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波派糖】大學生無份 財爺回應記者追問對答全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未平,正當反修例人士陸續發起多個示威活動,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今日(15日)突宣布多項「派糖」措施,當中包括減免政府收費、加大寬免薪俸稅利得稅、及公屋免租一個月等。於記者會上,陳茂波強調派糖並非針對修例風波,而是為應對經濟挑戰;他又提及因大學生能夠貸款,故未有相關的派糖措施。

以下為陳茂波解釋各項派糖措施的發言全文:

(小標題為記者後加)

▼多圖睇清陳茂波派糖措施▼

+5
+4
+3

「派糖」解政治問題? 陳:構思絕對與政治無關

記者:想問一下,其中一個政府所說經濟動力放緩的因素,其實都是連串的示威活動,其實如果政治問題都未能夠解決的話,其實現在「派糖」是否算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第二,亦想問今次這些措施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其實可以如何量化?如果提振作用是甚至低過百分之一的話,其實是否意味着如果沒有這些措施的話,香港的經濟是否都會出負增長,而本港的經濟結構其實是否應付不到這些衝擊?第三,公屋免租,之前政府說可能涉及雙重福利,電費補貼就說從環保角度可能會有負面影響,那為甚麼現在又會推出?是否在紓解民怨時便可以放棄過往的那些政策原則?謝謝。
 
財政司司長:多謝你的問題。第一,正如我剛才所說,今次我們構思這些措施,絕對與現時所面對政治上的問題沒有關係,這是針對我們經濟上的挑戰去作好準備。當然我們現正面對政治困難,特區政府仍然努力在政治上尋找對話和解決。第二個問題你提到我們推出這些措施的經濟提振作用是如何?初步估計,經濟提振作用大概是零點三個百分點左右,但因為這些措施的實施的時間並不是一次過,例如有一些需要去立法會申請撥款,要撥款獲批後才可以推出,有些需要在立法會裏面先訂立,後審議才可以執行。當然有部分是可以比較快的,例如一些短期租約的租金,因此這些措施對於經濟的提振作用是分階段的,不是一次過看到。至於為甚麼我們制訂這些措施,我們覺得在經濟環境不好的時候,中小企固然困難,一般市民都會感受到壓力,而目前看來,零售﹑餐飲這些行業,所受到的壓力都比較大,所以我們希望一方面減輕市民的壓力,另一方面留一些錢在市民的袋裏面,希望大家多點出來消費,幫幫我們的零售、餐飲各個行業。

2月《財政預算案》思慮不周? 陳:當時中美貿易談判進展不錯

記者:司長你剛才說到,今次的措施其實與現在的修例風波完全無關,是針對現時的經濟狀況。但其實現在的經濟狀況轉差,政府可能去年已經預計到,已經有預告過,業界亦不停地講。其實回想起這樣的說法,其實今年二月的《財政預算案》,你們是否思慮不周,所以做得不夠好?另外是剛才行家問了的問題,過往公屋免租、電費豁免都有些爭議,其實你們是否已克服了一些爭議,所以認為現在可以推出來?
 
財政司司長:多謝你。大家回想一下,我們《財政預算案》出來的時候是二月。在預算案裡,其實都有點出宏觀經濟環境的挑戰。我還記得,裡面我們有提及中美貿易摩擦,以及所引起的環球不穩定經濟環境,當時我的用字是「複雜多變」。大家回想一下,在二月曾經有段時間傳出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不錯,甚至當時有些人估計是否可以「傾得掂」。所以當時我們做評估時認為,今年第一季、第二季數字會不理想,經濟增長會不理想,因為以出口為例,今年第一、第二季的出口,應該是去年接的單。中美貿易摩擦其後於五月出現了一個頗大的轉變。最近在八月,特朗普宣布對中國其餘三千億美元的進口貨品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起初說九月,現在說十二月,你會見到一直在變而且變得差。同時,在今年二月時,坦白說沒想到會發生現在的社會事件,所以我們必需要審時度勢,然後因應情況和需要去做準備、做回應,而在這過程中,剛才大家提到的公屋免租、電費補貼,事實上已很久沒做。在我們構思現在這些紓援措施時,便想到在經濟環境不好時,一般市民的生活壓力都會大些,尤其是基層市民。我們要撐企業目的是要保就業。我們能夠直接在這方面做的有限,且效果需要時間實現。我們希望通過現在這些措施,例如退稅退足百分之一百,能夠減輕市民負擔,亦令基層市民、中產人士口袋裏多些錢,亦希望透過這樣,他們可以從消費等各方面幫到香港經濟。

陳茂波推出一系列措拖,希望「撐企業、保就業」(李澤彤攝)

銀行體系「缺水」? 陳:看不到有異常

記者:司長,你好。想問有網民發起明天想提走銀行存款,現時看到隔夜拆息其實「抽上」至百分之一點二,證明其實很多人正在「抽」錢走,這擠提會否令香港銀行體系流動性短缺?另外一點,就是想問,司長你三月時說過,派糖派了429億元,說要考慮未來,但今日已經派了近200億元,是否過了五個月之間突然之間就不用考慮未來?
 
