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倒閉危機|港產企鵝恐失樂園 鵝爸:人工飼養不知南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洋公園若未能解決當前資金流問題,最快於6月底花光所有儲備後倒閉,惟立法會財委會對54億元撥款懸而未決,前路未明朗。「殺園」與否,直接影響7,500隻動物福祉。

在園內負責飼養海洋動物12個年頭的周焯邦擔心要與動物分離,他說牠們均有生命,並非貨物般放置一邊簡單,「好多動物、同部份企鵝喺香港出世,呢度就係佢哋屋企,作為土生土長一份子,你都唔想走啦。我哋香港係我哋嘅家,點解而家想佢哋走呢?」猶如「鵝爸」的他,憂慮一旦公園倒閉,一眾企鵝仔女無處去,「佢哋始終係人工飼養,乜嘢係南極都唔知㗎!」

延伸閱讀:海洋公園倒閉危機|與熊貓佳佳死別 動物部總監憂殺園與安安生離

好多動物、同部份企鵝喺香港出世,呢度就係佢哋屋企,作為土生土長一份子,你都唔想走啦,我哋香港係我哋嘅家,點解而家想佢哋走呢?
海洋公園高級海洋哺乳動物監督周焯邦

海洋公園園內現時有96隻企鵝,分為三個不同品種,部分在港出世。(李澤彤攝)

+2
+2
+2

96隻企鵝 三分一在港孵化成長

公園內除了有大型機動遊戲外,最為人所想起的,必定為各式各樣的海洋及陸地動物。現時園內有約400種、共7,500隻大小型動物,由約200名飼養員負責照顧。

海洋公園高級海洋哺乳動物監督周焯邦在2008年開始,在園內照顧海洋動物。他說,園內的企鵝均由他負責接洽帶到香港的家,現時96隻企鵝當中,有約30隻在港出生,全部由他的照料孵化、餵飼成長,這位「鵝爸」笑言基本上一眼已認得出行動一致,外貌差不多的企鵝「仔女」。

海洋公園高級海洋哺乳動物監督周焯邦在2008年開始,一直負責照顧園內企鵝,說到現時情況顯得非常不捨。(李澤彤攝)

「每一隻蛋我睇住佢哋出世」

訪問期間,一隻企鵝游近,他笑對記者說,「剛過來個隻出世幾個月之嘛,佢啲毛係靚過老人家好多。仲有一隻好有印象係佢媽媽,唔識得孵化,我哋睇住同餵大嘅叫Happy,個名好似好hea,但因為我想佢一世都咁happy !」他如牠們的父親一樣,「每一隻企鵝,我由帶佢地嚟香港;每一隻蛋我睇住佢哋出世,直至佢成家立室,有另一隻蛋、另一個BB。」

人與人之間的互信,需要時間悉心建立,作為飼養員,亦要花上不少心機,才能跟來港不久、離別出生地的動物取得互信,安然定居。照顧企鵝、海豹及北極孤的周焯邦說,如打風下雨、甚至8號風球,均要返回園內餵食,他形容動物跟他的關係是工作伙伴、朋友,有些更是情如父子,看他為了跟體型大、膽子小的海象,花上的心思,較不少「港男」更深情。

海洋公園現時有達7500隻海、陸動物,一旦園方關閉,牠們的去向未明。(李澤彤攝)

花一年時才親近到雌海象

周焯邦說,跟動物互動很直接單純,是生活一點一滴建立而來,要你對牠好,不用「呃呃氹氹」便能得到互信,他花上一年時間與海象女Meru做朋友,由不願吃他所餵魚兒,到願意跟他互動,親近,他形容是有很大滿足,「有動物我要用一年時間才能埋身接受我,有時只係要餵佢,並非好複雜嘅嘢,如果你由一個好陌生到建立好Friend、佢畀你摸,佢要好大勇氣同信任,你會好大滿足感同成功感。」

談到不少外界聲音指海洋公園不應花數十億元保留,周焯邦顯得常擔心動物的去向,眼泛淚光,「你話執咗一間食肆好簡單,只係機器、食物;你話執呢度(海洋公園),唔係貨物咁簡單,佢哋(動物)係一堆生命,有感覺,唔係你放佢去邊度就邊度咁簡單。」他擔心一班企鵝不適應舟居勞頓、再次離鄉別井,又擔心往後的居所未能跟新鄰居當朋友而病倒,「佢哋始終係人工飼養,乜嘢係南極都唔知架!」

對於有指公園近年只淪為內地團景點,不應以「集體回憶」騎劫港人付款勉強留住,他即時有點無奈說:「好多動物、同部份企鵝喺香港出世,呢度就係佢哋屋企,作為土生土長一份子,你都唔想走啦,我哋香港係我哋嘅家,點解而家想佢哋走呢?」

專家:動物經多年飼養 無法野放

海洋公園動物及保育部總館長祝效忠亦有提到,不少動物已居於園內多年,當中長壽如金鋼鷹鸚鵡Mick、部份海豚、甚至大熊貓安安亦已居住超過20年,難以「話搬就搬」,加上長年人工飼養,絕不適合野放,現時設於本港的嘉道理農場並無適用地方、設施安置多款動物,要將大部份動物移離需花多年時間。

野外動向創辦人陳嘉俊則說,園內的海洋生物並非完全適合於本港水域生長,不得放生解決,「水溫、水嘅鹽度好多都唔適合,加上佢哋人工飼養,會造成生態問題,佢哋會自生自滅一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