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抗疫基金|1375億元救市保就業 措施一覽 林鄭月娥問答全文

撰文:陶嘉心
出版:更新: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周三(8日)公布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總值1375億元,當中800億元「保就業」計劃,向合資格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代出糧」,為僱員月薪五成,上限代繳9,000元。多個受「限聚令」被關閉或限制營業的行業,包括食肆、卡拉OK、健身室等亦有受惠。
以下是重點措施,以及林鄭月娥及陳茂波發言,及記者會中英文問答全文。

▼點擊重溫直播▼

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所帶來的挑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周三(4月8日)公布一系列涉及超過1300億元的措施,全面協助企業繼續經營、保住員工的就業、減輕企業和市民的財政負擔,以及讓經濟在疫情受控後可以盡快復甦。她說公布的措施是繼2020至21年度《財政預算案》中的紓緩措施及第一期「防疫抗疫基金」以外,進一步的紓困措施。她指疫情對廣泛經濟活動造成嚴重干擾,許多企業面臨倒閉或會大規模裁員,政府有必要以果斷和迅速的措施應對。

  林鄭月娥形容措施史無前例,當中包括推出800億元「保就業」計劃,向合資格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及動用210億元提供16個支援項目,為特定行業提供援助。此外,政府亦會推出優化「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協助港鐵公司提供車費八折優惠、暫時下調「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的補貼門檻、為學生貸款還款人提供免息延長還款期、延期繳稅等惠及眾多企業和市民的措施。更多有關措施的資料載於附件。

  實施整套措施的開支總額為1,375億元,連同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的300億元撥款和《財政預算案》紓困措施所涉及的1,200億元,財政承擔總額為2,875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十。

  林鄭月娥說:「鑑於疫情對香港經濟帶來災難性的影響,政府必須大幅動用本港積存多年的財政儲備,協助企業和市民。香港根基穩固,加上市民抗逆力極強,我有信心我們定能渡過難關,香港定能重新出發。」

  林鄭月娥亦宣布,為表示願意與市民共渡時艱,行政長官和各主要官員(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和十三位局長)及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在未來十二個月會減薪一成。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公佈推出800億元「保就業」計劃:

➡️ 政府會向合資格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保留其僱員,但僱主須承諾不會裁員。所有為僱員作出強積金供款的僱主均符合資格。

政府提供的工資補貼以五成工資作為基礎計算,該工資上限為每月18,000元(若以上限計算,即9,000元),為期6個月。分兩期支付僱主,第一期不遲於2020年6月發放,預計涵蓋150萬僱員。

➡️ 向自僱強積金供款人士(約215,000人)提供一筆過資助。

➡️ 向強積金計劃沒有完全涵蓋的飲食、建造及運輸(主要為的士及紅色小巴司機)三個行業的僱主提供支援(涉及約800,000人)。

➡️ 暫時放寬申領綜援的資產上限以支援失業人士,為期六個月。

➡️ 在未來兩年,投放60億元,在公營及私營機構創造約3萬個有時限性(不超過12個月)的職位。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 多項措施▼

+11

政府宣布寬減租金、豁免費用及提供貸款,以減輕財政負擔,部分措施包括:

➡️ 由2020年7月1日起,減港鐵車費20%,為期6個月。 另外,由2020年7月起,放寬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的補貼門檻,由 400元降至200元。

➡️ 在2020年4月至9月期間,提高政府處所租戶及租用者的政府租金寬減幅度,減幅由50% 提高至75%

➡️ 寬減非住宅帳戶75%水費🚰及排污費的措施再延長4個月,直至 2020年11月為止。

➡️ 豁免125,000名醫護專業人員的註冊/登記費,為期3年。

➡️ 為自資專上學院及非牟利國際學校提供免息延長還款期,為期兩年。另外,為所有學生貸款還款人(拖欠還款者除外)自動提供免息延長還款期,為期兩年。

➡️ 為應於本年4至6月繳交個人入息稅、個人入息課稅和利得稅納稅人自動提供3個月的延期。

▼限聚令升級延長▼

+11

政府宣布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提供16個支援項目,預計動用210億元,惠及多個行業。部分措施包括:

➡️ 向補習學校發放一次過4萬元資助。另外,向學校及專上院校的服務提供者及供應商提供一次過資助,包括向校巴司機、學校私家小巴司機及保姆發放 1萬元資助。

➡️ 向每名合資格的常規的士及紅巴司機提供每月6,000元津貼,為期6個月。

➡️ 向3月份內有商業營運的電影院提供資助,資助額為每塊銀幕10萬元,每條院線最多可獲300萬元資助。

➡️ 向持牌旅行代理商🧳發放現金資助,由2萬元至20萬元不等。

➡️ 向每名旅行代理商職員、主業為導遊及領隊自由作業持證導遊及領隊提供每月5,000元津貼,為期半年。

➡️ 向每間持牌酒店發放30萬元/40萬元現金資助。

➡️ 向合資格的建造業工友發放一次過7,500元資助。

➡️ 向在香港註冊的大型飛機提供100萬元補助金,每架在香港註冊的小型飛機 20萬元補助金,預計涉及約270架飛機。

➡️ 視乎僱員人數航空支援服務及貨運設施營運商每間可獲最多300萬元 / 100萬元補助金。

➡️ 向餐飲處所提供一次過資助,按處所面積大小,由25萬元至220萬元不等,最少8成資助額用以支付僱員薪酬(不能同時申請保就業計劃資助)。

➡️ 按照政府指示須關閉🚷整個持牌處所的合資格餐飲處所(包括卡拉OK、酒吧/酒館和夜總會),可額外獲發一次過5萬元資助。

➡️ 食環署管理的公眾街市內的熟食/小食攤檔承租人可獲發一次過5萬元資助。

➡️ 向因《預防及控制疾病(規定及指示)(業務及處所)規例》(第599F章)被指令關閉或採取指明預防措施的行業提供一次過津貼。

▼防疫抗疫基金 官方簡報資料▼

+16

政府會向被指令關閉或採取指明預防措施的行業提供一次過津貼:

