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盲印尼女記者】兩周前出院堅持訴訟 冀所有傷者得到公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月29日的港島遊行中,任職印尼語媒體《Suara》的女記者Veby Indah疑被警方的橡膠子彈射傷右眼致盲,她已經在兩星期前出院。Veby接受美聯社專訪時表示,要求警方披露開槍警員身份,並已作出投訴,但至今仍未見有適當調查。Veby重申,事發時聽到身邊的幾位記者喊「不要開槍!我們是記者。」但一秒後聽到「嘭」一聲,樓梯位有煙冒出,然後子彈便擊中她的右眼。

有同在場的美聯社記者表示當時警方正在天橋撤退,一群記者包括Veby的位置是遠離示威者,並有穿上識別記者身份的衣物。來港工作七年的Veby表示她仍想做記者,希望她的個案可以得到公義,「亦是為了所有受傷的人。」

9月29日,本港印尼語媒體《Suara》女記者Veby Indah疑中橡膠子彈或布袋彈,右眼致盲。(美聯社)

Veby今年39歲,由2012年起來港工作,並在香港印尼媒體Suara任全職,讀者為以千計在港印尼傭工及其家人。右眼受傷後,Veby表示,「我仍想做記者,仍想繼續工作。」雖然她亦不知自己是否能如願,這讓她徹夜難眠,但她打算繼續留港。

Veby自2012年起來港工作,並在香港印尼媒體Suara任全職,右眼受傷後,她仍想繼續做記者。(美聯社)

Veby憶述,當時她正直播,有些示威者現身,警察槍支瞄向,她身邊有數名在她身後的記者大喊「不要開槍!不要開槍!我們是記者。」她續指,「一秒後,我聽到『嘭』聲,同見到樓梯位有煙冒出,然後子彈便擊中我的右眼。」

美聯社記者證與位置遠離示威者

當時都身處Veby受傷現場的美聯社記者表示,當時警方正在天橋撤退,一群記者包括Veby的位置是遠離示威者,並有穿上識別記者身份的黃色反光衣,戴印有記者字樣的頭盔,以及掛有記者證。

她日前亦接受其他傳媒訪問,重返中槍現場,身體就受驚顫抖,「我現在很驚恐和緊張,令我想起不好的回憶。」她說新聞自由是《基本法》和《警察通例》所保障的,但記者在前線所見,警方對新聞自由視若無睹,「他們(警察)無視新聞自由。為什麼?因為他們根本不用承擔後果。」

「再不正視 我的遭遇將在別人身上重演」

向警方投訴後,Veby表示至今仍未見到有任何調查結果。早前亦透過律師要求警方披露開槍警員身份,擬提出民事起訴,惟至今都無回音。她認為,她的個案不止是為了自己爭取公義,亦是為了所有受傷的人。「若再不正視此案的迫切性,我的遭遇將在別人身上重演。」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上月在記者會回應事件指,投訴警察課與投訴人的代表律師有密切溝通,他不認為警方拖延回覆,亦不存在包庇,指涉及法律觀點及法律程序等,需要時間解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