財政司司長:多謝你。我們正正是考慮未來,所以要推出這些措施。正如剛才所說,我們未來外在經濟環境很困難,內在經濟動力亦大幅放緩,是很大挑戰,這就是政府用我們的儲備幫助市民、幫助中小企、推出一些逆周期措施的時候,令大家在一個困難的經濟環境下可以壓力細一點。至於有關銀行提款方面,我了解過,直至今日二、三時,在銀行裏我們看不到有異常的情況。香港的銀行體系非常穩健,流動資金亦非常充裕,我們對我們的銀行體系非常有信心。在此,我希望呼籲大家在表達不同意見的同時,都不要妨礙其他人。大家去銀行時,請你不要妨礙其他需要用銀行服務的市民的需要。

大專生無份「派糖」? 陳:大學生有需要可貸款

記者:第一條問題,想問一下,見到司長有派錢給所有學生,但唯獨沒有大專院校學生的份,想問原因?另外想問之前有政黨向你建議,向所有永久性居民派發八千元,為甚麼沒有接納這建議?最後,之前行政長官說過現時的經濟情況比○三年沙士時更嚴峻,但有些人士則指出,失業率或恆生指數其實都沒有○三年般差,其實可否說明是基於甚麼覺得現時的經濟狀況比○三年更嚴峻?謝謝。
 
財政司司長: 多謝你。我們覺得現時這套措施較有針對性,在這經濟下行的環境裏,對於中小企、對於基層市民、對於一般中產人士,可以比較針對性地減輕他們的壓力,較向全民每人派八千元的建議,我們覺得這樣較為聚焦。至於你另外一個問題,現在我們的情況比沙士時沒那麼差,為甚麼要做這套措施?希望大家明白,沙士時,你見到的是我們經過連續幾年十分困難的時間,差不多可以說是去到最困難的時候。現在我們見到經濟動力已經減弱,近月我們見到除了物流、運輸這些原本受貿易戰影響較大的行業外,旅遊相關、餐飲、零售這些行業都受到很大影響。我們的評估就像我剛才所說,經濟外圍挑戰很大,我們自己本身由於最近的社會事件,亦見到國際社會對我們未來的信心,個別都有些質疑,有一些評級機構都表示關注。我們亦聽到市場裏有些信息,一些原本來香港開會議的商人和旅客都取消了他們的行程。因此,就現在所見,像我剛才用預備颱風來臨的例子,我們見到經濟不好,就似掛起三號風球,見到前景如此差,就像颱風要正面向我們吹過來,我們是要做準備工夫的。所以,將目前的數字跟沙士時的數字對比是不合適的。同時,我們不想當情況去到最差時才做事。作為政府,我們希望看見情況困難時、有挑戰時,便提早做工夫,希望最困難的環境不要出現,或者如果當它到來時,大家的壓力沒那麼大。
 
  大家可能會記得,去年十月,我們就貿易戰的影響修改了一些支援中小企的計劃,譬如按揭證券公司提供的中小企擔保計劃,擔保額由七成提高至八成;借款額由1,200萬加至1,500萬;還款期限增至7年。其實修改之後,我們看見申請多了,獲批的申請都多了,這樣可以及時幫到中小企,所以我們現在做這套措施是為了做好準備應對陸續出現的困難環境。
 
記者:……針對性,但見到派錢方面,有派給其他學生……
 
財政司司長:對,我正準備回答你這問題。我們派給中學生、小學生、幼稚園學生是希望幫助減輕他們家長的負擔。
 
記者:……是否即是大學生……不是社會持份者,所以就不需要……
 
財政司司長:不是,千萬不要誤會,我絕對沒有這意思。大家知道,大學同學如果有需要,是有貸款的,另外亦有獎助學金,所以相對來說,與中小學、幼稚園的學生是不同的情況。

為何不回應五大訴求? 陳:我已經回答過

記者:你好。想問,第一,其實社會現時這時候的撕裂這麼嚴重、又有這麼多爭議時,為甚麼政府在這時候會選擇與一眾官員出來推出一系列說到明是與修例風波無關的一些措施?其實為甚麼不去回應市民訴求,尤其是五大訴求?其實這是否政府真是一個審時度勢的表現?第二,剛才聽到司長在中英文回答中都有提到說希望示威者可以停止暴力行為,以及在表達意見時不要妨礙其他人,政府是否還是認為這些社會衝突和這類行為,政府是一點責任也沒有,只是示威者的責任?第三,最後想問,其實今次的一系列措施,尤其是民生措施,在補貼方面,其實可否說出具體何時可以推行,何時可以實施,例如一些補貼、派錢等等的措施,可否說何時可以做得到?謝謝。
 