➡️ 遊戲機中心:10萬元

➡️ 商營浴室:10萬元

➡️ 健身中心:10萬元

➡️ 遊樂場所(桌球場所、公眾保齡球場及公眾溜冰場):10萬元

➡️ 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持有人(非戲院處所):10萬元

➡️ 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持有人:2萬元

➡️ 麻將/天九耍樂處所:10萬元

➡️ 會址合格證明書持有人:10萬元

➡️ 美容院:按處所的大小發放3萬至10萬元,連鎖美容院最多可獲3百萬元

➡️ 按摩院:按處所的大小發放3萬至10萬元,連鎖按摩院最多可獲3百萬元

➡️ 政府土地上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康樂及體育設施營運者:10萬元

▼防疫抗疫基金 官方補充資料▼

+7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言全文】

  今日我聯同多位司長和局長向社會介紹這套「同心抗疫 共渡時艱」的措施。今日較早前行政會議舉行了一個特別會議,全面支持特區政府盡早落實這套紓緩措施。
   
  簡單地說,這新型冠狀病毒為香港帶來史無前例的挑戰,廣泛的經濟活動受到嚴重干擾,當中有一些可以說是完全停頓下來,亦是我們所說受到重創的行業,例如航空業和旅遊業。此外,由於我們要抗疫,我們加強了很多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令各行各業的生意都大跌。第三,恐怕慢慢會出現很多企業面臨倒閉,預期出現大規模裁員,令很多家庭和個人會陷入困境。就此我特別想說這是預期,因為我們最新的失業率是百分之三點七,我們也多次預告失業率會持續上升,所以這個時候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去防止這種預期出現的企業倒閉和大規模裁員。
   
  由於我們面對是史無前例的挑戰,特區政府亦要作出史無前例的回應。我們的回應目標有幾個:第一,協助企業繼續經營;第二,保住員工的就業;第三,減輕企業和市民的財政負擔;第四,希望我們的經濟在疫情受控後能夠盡快復蘇。
   
  今日公布的措施是我們在個多月前,即二月二十六日由財政司司長公布的二○二○至二一年度《財政預算案》裏總值1,200億港元的紓緩措施,以及在二月二十一日經立法會批准的第一期300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以外的進一步措施。我也希望大家看今日的措施時,要同時間留意到,我們已經在很短的時間裏第三次推行這種紓緩措施。
   
  在設計今日這套措施時,我們提醒自己香港去到這個階段,是需要我們果斷和迅速地做回應,而這些措施亦要滿足以下幾個條件:第一,簡單易明;第二,很容易申請,換句話說,我們一般都不會要求提出申請的企業或個人要經過一些很繁複的審查;第三,因為它是要有「及時雨」的功能,所以津貼是需要迅速地發放給有需要的人士;第四,由於我剛才所說,現時根本是各行各業都受到打擊,所以我們希望涵蓋範圍是廣泛,不會只是挑選部分行業給予援助,但同時間亦要為重創的行業提供額外的援助;最後,我們希望我們的措施都可以為日後的經濟復蘇鋪路。

  今日向大家介紹的措施分為四大組成部分:第一,亦是最重要的,就是保就業、創職位和提升工作效能;第二,為一些特定行業提供援助;第三,政府會寬減租金、豁免費用,提供貸款或延後一些貸款的還款,以幫助個人或企業減輕財政負擔;第四,由政府促成的其他援助。
   
  我先講第一部分,是有關保障員工的就業。特區政府將會推出總值800億元的「保就業」計劃。這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政府將會向合資格的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令這些僱主可以保留他的僱員,但僱主必須要承諾在接受工資補貼期間不會裁員。所有為僱員作出強積金供款的僱主都符合資格,唯獨有一些豁免的僱主,簡單地說,這些獲豁免的僱主並沒怎麼受到這次疫情的影響,或者再直接地說,他們很多都是由特區政府「出糧」,包括香港特區政府、很多法定機構和政府資助機構的員工。政府提供的工資補貼的計算方法是以工資的五成,而這工資是有上限的,就以二○一九年第二季的全港工資中位數18,000元為上限,即是說最高的工資補貼就是18,000元的五成,補貼期是六個月。或者在此我再作解釋, 18,000元的工資上限並不等於賺多於18,000元的僱員完全不會獲得補貼,只是他的補貼額會以18,000元為上限再乘以百分之五十。
   
  為了更容易發放這些補貼,我們建議雖然涵蓋期是六個月,將會分兩期支付給僱主,讓僱主可以支付給他們的員工,我們會盡最大努力;亦由於這個設計是比較簡單,我們希望第一期是不會遲於二○二○年六月發放,但當然要僱主適時提出申請。我們預計在這計劃之下有150萬名有強積金供款戶口的僱員會受惠。我們留意到其實有幾個行業的工人供強積金的比例比較少──事實上,在強積金計劃裏亦有一些行業是比較特別來處理的──我們看到在這幾個行業裏,真的不可能只有這麼少人在工作,因為他們的強積金戶口數目比較細。這三個行業分別是飲食、建造和運輸,運輸主要是指的士和紅色小巴司機──如果是一名巴士公司的僱員,我相信亦肯定有強積金,所以我們設計的運輸行業是指的士和紅色小巴的司機。由於這三個行業的工人並不足夠在強積金裏有一個涵蓋面或代表性,我們建議用另外的方法為他們提供一個性質接近的工資補貼,在此會涉及大約80萬人。
   
  第三,大家都知道自僱人士是可以選擇供強積金的,所以自僱並正供強積金的人士,我們都會提供支援,以一筆過形式來資助,大約是215000人。因為大家都知道,由於他沒有僱主,所以很難決定究竟他的補貼額應怎樣計算。大家都會問,這些都是仍然在工作的人,因為他有僱主、有強積金又或是自僱人士,那麼失業人士的處理方法如何?事實上是困難的,所以當很多工會、議員提出一個短期的失業援助金,我們亦認真考慮過,但事實上是非常困難。現時我們決定放寬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下失業人士申請的資產上限,放寬的幅度大概是一倍,即將今天的資產乘大一倍,讓更多失業人士可以申請,為期六個月。如果大家有興趣,稍後羅致光局長可以說一說,因為在失業領取綜援,自住物業首12個月不作計算,所以作為一種短暫紓緩暫時失業的人士,其實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計劃。
   
  除了我剛才所說的大規模保就業計劃,在這個部分中,我們還有兩個工作。第一,開創就業職位。在未來兩年,特區政府會在公營和私營界別創造三萬個有時限的職位,大概是12個月的職位,總值大概60億元。另外,政府作為最大的僱主,儘管在今天經濟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我們仍然會招聘,現時預計在二○二○/二一年度,我們會招聘大約一萬個公務員職位和開設五千名青年實習生職位,但這些青年實習生職位的時限是比較短。大家會問,今年的預算案還在審議中,新增的職位都只是六千個,為甚麼要請這麼多人?就是因為有人會退休,我們的公務員隊伍進入了退休高峰,所以加上退休的同事,我們相信應該至少會招聘一萬個公務員。第三方面,我剛才說過,希望這次措施都能夠為日後的經濟復蘇鋪路,所以我們會提供八億元進行一些工作提升項目,稍後大家會見到資料。目前來說,我們已經選定了六個項目,一般都是用來應用一些新技能,讓企業可以用一些新科技。其中一個例子與近日發生的事很有密切關係:因為疫情的關係,法庭開始選用視像來審案,我們其中一個項目是撥款資助香港的律師,特別是中小型的律師行,安排這些視像設施,以及讓律師接受一些培訓。

