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天安門四君子周舵反思激進革命文化:民主憲政路遙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9年6月2日,周舵與劉曉波、侯德健、高新在天安門廣場見記者宣布絕食,四人後來被稱為「天安門廣場四君子」。6月4日凌晨,他與侯德健與戒嚴部隊軍官談判,讓最後留守的數千學生撤出廣場。六四後周舵被捕,關押近一年後獲釋,曾到美國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但他沒有如其他民運領袖一樣,流亡外國,而是決定回國。近年周舵不時在網上發表文章,內容涉及政治體制改革等敏感話題。他不贊同香港採取「違法達義」佔領中環的模式爭取民主,但被問到內地政治近年是否走回頭路,他說「這是最粗的紅線」,不能碰、不能答。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系列報道:尋記憶 思前路
天安門四君子周舵 難忘與軍官談判撤離廣場生死一線
天安門四君子周舵反思激進革命文化:民主憲政路遙遙

天安門四君子周舵,堅決留在國內,研究政治改革的可能。但被問及近年民主路是否倒退時,他就說這是最粗的紅線,不能碰亦不能答。(羅君豪攝)

被扣上「操縱學運幕後黑手」帽子

六四後周舵被捕,關押近一年後獲釋,1992至1994年到美國哈佛大學社會系擔任訪問學者,但他沒有如其他民運領袖一樣,流亡外國,而是決定回國。

「所有親戚都老淚縱橫勸我不要回去,我說我愛國啊。」周舵苦笑地說道,回國正因中華民族歷盡苦難坎坷,「肩上有責任,看看能不能做出一些事情,讓民族不再重蹈歷史覆轍。」

審訊期間,周舵被扣上「操縱學運的幕後黑手」之名,他反問若背後有人操縱、有嚴密組織,事情不會發展到如此地步。回國後,他在持續被監控下,研究中國政治,「中國政治現代化不可能靠激進革命、三天兩晚就完成。只能一磚一瓦,做思想理論建設。」

周舵(左起)、劉曉波、侯德健、高新在1989年6月2日宣布絕食,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支聯會提供)

不認同佔領中環 是激進黨文化所害

比較1989年的民主運動,以及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周舵有自己一番體會和看法。他直言不贊同採取「違法達義」佔領中環的模式爭取民主,更認為兩次運動中,學生領袖到後期難以控制群眾,示威現場愈趨激進,溫和聲音被認為是「叛徒」,這都與共產黨的激進文化並無二致,即堅決不妥協、不知進退。

「這是共產黨幾十年來向人灌輸的、激進革命的黨文化:革命英雄主義、往前衝、誰往後退就是叛徒軟骨頭。實際上共產黨自己並不是這樣,共產黨的策略非常靈活,只要能達到目的,什麼手段都可以使。」

周舵比較1989年天安門民運與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認為兩次運動中,學生領袖到後期難以控制群眾,示威現場愈趨激進。(支聯會提供圖片)

最粗的紅線 不能碰、不能答

近年周舵不時在網上發表文章,內容涉及政治體制改革等敏感話題,文章不僅僅在網上發表,周舵更曾稱有渠道讓中共的領導層看到。

他認為縱觀世界歷史,英美所代表的自由憲政模式成為現代化主流模式,但中國在1949年選擇了法俄式的激進革命模式,是走錯路,「從斯大林模式,怎麼走出來,走回自由憲政的英美道路,難度更大。」

記者緊接問,從1989年至今,或習近平上台後,是否又走回頭路,周舵如此回答:「這就是那條最粗的紅線,是不能碰的,所以這條問題我只能不回答了。」

天安門廣場每日都吸引大批遊客,但進場前都要經過嚴格安檢,與十年前相比相差甚遠,更遠比1980年代戒備森嚴。(羅君豪攝)

上文節錄自2019年5月27日出版第164期《香港01周報》文章〈六四30年 尋記憶 思前路〉。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