財政司司長:剛才你的提問,我已經回答過,這樣吧,我先請(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局長回應一下,然後就實施時間表我請Alice(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劉焱)再說說,最後我也會回答你剛才說出現這些情況政府有沒有責任,好嗎?Edward,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無論是上星期、昨日或今日,我們討論經濟問題時,都不諱言現時香港的經濟情況,如司長所說,受外圍因素,包括中美貿易戰及全球經濟放緩所影響;香港情況亦受過往兩個月社會動盪因而造成的社會現象(所影響)。如司長所說,這些措施不能夠取代回應市民其他各方面的訴求。
 
  制訂這些措施時,我們亦考慮到承接性,正如司長提及,由於外圍因素不斷轉壞,由去年年中開始,因中美貿易戰進入一個緊張局面,關稅(增加)令我們的經濟和出口受到影響,當時我們已經推出部分措施,例如「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得到放寬和加碼(即降低擔保費、增加最高貸款額及延長貸款擔保期)後,於過往短短12個月(應為二○一九年的首七個月)內,申請(獲批的貸款金額及信貸保證額)增加百分之一百一十一。另外針對中小企於市場推廣及升級轉型方面的措施,申請數字亦分別增加百分之五十或一倍。面對這些下行因素,我們一方面需要推出這些措施,另一方面,如再有需要便要加碼,以應付現時預測經濟下行風險會持續的情況。
   
  在所有措施中,尤其是在我工作範疇下針對中小企方面的措施,很多都是由業界提出。這些訴求主要包括早期與貿易有關的,因為他們真的接不到訂單,或面對成本增加,所以他們需要在資金流通方面解決銀根短缺的問題;有業界則覺得出口市場改變了,要另覓其他市場,因此在市場發展以至升級轉型方面有一定需要。但有些措施是與近期發生的事情有關,例如我昨日列舉的經濟數字,某些行業因為香港本身出現的問題而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剛才提及的收費減免、減低成本的措施有助減輕中小微企在這艱難日子中的負擔,尤其是微企方面,無論是零售業或商業機構,可能只聘請不足十個,甚至是五個員工,在這樣的經濟下行壓力下,如沒有一些紓緩措施,第一步最容易省錢的做法可能是裁員。我曾與中小企業相關的協會討論過,他們在現時的情況下希望盡量可以保留員工,待捱過嚴冬後,生意可以好轉。這些措施正正是我們聽到企業在面對外圍及本地因素所提出的訴求而推出的對症下藥的措施。

陳茂波指「撐企業,目的就是保就業」,通過目前措施去減輕市民負擔。(李澤彤攝)

記者:剛才說這些措施不能直接取代回應訴求,為甚麼?政府現時是否希望用錢,用這191億元收買人心,希望能解決一部分問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我在昨日的記者會上已回答了這問題。政府在過去兩個月,由於修例風波所引起的各種問題,政府有聆聽,並尋求以各種方式處理,但我們同時亦要處理一些在經濟、商貿及民生上的問題,不能停下來。我和司長剛才亦已解釋,無論是外圍因素或香港的情況,我們確實正面對近年來較為困難的(經濟)情況,這已經不是一個趨勢,而是在發生當中。我上星期列舉的數字,上半年的所有數字,無論是外貿、物流、出口、零售及旅遊等方面,都在下跌,而整體GDP(本地生產總值)的數字亦引證了這點。所以在這時候,除了要應付剛才大家所提及的訴求,同時我們亦要採取措施面對現時的局面,提出適切的措施,幫助企業,保住就業,在經濟下行時鞏固大家的信心。
 
