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警員親屬連線籲獨立調查 發起人:民心、尊嚴已輸了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修訂《逃犯修例》的爭議已經持續近兩個月,多次遊行、集會演變成警民衝突,對峙愈演愈烈,警民關係也愈見撕裂。有警察家屬在網上成立「警員親屬連線」專頁,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信調查可以查出真相。

未來,家屬期望籌辦集會表達警員的真實意見,冀為連串的政治風波找新出路,「警察部沒什麼可以輸,民心又輸了、尊嚴也輸了。」

Sandy的家人是前線警員,她批評政府不回應市民訴求是將警隊推作磨心。(王海圖攝)

警隊變政府擋箭牌 成磨心

由6月9日大遊行反對《逃犯修例》修訂草案以來,民間多次向政府表明五大訴求:撤回修例、撤回暴動定性、撤銷檢控被捕人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立即雙普選。但是,政府一直未有回應訴求,令這場風波劃上句號的一日遙遙無期。

警方以強硬手法清場,多次出動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警務人員疑濫權的片段在網上流傳;示威者則以「黑警」來稱呼警務人員,同時也將暴力升級。

家人是前線警員的Sandy(化名),多次親身參與反修例遊行及示威,她認為警隊在今次運動中成為磨心,「希望政府不要繼續拖,找我們來擋箭牌」,促請政府回應民間的五大訴求,否則運動只會繼續發展。為證實Sandy為警員家屬的身份,她向記者展示與家人的合照及部份工作情況,為保障私隱,記者並無拍攝。

連月示威,警察總部對此被包圍,警徽被塗污。(資料圖片 / 羅國輝攝)

對白衣人無差別攻擊感憤怒:「元朗警力真空?」

對於外界「黑警」的指責,Sandy深信大部分警員是盡責的執法者,即然是警員的家屬,她強調自己看得清楚。整場運動中,最令她印象深刻是6月12日一名女示威者被多名警員包圍及拖行,「我家人看過後也覺得不合理。其實有些警員做法的確是『無得拗』。」

提及警民衝突,以及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Sandy感到憤怒,「怎可能整個元朗處於警力真空狀態?」她質疑警隊高層在今次運動中的指揮工作。

7月27日,警方進入元朗西鐵站抓捕示威者,有警員情緒激動,由另外的警員制止。警棍上加裝了疑似扣環,警方及後聲稱該零件為膠索帶。(曾梓洋攝)

警員承受同袍職責壓力 家屬代發聲

家人處於衝突前線,會否擔心其安危?Sandy認為,示威者使用的武力仍然受控,「擲磚頭、硬物,我個人認為對警員不會造成大傷害」,但她並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受傷,希望示威不會再升級。

質疑聲音不單存在市民心中,Sandy表示不少警員也有同樣的懷疑。她說:「他們出聲擔心會被同袍指責是『二五仔』,也擔心找不到同伴,怕聲音太微弱會遭人打壓」,所以她與其他家屬便成立「警員親屬連線」專頁,希望可以為他們發聲。

無論聲音多微弱,Sandy也認為要發聲冀為運動找出新出路。(王海圖攝)

「林志偉無諮詢不代表我」

「我們希望可以發聲成為一股新力量」,Sandy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不單有利社會釐清衝突內的責任,也有助緩助警民關係,「利多於弊」。她也希望,有人可以勇於承擔錯誤。

不過,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多次發聲明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指調查會影響警隊士氣。Sandy不畏言指出,協會出聲明前無經過諮詢:「林志偉(主席)出聲明前會否投票?他是用個人名義出信,他有沒有問清楚所有警員?無!」她不同意聲明可以代表整個警隊。

「警員親屬連線」早前已收集500名警員家屬的聯署,並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公開信要求盡快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反修例衝突責任,挽回警隊聲譽。下一步,Sandy透露正籌辦集會向社會、政府表達意見,強調在當前膠着的局面,什麼方法都要嘗試,「警察部沒什麼可以輸,民心又輸了、尊嚴也輸了。」

▼過去一周反修例集會及示威▼

+5
+4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