  第二部分就是近日討論得非常多,在第一輪的「防疫抗疫基金」未受惠的行業,以及很多受到我們推出保持社交距離措施後甚至要關閉的行業。在第一輪的24項措施,我們動用了300億元,由政務司司長督導這些工作。整體來說,工作是順利的,我們亦能夠按着原本的承諾盡早批出這些款項。第二輪的「防疫抗疫基金」將會提供16個支援項目,預計動用210億元,惠及以下這麼多行業,我不逐一說明,稍後我們給大家的文件,大家都可以看到每一個項目,例如這次我們支援補習社,究竟每間補習社會拿到多少津貼。在金融方面,我們會支援一些中小型交易所的參加者和證監會的持牌人,大家亦可以看到金額。特別我想提一提的是其中有三個項目,大家看到附有一粒星──就是客運業、建造相關企業和食肆──這三個項目是包括剛才我所說的僱員工資補貼。因為在強積金中,我們的「保就業」計劃是難以全面涵蓋,我們便將保障這三個行業的員工的就業和工資,放在這三個項目裏。大家稍後收到的資料,會發覺這三個行業動用的款項是非常大,是以過億元去處理這幾個行業。
   
  第三個部分是政府能夠寬減的收費、租金,我們都盡量在這次去做。第一,在貸款方面,因為現時很多企業都正面對銀根短缺,亦出現了現金流的困難,所以我們將會優化「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提高每一家企業的最高貸款額。今日的擔保計劃分為八成信貸、九成信貸和百分百信貸的擔保,提高的金額在此寫了──八成信貸由1,500萬元增加到1,800萬元;九成信貸擔保由600萬元增加到800萬元,而最新、稍後會在本月推出的百分百信貸擔保,將會由200萬元增加到400萬元。另外,今日其實只有百分百信貸擔保是享有特惠利息,現時我們建議在未來一年,就算借八成或九成擔保貸款的借款人,我們都為他提供一個特惠利息,是不超過百分之三。另外,同樣在這個計劃下,我們會延長申請期,放寬一段時間讓上市公司亦可以符合申請資格。由於這個百分百信貸計劃非常受業界歡迎,所以我們即使未正式推出,已經收到很多回應,他們非常覺得這個計劃可以提供到及時的幫助。我們將會到立法會申請,將這個計劃的承擔額由已經批准了的200億元增加到500億元,以配合這些企業的大量需求。總體來說,三個貸款保證計劃的總政府信貸承擔額是1,830億元,當然很多都是以前已審批並推出了的,不過我讓大家有一個參考,其實是很大量的錢,是我們願意借給有需要的企業。
   
  另外,寬減的項目是相當多,我盡快向大家說。第一,以前在財政司司長的紓緩措施推出過的減租,我們將會由百分之五十減更多,減百分之七十五。另外,向地政總署租用了一些用地作短期用途,例如短期租約或豁免書,同樣亦在未來四個月加大減幅至百分之七十五,而上述兩種減幅範圍亦擴大,以前不包括的,現在都差不多全部都會包括在這減幅範圍內。
   
  第五,亦是以前已經推出了八個月的減免水費和排污費,這是適用於非住宅賬戶,我們會延長四個月直至今年十一月為止。換句話說,所有非住宅賬戶將會享有連續12個月減免。
   
  第六,為了表達我們對醫護人員的認同和感謝,我們在未來三年將會豁免十二萬五千名醫護專業人員的註冊和登記費。
   
  第七,當社會經濟進入復蘇的時候,相信很多人會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我們建議港鐵公司要減費,由本年七月一日起,為期六個月,地鐵車費將會下調百分之二十,一半的損失會由政府支付。
   
  第八項是我們自己推出的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我們建議將補貼門檻由400元降至200元,由今年七月開始。
   
  過去為了支持香港自資專上院校和國際學校的發展,特區政府經立法會同意批出了一些借貸,現在我們建議它們的免息還款期可以延長兩年。
   
  第十是對所有學生貸款的還款人,大概有20萬學生貸款還款人,除了因為拖欠款項外,我們會自動提供免息延長還款期,為期兩年,這是無需申請的。
   
  第十一亦是無需申請的,為本來應該在今年四月、五月和六月要繳交薪俸稅、個人入息稅和利得稅的納稅人,相信超過100萬人以上,自動提供三個月的延期。
   
  第四部分是由政府促成的其他援助。剛才我說過了,航空業是今次重創的行業,所以除了政府提供的紓緩措施,以及航空業的企業亦可以申請「保就業」的補貼計劃,機場管理局亦同意為航空公司和提供直接支援的營運者提供總值20億元的額外紓緩措施。
   
  香港金融管理局最近亦多番「出手」,透過調整規管的準則,令銀行可以借出貸款的能力增加,多輪工作後一共釋放了一萬億元的供貸空間,以及為客戶提供了一些他們很希望見到的安排,我相信銀行都很樂意做的──就是「還息不還本」的安排,亦針對一些特定的行業做了一些措施,主要目的都是希望這些行業能夠取得他們急需的流動資金。
   
  同樣地,保險業監管局亦正協助各主要保險公司,為他們的客戶提供寛限期,讓一些個人購買了人壽、危疾和醫療保險的市民在一段指定期間無需繳付保險費,但不屬於「斷供」,否則很影響他們在人壽、危疾和醫療方面的保險。
   
  政府有很多合約的,在這些合約或基金的撥款裏往往都有一個限期──何時完成項目,我們才會付錢。由於社交距離的問題,令很多正常工作不能推展,所以我們將發出通告要求所有政府的決策局和部門延長這些項目的完成期限,或者放寬政府工程和非工程合約的付款時間,以及延長在土地契約裏建築規約(Building Covenant)期至最多六個月。

▼保就業計劃問與答▼

+1

  最後,我說說整體的財政影響。整套措施的開支總額是1,375億港元,包括「防疫抗疫基金」需要另外注入1,095億元;信貸保證計劃需要注入117億元,以及綜援計劃額外開支要動用32億元,再加上一定的應急開支,即contingency,總額為1,357億元,餘下的18億元是少收的收入,因為我們寬減租金、豁免費用、提供貸款或延遲還款而損失的利息,這裏是少收了18億元,總額是1,375億元。另外,我們沒計入1,375億元內的是尋求批准的額外300億元承擔額來增加百分百特別擔保產品。連同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的300億元,以及《財政預算案》措施所涉及的1,200億元,整體在短短個多月,特區政府為市民、為企業紓困的財政承擔,總數達2,875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大約是百分之十。
   
  假設今次額外措施的開支都是在二○二○至二一年度支付,這套措施將令本財政年度的財政預算赤字由原本財政司司長估算的1,391億元擴大到2,766億元,即是說由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四點八增加至百分之九點五。這百分之九點五的本地生產總值的赤字是會令人關注的,但鑑於今日疫情對香港經濟帶來近乎災難性的影響,我認為政府是必須大幅動用本港積存多年的財政儲備,協助企業和市民。這亦是由於我們有信心,今次花了這些錢,我們是有能力可以賺回的,因為香港的根基穩固,加上香港市民抗疫力極強,我們有信心我們可以渡過這個難關。現在需要的是我們並肩攜手,同心抗疫,香港一定能夠重新出發,邁步向前。
   
