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報告】四情報預示7.21元朗事件 警知白衣人聚集無變陣

撰文:鄭秋玲 孔繁栩
出版:更新:

監警會《關於2019年6月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的警方行動》專題審視報告今日出爐,最受市民關注的7.21事件列為獨立篇章。報告顯示,在7.21發生前已有多種預兆,如7.16的放映會糾紛、網上流傳具體號召行動、有區議員提供訊息、市民當日傍晚致電報案等。
報告引述警方講法指,白衣人聚集鳳攸北街期間,因沒有「破壞社會安寧或犯罪行為」,故沒有驅散,憂演變為街頭衝突,其時派駐元朗警區的新界北總區最高指揮部,曾3度就市民舉報聯絡警察總部最高指揮,但警察總部維持優先處理港島區。
監警會形容,7.21事件導致「警黑勾結」指控,指「傳言」甚囂塵上,因警隊沒有及早掌握機會澄清,令該指控成為日後示威各升級的口號。

【監警會報告】6.12中信大廈險人踩人 促警檢討用催淚彈策略

【監警會報告】四情報預示7.21元朗事件 警知白衣人聚集無變陣

【監警會報告】認同警8.31封太子站 反應慢難阻「有人死亡」傳言

【監警會報告】新屋嶺不適合臨時羈留 求醫、會見律師紀錄不齊全

【監警會報告】一文看清六個關鍵事件 部署錯 失先機 遲闢謠

▼監警會報告 7.21元朗章節▼

+199

7.16放映會有先兆

報告指,在7月16日一場一場有關警暴影片放映會上已發生過兩批人衝突,片段顯示部份白衣人打路過的兩名年輕人。自該晚起互聯網開始出現「光復元朗」及21日集會的消息,同時有網民呼籲元朗村民「保衛家園」。

警曾向鄉事套料

報告引述警方提到,有元朗區刑事警務人員於7月18日的鄉事委員會活動中,向部份元朗圍村代表詢問有關網上號召,大部份圍村代表否認知情,及否認會於21日有任何行動計劃。

互聯網流傳具體號召行動

7月20日凌晨,連登討論區有貼文,稱將有黑社會幫派召集於21日追擊黑衣人。晚上該討論區再有貼文表示,黑社會成員將用竹枝打黑衣人和年輕人。21日下午約6時,連登討論區再有貼文提醒,已有白衣人聚集。

撐警人士提「藤條教仔」、「有好戲睇」

20日的「守護香港」撐警集會上,有發言人明言要用「藤條教仔」,有集會人士接受電視台訪問時,指傳媒應於21日到元朗,稱「將會有一場好戲睇」,事後被該電視台認出他有份手持木棍衝進元朗站襲擊。

區議員轉介Whatsapp訊息

區議員麥業成於7月21日中午向警民關係組提供Whatsapp號召訊息,麥業成獲對方保證會派警巡邏西鐵站附近。警方於21日傍晚6時啟動元朗警區行動室監察區內情況。

市民傍晚起致電500次報案

警方於21日晚上約7時至9時43分接獲500次市民來電,指白衣人鳳攸北街及鳳琴街聚集。刑事應變小隊於上述時段5次到報案所述地點,但認為「沒有任何破壞社會安寧或犯罪行為」。

警察總部三次收通報不變陣

報告披露警方記錄,指晚上8時至9時,新界北總區最高指揮部,三度就舉報聯絡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但警察總部維持優先處理港島區。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由警隊最高管理層以及行動部其他高級警務人員指揮。

於晚上10時52分,第一輛巡玀車的3名警到達元朗站G1出口,見到大批白衣人情緒激動,考慮到規模,認為無法應付,向直屬警長匯報後,獲警區行動室指示撤退候增援。

+13

報告︰警方低估互聯網訊息

監警會表示,會方沒有法定權限或能力審查「警黑勾結」指控,指只能由執法機關調查。但就7.21的部署,監警會認為「警方低估了互聯網訊息對推動示威活動的影響力」,當有途人被藤條攻擊後,白衣人明顯已對公共安全構成威脅。

應高調駐守以示防範

監警會認為,警方當日錯失不少處理事件的良機,雖然人手有限,但認為元朗警區行動室能夠派應變小隊高調駐守現場監察動向,由警民關係組邀請鄉事委員會或區議員從中斡旋,可及早防範。

另外,監警會多次指出,999控制台須檢討系統應付異常壓力的效能,指「無法應付有人束意破壞,以及處理超負荷的情況,足見是嚴重弱點。」

早侯命或可避免車廂內襲擊

並指出事件關鍵時刻是晚上10時42分至11時14分,如快速應變部隊能更早部署候命,可更快到達事發現場,車廂內襲擊事件便可能避免,又或能夠捕部份白衣人。

至凌晨零時半許,約30名白衣人返回元朗站J出口,雙方辱罵情況升級,哨站警向行動室匯報報,警方仍決定部署到英龍圍,及後從直播看到白衣人襲擊黑衣人明顯較多,令「警黑勾結」指控加快傳播。

監警會認為,先到達元朗站的三名警不應立即撤退,至少顯示有警察在場。另外首批快速應變部隊於11時15分抵站,只餘下部份正離開的白衣人,雖然並無足夠理由單憑衣服顏色拘捕,但觀乎他們一行40人不尋常地逆向跑,及綜合港鐵警方觀察哨站稍早情報,應截停查問並登記個人資料。

南邊圍氣氛緊張 「拘捕不切實際」

就之後凌晨在在南邊圍的事件,監警會認為,雙方人數眾多,氣氛緊張,「進行拘捕不切實際」。至於有警司與白衣人交談「拍膊頭」,監警會指,「該警司有充分理由 與白衣人交談,以指示白衣人返回南邊圍,這並非雙方勾結。」並指會方只是就互聯網訊息所謂的勾結依據提供意見,無法定職能或權力調查,「這是執法機關的工作」。

無及早掌握機會向公眾解釋

監警會翻閱7.21後網上有關「警黑勾結」的言論,認為「只是建基於7月21日連串事件的揣測」,包括指揮官回應現場傳媒時聲言沒有看手錶,及在臨時簡報會上的答覆「引起謠言」,警方沒有在「傳言發酵之際」及早解釋,翌日新聞發布會上亦未能提到有佐證的否認,助長了「揣測」,並在示威者心中紮根。

監警會結論︰標籤「黑警」、仇警言論無依據

報告在最後結論章節中指,警方自應對7.21事件不足,引發「警黑勾結」指控,但指出「須知網上瘋傳的譴責,從未有任何證據支持。嚴重的指控必須要有信服力的證據,但儘管會方作了最大努力在公開平台搜索證據,卻遍尋不果。處長已在記者會上公開聲明,警黑勾結的指控毫無依據。」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