍透露,當局約兩年前同意家屬自己安排,雙方亦商定地點,趙家今年已完成準備工作,「我們希望在今年,但估計很難,今年太多事了,是六四三十周年、建國七十周年、五四運動百周年,還是我父親誕辰百周年。」

他說,當局最初要求安葬在八寶山,但家屬不同意,「父親被撤銷一切職務,離世前只是普通黨員,是老百姓,旁邊埋葬誰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看了一些公墓,但組織不批准,還講過一些規定,嚴格來說是違反人性的。」他認為當局害怕趙紫陽墓地會變成標誌,「他們必須害怕,最後同意的地點也是容易控制的。」

趙二軍指,父親趙紫陽和母親梁伯琪的骨灰一直放在家中,已與當局就安葬安排達成共識,但估計今年內難成事。(羅君豪攝)

六四後流亡法國 首談黃雀行動

六四後,趙紫陽的舊部被清算,趙二軍參與黃雀行動營救,最終帶同妻女流亡法國,他自身的經歷亦是傳奇。多年來一直有報道指趙二軍在海南省以假護照出境,他在訪問中否認此事,亦首次談及參與黃雀行動和流亡之事。(詳見另稿)

1989年6月4日清晨,解放軍完成天安門廣場清場,日間長安街仍有密集槍聲,市民中槍死傷。(支聯會提供)

1998年,被軟禁中在家中的趙紫陽。(路透社)

上文節錄自2019年5月27日出版第164期《香港01周報》文章〈六四30年 尋記憶 思前路〉。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