財政司司長:至於你剛才提到現時這個情況,特區政府有沒有責任?特區政府當然有責任。因此對特區政府來說,我們自己也有深刻的檢討,亦汲取教訓。行政長官亦說過,我們往後施政的各個方面都會更多聆聽,更多與不同業界溝通,努力做好我們的工作,以期通過溝通和聆聽的過程,使我們的施政能夠更貼近民情、民意、民心。剛才你提到我在發言中說到,希望大家停止暴力、拒絕暴力,希望我們大家可以一起重新出發,亦一起守護好我們非常珍惜的香港,這一個家園。至於剛才你問到執行細節時間的問題,我請劉焱秘書長講解一下。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實施時間表方面,要視乎具體措施本身所需要獲得的批准程序是甚麼,最快的會是一些可通過行政措施去實施的措施,主要是租金減免方面,我們預期有關措施可於十月開始陸續落實。其次會是一些費用減免,費用減免的27個組群當中,絕大多數需要通過修改附屬法例去落實,但由於是附屬法例,所需的程序相對地希望不需要太長。我們希望立法會於暑假完結後重新開始運作時,可以提交相關的附屬法例,隨即在十月、十一月可以陸續落實。大多數如有關提供額外一個月津貼或其他各類的補助津貼等開支項目,由於所牽涉的額外資源超越了立法會給予政府轉授權力可以批准的上限,所以我們需待立法會開鑼後向財委會(財務委員會)申請額外撥款才可以落實。當然,為了爭取時間,現在可以做的前期準備工夫我們會隨即開展。稅項方面則需要通過修例落實,大家可能記得暑假前,因應《財政預算案》提出的稅務寬減,我們本來已經將一條例草案提交予立法會,但在立法會暫停工作前未及通過。現在我們會通過修改該已經提交的草案,希望在立法會開鑼後盡快可以落實。這是大致安排的時間表,謝謝。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左四)表示,香港經濟面對內外交困形勢,第二季下行壓力顯著。(李澤彤攝)

有否預估遊行對經濟損失? 陳:零售、餐飲、旅遊最受打擊

記者:司長,你好。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問題就是我想問一下,遊行對於當下造成的經濟損失有一個預估嗎?就是預計大概多長時間可以恢復?第二問題就是,你剛提到香港經濟金融衰退的風險顯著上升,然後這種風險、外部因素我們無法掌握以外,就是接下來港府將會採取甚麼措施將這種衰退降到最低?謝謝。
 
財政司司長:謝謝你。我們經濟增長的動力原本已經在放緩,最近的事件對我們經濟增長的影響,客觀來說是令一些行業,比方說零售、餐飲、旅遊等受到的打擊比較大,具體的影響往後在我們按期公布的經濟增長數字會有一個比較好的評估。我們希望這些事情能盡快停止下來,因為我們面對的外圍經濟環境挑戰很大,我們是需要整個社會同心同德一齊努力應對。至於你剛才說萬一進入經濟衰退,我們有甚麼應對?我們今天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可以說會對我們的經濟有一點提振作用,但同時間也希望通過這些措施減輕我們中小企業的經營負擔,在他們資金周轉方面提供一些幫助,給我們的老百姓減輕一下生活壓力,也希望能通過這樣讓大家比較有信心。在香港社會,消費是經濟一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所以如果大家對前景比較有信心,預期比較穩妥的話,對穩定我們的經濟有一定的作用。謝謝你。

+8
+7
+6

派錢補償商戶受催淚彈影響? 陳:與政治問題無相關

記者:各位好,兩題問題,第一條問題其實很多零售,剛才講到特別受本地示威影響,可能零售、飲食業那些,其實那些商戶最擔心的是無差別的襲擊,以及在各區都有,那麼其實政府會否都在,譬如可能律政司或者警方會在無人的街道放催淚彈,這些情況是不是政府都可以解決到?其實,政府是否無辦法控制兩方面,所以用錢告訴商戶,減輕他們的壓力?這是第一問題。第二個問題,我想問司長會否看到甚麼指標之下,會否再有加碼的紓困措施,譬如說是七至九月可能情況會更差,甚至可能十月、十一月亦未kick in時候,會否年底再有加碼紓困措施?謝謝。
 
財政司司長:多謝你。今次的紓緩措施如剛才我們多番說明是與我們現在的政治問題無相關。剛才你提到最近一些令人痛心的情況,其實大家都看到,使用暴力的情況多了,警察在執法的時候,面對這些情況所使用的武力亦相應提升了。希望在這方面,我們全社會都能夠向暴力說不,因為暴力只會滋生更多暴力,幫不了我們解決問題,亦令我們問題的死結越拉越緊。暴力同時會滋生仇恨,所以對我們整個社會都是無益的,好希望大家可以停下來,讓社會喘一喘氣。大家都很愛惜香港,為我們這個家園,大家非常珍惜的家園,大家要一齊守護。至於經濟情況一直發展下去,特區政府還可以有甚麼回應。這相對來說是一個動態評估及回應。今天我們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剛才劉焱秘書長亦說了,在現行機制裏只可以分階段走完一些程序才可以全部實施到。大概在十月行政長官就會有《施政報告》;在明年二月我亦會有《財政預算案》。我們會不斷留意外圍及本地情況,絕對不敢掉以輕心。在經濟層面,我們是嚴陣以待。我們希望應對這些嚴峻經濟環境時盡可能幫到我們的中小企、保住就業,盡可能減輕一般市民生活上的負擔,希望大家都一起與我們努力守護這個我們非常愛護的家,香港。多謝大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