  為了表示我們願意、亦是需要與市民共渡時艱,我本人和各位主要官員,包括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和13位局長,以及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在未來12個月會減薪一成。
   
  多謝大家。

4月8日,陳茂波見記者。(余俊亮攝)

【財政司司長抗疫記者會開場發言】

各位香港市民,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新冠病毒疫情對環球經濟和香港經濟的衝擊,較二○○八年環球金融海嘯更大。本地廣泛的經濟活動已受嚴重干擾,經濟氣氛低迷,失業率上升至九年幾以來的高位。由於疫情全球大流行,環球經濟已陷入深度衰退,時間會持續多久有很大不確定性。

  面對嚴峻的挑戰,須避免大規模失業,否則會進一步削弱需求,引發經濟和就業出現「螺旋式」下滑。因此,政府必須果斷推出具力度的「撐企業、保就業、紓民困」措施。

  今天公布的措施,連同之前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和財政預算案措施,涉及總金額接近2,900億元,相當於二○一九年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九點幾,接近10%。這幅度跟近期一些先進經濟體為應對疫情和經濟急速下行而推出的財政措施規模非常接近。

  這輪措施估計對我們的本地生產總值有約兩個百分點的緩衝作用。我們估計,自去年八月起推出的四輪措施、今年二月「防疫抗疫基金」的第一輪措施,今年財政預算案的各項措施,以及「防疫抗疫基金」今輪措施,合計共近3,200億元,總共將可為我們的本地生產總值提供約百分之五的緩衝作用。

  大家可能會關心今年的財赤有幾高呢?行政長官剛才亦介紹過,我在預算案預計今年財赤大約為1,391億元,連同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的1,375億元,再加上今年經濟收縮看來會比我們預期中加劇,會影響今年的賣地收入和稅收,今年的財赤將會進一步增加。

  雖然財赤金額龐大,但是在現時前所未見的特殊環境下,政府一定要果斷投放足夠資源,防疫、抗疫、保就業、穩經濟。我們的財政儲備約有11,000多億元。雖然今年的赤字會令儲備減少到8,000至9,000億元,但我們的公共財政仍然穩健。

  事實上,我們過往在經濟好景的時候逐步建立儲備,就是為了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讓它發揮所用,令我們有能力在環境困難時推出大規模的逆周期支援措施,緩解經濟下行對市民的就業和生活的影響。

4月8日,林鄭月娥見記者。(余俊亮攝)

【記者會中文問答全文】

記者:林太,你好,先想問關於措施並不是直接支援僱員而是給僱主,想問其實是否因為直接給僱員是有難度?如果是,會不會有機會出現一些漏洞,例如僱主拿了錢後其實可能便結業,即拿了錢後便走?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看到會減薪一成為期一年,想問是否因為社會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異議後其實才去考慮?為什麼外國的做法其實都已經減了薪,政府現在才去提出,其實是否政府在防疫工作和研判政治形勢方面都是落後?第三方面就是想問剛才說會豁免醫護人員的註冊費用三年,醫護人員其實提出的並不是要減錢、少些支出,其實他們希望政府在防疫工作上可能更進取,可否直接向他們承諾對罷工的人員不會「秋後算帳」?謝謝。

行政長官:多謝,三個問題。第一在設計「保就業」以至其他措施時,保障員工是放首位。事實上今次的1,300多億元,我粗略計算,至少有七成或以上是放在員工上。有一些是在800億裏,800億的絕大部份都是放在員工身上,但有些我剛才說了,在三個業界的項目內,很多都是保障員工的工資。毫無疑問,這次特區政府的工作是把「保就業」放在第一位,但大家亦記得我昨天說過,在過去這星期,我與很多人會面,有工會、商會、有業界僱員代表、有業界僱主代表,大家異口同聲說一定要保障員工現在能夠就業,否則他就會被解僱、遣散。大量的解僱和遣散,大家都知道會對社會引起很大震盪,所以從這個出發點,因為真正和僱員有關係的是僱主,所以我們將給僱員的工資補貼交給僱主,然後加以規限,是一個最直接的做法,亦是一個最快的做法;你提出是否有難度,如果要找這幾百萬僱員逐個發放實在是有困難的。

  現在你亦看到,我們要看僱主在供款的強積金作為一個基礎以計算給僱主的工資補貼,但在僱主要拿到工資補貼這段期間,第一他要承諾不裁員──我希望由今天開始僱主便不要裁員,不要等到要提出申請的那一天開始才不裁員──如果發現他有裁員,我們會收回這些金錢,甚至可能要附加費用,這個我們會將來寫在細則上。第二方面就是他亦要將全數政府給他的工資補貼的金額放在員工的薪酬方面,即他不能拿來交租,這亦是保障員工的。整套計劃是非常透明,我們會將申請「保就業」計劃的僱主資料發放,讓僱員知道他們的僱主已經向政府申請以幫助他們留住工作的「保就業」工資補貼。如果不給予僱員,我信相僱員應會有所行動,香港亦有一些非常活躍的工會,我相信工會亦會代這些僱員「出頭」,所以我並不是很擔心僱主在這個共渡時艱的情況下再去濫用工資補貼。政府一定會嚴格地審計和跟進,但我們要先給金錢讓員工可以得到這些「及時雨」,留在他的職位上。

  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減薪。大家亦可以理解,一套這麼複雜、這麼全面的計劃並不可能在這兩、三日因為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開始審議預算案,見到特首辦的預算案有這樣的款項引起一些討論而做。可以向大家說,這個減薪的決定在我們進入討論這套計劃時已經出現,並不是一個事後增加的項目,因為我們要表示我們與市民共渡時艱。正如為什麼這個「保就業」計劃,我要豁免所有由政府「出糧」的機構?因為它們實際上當然工作量大大增加,這是無可否認的,特別在抗疫的同事,但是畢竟我們的工作是穩定的,我們的工資有一定的保障。在這情況下,我們說到情況這麼嚴峻,我覺得作為特區的管治團隊,需要展示我們與市民共渡時艱這個承擔,所以建議了這個項目,並不是因為政治形勢,亦不是因為有任何人士提出而作出回應。

  第三, 十多萬醫護人員豁免他們的登記費,金額並不太多,我相信都可能是每年數百元至數千元的專業登記費用,希望對於醫護人員在這段時間的辛勞,表示我們的認同和肯定。你提出另一項的要求,我聽到今天在立法會特別財務委員會中高拔陞醫生亦說過,這是醫管局作為一個僱主和它的員工的問題,並不涉及特區政府,因為我並不是醫管局員工的僱主。我亦聽到高醫生說會按法律、會按着它們自己人力資源管理守則來採取適當行動。
 
