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委會揭油價加多減少 總幹事黃鳳嫺:高油價無助壓抑私家車增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不過消費者委員會研究發現,截至今年首季,七年來每公升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下跌約4元,但同期本港汽油牌價不跌反升0.1元。該研究排除了油公司有加快減慢情況,也未有證據確立油公司合謀定價,惟發現有「加多減少」操作,即加幅高、減幅少,每公升牌價對比進口價的差距,七年間擴大了一倍至8.24元。該會總幹事黃鳳嫺接受訪問時,反問「係咪成本都差咗成倍?」

本港現時私家車累計有57萬架,五年來增長近一成。黃鳳嫺指油價也關乎民生,不認同應以高油價壓抑車輛增長,指政府另可透過限制車牌數量或加稅等方法入手。她指要監察油公司,「全世界都係一樣,數據提供都係絕對緊要」,政府必須增加油公司透明度,引入可以促進競爭措施,才有望壓抑高油價。

紐約期油4月底一度跌至每桶負40美元的歷史性新低。消委會有見近期國際燃油市場急劇變化,分析2013年至2020年首季共7年的數據,檢視國際布蘭特原油價格、經提煉後輸入本港的每月汽油進口價,以及汽油牌價等三組數據之間的變化、關連和差距,揭示本地油價情況。

消委會車用燃油價格監察分析要點

本地無鉛車用汽油銷售量走勢穩定,每季銷售量從1.326至1.634億公升不等。

油公司致力在油價較低位時採購燃油。

5間油公司的價格調整行為相似,近年似乎沒有跡象顯示「加快減慢」。

2013年至2020年第1季 : 汽油牌價與布蘭特原油價格的價格差距由$5.12/公升增至$9.48/公升(+85.2%);汽油牌價與進口價的價格差距由$4.06/公升增至$8.44/公升(+107.9%)。

儘管布蘭特原油價格於2020年3月回落至接近2016年1月和3月的水平,進口價亦然,2020年3月的稅前汽油平均牌價卻比2016年1月及3月高出$3。

當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的每日累積變動分別下降了$4.3/公升和$3.68/公升時, 汽油牌價每日累積變動反而增加了$0.1/公升。 除2014年外,其他年份都顯示 「加多減少」的跡象。

5間油公司相同牌價的日子,由2017年起再度加劇,並在2020年第1季錄得最高的92.3%:其中兩間大部分時間較先調整牌價。

由2016年至2020年第1季,5間油公司增加了門市折扣的平均金額,然而以實際金額計算,消費者購買普通無鉛汽油時每公升仍然要支出更多。

消委會總幹事黃鳳嫺期望政府及油公司能披露有關數據,讓公眾了解油價高企原因。(倪清江攝)

「鄰近國家(每公升油價)都減幾蚊!」

「市民大眾點解感受唔到國際油價咁減法,我哋直頭感受唔到斗零都有減過?香港市場國際出晒名係世界最貴,(油公司)只係減一個幾毫,隔籬鄰近國家(每公升)都減幾蚊!」黃鳳嫺說,七年數據顯示,油公司無加快減慢,「即使油公司有郁,但對消費者義意不大……除咗一、兩年有不同之外,佢哋(油公司)加同減嘅次數都幾一致。」

油公司在調整價格時,該會發現可以短至一周內回覆至原本牌價,「佢係郁呀、有反應呀,上少少又落返原本價,所以解構到市民大眾點解feel唔到(加減價)。」

成本推高汽油牌價?黃鳳嫺:好有疑問

根據2013年至2020年首季的數據,消委會發現每公升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累積變動分別下降了4.3元及3.68元,然而同期本地汽油牌價累積變動卻增加了0.1元,顯示7年間每公升汽油牌價的累積加幅,與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累積差距達3元以上。黃鳳嫺說:「當進口價只係加咗3毫子,佢(油公司)牌價就加咗8毫半,多咗5毫子,一路咁計落去,就多咗3.68元,加多減少跡象就好明顯。」

比對稅前每公升油價平均牌價與每月進口價,兩者差距由2013年上半年的4.36元,到今年第一季擴大一倍至8.24元。「差距愈拉愈大,究竟你個牌價差咗成倍,係咪你個成本都差咗成倍?」她指燃油進口後的成本,包括地租差餉、員工薪酬、推廣費用及行政成本等,「假設油公司冇賺多,但成本要唔要加成倍咁多?好有疑問!」

「我哋有個極限,係無辦法強制要求拎盤數出嚟畀我哋睇。所以我哋唔知係利潤抑或成本過高,佢哋好多時話地價貴咗好多,呢度都係個疑問。」她指近年投得油站地的主要是新進入市場的競爭者,「係唔係間間油公司營運成本一模一樣都提升,因為地價提升咁籠統?未必係咁,要睇每間幾時投、價錢係幾多,呢個價錢係冇公開,因為係一批次投標。」

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惟本港車用燃油零售價仍然高企。(資料圖片)

油公司優惠常搬龍門 無比較一年或多付數千元油費

黃鳳嫺說,未有證據顯示五間油公司合謀定價,但油公司牌價一致性情況愈來愈高,「大家都望住,你唔落(減價),我唔落,大家又可以賺多啲,何樂而不為。」各油公司優惠繁多,「今日以為做完一輪工夫之後,以為呢個組合係不死之門、係最平。但我哋發覺唔係嘅,係成日變,真係成日搬龍門。」她指小數怕長計,一名經常開車的車主,如沒有特別留意,一年所付油費會多數千元。

她指車用燃油市場不理想,「要去監察這個市場,全世界都係一樣,數據提供都係絕對緊要,政府政策要改善,增加透明度,引入措施可以促進競爭。」政府現時每個月公布的油公司燃油進口價,只是綜合各公司的平均數,認為應逐一仔細分開提供,才能增加透明度,「夾埋只係一粒數,究竟佢哋有冇延後,密度幾耐先入一次油嚟香港?如果多啲數據,直頭計得到滯後對油價影響。」該會也建議賦權予競委會,在作出研究時,有權要求公司提供數據;長遠成立一個能源局,統一制訂及規管。

油價高不止私家車車主問題

本港車多易造成擠塞,領牌私家車數目今年初有57萬架,較2015年的52萬架增長約一成。黃鳳嫺不認同放任汽油牌價上升,可以壓抑私家長增長,「高油價、高地價係咪壓抑到私家車增長?絕對唔係!」

她指要限制私家長增長,可以參考新加坡的擁車證制度(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 COE),即為車輛設有配額,或是加汽車相關稅項,而非採取高油價政策,「因為油價唔剩止係普通私家車問題,仲有巴士、公共交通工具,眾人都係用緊燃油、石油氣,如果油價高,市民大眾坐車咪都係貴咗?」她指控制車輛增長,主要是出於環保及善用公共交通資源,高油價政策並非最有效。

消委會指,過去4年,汽車燃油稅收不變的情況下,本港車主支付每公升油價仍增加3元。(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