記者:你好,想問這些措施推出後,財赤會去到GDP的百分之九點五,會否擔心會影響評級?儲備水平其實會跌至相當於政府多少個月的開支?有議員提出政府其實應趁現在未雨綢繆,例如發債,其實這是否可行?第二,想問保就業的措施,是否會擔心有些企業會裁員後才申請,變相其實效用可能會被削減?第三,想問關於官員減人工方面,想問行會是否都會跟隨以同一幅度減薪?以及一成和一年是如何釐定?謝謝。
 
行政長官:我先回答後兩個問題。第一,今次提出和市民共渡時艱的主要官員就是我所說的主要官員,我們不可強加於行政會議。即使上次我們捐了一個月的薪金作慈善,亦是我們有我們的決定並去執行;行會的非官守成員會自行討論,然後會自行向大家公布。我不知道今日稍後,行會的非官守成員會否有所公布。第二方面,在「保就業」計劃上,我們看到不會有太大誘因促使企業先裁員後申請補貼;事情應倒轉,僱主應該先增聘人手使補貼金額計算起來多些,因為我們是以某一個時間它的整體工資來計算,工資只要不超過上限18,000元的百分之五十,便成為政府給予僱主整體工資的補貼,由他發放給僱員,所以我們看不到會出現你所說的問題。你說某一個企業,因現時已是四月,如它受到疫情影響於早期已經裁員,這樣會有一個困難,是沒辦法還原的,但我希望這個工資補貼金額使僱主有能力請回員工,這是大家、社會樂見的現象。
 
  我請財政司司長回答財赤和發債等問題。
 
財政司司長:多謝行政長官。今次推出的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措施,加上《財政預算案》和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的措施,總額接近2,900億元,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九點五,接近百分之十。這個幅度和環球的一些先進經濟體,例如美國、新加坡、英國、澳洲,都大致相若,馬來西亞也和我們很接近。從這個角度看,國際上大家都看到在這個前所未見的情況下,需要有力度很迅速地反應,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最近見過評級機構,他們從報章中得知我們正籌備「防疫抗疫基金」,亦看到《財政預算案》和第一輪防疫抗疫措施,詢問我會否再推出措施。其實他們都認同在現時的環境下,要避免經濟出現「螺旋式」下滑,避免就業市場大規模出現失業,我們所做的是必須的。
   
  至於剛才提到我們是否會發債呢,大家可能記得特區政府發債一向都有其政策目標。有用作市場發展,例如銀色債券和綠色債券,另一方面亦有支持公務工程的。因此若我們要發債,需要讓市場清楚明白為何要發債。雖然今年的赤字會比較大,我們估計扣除赤字後的財政儲備仍有8,000至9,000億元,相當於大概十四丶五個月的政府開支,因此我們的公共財政是穩健的。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債,舉例來說以發債籌措防疫抗疫工作的資金,別人可能會誤解,為何政府有足夠資金仍要發債,財政紀律會否從此鬆懈下來。因此就目前來說,我們認為並非合適時間改變一向做法。展望未來,若果將來有好的基建項目、有好的基建投資,在推動這些項目時我認為發債是可以研究的。事實上,在《財政預算案》就綠色債券方面已提到會在今年和未來四年發債數百億元,就是這樣的情況。
   
(行政長官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以英語回答一題英語提問。)

行政長官:陳帆局長說了關於機管局的做法,我在此或者補充一兩句。機管局會動用自己的資源,很有創意地為了令本地航空公司在這麼艱難的時候多些現金,會先購買期票──「期機票」50萬張──來為將來推廣香港作好準備。這亦符合我剛才說的原則,我們今次不單止提供即時或是短期的援助,亦希望為香港經濟復蘇鋪路。有另一個項目,雖然涉及款項並不太多,大概是四千萬元,但會令香港的出版界有希望。我們希望今年能夠重辦書展──因為一般都是在七、八月,但現時的疫情我也不夠膽百分百說我們會有一個書展──但如果我們辦書展,我們會動用四千萬元,令大部分參展出版商都可以免費參展,這亦是出版業界在過去這星期給我的意見。這些就是屬於我說我們希望盡快走出這疫情,大家可以重新出發;每一個行業如果有些事情現在可以預先做好的話,我們都樂意幫忙一起做。

記者:想問「保就業」計劃,你說會要求企業屆時承諾不裁員,但在未推出計劃的這段時間只是建議它們不要裁員,但如果它們真的在這時候裁員或結業,政府有沒有方法跟進或追究?以及其實現時很多企業都正在蝕錢,如果到時它們用這筆錢並不裁員,它拿了這筆錢卻結業,它用這筆錢作為遣散費,政府有沒有辦法追究或規管?第二個問題,就是想問減薪問題,因為你在預算案中會加一成薪金,想問清楚你是加了一成薪金後才減一成,抑或是在原有的薪金中減一成?以及看到其實一些私人企業高層都有減薪兩至三成,所以想問這一成你是否足夠與市民共渡時艱?你會否建議立法會議員都響應你的要求減薪一成?多謝。
 
行政長官:我先回答第二條題目,然後請羅局長回答,因為他是勞福局局長,對於遣散此類的問題比較熟識。第一,我也必須要再次澄清,二○二○/二一年的《財政預算案》是撥款,為每一個部門或決策局撥款,到特首辦的開支總目──事實上在每一位司局長的開支總目都一樣是有這個安排--就是把我們在今年12個月內需要的薪金放入撥款,並不等於在二○二○/二一年的《財政預算案》去申請或提出加薪,完全不是這樣。早前立法會已經通過了一個按通脹調整而適用於政治委任官員的機制,是每年的七月一日生效。現在大家看到的薪酬是去年七月一日按着這個通脹機制,以丙類消費物價指數調整;亦並不是加了一成──我想是加了,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但大概都只是2%左右,如果是CPI(C)我想都只是2%左右,你也可以很容易計算出來。如果我是大概42萬薪金,一成的話就會加四萬多元一個月,我沒有這樣的加幅。大家對於官員薪酬的問題很有興趣,但都要擺事實、講道理。
 
  至於立法會,亦是同一個機制,行政會議亦是同一個機制,區議員都是同一個機制,這些全部都是立法會批准的,就是無需每一次如公務員加薪那樣提交立法會審批,而是有一個自動通脹調整的機制,無論是消費物價指數的甲類、乙類、丙類或是綜合物價指數都沒有甚麼所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立法會議員的調整機制是即將來臨的十月一日或去年十月一日,即是說我們七月一日調整後,他們十月一日亦會調整,我相信加幅亦是接近的。立法會議員或行政會議成員,他們在今日大家要共渡時艱之下,自己想作甚麼決定,這個我是尊重他們自己的自主權。
   
  請羅局長。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簡單而言,整個項目(「保就業」計劃)設計的目的,是讓僱主完全沒有任何誘因減薪或裁員。因為僱主若減薪、裁員,領取的工資補貼便會少了;或之後再裁員、減薪,日後亦會領取少了,甚至要扣回,有所懲罰。不過剛才有些問題提到,如果僱主今日已經裁員、減薪會如何?現時設計的金額實際上會鼓勵僱主重新聘請僱員,甚至可以加回薪金,因日後我們審查時會看其數字。所以現時的設計是有利於僱主不裁員、不減薪,甚至是重新聘任,甚至加回薪金。
 
記者:林太,你好,首先想問官員減薪的問題,雖然你說一早已經在討論當中,但在這個時間公布加薪的決定,是否覺得政治敏感度不足?第二,為甚麼會決定這個減薪維持一年,是否意味一年後,其實就會變成加回兩次,即兩年的薪酬一次過加上去?第二個問題是關於如何釐定補貼是人工的五成?其實很多工會都提出希望可以全數補貼,又或者是七、八成,是如何釐定五成這個數目,這次有沒有科學根據?第三,很多自僱人士,可能是餐飲業的一些散工,或者美容業用現金或支票交收的,其實這次的補貼計劃是否遺漏了他們,是涵蓋不到?謝謝。
 
行政長官:第一,政府並無主動公布甚麼加薪。我再解釋一次,每年特區政府要提交《財政預算案》,為每一個決策局、每一個部門申請來年12個月的薪酬。在12個月的薪酬裏,當然要按着每個同事,包括政治官員,在那一刻的薪金是多少,乘12個月才知道要爭取多少撥款。政治官員今日的薪酬是去年七月一日按着經立法會批准、按通脹調整機制去做;不過,因為立法會議員,特別是部分議員,每年到了特別財務委員會審議《財政預算案》時,如羅致光所說,經常重問去年問過的問題,他儲起很多同一條題目的每一年資料,校對一下,發覺特首好像多了12萬。我也是看答覆,事後才知道。這個不是在這一刻的加薪建議,亦不是我們去公布一個加薪的決定,就是這樣。正如我所說,立法會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立法會的撥款亦是計算立法會每一位議員在去年十月經過了通脹調整後今日的薪酬計算,行政會議亦是一樣,每個都是這樣做,並不是主動於此刻申請加薪。
 
  關於為甚麼要將ESS這個「保就業」計劃定在工資的百分之五十,及以最新我們掌握的全港工資中位數18,000元為上限,是有兩個考慮的──第一,力度如果太小,根本起不了作用去要求僱主保留員工;第二,如果力度太大,例如全數支付,我們負擔不了。大家看到,這個計劃現時定於百分之五十、六個月、工資上限為18,000元,已經要動用800億元,所以在選擇究竟是做多還是做少時,我們都要考慮公共財政的壓力。大家剛才都有些題目問財政司司長,這是否承受得來、評級機構會如何看待香港。我不可以說是很科學化,但是參考了幾個政府的做法,我剛才也跟大家比較過,我覺得我們的做法已經比較合理、亦比較寬鬆,尤其是我們沒有針對某些行業。對於一些受重創的行業,我們會有額外補助。
   
  當然,任何的設計也沒辦法可以滴水不漏的。香港有接近370多萬就業人士,我不能夠說是滴水不漏,但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強積金計劃裏有150萬人,強積金自僱人士有20萬,然後在三個行業用另一種方法補助工資也有80萬人,然後撇除政府僱員加上法定機構的40幾萬,數目都很大。當然有些是「打散」的,例如他是一個運動教練,沒有供強積金、自由身的,他到學校做教練,課餘教體育,例如羽毛球、乒乓球,這些我們在這次第二輪的「防疫抗疫基金」裏是有幫助他們的。如果大家有興趣,不妨看看這個。我們這次的項目其實不只一個,我們將它綜合了,就是與學校相關的服務。因為這次學校停課期很長,現時也不知道何時能開學,所以很多人的工作或收入是與學校有關,他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這次我們看得很仔細,就是在學校裏究竟有甚麼服務供應商會受到影響,所以在這次的「防疫抗疫基金」裏有一個這樣的項目,就是學校裏的小賣部、食堂和餐廳營運者,我們一次性補助八萬,因為凡是在大學或學校裏,它們不須到食環署申請牌照,所以上次的八萬和20萬真的遺漏了他們,這次我們在這回補足。
   
  另外,有些飯盒供應商,他們不是全部供應給學校,但也有不少部分是供應給學校,我們補回的津貼是一萬元。我相信他們現正供應飯盒給其他人,因為大家都不到餐廳、酒樓吃飯。另外,校車方面,我們其實應該已經發了津貼給校車車主,但還有些司機和保姆,現時我們會透過學校找回這些平日服務學校的校車司機和保姆,每人一萬元。然後是我剛才所說,有些是「打散」的,他入學校當教練,我們給每人7,500元。同樣這種發給教練或導師的,只要他是在我們的社會服務中心同樣當興趣班導師,或他本身是屬於體育總會(NSA,National Sports Associations)的註冊體育教練,我們全部劃一7,500元作少許津貼。

記者:林太,你好。想問其實懲罰機制方面,究竟是「炒人」會罰,還是「炒人」和可能要求他們放無薪假也會罰?如果是的話,其實你是按僱主支薪後提供他們一些津貼,還是事前按之前支付的人工再給予津貼?另外,剛才林太你亦提到一些自由工作者,但不是每位自由工作者都在學校之類,其實這批自由工作者有沒有其他資助?例如會否為18歲以上,即之前預算案提出派一萬元方面會否再加碼?另外,你剛才亦說不可以直接發放津貼給僱員,但其實澳門都有做法,例如僱員的入息稅,僱員可自己申請而政府給予補貼,但為什麼香港政府不可以做?最後一條問題,就是你剛才提到的第二輪基金,究竟何時會提交立法會財委會進行審批?謝謝。

行政長官:我答兩條問題,請羅局長或財政司司長說說加碼的問題。第一,第二輪的「防疫抗疫基金」的撥款是要包括「保就業」計劃,所以是相當大的撥款;上次是300億,今次是過千億的。本來我們想很快,快到兩日後去財委會,但礙於內容實在太多,亦比較複雜,後日開始便是復活節假期,所以我們現在的計劃是希望爭取四月十七日(下星期五),原本編排了上、下午都有財委會,我相信這時候我們的同事已盡量去找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議員,徵求他的意見可否讓我們有一個特別的財務委員會會議,正如上一次處理第一輪般,先處理這個項目。在此我很誠懇呼籲立法會議員,希望能夠盡快通過,因為這筆錢是非常重要,很多企業、很多僱員都希望我們能夠盡快可以發放這些援助給他們。

  關於其他地方如何幫助僱員,當然是因人而異。大家要知道在我們的情況下,要交入息稅的僱員其實是很少部份,是一半左右。有些地方真的更好,有pay-as-you-go,那它便看那些來做;有些地方僱員的薪金稅是僱主交的,所以我們要看在我們的情況下我們用哪種方法的涵蓋面為最大。似乎以目前香港的制度,強積金是一個最大的涵蓋面,亦是可以令我們更快可以發放這些錢,是透過僱主──我強調只是透過僱主,但要放在僱員的薪酬上,保障他能夠繼續留在工作崗位。

  請財政司司長說說一萬元的情況,然後請勞福局局長說說懲處機制方面。
 
財政司司長:多謝行政長官。就着剛才這位朋友的提問,稅務方面可能大家會記得,我們在《財政預算案》中都已推出薪俸稅百分之百免稅,上限是二萬元。這樣計下來,其實我們全港「打工」的朋友有300多萬,填交報稅表的有190多萬,當中120多萬已經不用繳稅了,其他有一大部分亦繳得不多,所以如果我們再將退稅加額,其實對於一些基層或者中層收入的朋友,他們的得益並不大,得益比較大的會是高收入人士,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你剛才問一萬元現金派發計劃會否「加碼」。我們必須要明白特區政府紓緩市民壓力的工作其實是多方面的。一萬元派發計劃牽涉金額大概700億元,背後的考量是甚麼呢?就是希望可以穩住經濟,同時間亦紓緩市民的壓力。今日公布的措施總規模1300多億,其實背後的考量都是一致的──就是要支持經濟和保住就業,避免因為有大量失業的情況而導致經濟和就業情況出現「螺旋式」下跌。因為當失業規模大的時候,大家的信心便會受影響,亦不敢消費,所以對經濟造成影響,而對經濟造成影響又會影響到就業,所以我們一定要防止這件事發生。其實每一份工作、每一個職位背後都是一個家庭,有老有嫩,要住要食,這些全部都是開支。現時這個經濟環境之下,其實不少「打工仔」都擔心自己的工作是否「穩陣」。所以我認為無論是《預算案》中的措施,還是在「防疫抗疫基金」的措施,加起來接近2900億,目標也是一樣,就是要穩住經濟,保住「打工仔」的工作。派錢的效果比較即時,但如果我們可以保住工作,「有糧出」,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比較安心,心裏會比較踏實、比較穩定,兩件事都重要的,所以我們要平衡。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簡單補充幾點。第一,「保就業」計劃有兩個懲罰的方法:一個方法我們稱為drawback,即收回該筆工資補貼,第二個方法是在緊接的月份,我們提供的工資補貼會有折扣。簡單而言,如果你(僱主)裁員,或支付的錢並非按該計劃的申請條件而完全給予員工的話,我們都會有一些條款,容許我們扣回和收回該筆錢。
 
  此外,補充兩點。其一,我們現時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制度下,有約215 000名自僱人士供款,我相信大部分都是俗稱「炒散」的人為多。所以這批人會如剛才所說,會有一個特別的安排,提供一筆過資助予他們,金額類似剛才(其他項目)所說,即7,500元。
   
  第三點是簡單補充,剛才由特首開始的發言我們一直較多提MPF,即強積金,這是一個方便、簡單的說法,因為強積金所有計劃都是一致的,特別是法定供款方面,但實際上我們這個計劃同樣包括俗稱ORSO Scheme(職業退休計劃),所以大家無須擔心,這些計劃(的員工)同樣包括在內,沒有遺漏他們。
   
行政長官:由於今日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透過指示宣布有另外兩類處所要關閉,所以相信很多過去和今日被我們法定要求關閉的人士都十分關心這個援助或津貼。在這套計劃裏、在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中,凡被指令關閉的處所──一共有11種類,包括遊戲機中心、健身中心及今早公布的美容院和按摩院──每個中心是獲一筆過10萬元津貼,唯獨美容院和按摩院是分三級,因為它們的大小差別很遠,所以當健身中心全部都是劃一10萬元津貼時,美容院和按摩院將按它們的規模分三級的津貼──小的是三萬;大的是10萬;中間的會是六萬。另外,指令關閉的有一類是大的,而它的營運成本亦是高的,便是戲院;所以被指令關閉的戲院,每一個銀幕──因為戲院有大亦有小,有些有多些銀幕──每一個銀幕會有一筆過10萬元津貼,但每一條院線最多只能拿到300萬元津貼。這是對於這些被指令關閉處所的行業提出的援助,謝謝大家。

+1

【記者會英文問答全文】

Reporter: Thank you, Mrs Lam. Firstly, on the 50 per cent level for the salaries, can you explain how you and your team came up with that figure when we’re looking at, like the UK and Singapore perhaps maybe offering a slightly higher percentage? Secondly, can you just speak a little bit about what guarantees there are that the money which you are going to be giving to employers will actually trickle down to employees and make sure that they aren’t missing out on this relief? And thirdly, rents is a big overhead for companies obviously, obviously that’s a bit outside your ambit but will you be making appeals to the private sector to offer relief as well?
 
Chief Executiv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three questions. First of all, in designing the Employment Support Scheme, let’s call it the ESS, we have to ensure that the money that we are providing is reasonable to enable the employers to keep their employees in the job. If we provide too small an amount, the employer will continue to have difficulty in keeping that employee in the job, but if we provide too large an amount, that is a question of affordability. Now this package at 50 per cent of wage cap of $18,000 already costs $80 billion, so I will say that 50 per cent is about right percentage. You mentioned the UK and the Singapore schemes; I may as well give you this comparison because in designing the scheme, we have looked at the UK, Singapore, Australia schemes. Yes, the UK scheme seemed to suggest an 80 per cent of wage subsidy, but if you look at the details of the UK scheme, it’s only available to what they call furloughed employees - that is employees on leave. In other words, they are more or less being laid off, they are on leave, they are not supposed to come back to work and under those circumstances, then their wages could attract 80 per cent subsidy. In our case, we very much welcome the assisted employees to stay in the job so that they will get not only our subsidy but will continue to get some pay from the employers, and this is also a much more, in my view, a healthier development because we want the staff to be engaged in work so that when the epidemic situation stabilises, then there will be more business.  So it’s not entirely the same comparison. As far as the Singapore scheme, they actually have a three-tiered subsidy of 25 per cent, 50 per cent and 75 per cent – 25 per cent is made available to all sectors except those who are given 50 and 75 per cent. Fifty per cent is given to the hard-hit sector, I think it’s in the catering industry; where 75 per cent are really given to the almost dead sectors, like aviation and tourism. More recently Deputy Prime Minister Heng Swee Keat has announced, I think, two days ago, that for the month of April,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 will extend a 75 per cent to all sectors because of very aggressive social distancing measures being imposed on almost every sector. I suppose if the situation stabilises, they will still adhere to the 25 per cent, 50 per cent and 75 per cent. But in our case it’s across the board - 50 per cent - so I will describe that our scheme is broad-based, is quite generous in that respect. Also, to try to differentiate sectors which are more hard hit, less hard hit, is not too easy in the MPF arrangement. What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has chosen is for those hard-hit areas, we will provide them additional subsidies under the Anti-epidemic Fund. If you are interested, we can give you an example later on how a travel agency will benefit from both schemes – the ESS scheme and the AEF item.
 
     As far as the assurance, that if wage subsidy will go to the employees, the first thing is 100 per cent of the wage subsidies provided by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have to be spent on wages. The employer could not deploy the money for other purposes and we will put in place very robust auditing after the event because I don’t want to have detailed vetting before paying out. The employees and employers are now very short of cash. They need money.  But we reserve the power to do auditing in order to ensure that the money is spent on wages. Secondly is the employers have to promise that there will be no redundancy. And thirdly, we will operate in a very transparent way. All the employers who have applied and approved to enjoy the ESS, we will tell everybody, particularly the employees, so the employees will know that their employers have received wage subsidies which are supposed to be for them, not for the employer, and if they don’t get it, then I am sure they will complain either to us directly or through the trade unions, so there are safeguards all the way to ensure that the money will go to the employees.
      
     Now, rent is a very tricky issue and it is also a very important cost component in doing business in Hong Kong. As far as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s concerned, for tenants occupying our premises or our land on a short-term basis, we are now going deeper to provide a 75 per cent rent concession. As you may remember, I have met with REDA (The Real Estate Develop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I have made several public appeals to landlords, particularly big developers to likewise provide rent concessions to their tenants so as to keep their tenants afloat. Otherwise the shopping malls will become vacant pretty soon if all these retail, restaurants have to close down. I understand and I appreciate that some developers have been doing that and doing the rent concessions in a rather generous way, so sitting here now I make this further appeal to developers to do exactly that so that we could together, not only fighting this virus, but also support Hong Kong. Thank you very much.
 
Reporter: Three questions. First is about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wage subsidies. It’s going to take another two months for the citizens to receive the money, so my question is, can this be done earlier and do you see that before the employees actually get the money some businesses may have to shut already? The second question is about, some other reporters have asked already, how do you ensure that the money actually gets to the pocket of the workers. For the violators, will there be any consequences, any punishment? The last question is: how do you calculate how much subsidy will the self-employed people be getting? And, just to clarify, am I right that all employees, no matter what businesses they’re in, they will qualify for the wage subsidies? You talked about the Singapore model, the three-tier model. Is that something that you would actually consider that the companies that are more hard-hit will be getting a bigger subsidy for the employees and the companies that are less hard-hit will be getting less money for their employees? Thank you.
 
Chief Executive: Let me answer the second question first. First, I said as a principle, in designing this package, it has to be sufficiently broad-based. Because of the degree of severity, almost every sector is being hit, except those who are on the government payroll, to be very honest. But at the same time, we are recognising sectors which are particularly hard-hit, and these are the aviation –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is almost closed. I was very sad when I read the figures. Yesterday,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this aviation hub for Asia-Pacific, we have only 367 arrival passengers. Now that is the severity of the situation faced by over 75,000 employees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Apart from giving the employers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access to the wage subsidies under the ESS, we have other measures for the aviation sector which we can share with you or you can read it from the detailed notes that we are going to distribute. By the way, Frank is here. Frank could say something about the additional help for the aviation sector.
 
     So we are doing that, but we are doing it in a different way, instead of juggling with the wage subsidies in terms of the industry, because that would make it very complicated to administer. And that complication in administration will directly go against your first question. Your first question asked me to do it earlier, but by making the ESS so complicated, there’s no way I can ensure early payment of subsidies to the employees through the employers. I hope I have made myself very clear that in designing the scheme, speed is of the essence. I want to pass the money to the employees to keep them in their jobs through their employers as early as possible. So while I said that we are committing ourselves to no later than June, it doesn’t mean that if we could do it earlier we won’t. I will look to Dr C K Law and my own team in the Chief Executive’s Office to try to speed up the process, to review the design and the processing to see whether there is still scope to do it faster in order to hand over the cash subsidies to the employees through the employers. I do hope that employers who are now watching this press conference or who will read the newspapers tomorrow will bear in mind that money is coming, so don’t rush into laying off your staff and hang on as long as possible because money is coming. We are there to share the burden and try to keep companies afloat. If they really have cash-flow problem, then there is a loan scheme. I hope the loan scheme is also very efficient, that the banks will distribute the loans upon application early enough to tide over individual companies’ difficulties in paying for their employees.
      
     I now invite STH to say a few points about the aviation sector.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and Housing: In fact, I would say that most sectors, if not all the industries, are actually very seriously impacted by the pandemic. As for the aviation sector, we have to appreciate on normal days in the past, we had 200 000 passengers coming in and flying out every day. For the past week, the number is close to less than 2 000. If you take that as an indicator, the entire airport is down to 1 per cent of its capacity in operation. Therefore, all the airlines, all supporting services companies, (as well as) retail and dining outlets in the airport, are the hardest hit. Of course, we can help them with the employment support scheme by providing salary subsidy through the companies to the working staff. In addition, we are also offering subsidy or assistance of another kind, say for example, the offering to repair and maintenance of the airplanes, say for example, (for) a big jet, we will provide them with a million dollars. While you may think that the amount is huge, but actually a large plane would require roughly about $60 million to maintain in a year. That's the thing we are trying to do and help them as much as we can.
 
     And for companies with a hundred people or more, we are going to offer them $3 million as assistance; and for companies with less than a hundred people, we are offering them a million (dollars). After all, all these are very minimal, I would say. We are looking forward to helping them in a more ingenious way. For example, the Airport Authority is planning to purchase 500 000 air tickets with a view to providing cash flow to the airlines during this very difficult time and to save the tickets for the future when Hong Kong is going to re-launch to try to attract travellers coming to Hong Kong, and people going out for trips when the pandemic is over.
      
     We are also offering in an innovative approach to purchase those supporting facilities in the airport, because the supporting services companies in the airport are running out of cash, and the provision of cash flow is very important. Therefore, purchasing those equipment or hardware from these companies and offer them with the cash flow will be very important.
      
     At the same time, these facilities would still be used in the airport if there is a need. By the time when the airport picks up and resumes normal, these companies would have the right to buy it back. The Airport Authority is also offering a rent-free period so that these companies would be relieved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We are trying to do whatever we can and are trying to help as much as we can. I think we should not just focus on employment support scheme or just wage subsidy, as there are all sorts of ways that we can offer, just like what the Financial Secretary has mentioned about loans and facilities, and all other things.
 
Reporter:…(inaudible)
 
Secretary for Labour and Welfare: They will be penalised. Details will be announced later.

註:林鄭月娥、陳茂波發言稿,官員中英文記者問答文字稿,由政府新聞處發布。措施撮要由政府官方telegram頻道發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